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初来
北秋南寒2020-07-30 00:294,750

  浴室里水汽氤氲,风暖机里一阵阵轻柔的风吹拂下来,吹得人暖洋洋的。

  小鹿光溜着身子,手臂撑在墙上,背对着秦阿姨,秦阿姨正在给她搓背。她有点儿害羞,也有点儿迷糊。她刚吃了一顿很饱的饭,这种饱腹的满足感是她从来没有感受过的。她觉得很温暖,从胃里到手指脚趾都热乎乎的。

  秦阿姨把她拉到花洒下,打开水给她冲洗干净,又给她抹上沐浴露。原本瘦骨伶仃的一个小女孩,现在全身是白白香香的泡沫,小脸又红扑扑的,看起来像是恢复了生命力的娃娃。

  秦阿姨又给她洗了头发,刷了牙,从头到脚,一丝不苟地把她清理干净。

  邱鼎航打开尘封已久的衣帽间,心里又是哀痛又是犯愁,爱妻故去已经快满一年,她的遗物仍是按照她生前的样子摆放着。但现在要从一排排各式各样的衣服中找出一件能给小鹿穿的却十分困难,小鹿看着只有六、七岁大,这些成年人的衣服显然没有适合她的。

  当时因为情况特殊,邱鼎航临时决定将小鹿从那个废墟上搭建的房子里带回自己家中,一切都还没准备,现在再出去买也来不及了,他想了半天,把主意打到了自己的儿子邱络身上。

  邱络今年七岁,还是一个没开始发育的瘦小正太,两人身形差不多。

  半小时前,邱络从学校回到家,一进门就看见餐厅里那个浑身脏到没法看的小孩。乱蓬蓬的头发,面黄肌瘦的脸蛋,柴杆一样的胳膊腿,让人一时不能确定这是个男孩还是女孩。

  他一语不发地回到自己房间,开始看书写作业,直到邱鼎航来敲门。

  不一会儿,邱络捧出了一套买来还没穿过的睡衣睡裤,长袖长裤、黑白格的,交给了邱鼎航,他就又回到房间里去了,对于那个不速之客,他不好奇不关心也不排斥,非常冷漠的一个小屁孩。

  邱鼎航的房子是跃层,他自己住在楼下的主卧,楼上有两间屋子,一间邱络住着,另一间邱鼎航简单收拾了一下,换上新的床品,常年无人居住的小卧室今晚将会迎来一位新主人。

  邱鼎航坐在客厅等着小鹿,脑海里回想起中午初次见到她的场景。

  为了实地察看新选的厂址,今天一早邱鼎航便和负责人驱车赶到应安市下辖的鱼河镇的郊外,那片区域有一个废弃了两年的冶铁厂,附近荒无人烟,而就在工厂的后面,他看见了小鹿,她的身后,是一间石砖和水泥砌成的不到十平米的屋子,没有隔断,没有窗户,外面的阳光只能从门外洒进来,照亮一小块地面,而屋里依旧黑暗。墙角的小床是用两个木箱拼在一起的,上面铺了两层硬纸板,一条脏乎乎破了洞的床单,一床挂着棉絮的薄被。屋里没有电器,门口有一个自己搭的灶台,看样子已经很久没用过了。

  他已经忘了那个时候看到这副情景自己是什么心情,但是那时小鹿看他的眼神他记得很清楚——怯怯的,又带点儿警惕,有所期待的,可又有点儿冷漠。他忍不住开口搭讪,问了她很多问题,她磕磕绊绊地组织语言,小小声地一一回答了他。

  他这才了解到,她的爸爸曾经就是这座废弃工厂的工人,后来工厂倒闭,而爸爸也得了重病却无钱医治,没多久就去世了;她的妈妈没有工作,就靠骑着一辆破旧的三轮自行车沿街收废品换一点钱,可是小鹿已经四天没看见妈妈了,而且她有两天没吃一口食物了。

  就这样,邱鼎航也没心情考察厂址了,直接把小鹿带回了家。

  ※※※

  秦阿姨领着洗得香喷喷的小鹿走出浴室。她穿着邱络给的睡衣,一身素净的黑白格子衬得她小脸白嫩光亮,洗过的头发被秦阿姨吹得毛茸茸又蓬松。虽然脸色还是有些差,但整个人都精神了很多。

  秦阿姨搂着小鹿的肩,满怀怜惜地捏捏她的胳膊,对邱鼎航说:“这可怜孩子,不知道多久没好好吃过饭了,瘦得就剩一把骨头。我看最好要带她去医院看看,别小小年纪得了肠胃病。我以后天天过来做饭,小娃娃,有什么爱吃的告诉我,以后顿顿都管饱!”

