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争执
经年来贺2020-07-31 19:443,044

  “裴茂,你可知罪。”

  阎王坐在高堂,高堂下跪着一个千疮百孔的鬼魂,鬼魂的身形已经十分清淡,看样子已经没有多少日子了。

  亥灯站在一边,输送法力护着他的魂魄。

  那鬼影开口,声音低微却吐字清晰,一字一句道:“裴茂知罪。”

  阎王抬手,将生死簿摊开,开始报罪。

  “第一,养虎为患,南藩王沿途杀害百姓万千,兴兵……”

  “第二,暴虐无道,嗜杀成性,手中命案逾百桩……”

  “第三……”

  亥灯越听越感觉怪异,这罪行与法令条文无关,且法令条文的制造者与实施者同罪,这万千罪孽为何都转移到了他身上。

  “罚你永世轮回畜生道,你可愿?”

  “裴茂愿……”

  “等等!”

  亥灯叫停,皱眉看向阎王,这里面的矛盾之处,阎王看不出来吗?

  阎王看向亥灯,没有被打断的不耐烦,只是平静询问道:“何事?”

  “我认为此案尚存疑点。”

  亥灯把自己的思虑说了出来。

  裴茂眼神微动,有些讶异,似乎是没有料到这个一直在他身边一言不发的鬼差会为他说话。

  阎王沉吟片刻,又把生死簿检查了一遍,道:“我懂你意思,只是生死簿乃神物,它记录下的罪孽无法偿清,会报应到整个阴间。”

  裴茂拉了下亥灯的衣角,露出一个安抚般的笑容,里面还有几分歉意。他笑着摇头,“不必为我辩解,我认罪。”

  亥灯却没放弃,直接问阎王,“大人许诺的恩情可否用在此事。他尝遍地狱刑法,已然赎罪,永世轮回畜生道太过严苛,可否请大人宽容。”

  阎王看着僵持的两人,思虑片刻,提议道:“本王知晓你心存悲悯,因你能力特殊,可以替他挡下一些罪罚,你可愿陪他去阳间受过,查清真相,匡扶国运,拯救凡间的百姓?”

  “我愿意。”

  “不过,他的本体还是畜生,命中的罪孽必须要受,魂魄却可由你任意护佑,与你一起查案。”

  阎王给了宽宥,却也限定了任务。此行任务有二,查案与还天下清明。亥灯本就执掌过阴间悲悯堂,掌管罪罚,对善恶功过有自我的一套标准,于是他没有思考便答应了要求。

  裴茂看看亥灯,又看看阎王,有些焦急,想说些什么,却突然感到魂力耗尽,即将消散。

  亥灯率先感知到了他的异样,迅速抱起他飞往轮回井。

  最后一刻,裴茂进入轮回,万千过往挟裹着历史的风声从他耳边呼啸而过,那金戈铁马、民不聊生的景象,流血漂橹、易子而食的过往,像一只万花筒,人间惨象在其间一一闪过。

  第一世,裴茂变成了猪。

  裴茂感觉头疼欲裂,脑海里闪过一些破碎的画面,迟钝良久,才想起来自己被一个名为亥灯的鬼差救了。

  “孩儿他娘,你看这个小猪崽,生下来都不动,是不是死了。”

  一个农夫装扮的男人走了过来。

  “提溜起来看看不就知道了。生下来不会动,想也是个身子不好的,正好咱爹半年都没吃肉了,宰了给他补补身子。”

  农妇走了过来,伸手就要拿起裴茂,农夫等在旁边,已经拿起了屠刀。

  亥灯轮回后一步,一到阳间就听见有人要杀了裴茂。

  “且慢!”

  亥灯急忙开口,制止了那对夫妻。

  农夫农妇一齐看了过来。只见这人丰神俊朗,却眉目威严,他们从未见过这样好看的人,也从未见过这样尊贵的人,一时间都愣住了。

  “你这个小猪卖不卖?”

  这问话把夫妻二人唤了回来。农夫接过裴茂,恭敬地递过去,道:“大人是要这个吗?”

  “嗯,”亥灯看着裴茂身上还有母猪的胎液和血迹,没有接手,“不知这个怎么卖?”

  夫妻二人犹豫了,他们有些不敢要亥灯的钱。

  “你们卖给别人多少钱,就卖给我多少钱。”亥灯看出了两人的顾虑,开口安抚,“我不会强买强卖。”

  夫妻互相对视一眼,想了想,农夫说,“既然这样,你给我一百文就够了。”

  亥灯从怀里掏出一两银子递过去,“不必找了。只是我不太会养猪。这个猪该怎么养,平时都吃什么,能否请你们详细告知。”

  那对夫妇是个老实人,见亥灯不似看上去那样拒人千里,农妇便大了些胆子与他交代,“你是要养猪吗?这个小猪刚生下来是喝奶的,要是你家里没有母猪喂奶,养不活的。”

  亥灯看裴茂,皱眉,“这么娇弱吗?”

  “那可否寄养几天,我再来取?”

