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鬼村(2)
经年来贺2020-07-31 19:443,184

  在外面的管家听见声音连忙走了进来,看见这一幕吓得腿都软了,像抓住救命稻草一样抓住亥灯的胳膊,慌忙请求道:“大师,这是怎么回事,求你再去救救夫人!”

  亥灯摇头表示无能为力,暗地询问裴茂道:“你能算到她的命数吗?她还有救吗?”

  裴茂遗憾道:“……算不出来。”

  裘嘉平抱着穆温好的尸体崩溃地哭了起来,“你不要离开我,你肯定不忍心就这样抛下我离开,夫君在这儿,你醒过来再看看我好不好……”

  亥灯站在一边沉默着,人的悲欢离合与那些鬼魂并无不同,都是纠纠缠缠,一不小心就是刻骨铭心。亥灯遍寻不到女人的魂魄,却能清晰感觉到穆温好正在裘嘉平身边。他不知道穆温好是用什么方法躲过他的搜魂,但深情至此,实为罕见。

  裘嘉平恍恍惚惚地从巨大的哀痛中清醒过来,带着些茫然问道:“是不是已经没救了?”

  亥灯:“请节哀。”

  裘嘉平眼中的色彩顿时黯淡下来。

  亥灯伸手扶了一下裘嘉平,补充道:“不过她的魂魄还在这个屋里,没有去投胎转世,你想和他说些什么,她大概都能听到。”

  裘嘉平眼中闪过希冀,顿时亮得有些惊人,他疯狂地站起身来,转着圈在屋内走,对着空气喃喃自语。

  与此同时,亥灯也在搜寻着女人的魂魄。

  裘嘉平从最初的喃喃自语逐渐变为崩溃的嚎叫,他在行走间被屋内的椅子绊倒在地上,再抬起头时,已然神志不清。

  管家一直护在他的身后,一脸悲哀地劝解裘嘉平:“少爷,您节哀吧,夫人已经受折磨这么久,现在离开也是解脱。”

  “你懂什么?”裘嘉平一把推开管家,对着他骂道:“你当初是怎么答应我的,要好好辅佐我,成为我身边最得力的助手!现在呢?现在你连她都救不回来!我要你有什么用?!”

  话音一转,他看向亥灯,语气愤恨且绝望:“还有你,你们都是骗子!来人,把这个江湖骗子给我关起来!”

  后面的家丁立刻上前抓住亥灯。亥灯没想到他情绪变化这样大,却也不想束手就擒。他迅速看了一下四周,抓住他的是三个家丁,外面院子里还有六个家丁。亥灯思索,这是第五进院子,等下撂倒身后两个,不与外面的人纠缠,迅速翻墙离开,应当是可以的。

  正在亥灯要动手的时候,始终搜寻不到的女人魂魄剧烈波动起来,亥灯敏锐地从泄露的波动中读出了女人的恳求。眼前仿佛浮现一双含着泪水的眼眸,那眼睛里盛满了无垠的悲伤与哀痛,还有说不出的痛苦挣扎,她从层层屏障挣扎出来找到亥灯,卑微地垂下眼睑,祈求面前人的救赎。

  画面一闪而过,亥灯以为女人是受魔物的侵扰,灵魂不堪受折磨才变得怨气冲天,却发现自己忽略了一个关键信息。死后不去阴间轮回转世,她的魂魄很快便会消散,除却魂魄受到护佑的可能,还有一种可能便是被秘法拘禁,让她躲过阴间的搜查还不得轮回转世。

  亥灯在犹豫间被家丁绑起来带走,扔到偏院的柴房里。

  家丁把门上锁后便守在门口寸步不离。

  裴茂钻出来,看见亥灯被五花大绑,便走到他身后咬绳子。

  亥灯见他有趣,摸索着伸出手指抵住他乱动的额头,“你这么小,还没有牙。”

  裴茂的额头被手指戳了一个坑,慢吞吞地说,“我不是要咬断它,我是在找绳结。”

  “这个绳子这么粗糙,找到了也拽不动啊。”

  裴茂歪着头看了看他,说:“你不是很厉害吗,怎么连这个绳子都解不开?”

  亥灯苦笑,“因为一些招数不能用在凡人身上,凡人魂魄受不住我的真身,我在凡间的武力值和普通人无异。”

  裴茂似懂非懂的从绳子上爬下来,有些苦恼的看着窗外,这时候,他的肚子叫了一声。

  裴茂有些窘迫地背过身走开几步,他感觉有点不好意思,自己什么都没帮上忙,还饿得这么快。

  亥灯看他缩成一团的背影,思索道:“酒壶里面应该还有。”

  说完他环视周围,在地上摩擦蠕动朝柴火堆靠近,直到双手碰到了木柴,亥灯用力在木柴粗糙的切面上来回摩擦,并时不时活动手腕,不过片刻便磨断了手腕处的一根绳子。

  亥灯的手解放出来,三下五除二把身上的绳子松开,拿出腰间的酒壶,走过去抱起裴茂,拧开酒壶的盖子递到他嘴边,淡淡道:“喝吧。”

  裴茂眼睛不眨地看他行云流水的动作,被抱起来才回过神,然后便立刻被酒壶里的液体吸引住。亥灯血液鲜甜的味道对于他这种魂魄本就不稳的鬼魂来说,无异是世界难得的珍馐美味。血液入口的温度极高却并不烫人,裴茂喝完后感觉身子又轻松了一些,头脑也清明些许。这时,突然,他的脑海里闪过某些片段。

  亥灯看他一脸凝重,询问道:“怎么了?”

