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亲姐弟吗?
北秋南寒2020-08-28 22:272,871

  “我就说,晚上没事过来遛遛,肯定能蹲到一帮兔羔子。”

  “来来来,都过来站好,站两排。”

  这些“兔羔子”们一步一步蹭过去,排排站好,真跟兔子一样可怜巴巴弱小无助。

  有个同学期期艾艾地开口:“教、教官你们怎么在这儿?”

  “谁让你说话了?我们就是专门来逮你们的!”教官语气里不无得意,“每次军训总有那么一些不听话的同学偷偷摸摸来湖边冒险,今天不来,明天也会来。果然,又让我逮着一批。”

  “今天太晚了,先不追究,明天再算账。”教官把两排人巡视一圈,皮笑肉不笑地说,“明天给你们这十八个人准备了一个小游戏——你们听见青蛙叫了吗,游戏就跟青蛙有关。”

  “行了,解散吧。”卖完关子,教官也不多废话。

  回去的路上,大家心里凉飕飕的,不知道明天将会面对什么。

  “跟青蛙有关的游戏?你们有人知道是什么游戏吗?”

  “他说是游戏,你还真信啦?怎么可能是游戏,肯定是惩罚!”

  “诶诶,他们都没记我们的名字和班级,到了明天,他们怎么知道是谁来湖边了?”

  “可是他们已经记下我们的人数了,总得有十八个人出来认罪啊,不然你一晚上学会影分身术,救我们大家一命?”

  大家叽叽喳喳,心事重重地回到宿舍,提心吊胆地度过了这一晚。

  第二天,早饭过后,正式训练开始之前,教官果然算起了账。

  “昨晚那十八位同学,自觉点儿出列,不要心存侥幸,你们每一个我都记着呢!”

  “别让我亲自到队伍里面揪你们出来噢,那样只会更惨。”

  七八个同学不堪威胁,噼里啪啦地走出来。

  小鹿咬咬嘴唇,看到邱络和林蔚风也出列了,便不再犹豫害怕,也跟着出来。

  教官清点人数:“还有五个,再给你们最后一次机会。”

  整个操场鸦雀无声,大家都睁大眼睛看戏。

  教官隔着人群准确无误地一指:“那个女生,还有后面的男生,你俩,是双胞胎吧,出列!还真沉得住气啊,你两个这么有辩识度,还想躲!真以为天黑我就看不清你们了?”

  “还有你!那个戴眼镜的男同学,7班第三排第五列,出来!”

  “3班五排八列!”

  “3班四排四列!”

  “你们3班人不少啊,是不是你们班的人带头的?”

  教官看了看这些人:

  “有没有被我冤枉的?没有我们就开始做游戏了啊。”

  “游戏很简单,就是学蛙跳。我给你们示范一下——”

  蛙跳,那也没什么难,但是很累。

  教官伸手一指:“看到前面那颗梧桐树没有,从这儿到那儿的距离是一百米,你们就用蛙跳的姿势跳过去。”

  “报告教官,梧桐树长啥样啊?”

  “……”教官一脸看智障的表情看向发言人,“这条道统共就那么一棵树!你问我梧桐树长什么样!你们其他人跳过去以后跑回来,你,再原路跳回来!”

  “还有!”教官的语气里突然充满恶作剧的味道,“你们在蛙跳的时候,还得配上音效,青蛙怎么叫的你们昨晚都听到了吧,蛙跳加配音,就这样——预备,跳!”

  !?

  折磨我们的身体不够,还要蹂躏我们的尊严!有没有天理了!

  这蛙跳可以做,蛙叫不能从啊!

  大家沉默地开始跳,但是谁也无法开口叫出第一声“呱”。

  “如果不叫的话,我只能让你们一直不停地跳下去了。”

  不知道是谁先开了口,“呱”的一声打破了操场的寂静,所有人都忍不住笑了起来,小鹿被逗得落地时差点向前扑倒。

  一时间,操场上充满了参差不齐、错落缤纷的“咕呱”之声和看戏的同学们的欢声笑语。

  小鹿只想赶紧脱离这个羞耻搞笑的场面,于是用上全身力气,飞快地朝终点跳去,把所有人都落在身后。

  小鹿跳跃的身影像一只矫健的袋鼠,起伏跃动间轻盈又充满力量,吸引了在场所有人的眼光。

  “跳得好啊,鹿鹿子!”

