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成了姐姐
北秋南寒2020-07-31 01:073,641

  经过三个小时的车程,邱鼎航和小鹿回到鱼河镇那座废弃工厂。两个人先去小鹿家里看了看,跟昨天离开时没什么变化,不管是小鹿妈妈还是小虎狮子,都没有他们回来过的痕迹。

  小鹿难过地看着屋子里的事物,沉默的眼睛里渐渐有了泪花。

  邱鼎航摸摸她头:“一会儿我们先去报警,然后沿着你妈妈收垃圾的路找找看。”

  小鹿点点头,声音里也带着哭腔:“可是小虎和狮子去哪了?”

  邱鼎航也想不通,两个小男孩出去找人,怎么也跟着失踪了呢?他觉得很棘手,不管结果怎样,还是报警靠谱点。

  邱鼎航车开得很慢,仔细搜寻着路边。一路开到镇上的派出所,报了案,小鹿在民警的仔细询问下一一回答。邱鼎航在一旁跟另一个咨询起收养的相关政策。一下午的时间几乎都消磨在了这里。

  从派出所出来,两个人只觉得饥肠辘辘,这才想起来午饭还没吃,邱鼎航担心小鹿的肠胃,赶紧在附近找了家餐馆,连同晚饭一起解决了。

  他又买了面包水果,找了家招待所,定了间双人间,和小鹿住了进去。

  第二天和约定好的民警一起又沿着周边寻找,各条分岔路也都转了一圈,一路回到废弃工厂,仍是一无所获。整个镇上几乎没有安装监控,找人难度非常大,希望渺茫。小鹿全程坐在后座上,一语不发,一直扒着窗户往外看。

  车停在水泥房前,邱鼎航回头看了一眼,小鹿整个人都变的灰扑扑了,早晨费了好大劲给她扎起来的头发也散乱了。

  小鹿拎起给她准备的面包和水果下了车,进屋搁到床上,又跑回来。

  “小鹿,咱们回家吧。”

  小鹿又望了眼水泥房:“嗯。”

  ※※※

  在鱼河镇派出所打来电话告知小鹿母亲下落前的那几天里,邱鼎航没事的时候就教她认字看电视,秦阿姨和她一起做肉丸汤,邱络放学回家给她读童话书——这些书他早就不读了,现在看得都是海底两万里和雾都孤儿。即使晚上睡着前小鹿都会哭一阵,这几天的生活仍旧过的丰富无忧。

  周四那天中午,邱鼎航在公司接到民警的电话,

  对方告诉他,有一具疑似小鹿母亲的尸体在离小鹿家不到两百米处被发现,应该是此前连人带车翻进了路边的深沟里,现在已经被打捞上来,经过辨认,死者的衣着以及身旁的三轮车与小鹿当时的描述基本一致,希望邱鼎航带小鹿来亲自确认死者的身份。

  虽然早有预感,可是当亲耳听到,心里还是咯噔一下,随即堵得慌。

  “好,谢谢您,我们下午尽量赶过去。”

  可是怎么跟小鹿说呢?公司里再棘手的事都没让他这么为难过。

  邱鼎航心情沉重地回到家。

  电视大概对小鹿有着天大的魔力,她又坐在了电视前,偎在秦阿姨身上,秦阿姨一口一口把切成块的水果往她嘴里送。

  犹豫了再犹豫,邱鼎航还是如实告诉了她,她似乎没有完全听懂,一双眼睛空洞又瑟缩地望着他。他补充了一句:“现在还不能确定捞上来的就是你妈妈,所以我要带你去辨认。”

  “尸体就是她已经死了是吗?”

  “……是。”

  沉默的三小时车程,两人再次回到鱼河镇,赶到警方发过来的地点。尸体停放在当地阴冷简陋的停尸房内。

  大人们有些犹豫,尸体浸泡了几天,形容恐怖,连邱鼎航都不忍目睹,让一个小孩上前辨认是否是自己的亲生母亲,这阴影会不会留一辈子,甚至对她的精神造成严重伤害呢?

