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教训
南国的风2020-10-30 18:472,452

  宋冉冉脸上满是着急,“来人,快传大夫!夫君,你别着急,先把萧小姐送到后院休息。”

  韩勋满是嫌恶:“你让开,云儿要是有个三长两短,我定……”

  “定如何?”裴宴声音发冷,“韩勋,你莫不是忘了,眼前之人乃是你的发妻!你可听到郡主的话了,这低贱舞姬曾于半月前推她触柱,妄图害郡主性命!韩勋,此事,你究竟知不知道?”

  “我……”韩勋连忙把到嘴边的话咽了回去,“此事并不是郡主说得那般!且这是我家宅事,与你无关。”

  裴宴冷声:“看来是知道了!好!好一个定国公府!”说完,他转身就走。

  “裴相!”韩勋大喊,但裴宴丝毫不留步,理智告诉韩勋,他应该马上去追,但现实是,他舍不得放下怀中的萧云逸。

  宾客迟迟不肯离开,何尝不是看韩勋的态度,如今他坚定关心那舞姬,宾客们对这个后辈失望极了,纷纷随着裴宴的脚步离开。

  热热闹闹的婚宴,一下子变得冷冷清清。

  韩勋亲眼看着最后一个宾客离开,正要发怒,南边院子忽然传来一声巨响,他看过去,大火熊熊燃烧,黑色的烟雾不断传往空中。

  大喊:“来人啊,救火!”

  火势极大,这一幕被裴宴等宾客所看到,他们纷纷想起郡主的话……诶,这舞姬真当是祸害!

  可惜那定国公世子,宁肯舍弃好玉,也要捧着那瓦砾。

  ……

  深夜,宋冉冉坐在屋中,享受着佳肴,春芽跟春夏侍候在旁,春夏积极布菜,催促着:“郡主,您这段时间都瘦了,一定要多吃点。”

  春芽则是不赞同:“郡主,您快别吃了,今日世子爷发了大火。您快些去道个歉,也好过于事后被世子发难。”

  宋冉冉眉头一压,眼睛一凝:“你说什么?”

  “奴婢……”春芽被郡主吓了一跳,差点咬到自己的舌头,“郡主,奴婢是为了你好啊!这府内……”

  “出去跪着!”宋冉冉冷声,“不到天亮不准起”。

  “什么?”春芽怀疑自己幻听了,郡主什么时候惩罚过她,连狠话都没有。

  宋冉冉开口:“我这个郡主当得可真是没劲儿,被一个舞姬捉弄,如今连身边的丫头都使唤不动了。”

  春芽为自己争辩,“郡主,奴婢可是一心为了您好,您不能如此愚蠢,不懂好坏!”

  “啪”一下,春夏一巴掌打在她脸上,“春芽,我原本以为你的确是为郡主考虑,毕竟我们从小跟着郡主长大,现在看来是我错了!你竟然指责郡主,你这是以下犯上!”

  “我……”春芽反应过来,连忙跪在了地上,“郡主,您听奴婢解释,奴婢都是为了您好啊!”

  “不必了!”宋冉冉放下碗筷,食欲全无,“出去跪着,好好反省吧。”

  春芽激动磕头:“是!是!”她走得太快,摔在了地上,不敢停留,手脚并用着爬起来,跑到院子里去跪着。

  院子里有不少人来往,她们清清楚楚的看到,春芽恨得把指尖掐入掌心,仇恨枝丫疯狂生长。

  屋中,春夏继续为宋冉冉布菜,春芽的事丝毫没影响到宋冉冉的食欲。

  饭毕,宋冉冉见韩勋还没来算账,便准备休息,春夏忍了许久,正要开口。

  宋冉冉更快一步:“我卧床的半月,萧云逸下了令不准人照顾,也不给我药,是你冒着生命危险,偷偷摸摸送药。”

  春夏语噎,郡主最脆弱的时候,春芽正在亲近萧云逸。

  “行了,下去吧。”宋冉冉自己拆除发髻,她为了达到震撼众人的气势,特地穿了繁复的宫装,梳起高高的发髻。

  她养病的半个月,裴宴每日半夜送药,多次接触下,俩人达成了一定默契,今天的配合才如此顺利。

  半个月的蛰伏,都是为了一朝绊倒萧云逸!为了彻底丢掉韩勋跟定国公府的面子!

