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后山老潭
不见河西2020-08-02 03:362,415

  据说我降生的时候天雷涌动,下了一场很大的雨,站在院子里的爷爷觉得奇怪,然后头也不回地出门了。

  等他回来的时候浑身上下都是伤,我爸问他去哪了,身上的伤又是怎么回事,他只说掉进了山沟里,然后背着手在家里踱踱乱转,骂骂咧咧的说老子偏不信这个邪。

  他给我取了一个跃字,没别的意思,就是希望他以后可以跃过一切,不要再掉进沟里。

  说到爷爷,那就不得不提一下他这个人,他是个地道的老山民,脾气暴躁,嘴里没几句是干净的,村里人全被他骂过,男女老少无一例外。

  他还是村里的什么主任,没事就拿着村里的大喇叭到处瞎嚷嚷,今天到村口骂胡麻子家的牛棚占地,明天到村尾骂张篾匠家的猪圈太臭。

  面对上级他唯唯诺诺,面对乡亲他重拳出击,每次上边来人他就信誓旦旦的说一些为了组织和人民的大话,上级前脚刚走,他后脚就开始吆喝了,把不要脸发挥得淋漓尽致。

  乡亲们敢怒不敢言,面上叫他老杨,背后却叫他老千刀,言外之意就是挨千刀的,经常拿来吓唬调皮的娃:“不听话就让老千刀把你吊起来接受批判。”

  有老就有小,我每天屁颠屁颠的在他屁股后面转,村里人都叫我小千刀,那时候小,也不知道小千刀是什么意思,不过听起来挺神气的。

  爷爷就是这么一个为老不尊的老头儿,我爸也不敢惹他,一直到我三岁那年,我爸才跟他大吵了一架。

  我们那叫西山沟子,是个偏僻的小山坳,是二十多年前逃难到这里的人建起来的,爷爷也是在那时到这里落了户。

  以前村里穷,乞丐来到村口都绕道而行,很多人连饭都吃不饱,更别说上学念书了,那时候读书人是个稀罕物,爷爷这个老山民也知道有文化吃天下的道道,就送我爸到镇上读书去了。

  他是个小干部,家里过得比别人好点,咬咬牙还是能供一个人上学的,我爸倒也争气,在高考重启的那一年考上大学,轰动全县,炮声从村口一直响到我家门前。

  我爸跳出大山后就一直留在城里工作,也是在那时认识了我妈,这也是我爷爷炫耀的资本,一天到晚没少拿出来吹,说什么:“老子就是命好!天王老子心疼咱,莫得法子哟!”

  因为爸妈一直在城里忙工作,所以只能把我丢给爷爷照顾,后面他们生活好起来了,就想把我接到城里去念书。

  不想爷爷一口拒绝,他说要把我留在身边十年,十年之内谁也不能把我带走。

  当时我爸就火了,跟他闹了很久,村里的干部也来做他的工作:“俺说杨老啊,这鸟都不拉屎的地方留他下来作啥,没个出息啊,到外边去才有前途你晓得不?”

  我爸也过来跟我说城里有大房子和大汽车,天天都有好吃的,还有干净漂亮的小姑娘一块玩,问我想不想去,我立即对城里充满了向往,也哭着喊着要去城里。

  看到我喊着要去城里,爷爷不闹了,他安静的站在院子里看着我,那一刻我感觉爷爷好像变了一个人,他的眼里流露出异样的神色,可我还小,那代表什么。

  那天晚上,爷爷坐在院子里嘎巴嘎巴地抽烟卷,我爸见他没有再闹,以为他同意了,也就没管他。

  第二天,我满怀期待的想着城里的大房子和大汽车时,爷爷神神秘秘的走到我面前,然后从兜里掏出一块糖果在我眼前晃悠:“想不想要?”

  我急忙点点头。

  然后他笑眯眯的说想要的话就跟他去柴房,因为那里有很多,我脑子里都是糖果,屁颠屁颠的就跟他进了柴房。

  我刚走进去,他就立刻把柴房的门栓拉上了,没一会儿就听到我爸在外边喊,他也不理会,从兜里掏出一袋花纸糖放到我面前:“吃吃吃,都吃,阿爷给你买的。”

  见爷爷不搭理,我爸就喊我出去,爷爷也不阻拦我,只是一直看我出不出去,我一边朝嘴里塞好吃的,一边摇着头。

  因为我是在爷爷的身边长大的,虽然老头儿经常骂我,但他真的很疼我,我自然跟他更亲一点,所以也没理会我爸。

  “等你十岁后要去哪都行,阿爷都不拦你了。”

  爷爷摸着我的脑袋,一脸慈祥的对我说。

  我爸还在外边喊着让我出去,爷爷也不耐烦了,说要是想让他死得早点就尽管闹,我爸没办法了,只能生气的说:“你就轴吧!把孩子变得跟你一样你就知足了!”

  我爸终究没能拗过爷爷,就这样,我依旧跟爷爷守着家里的一亩三分地,继续没日没夜的跟村里的小孩疯玩。

  五岁那年的夏天,我们几个孩子坐在田边,也不知道是谁提了一嘴,说起了西山后边的老潭子。

  我们村后有座大山叫西山,山脚下有个很偏僻的地方,那里有个不大但很深的老潭,水满的时候绿森森的,令人望而生畏。

  村里说潭里住着一只吃人的大王八,还有人说亲眼见过,但很多人并不相信,因为王八是住在泥里的,不可能生活在那么深的水潭里,只是常常拿来吓唬小孩子的口头禅。

  大王八也是唯一能比我爷爷更令小孩畏惧的存在。

  直到前几年,那是村西三爷的孙子到那边钓鱼,结果被什么东西拖下了水,虽然救回来了,但左腿上自膝盖以下全都不见了。

  那件事发生后,所有人都相信水潭里真的有一只大王八,恐怖的阴影弥漫在整个村子,大家都对那个地方离得远远的,谁也不敢过去。

  说到那件事又不得不提起我爷爷,因为救下三爷孙子的那个人就是爷爷。

  我家有一片地在那个潭子附近,那天爷爷正好在那里锄地种花生,听到有人喊叫就跑过去看,正好看到三爷孙子被一个大东西拖到了水里,爷爷二话不说,跳进水里把那东西赶走才把人救了回来。

  村里的都说爷爷是个神人,这也是没人愿意找他晦气的原因,我也问过爷爷,但他什么都不说,只说水潭里有妖怪,专吃不听话的小孩,所以从来不让我过去,靠近一点都不行。

  因为我就是不听话的小孩。

  我很不服,但也不敢不听爷爷的话。

  “听说那个潭子干了,要不咱去看看那只大王八是啥样的吧。”

  根宝突然说。

  根宝是村里的孩子,跟我差不多大,穿着一双黄色的胶底鞋每天在村里乱跑,没少给他家里惹麻烦。

  “不去。”我立刻反对:“我阿爷说里边有吃人的妖怪。”

  “你怕啥,那只大王八被你爷收拾过一次,它肯定怕你爷,当然也怕你。”

  根宝对我说。

  “我阿爷不让我去。”

  我依旧回绝。

  “你是不是怕了。”根宝继续缠着我:“老千刀胆子那么大,可你这个小千刀的胆子真小。”

  他这么一说,旁边几个孩子也开始跟风说我胆子小,听了那些话,我脸通红一片,生气的回了一句:“哼!我胆子才不小,去就去!谁怕谁!”

  如果世界上有后悔药的话,那一天我绝对不会去后山的那个老潭。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灵骸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灵骸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