  哪知就在他们犹豫间,忽然听到小鹿大声叫道:“是!这就是我妈妈!”

  这是几天来邱鼎航第一次听她这么大声说话,他甚至吓了一跳,连忙走过去,抱住小鹿肩膀。

  小鹿靠在他胳膊上呜咽一声,似乎即将要大哭出来,但她只是把头别到另一边,不再往妈妈的位置看。邱鼎航带着她走到外面,小鹿仍旧扒着他的胳膊,小声对他说,好像在讲一个秘密,邱鼎航微微俯下身,想要听得清楚一些。

  “我妈妈有一只眼睛看不见,肯定是因为这个,所以她骑车就会骑歪,就歪到沟里去了……”

  邱鼎航心里猛然一阵抽痛,一瞬间什么话也说不出来。

  后续一系列事宜小鹿都没有参与,他们在鱼河镇停留了四天半,小鹿一直在那个水泥砌的家里待着。看到之前留下来的面包水果原封不动地静置在床上,她知道小虎和狮子也不会回来了。

  邱鼎航为办理丧葬和收养小鹿的各种手续忙碌着,因为年龄差限制,着实费了好大功夫才把收养手续办理完毕。一切尘埃落定后,小鹿正式成为了邱家的一员。

  在邱鼎航向邱络所在的小学提交的下个学年入学申请里,她的名字是“邱鹿”,出生年份填的和邱络一样大,而生日呢,就交给小鹿自己设置,小鹿在日历上翻了翻,用笔在某个数字上画了个圈。

  ※※※

  “来,认真看,我连起来示范一遍——右腿提膝的同时,左脚脚掌旋转,带动腰和胯,身体要完全侧过来,顺势将右腿的小腿快速弹出去,注意脚尖绷直,不然你的脚趾头会受伤哦。我们先把动作分解,一步步学。”

  应安市最大的体育馆二楼的跆拳道馆,一群十岁左右的孩子正排排站,随着跆拳道教练的指令做着各种动作。

  现在正是暑假期间,面对未成年招生的道馆里来了许多新面孔,刚刚小学毕业的邱络和小鹿也在其中。

  小鹿表情严肃,一丝不苟。她的身体协调性很好,只看教练示范了一遍就能学得有模有样。邱络有点郁闷,不管哪种腿法,小鹿都学得比他快比他好,教练已经夸她夸累了。他还在练习分解动作,小鹿早就已经能流畅地把教练的手持脚靶踢得噼啪作响。

  “小鹿,你学得这么快,明天开始就跟着绿带的学员一起训练吧。”

  “好!”小鹿脸上终于露出一丝笑意,看起来已经跃跃欲试。

  下午五点下了课,两人等公交时,小鹿照例去车站对面的轻食店打包了份香煎鸡胸肉。

  小鹿是个大胃王这个认知,邱络早在第一次跟她接触时就知道了,而且她干吃不胖,一天三餐每餐吃得比自己一个男生都多,可还是细胳膊细腿,但她长高了很多,长得也很快——已经比自己高出一截了。她不仅胃口大,还是个肉食动物,三顿饭要有肉,现在连零嘴都是肉。

  小鹿用牙签扎了块肉顺手递给邱络,邱络摇摇头,他没胃口只是口渴,大夏天的运动量这么大,他俩又不喜欢在体育馆公共的浴室洗澡,只能忍受着浑身湿汗和厚实的道服,实在不舒服。

  两个人正是两小无猜的年纪,一路上却基本没说话,在一起生活这么长时间了,他们已经习惯了不必要的交流,邱络搞不懂小鹿那颗看起来似乎空空的脑瓜里会想些什么,小鹿没有兴趣搞懂邱络略显自闭的脑袋里装了些什么。