  农妇想很快就答应了,爽朗地说道:“当然可以。吃的上面猪什么都吃,没什么好注意的。就是别放他乱跑染上什么病。小猪离开了母猪,得多照看一些。”

  就在他们在商量如何养猪的时候,一直安静窝在农夫手里的裴茂不安分了。

  它扭动身子,从农夫手中滑下来,倒腾着并不协调还很短的腿,呼哧呼哧跑到亥灯面前。亥灯见他一身脏污,并不想抱,可是裴茂已经跑了过来,小猪头蹭上了亥灯的衣角,衣角上顿时一片脏污,不干净了。

  亥灯:“……”

  裴茂刚睁开眼,看到的就是母猪白花花的肚皮,母猪见他出来,很开心地呼哧着把奶水送到他面前。

  裴茂后知后觉自己变成了猪,还没等他从这个晴天霹雳里走出来,就听见有人要杀他。他被撅着屁股努力吃奶的兄弟姐妹们踢了出来,迟钝地盘算如何逃跑,却听到了亥灯的声音。

  有救了。

  裴茂安分下来,可是那人却不愿意抱他,还打算把它留在这里吃奶,于是裴茂彻底不淡定了。

  “呜!呜呜!”裴茂在亥灯古怪的面色下,死死咬住他的衣角不松口,以至于亥灯有些怀疑刚生下来模糊一团的它是猪还是狗。

  亥灯全身僵硬,那对夫妻也不敢来抱裴茂。

  “你是要现在走?”亥灯终于从裴茂的猪脸上分辨出了几丝人类的情绪。

  “呜呜。”裴茂点头。

  那夫妻惊恐地看着这一幕,一时间认为自己撞到了妖怪,吓得摔倒在地。

  “猪……猪会点头!”

  亥灯妥协,把裴茂提起来抱在怀里,不知默念了几句什么,抹去夫妻二人的记忆,带着裴茂离开。

  亥灯往前走着,四周都是山林,也不知去向何处。

  他此番来阳间,半是怜悯裴茂此人所受冤罪,也想清明阴间执法,半是好奇凡间如今的模样,是否还如书中记载,是风光旖旎,有着暖阳与烈日、风雪与冰霜的气候,有晨光微熹于晨,骄阳似火于午,皓月当空于夜的人间美景。

  走到一处溪水边,亥灯把裴茂放下,伸出手咬破手指,挤出鲜血点在裴茂额头,画了一个繁复的图案。

  裴茂感觉天灵盖一阵清凉,头脑霎时清明许多,这时,脑海里闯进了亥灯的声音。

  “现在,你可与我沟通。”

  裴茂抬头看着亥灯并未动作的嘴唇,陷入沉思。

  亥灯不知道他又在想什么,伸手托住他不自觉张开的嘴,见他一身污秽,打算放入溪水清洗。

  早间山中溪水寒凉,裴茂一下水,就奋力挣扎起来。

  “嘶——好凉!”

  亥灯被溅了一脸水花,侧着头眯眼警告,“你别动!”

  可惜已经晚了,裴茂太滑,“噗通——”一声,掉进了溪水里。

  半个时辰后,亥灯脱了外套,盘膝坐着,面前生了一堆火,一只失去温度的猪缩在外套里,与亥灯隔了一堆火那么远,警惕地看着他,还时不时连续发抖几下。

  亥灯默不作声添了一些柴火,让火烧得更旺一些。

  裴茂瑟瑟发抖,又感到一阵饥饿。那抹血起了作用,亥灯能感受到裴茂的不适,但裴茂的魂魄即便受到了亥灯的保护,不至于羸弱易死,却也受猪身凡胎的桎梏,不进食也会饿死。

  亥灯想起那夫妻二人叮嘱的内容,猪太小只能吃奶,便起身走到溪边,把腰间的酒壶喝空,盛满了溪水,放到火上加热,待水稍温,割破手掌将血液融入水中。

  裴茂起初警惕地看着他动作,直到他开始割破自己的手掌,裴茂跳下来,蹭到亥灯身边,亥灯只当他饿了,看也不看地把酒壶递过去,便合上眼睑开始休息。

  裴茂费力地扶住酒壶,一点点倾斜酒壶来喝里面的水,一边喝一边偷偷打量身边的人。

  这人身上有让一切生灵都难以亲近的气息,就像是天上遥远的神灵,却拘谨而守礼,让你无端生出敬服与信赖。

  那人小憩了片刻,不过半个时辰便睁开了眼。他睁开眼,犹如黑夜的天又揭下一层幕布,眼里真切地闪过了万亿星河,曜石般沉秘的星河运转,光辉隐入暗夜,裴茂一时看呆了。亥灯首先看向裴茂,询问道:“我们要继续赶路,趁天黑前找到人家。”

  裴茂回过神,不言,只是顺着亥灯爬到了他的上衣里,找了个舒服的位子,安静不动了。

  亥灯把上衣的腰带往上提,防止它太小滑到别处去,捡起落在地上的外衣,开始赶路。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有灯映山河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有灯映山河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