  小鹿回到队列时,班长带头鼓起掌,然后全班就被罚了十个俯卧撑。

  上午休息时间,小鹿去洗手池的路上又碰到邱络和林蔚风了,她发现这两个人现在是形影不离,越来越黏糊,都快赶上付心坤和周岄二人组了。

  小鹿仍旧少言寡语地走在他们一侧,听他们——主要是林蔚风——东南西北地闲扯。

  前方一个高个儿男生朝他们跑过来,挤进林蔚风和邱络中间,双手搭在俩人肩上,热络地说道:“嘿,怎么样,你俩腿还行吧,还能正常走路不?今晚你们就别打球了,我请小鹿当外援。”他又转向小鹿:“小鹿,我看你是个打球的好苗子,晚上要不要来球场和我们一起打球。”

  “妈的,韩雪阳你个崽种!居然让你躲过一劫,你是好兄弟吗,为了在女同学面前打球耍帅把我们抛弃在湖边,看我们倒霉你还幸灾乐祸!我要揍你!” 林蔚风哇哇大叫,话音未落已经和韩雪阳厮打起来。

  剩下两个人相对无言,邱络自觉地护着小鹿脱离战圈,临走前给林蔚风打气:“阿林加油,使点劲儿,把我的那份也打回来!”

  在长长的洗手池边,小鹿掬起一捧又一捧水泼到脸上,一瞬间冰凉沁骨,不要太舒服,她贪恋这股凉意,又觉得不过瘾,想了想,索性弯下腰,把头伸到水龙头底下冲洗。

  “干嘛呢,不怕着凉?”邱络被她的举动吓了一跳,赶忙把水给她关上。

  小鹿歪着头看他。“怎么了?这样很舒服啊,你自己试试。”

  “水太凉,直接对着脑袋冲容易生病。”

  小鹿不乐意,不过也不跟他犟,站直了捋捋头发上的水。

  两人买了瓶冰水,找了个阴凉地坐下,一边惬意地喝喝水,一边用心捕捉着偶尔吹过来的珍贵的微风。一时间谁都没有说话。

  “热不热?头发干了就扎起来吧,都糊脖子上了。”

  “我没有皮筋。”

  “我有。”邱络把手腕上一直带着的皮筋撸下来。

  小鹿正准备背过身去把头发交给他打理,就像以前那样,但是邱络已经提早一步把皮筋伸到了她眼前。

  邱络看她用两只手大喇喇地耙着一头乱毛,笨手笨脚好不容易扎起来以后,这儿漏一缕、那儿掉一撮的,简直让人怀疑她是故意扎不好给他看的。

  邱络叹了口气:“还是我来吧。”

  三个多月前,小鹿把一头蓬松糟乱的马尾剪成了失败的波波头,在这之前长达五年的时间里,邱络几乎是一天不落地给小鹿梳头扎辫子,对两个人来说,都是习以为常的事了。

  邱络仔细地用手指梳理归拢,在脑后扎成一束,最后附上一句,“头发这么多,你手又这么笨,怪不得你老是不会扎。”

  小鹿对他的吐槽充耳不闻,反而摇头晃脑感受脖子的清爽。邱络看她歪头看自己的模样,真像一只正在无意识卖萌的小怪兽,人畜无害到让邱络想要伸手抓抓她的脑袋。

  但是邱络心里已经多了一道坎。

  好像自从小学一毕业,邱络就有了一种自觉,就是意识到,他和小鹿再不能像之前那样两小无猜、亲密无间了,他有了朦胧的性别意识,可小鹿还是懵懵懂懂的,虽然不爱和他说话,但是在其他方面,从没和他生分过。

  “你看他俩真的是姐弟吗?”

  韩雪阳站在不远处观望了扎头发的全过程,不由得发出了疑问。

  “是啊。”林蔚风笃定地点头,“不过我记得小鹿说过他们不是亲姐弟。”

  韩雪阳若有所思地缓缓说道:“那就很有说头了。”

  为期十天的军训很快结束了,临走的时候大家还有点恋恋不舍,但在回程路上,一个个的都像在笼子里关了十天被放出来的野猴子,让带队的老师一度担心几辆大巴会翻车。

  小鹿和邱络坐在一起,邱络的脑袋无意识地靠在小鹿肩膀上,小鹿的脑袋又歪在邱络的脑壳上,两个人岁月静好地睡着,自成结界,把所有的闹腾都屏蔽在外。

  坐在侧后方的韩雪阳拉了一把林蔚风,努努嘴让他往那个二人小世界看。

  “嘿你没完了是吗?老盯着人姐弟俩干嘛呢?思想怎么这么龌龊呢!”

  看着韩雪阳神神叨叨的表情,林蔚风对他心里的想法已经明白了几分,顿时无语到极点,对着他一顿骂骂咧咧。

  韩雪阳举手:“好、停止、别骂了,我他妈错了,我投降。”亲姐弟吗?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食肉鹿的成长记录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食肉鹿的成长记录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