  但从他们的行为举止上却可以看出一家人的模样——一起上学一起回家,共用一个碗吃饭一个勺子喝汤;前两年小鹿留长发的时候,每天给她扎马尾几乎成了邱络的全职工作;去年暑假邱鼎航带他们去海边露营,晚上温度低,两个人相互搂着取暖彼此间也没有嫌隙。

  话少不影响营造一个和谐温馨的家庭氛围,虽然偌大的家中长时间是安静的,但这种安静不是死寂。邱鼎航很欣慰,这个家在妻子去世后陷入了崩溃,终于因为小鹿的到来又注入了一丝生命力。

  作为一个刚学跆拳道一个星期的白带新人,小鹿站在绿带到蓝带级别的人堆里显得有些格格不入。

  做热身活动的时候,旁边扎着绿带的男生问她:“你不是刚来没几天吗,教练怎么让你跟着我们训练?”

  “教练说我学得快。”小鹿答道。

  前后左右的人听到这个干脆实诚的回答,都有点不服气。

  斜前方系着一条绿蓝带的高个儿女孩转头看着她:“你以前学过?”

  “没有。”

  高个儿女孩又看了她一眼,没再说话。

  热身运动之后要做一组仰卧起坐,绿带男生主动帮小鹿压住脚背。

  “我叫林蔚风,‘蔚’是蔚蓝的蔚。你呢?”

  “邱鹿,梅花鹿的鹿。”

  “噢。”林蔚风看着她轻松做完二十个仰卧起坐,笑着说,“你确实像一只小鹿。”

  “我哪像了?”小鹿对他的形容不是很认同,“鹿一天到晚被食肉动物猎杀,只能不断地逃跑,倒霉的很。”

  林蔚风摆摆手:“我说的像不是指这个,我是觉得你特别灵活这点跟鹿很像。”

  没想到因为这个还能被杠,本来还想夸夸她可爱也不敢夸了。不过他什么事也不往心里去,除了心大话还多,连梦话都比一般人多。

  两人交换位置,林蔚风每次抱头起身都要问一个问题。

  “你现在读几年级啊?”

  “我也是刚毕业,你初中在哪读啊?”

  “啊?这么巧,我也去了立慧中学。那你上的是哪所小学?”

  “可惜,那学校离我家有点儿远,不然咱们从小学开始就能当校友了。”

  小鹿不爱说话,但别人主动跟她说,她也从来没有不搭理过,只要林蔚风不停地问下去,小鹿就能回答到天荒地老。

  ※※※

  邱络有时候也会有点纳闷。

  小鹿刚来到他家时,自己由于母亲过世,严重受伤的心灵正在愈合期,偏偏这个跟自己同病相怜甚至比自己还惨的孤儿在这个时候出现。

  虽然小鹿说话不利索,但是他能感觉到她很依赖家里的每个人,懵懵懂懂的就像个时常受到惊吓的幼鹿,停驻在林间小心地聆听周身的环境。

  自从邱鼎航带她出去了一趟,几天后又带着一盒骨灰回来,那段时间小鹿和大家都疏远了,她不哭不闹,沉默冷静独自伤心,像极了曾经的自己。两颗幼小孤单的心灵本来可以抱团取暖,可他们俩却像两个自闭的扇贝——你把你的壳闭起来,那我也闭上我的壳。

  他纳闷的是,不知道为什么,从那时起,渐渐的,自己再也不能和她自在地聊天,就像林蔚风对她那样、就像自己对其他人那样的自在。

  突然后背覆上一只手,正在做横叉的邱络感觉上身往下一沉,他顿时“嗷”的一声叫了出来,两条大腿内侧肌肉那酸爽的撕裂痛感真是提神醒脑。

  旁边的小孩们发出了欢快的笑声。

  给他沉痛一击的教练是个二十来岁的女孩,她坏笑道:“你这个柔韧性不太行啊,以后晚上睡觉前多做做拉伸噢。”

  邱络脸涨得通红,尴尬地真想直接从二楼跳下去然后奔回家,再也不来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食肉鹿的成长记录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食肉鹿的成长记录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