  邱鼎航笑着谢了秦阿姨。

  秦阿姨也不多留,说了两句话就走了。

  邱鼎航让小鹿坐到沙发上,小鹿一双深棕色的眼睛看着他,湿漉漉的目光像稚嫩的幼兽,不躲闪也不害羞,反而把邱鼎航看得不知该说点儿什么。

  邱鼎航清了清嗓子:“小鹿,我明天还会去一趟你住的那个地方,帮你找找你妈妈,还有你说的那两个小伙伴——你要和我一起去吗?”

  小鹿咬着嘴唇看了他一会儿,点点头:“要的。”

  “那,你想现在就去睡觉呢,还是看会儿电视?”

  小鹿露出困惑的表情,慢慢地“嗯”了一声,在她的认知里,并不知道电视是什么。

  邱鼎航一边解读着她的表情,一边伸手拿起遥控器打开电视,屏幕画面映亮小鹿的脸庞。伴随着声音传入耳中,小鹿的注意力瞬间被夺走了,惊奇地盯着电视,眼睛一眨不眨。

  此时的频道正在播放关于企鹅的纪录片,成群结队的企鹅正一摇一晃地在冰川上穿梭来去。那被厚重的冰面、皑皑的白雪覆盖的南极和企鹅黑白鲜明的胖胖身子让小鹿又好奇又着迷。

  邱鼎航见她喜欢看,起身去厨房给她切了盘水果,默不作声地陪她看下去。

  这期间,邱络从楼上下来去厨房吃饭。他晚饭一向吃得晚,秦阿姨总是单独给他留一份,饿了热一下就能吃。

  路过客厅,看见一大一小两个人坐在沙发上,那个脏兮兮的小孩此时洗得白白净净,身上穿着自己的睡衣,看起来非常可爱。俩人一边吃着水果,一边看着电视,比他更像是一家人。

  邱络撇撇嘴,径直走进厨房,吃了饭就回楼上去了。

  把一整集纪录片看完,小鹿也困了,邱鼎航带她去楼上的洗手间,教她刷牙、使用冲水马桶和自来水、调冷热水,一套流程教下来,小鹿迷迷糊糊的也不知道学会了多少。

  收拾完了,邱鼎航领着小鹿去了专门给她准备的房间。

  “以后这就是你的房间了,”邱鼎航扭亮床头灯,暖黄色的光线笼罩着整个屋子,温馨又安定。他拍拍小鹿后背,示意她进去,“去床上躺着吧,很快就会睡着了。”

  小鹿打量着眼前静静铺陈在暖光中的事物,有点儿怯怯的。她慢慢躺到床上,软硬适中的床褥托起她的后背,好像掉进一朵厚实的云里。邱鼎航给她盖好被子,指着床头灯问她:“你想让它亮着还是关上?”

  “关上吧。”

  邱鼎航手一拧,房间瞬间漆黑。

  “呀——还是亮着吧。”

  “啪”,邱鼎航又扭开灯,把亮度调暗:“这样可以吧。”

  “嗯。”小鹿窝在被窝里轻轻点点头。

  “睡吧。”邱鼎航充满慈爱地说道,然后关上门离开。

  小鹿睁着眼睛,借着暗黄的灯光,把眼中所见之物又细细打量起来,手掌摩挲着光滑的床单,思绪万千。

  想起那个水泥砌的四四方方的屋子,还没有这个房间大。还想起几天未见的妈妈,想起小虎和狮子——她的两个无家可归的小伙伴,妈妈收留他俩有一年多,三个人经常跟妈妈一起去收废品拾垃圾,偏偏那天三个人留在家里,却到现在也没等到妈妈回来。昨天小虎和狮子出去寻找妈妈,也是彻夜未归,就在小鹿六神无主之际,遇到了邱鼎航。

  他们都去哪儿了呢?小鹿怀着一肚子的担忧,没一会就沉沉入睡。

  第二天早上,邱络起床闹出的响动让小鹿也跟着醒过来,小鹿把门打开一条缝,看着那个和自己差不多大的男孩走来走去。

  邱络洗漱完回房间的路上,注意到她正隔着门缝关注着自己。出于好奇,邱络停在门前,伸手推了推门,门开了一半,小鹿垂着手,呆呆地望着他。她还打着赤脚,崭新的睡衣经过一晚上辗转起了皱,长裤腿盖在脚背上。

  “怎么了?”邱络虽然冷漠,不过那大部分都是针对邱鼎航的怨气,对其他人他都是好声好气的,即使面对这个不知来路的小女生,他也没什么敌意。

  小鹿长长地“嗯——”了一声,然后摇摇头。

  “那你再睡会儿啊,现在还挺早,今天是周六,你不用去学校对吧?”

