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幕
花晓叶佳2020-08-02 16:021,399

  说书老头慌慌张张地点着头,就差给他磕下认错了。

  年轻人:“以后您说话最好得有根有据啊。您是不知道,有的人呐……”他突然顿了一下,勾起一个邪魅的笑,缓缓吐出几个字,“死于话多……”

  虽然年轻人对说书老头用的人称是“您”,但是每一个“您”里却充满了极深的讽刺意味,像刺一样扎得说书老头颜面无存。

  年轻人把匕首收回腰间,轻轻一跃,破窗而出。茶馆里一片狼藉,听众们也都散得差不多了。只剩下被吓得脸色惨白,瘫软在地上的说书老头。

  “哎哟!这是怎么回事儿啊?”不久,门外走进一个三四十岁的中年男人,看着这乱七八糟的茶馆,客人一个都没有,脸顿时就黑了。

  “掌……掌柜的,您听我解释……”说书老头刚缓过劲儿来,突然就看到掌柜的,也就是伶芜苑的主人回来了,一激灵,生怕自己丢了饭碗。

  中年男人强压怒火,没说话。说书老头就自顾自地说起来:“掌柜的,您听我说,今天老夫也是一如既往地说书,可是突然就来了个黄毛小子踢馆…………”其中不乏一些添油加醋。

  “你说的什么书?”一个女声打断了说书老头的长篇大论。

  来人是个少女,面容姣好,莹莹的大眼衬着白里透红的脸蛋,越发显得灵秀。让人百看不厌。和一般的美人儿不同的是,她眉锋如剑,眉宇间透着一股不属于女孩儿的英气,深色的眸子里竟藏着不易察觉的——刀光剑影!——杀气!

  蓝色外衫,白色衬里,修饰不多,清新朴素。三七分的发式,左边还留了一缕短发形成很自然的弧度,右边别上一枚精致的银色发夹,胸前垂放两条小辫子。却也不过是十七八岁的碧玉年华。

  说书老头认得少女。伶芜苑白天是茶馆,到了晚上就是戏院。掌柜的便是一名老角儿。而这个少女,是掌柜的关门弟子,伶芜苑的头角儿,名唤萧儿,全名据说除了她师父以外没有人知道。不仅长得好看,而且唱得好听,炉火纯青,每晚必是戏院压轴。曾以一首《伶人》①唱得满座重闻皆掩泣。但尽管如此,在他人眼里,却还是只能被叫作“歌姬”。

  然而,此时此刻,说书老头在这般悦目的容颜面前,竟像见了鬼一样,嚎叫起来:“公子啊!我以后再也不会乱说书了!您大人有大量…………”

  萧儿被这一嗓子嚎得一惊——这老头什么毛病?

  “喂!哪来的公子!”掌柜的不耐烦地吼了一句。

  说书老头被吼回了神智,看清了眼前的人是萧儿,忙不迭站起来赔礼道歉:“小姐,小的该死!认错了人……”

  萧儿挑了挑眉:“认错人?认成谁了?”

  说书老头三言两语说了一下,原来,萧儿和那个踢馆的年轻人长得竟是如此神似。

  “那个人往哪去了?”萧儿突然揪住了说书老头的衣领,紧张地问道。

  说书老头颤巍巍地指着窗户:“我、我不知道啊,小姐。他就从那里跳出去了……”

  萧儿松开手就要往窗口奔去,掌柜拉住了她,对她摇摇头,示意她别去。

  “师父……”萧儿眉头紧锁,心急如焚。

  掌柜轻轻拍了拍她的肩膀,对说书老头说:“你可以留下,损失在你这个月的工钱里扣。”

  说书老头:“多谢,多谢掌柜的大恩大德,老夫没齿难忘……”

  掌柜摆摆手:“行了行了,你一边去吧。”

  “嗳。”说书老头求之不得地逃向门外。

  内室

  “师父,他会不会是……”萧儿略带小心翼翼地盯着她的师父。

  掌柜:“不确定,你母亲当年让我去寻人时确实有说过是寻两个孩子,但我只是在那间破庙里寻到你,当时你不过两三岁,而你兄长大概也就四五岁吧,找不到,生死不明。还是要谨慎为好。”

  萧儿:“是,徒儿领教。”

  掌柜:“下一个目标定好了吗?”

  萧儿:“嗯。”

  掌柜:“小心行事。”

  …………

  ——————————————————————

  ①《伶人》:是由排骨教主演唱,徐良作词作曲的一首歌曲;于2019年9月23日发行。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天楚令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天楚令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