  裴茂对亥灯说,“你关注到那些虫子了吗?它们好像是某种蛊虫。”

  亥灯对这些一窍不通:“有留意,只是并不清楚,怎么,里面有蹊跷吗?”

  裴茂说,“我的记忆在轮回中损失了很多,我只是觉得对它很熟悉,却想不出来到底在哪儿见过,也想不出这些东西的具体信息。”

  “不过,我可以感觉到这种蛊虫并不是种在活人身上的。”

  亥灯想到了某些凡人术士的阴毒法术,“用在死人身上的蛊虫,难道是为了炼制死尸?或者是制作傀儡?”

  “不清楚……”

  两人正在商议中,院子里突然响起一个少年的声音。

  “我就要进去看,你敢拦我!”

  门外的下人苦苦哀求道:“小少爷,这是大少爷吩咐,您别让小的为难。”

  “就是因为是我哥要关起来的人我才要看!他就是个暴君,管这管那,竟然还限制别人的自由,我就要进去!”

  下人听见少年这样辱骂裘嘉平,顿时不敢搭话。

  少年冷哼一声,道:“本少爷也不为难你们。你们放我进去,我就问几句话。”

  下人犹豫片刻,不敢得罪他,只好拿出钥匙打开了门。

  那个少年进来的时候,亥灯已经把脱落的绳索胡乱的缠到自己身上,装作刚被扔进来的样子别扭地侧躺在地上。

  少年停下脚步端详亥灯,一抬下巴,反手关门,砰地一声把企图跟进了的下人关在门外。

  亥灯低着头,借着头发的掩护,避开与少年的对视,悄悄关注着他的动作。

  只见少年慢慢蹲下,张张嘴想说话,又闭上嘴,伸出手要替亥灯解开绳子。

  亥灯怕他发现绳子已经断了,警惕地抬头,用眼神制止他。

  “你别怕,我是来救你的。”少年的声音清脆好听,一脸真诚。

  亥灯这才开始明目张胆打量他,他像是个养得很娇贵的少爷,细皮嫩肉,气息却很平和,不像是刚才院子里仗势欺人的张狂之人。

  “你不是裘府的少爷吗,你哥把我关起来,你能放我走?”

  少年见他拒绝自己的靠近,便蹲在原地不动,语气激动道:“我可以!”

  “你在医治姐姐的时候,我躲起来看了,是姐姐的命数已尽,不在于你。”

  亥灯想起裘嘉平的作为,不怎么热切地接话,“是吗,你哥却认为我是个骗子害了你姐姐。”

  “他……”少年谈起裘嘉平,语气变得不自然,绕开话题道:“现在已经深夜了,我明天找机会引开外面的人,你们趁机逃走。”

  亥灯不接话,眼神里却透露出“你为什么要帮我”的怀疑。

  想了想,亥灯道:“你姐姐刚刚去世,你怎么有心思来我这里,就算是你哥哥关错了我,现在的当务之急不是替你姐姐入殓吗?”

  “那是因为我们得罪不起……”

  少年发觉说漏了嘴,脸上懊恼不已。

  亥灯追问道:“得罪不起谁?”

  少年咬住了下嘴唇,语气带上祈求:“大人是地府来的吧。”

  亥灯见他识破自己的来历,便也不再装凡人,松开绳子坐起来,一头黑发从上至下,宛如瀑布落下般变为白色。

  白发黑眼,鬼气煞人。

  少年见他比自己想的来头还要大,立即跪下来赔罪:“唐突了大人,我这就放你们走,还望大人不要同这些凡夫俗子计较。”

  亥灯的皮囊脱去了凡人的温润,更显得森寒,周身气息完全不同,裴茂被他护在胸口,还能感到魂魄畏惧的颤抖,更别提那个少年了。

  不过片刻,少年浑身冷汗落下,身体颤抖不已。

  亥灯平静道:“你不是凡人。”

  “这个村子有古怪,我要你知无不言。”

  少年不敢再推辞,连忙同意。“大人请问!”

  亥灯活动了一下筋骨,收回了自己的鬼相,问道:“这个村子怎么变成了这幅模样?”

  少年老老实实地告诉亥灯:“我们这个村子本来是人杰地灵的好地方,物产丰富,水草丰美,周围村子的人都陆续搬过来,人数越来越多。”

  “我本是附近山上修炼的山精,每天只能遥望着村民们嬉笑玩闹,十分羡慕,化形后还并不稳固时便找过来,一不小心被云游的道士发现,他要把我炼化入丹,是裘嘉平把我救下来。他的交换条件是让我多陪穆姐姐,穆姐姐身体不好,我们山精由山中灵气所化,在她身边对她身体好一些。”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有灯映山河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有灯映山河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