  “不用……”小鹿往后挪了一步,又坐回床上。

  邱络看她老是不自觉地咬手指甲,轻轻皱了皱眉,又问了一句:“你是不是饿了?你要是饿了那就别睡了,我一会要弄点早饭吃,你可以跟着我吃点儿。”

  “好。”

  秦阿姨只负责午饭晚饭,平日里早餐都是邱鼎航去附近的早点摊买点豆浆油条小笼包回来,也有出差顾不到的时候,邱络就去早摊铺吃或者自己做。

  今天也不知道邱鼎航去了哪儿,一大早没见到人,倒是没忘买早点,桌子上放着小笼包和糖包,还有两份玉米粥。不过邱络还是煮了几颗鸡蛋,又烧了沸水煮了一大碗肉片,撒上点盐,拌匀就能吃。

  邱络看见站在客厅的小鹿,仍旧穿着睡衣,仍旧赤着一双脚,虽然昨天秦阿姨把她洗得干干净净,可是现在看着总感觉脸上灰扑扑的,头发也乱糟糟,有种跟刚见到她时一样邋遢的感觉。

  “你洗脸刷牙了吗?”

  小鹿摇头。

  “那你先去洗漱吧。”邱络本来还想让她把鞋穿上,顿了一下决定先不管这个。

  小鹿应了一声,有点窘迫地返回楼上。刷牙这件事情她从小到现在就没做过,昨天来了这里,秦阿姨和邱鼎航都教过她,牙膏留在嘴巴里的清甜香味让她一度想把漱口的水咽下去。

  洗漱完小鹿下楼来,邱络正剥着鸡蛋。小鹿看到鸡蛋很高兴,这是她爱吃却很少吃得到的食物。邱络剥好一个放进小鹿面前的盘子里,那里已经盛着一个糖包两个小笼包,还有肉片。

  “吃吧。”邱络把筷子递给她。

  一顿饭吃完,邱络发现她的饭量可真大,那么瘦小的一个人,吃得比他多多了,而且吃得特别香,吃什么都是大口大口地吃,吃相倒是不粗鲁。

  两人吃完饭,邱鼎航刚好回来。他一早去公司处理了点事,就赶回来了,昨晚答应过小鹿要带她回鱼河镇找人,正好趁着周末两天时间把这事办妥。他心里隐隐预感到,小鹿的妈妈恐怕已经遭遇不测,他也做好了收养小鹿的心理准备,只是儿子的想法呢,他还不了解。

  自从妻子去世的这一年里,儿子对他充满了怨恨,他一直把妈妈生病去世的原因归咎于他这个做丈夫的却没有照顾好自己的妻子。虽然妻子的病不能怪到他头上,可儿子指责他的这一点,他确实是失职的,在事业上,他投入了几乎全部精力,却分不出完整的一天来陪伴妻儿。现在他只能尽量去改变,寄希望于时间来弥补父子间的裂痕。

  话说回来,邱鼎航回到家中,两个小孩已然吃饱喝足,小鹿在客厅沙发上坐着,脚上穿着拖鞋——那是邱络邱络从楼上给她拿下来的,她聚精会神地看着电视里播放的动画片——这也是邱络给她打开的。

  邱鼎航看到邱络换好了出门衣服正下楼来,这才想起自己前两天还答应了要带他去图书大厦买学习资料。为了培养和儿子的感情,他打算亲自开车和儿子出门,还可以到处转转玩玩,家里的司机也确定了这个周末不需要过来。他既不放心儿子一个人出门,刚好又要带小鹿去买衣服,两件事可以合到一起办。

  小鹿和邱络坐上了车的后座,邱鼎航让两个人把安全带系上,小鹿坐着没动,邱鼎航嘱咐邱络:“你帮一下小姐姐。”

  邱络不爱搭理他爸,不过他的话还是会听的。“小姐姐?”邱络嘀咕了一句,一边扯过小鹿那边的安全带,一边问她:“你比我大吗?”

  小鹿没明白他是指什么比他大,只好转头沉默地看他一眼。邱络还想再问一遍,一看她好像智商不太高的样子,随即作罢。

  现在是刚步入三月份,天气还是冷的,小鹿身上穿了邱络的长款棉服,邱络还为她贡献出自己的一双球鞋,虽然大了一个码,不过走起路来轻盈不费力,小鹿喜欢得不得了。

  去商场的路上小鹿兴致勃勃,尽管心里装着心事,可到底是个小孩,等到了商场,小鹿已经被琳琅满目的商品弄得眼花缭乱了。

  邱鼎航带着他俩,把该买的衣物鞋袜、生活用品买齐,又顺带着给邱络买了两件卫衣。逛完商场又一起去了旁边的图书大厦,邱络要买的资料只有这里能买到。小鹿被一本绿油油的封面吸引了眼球,拿在手上翻来覆去地端详着封皮——那是本儿童绘本《花婆婆》,邱鼎航见她喜欢,立马买下。

  折腾一上午,三人满载而归。小鹿从里到外全换了新衣服,下楼给邱鼎航看。米黄色的粗针毛衣,一条浅蓝色牛仔裤,身量纤长,除了一头蓬松糟乱的头发外,小鹿已经完全看不出是那个乞丐般的落难儿童。

  不知道为什么,邱鼎航突然意识到,小鹿仿佛这辈子就是要来当他女儿的。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食肉鹿的成长记录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食肉鹿的成长记录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