  也是借势,让皇帝祖父知道她糟糕的现状。

  ……

  夜半,萧云逸才醒来,看到坐在身边的韩勋,心中一阵感动,但很快就想到了白日的事情,心中委屈,眼眶酸涩:“阿勋!”

  韩勋心疼抱住她:“云儿,你受委屈了。”

  “郡主想要我的命就直说,她为何要如此折辱你啊!”萧云逸靠在他的怀中。

  韩勋嗓音有些不对:“云儿,你先吃些膳食吧。”

  萧云逸抬头,看到韩勋红肿的脸,着急问:“阿勋,你怎么了?可是国公爷?”

  敢把国公世子打成猪头的,也就只有韩勋他爹了。

  韩勋点点头,“云儿,宋冉冉那女人给我俩惹了太大的麻烦,只能暂时委屈你住在这里了。”

  “嗯?”萧云逸才发现四周有些简陋,这里不是国公府!

  她花了五年的时间才进入国公府,一天的时间,全被宋冉冉给毁了!

  她不服!不服!

  韩勋看着萧云逸的眼神变了又变,连忙喊她:“怎么了?可是身体不舒服?”

  “没……没有!”萧云逸笑得要有多尴尬就有多尴尬。

  韩勋心疼得摸了摸她的头,“再过些时日,我就想办法接你回去,再你入府之前,我的身边不会有任何女人!”

  “我明白的!”萧云逸靠在韩勋怀中,“阿勋,我只有你一人了。”

  “云儿,我定不负你!”

  ……

  屋顶上,宋冉冉听着两人的话,脸上挂起了恶意:“那我就在你俩中间塞一堆人!” 

  这一对实在是太恶心人了。

  站在她身边的裴宴挑眉,“郡主今日做得的确狠了。”

  宋冉冉开口:“那又如何,今日过后,韩勋便不敢暗中伤我性命!萧云逸推我触柱,韩勋却帮着隐瞒,此等宠妾灭妻,乃言官讨伐之要!接下来,韩勋最好好好待我,要不然我诉苦喊冤,便都是他的不对。”

  今日之事,她已经在言官御史中埋下了先入为主的种子。

  如此果断坚决……裴宴眼中闪过欣赏。

  “郡主接下来打算怎么办?”

  宋冉冉低笑:“承蒙裴相提醒,定国公府树大根深,不是一朝一夕能动摇的。定国公府从前朝传承到现在,从来没有休妻之事,也没有和离之说。我想离开国公府,只能徐徐图之,况且我的嫁妆还没有拿回来。”

  她实在是被国公府恶心到了,贪图媳妇家嫁妆就算了,连她日常使用的物件都不放过。

  最为关键的是,国公府不止一次为了嫁妆谋害当家主母。

  裴宴难得赞赏:“那么裴某静候郡主的好消息了。对了,纵火之事,郡主做得甚好。”

  “我没做。”宋冉冉从怀中拿出六枚铜钱,“闲散无聊,学了卦术。国公府风水正好,兑卦位主水,而今日成婚之时,萧云逸正在兑位,乾坤八卦,相生相对,南院必然起火。且萧云逸的命势的确不好,祸家累夫,她若是多积善德,中年后尚且能破命势。”

  裴宴把玩手指绿色指环:“郡主似乎变了许多。”

  “都是死过一次的人了,再不变,只怕命都没了。”她为自己的变化找借口。

  宋冉冉抱拳,“总之我欠相爷一份恩情,日后定当偿还。”她抬头看月光,不断西挪,“时间不早了,裴相该送我回去了。”

  她站起身来,一个没站稳,就要往后摔去,裴宴伸手扶住了她,手下意识一拉,她撞入他的怀中。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我家娘子有点强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我家娘子有点强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