第020章 封行戳,你不得好死
末喜2020-02-17 16:002,263

  男人低沉的声音再次开口。

  司念这顿住收拾东西的手,抬起头看了过去。

  眼前一个穿着军装带着披风的男人,坐在办公桌的椅子上,一副吊儿郎当,藐视一切的模样。

  男人给人的感觉只有一个字,狂。

  狂妄到极致的那种,男人半眯着眼,挑着眉,看着司念。

  那副模样,似乎要把司念给看透了一样。

  司念笑容僵在脸上,明明觉得自己穿着衣服,一身旗袍,因为天生怕冷。

  三四月份的天气,她还穿着薄皮草。

  这一刻,司念觉得浑身莫名的寒冷,冷到极致的那种。

  面前的男人,不是别人,是封行戳。

  司念怎么都不会想到封行戳会找到顾家的医院来,还找到她义诊的办公室来。

  所以,封行戳查了她。

  她早该知道了,封行戳是什么人,早晚会把她查个底儿朝天。

  “怎么?看到本少帅,很意外吗?”封行戳看着司念问道。

  似乎,封行戳对司念的反应很满意。

  这女人逃跑了之后,他就一直想着怎么再次见到司念。

  他以为这女人嚣张到不会害怕任何人。

  司念抿了抿唇,看向封行戳:“你想干什么?”

  “不说了吗,看病啊。”封行戳咬着雪茄,没有点,清清冷冷的声音回着司念。

  司念尽量让自己平静一些,对着封行戳说道:“今天的义诊结束了,二少帅要是看病,请下个月今天再来吧。”

  司念硬着头皮对着封行戳说道。

  她顾不上那么多了,更不能跟封行戳多待。

  她不是傻子,封行戳再次找上门,原因很简单。

  封行戳对她感兴趣了,她绝对不能跟封行戳有任何的关系和来往。

  封行戳这个人,她招惹不起。

  她还有小慢,她要保护好小慢,她没所谓,她不能把小慢拉下深渊。

  说话的时候,司念准备拿着东西起来。

  忽的封行戳猛然起来,直接抬脚一带。

  原本封行戳坐着的木椅子,直接飞了出去,撞在门上,把门给带上了。

  “明影!”封行戳朝着外面喊了一声。

  外面传来明影的声音:“少帅!”

  “没有本少帅的命令,谁都不许开门,违者直接开枪!”封行戳声音递了几分,却听的人从头凉到脚。

  “是,少帅。”明影应了一声。

  封行戳的目光一直看着司念,看的司念头皮发麻。

  这女人跟他装傻,有意思了。

  司念僵直着背,满是愤怒的看着封行戳:“封行戳,你想干什么。”

  “不是跟本少帅装傻吗?怎么不装了?”封行戳嘴角微微上扬,看向司念。

  他还以为司念,还得继续演着呢,他今天挑着这个点儿过来。

  他就没打算离开,他有的是时间,慢慢和司念耗。

  司念瞧着封行戳,脸色难看至极:“封行戳,放我出去,要不然,我跟你同归于尽。”

  司念话音一落,封行戳直接逼近司念,司念后背靠着木桌子。

  封行戳贴着司念,明明没有挨着,司念却能感受到封行戳身上滚热的温度。

  司念煞白着脸,后背硌得慌,瞪大眼睛,看着封行戳。

  封行戳一手撑在桌子上,一手捏着司念的下巴:“同归于尽。”

  “你敢跟我同归于尽,我就敢让整个顾家医院所有的人,给我们陪葬。”封行戳对着司念,压低声音,一字一句的说道。

  司念善医,懂毒,他不怀疑司念说的话。

  司念还真有本事,让他们同归于尽,可惜他不会让司念如愿。

  封行戳的话,让司念铁青着脸,一时间堵的哑口无言。

  封行戳真是猖狂,她低估了封行戳的狠辣。

  这男人比外界传言的药狠一百倍。

  “封行戳,你是不是疯了?你可是堂堂督军府的二少帅,你难道没有一点心怀天下的心吗?”司念气急了,朝着封行戳说道。

  封行戳不由冷嗤一声,好看的脸上带着邪魅:“什么天下不天下,本少帅只知道,本少帅看上的东西,一定要得到,哪怕是拉着天下来陪葬。”

  他看上司念了,那天司念逃跑之后。

  他总觉得心里空落落的,像是少了点儿什么。

  他才知道,他对着女人上了心了。

  所以,他让明影去查司念的消息,知道司念义诊。

  他白天没来凑热闹,一直等到现在。

  他封行戳看上的东西,要么得到,要么毁了。

  司念不是一般的女人,哪有那么容易拿下。

  司念瞧着封行戳,听着封行戳的话,说不触动是假的。

  面前的男人那种俾睨天下,不把任何东西放在眼里的态度。

  让司念后悔了,她后悔那天逞一时之快,给封行戳下毒。

  她甚至后悔,没有听小慢的话,坚持坐火车回来。

  司念正想着,封行戳捏着司念的下巴,直接低头吻了上去。

  司念不停的挣扎着,封行戳捏着司念的下巴微微用力。

  司念觉得下巴好似要被捏碎了一样,疼的忍不住嘶了一声。

  封行戳趁机加深了这个吻。

  司念呜呜的叫着,抬手打着封行戳,封行戳丝毫不在意。

  好似司念打在自己身上的,不过是小孩子闹着玩儿。

  封行戳往后一压,贴着司念更近了,司念被堵住了呼吸。

  “封行戳,你放开我。”司念朝着封行戳呜呜咽咽的说着。

  封行戳微微抬起头,看向司念,眼底满是腥红:“你再闹,我就让明影打开门,让来来往往的人都看看咱两在干什么!”

  封行戳一句话,让司念心都凉了半截子。

  这是医院,又是顾家的医院,本来人就多,来来往往不知道多少人了。

  如果明影开了门,她算是彻底在海城出了名。

  这个年代不比现代,现代,你大庭广众之下,做这些事情,都要被戳穿脊梁骨。

  更何况这个年代,流言的唾沫都得把你淹死。

  而且别人不会觉得是封行戳胡来,只会觉得,封行戳是来看病。

  她这个不要脸的未婚生子的弃妇,勾搭堂堂二少帅。

  司念气的脸色煞白,朝着封行戳骂道:“封行戳,你不得好死。”

  “放心,本少帅死了,也得让你跟我葬一起。”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穿成民国大佬的白月光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穿成民国大佬的白月光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