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鬼村(1)
经年来贺2020-07-31 19:443,108

  亥灯尝试在凡间使用自己的能力,却发现自己的能力只剩下感知。他可以感知一切六界生灵的负面状态,比如怨与苦,它们的存在可以唤起他的悲悯之力,但他空有一腔悲悯,却不能普度罪恶,还需要依靠血肉里的黄泉之力自保——黄泉融灭一切罪孽,诸邪污秽之物不敢近他身。

  路途遥远,亥灯走至黄昏才见到一座村庄。而裴茂半路上睡够了,在衣服里待着无聊,想到有好几十年没有看见过人间的景象,便一路上都很好奇,探出一个头兴奋地观察四周。

  “咦,这里有点古怪。”在走近这个村庄的时候,裴茂发现村庄四周环山,本来是个钟灵毓秀的好地方,四周的溪水却断了。这里的瘴气散发不出去,外面的灵气进不来,本该山清水秀的风水宝地变成了一处聚集污秽的穷山恶水。

  亥灯也感觉到了一些异样,听他这么说,便停下了继续向前的脚步。

  “不如我们就在村口找个地方休息一晚,明早再赶路。”亥灯和裴茂商量。

  裴茂却摇了摇头说,“这个地方灵气出不来,瘴气却四通八达,你睡在村口,无疑是里面那些污秽东西的靶子。”

  两人正在商议去留,远处突然亮起了火把,继而响起了一阵凌乱的脚步声,里面一群穿着粗布麻衣、统一服饰的人跑了出来,在村口撞见了亥灯。

  跑在最前面的人穿着讲究一些,从后面人的神态可以看出来他是他们这群人的领头。后面的人停下来,都一脸戒备地看着这不知从哪里冒出来的人。后面有人对领头说,“大管家,看样子是来了个外人。”

  被叫做大管家的人在亥灯打量他们的时候也在打量着他,闻言出声询问道:“你是何人,怎么来到了这里?”

  亥灯按了按已经还未完全缩进胸口的裴茂,回答道:“我只不过是一个游玩江湖的闲散人士,途经本地本想借宿一晚,还没有走进村子就遇到了你们。你们是这里的乡民吗?”

  说完亥灯便皱了皱眉,出于多年生活在阴间养成的敏锐感觉,他能闻出这些人身上不同于正常人的味道。于是不等他们回答,便继续问道:“你们这里是不是有什么重病垂危之人?”

  大管家眼中的打量与警惕顿时变成了惊讶,脱口而出:“你是怎么知道的?”

  亥灯眼都不眨地编故事:“家父是一位江湖道人,从小有幸习得一些术士道法,略微懂点皮毛。我看各位周生鬼气环绕,那鬼气却只盘旋在头顶而不伤生人,是身边有将死之人的征兆,而且这鬼气透露着邪物的气息,极为不详。我猜测这位性命垂危之人,生前大抵是受了什么邪物侵扰。”

  亥灯自是能看得出萦绕的鬼气里充满着怨憎与悲苦,那是有大冤的鬼魂,它的气息嘈杂而绝望,躁动间能清晰感知它忍受着巨大折磨。

  大管家眼中透露出恍然,神色立刻变成敬畏,连忙向前一步拱手拜下去:“原来是大师,此时说来话长,人命关天,可否请大师随我去一趟,路上我再与大师详细解释事情的经过。”

  裴茂缩在衣服里听了许久,突然提醒亥灯道:“这些人有蹊跷。我给他们算了一卦,他们的命数已尽,按理说早是已死之人。”

  亥灯感到不可思议,回道:“我并没有看到他们魂魄离体的样子,怎么会是已死之人……”

  亥灯没让大管家等太久,想了片刻安抚裴茂道:“里面有冤,无论如何要去一趟。到时候你不要出来,这里面有古怪。”

  “带路吧。”

  大管家忙走在前面为亥灯带路。走进村子,亥灯发现这户村子里的人家都已经人走屋空,没有任何活人气息,反而是一些猫狗在夜晚到处流窜,虎视眈眈地注视着路上行走的人群。

  大管家神色有些痛惜,对亥灯解释道:“出事的是我家夫人,自从夫人去年嫁入府中,身子就一直不好。白天嗜睡,晚上梦游,如果没有人看着,能一个人走出十里地,为了看住夫人已经吓疯过不少丫鬟。平日里夫人总说一些稀奇古怪的话,发出一些非常渗人的声音,就像是被邪物上身一样。最近病情恶化,今天晚上夫人突然抽搐不止,少爷派我们去村外找人,但这方圆百里的大夫都找遍了,神婆和和尚也找过不少,都治不好我家夫人。”

  亥灯心想,梦游与嗜睡是活人才有的反应,按照这么说,这位夫人在病情恶化前还有被救治的可能。

  村庄比亥灯从外面看上去要大得多,即便是匆忙赶路还花了三炷香的时间才到。府上的匾额写着“裘府”两个大字,门外还挂着两个贴着驱邪门神的灯笼,随风飘荡。门外看门的小厮见一行人折返回来,忙上前去问,老管家面色激动地让他去通知少爷。

  “快,我们夫人有救了!快去叫少爷!”

  老管家大开府门,请亥灯进去,亥灯不动声色地观察周围,当他迈进门的一刹那,他发现自己与周围的联系正在被什么切断,仿佛被什么阻隔着,透着一层模糊的罩布,周围浮动的生灵气息都变得异常迟缓。

  府中是五进式的院子,最前面一进是花园与下人住的房间,第二进是待客的院子,中间最大的一处院子装饰精美,曲水流觞,在夜色中也透露着安详。两边的院子面积小了一些,却是对称分布着。它们的房屋装饰风格极为类似,就像是完全复刻一般,总让人觉得有些说不出的怪异之感。第三与第四进供裘府的主子们居住,第五进单独留出来给夫人居住。

  裴茂趁着夜色的掩护,钻到亥灯的袖子里,亥灯忙端起手,掌心朝上,裴茂站在亥灯的掌心,借亥灯袖子挡着冒出一个头,仔细看着路过的一切,不放过任何信息。

  “奇怪,一进府中,那些人的命卦就完全变了,我再算也只能算出他们命中有劫,是真真切切地活了。”

  亥灯不动声色地听着,没有告诉裴茂自己能力被限制的事情。

  走到最里面的院子,迎面走来一个步履匆匆的男子,来人穿着极为考究,鸦青色的绣暗纹银丝织锦长袍配上镂空雕金镶玉冠,一身装扮价值不菲,面色却有掩不住的憔悴,血丝布满了眼睛,眼底一片乌青,唇色也苍白无比。

  “这就是大师吗?”来人快速做简单的自我介绍,“鄙人是这家的家主裘嘉平,您快看看我夫人的情况,如有办法救我夫人一命,鄙人自当重金酬谢!”

  亥灯点头,掀开帘子进屋,一阵浓烈的中药味扑面而来,还夹杂着丝丝血腥气息。床上昏迷着一个形容枯槁的女人,她已经瘦到只剩下一把骨头,浑身铁青色,露在外面的双手青筋密布,胸口像是堵了一大块沾了水的棉花,呼吸极度困难。

  亥灯走到她身边,摸了摸她脖子,已经僵硬,又按了按她的肚子,腹部依旧柔软,却多了一大块异物,摸上去不硬却极为滑腻,竟然在触摸时于腹中移动起来。

  等在后面的裘嘉平焦急询问道:“大师,可有救治之法?”

  “这情况我也是第一次见,不过倒是有一法可以试,只是拿不准对夫人是否有效。”亥灯对外界的感知已经恢复些许,却不够他准确判断女子的情况,确定知道的是她身染邪物,那邪物大致属于魔物一类。

  裘嘉平只纠结了片刻便道:“如今无论什么办法都要一试,请大人施救吧!”

  亥灯要来了一个滚烫的碗,割破手掌取了半碗血,手指沾血在女人的额头、两颊画上繁复的符文,剩下的硬灌进她嘴里。

  符文一画上便开始蠕动,就像活了一般游走起来,女人紧闭的双目猛然打开,腹部肉眼可见地涨大起来,不过片刻便开始剧烈呕吐,裘嘉平吓了一跳,立刻上前去扶,亥灯迅速拦住他并让他远离。

  最后女人把自己吐到痉挛,瘫倒在床上,脸色却恢复了生机。大股的黑色团块被女人吐出来,而游走的符文终于找到目标,逐渐漫上女人的双眼,眼中立刻飞出大量虫子,虫子一出来便朝着呕吐物扑去,却在沾到的瞬间融化死亡。

  虫子死亡时亥灯听见了婴儿凄厉的惨叫声,他失去的感知力在这一刻回归,浓厚的怨气潮水般包裹而来,让人窒息。这时候,女人突然剧烈抖动起来,眼中的生机消失,竟然在顷刻间没了呼吸和心跳。

  “温好!”裘嘉平冲上前呼喊她的名字,目光茫然地看向亥灯,“大师,你看看她,她这是怎么了!”

  亥灯捂住心口,这种难受他已经习惯,很快便调整过来,去查看女人的情况。

  裴茂叫住了他。

  “别急,你再仔细看看。”

  这句没头没尾的话止住了亥灯的脚步,亥灯下意识去查看女人的魂魄,那躯体中空荡荡一片,已然没了魂魄。亥灯最初没有看见离体的魂魄,只是感知到魂魄尚在,以为女人还活着,现在依旧能感知到魂魄的存在,想必魂魄并没有走远,而且距离还极为相近。

  那女人的魂魄到底在哪儿?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有灯映山河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有灯映山河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