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简盛
北时南归2020-08-09 15:322,386

  “对不起,您所播打的电话已关机……”

  天空浸染墨色,是掺了水的淡墨。乌云笼罩着A城,天空却有些发白。远方的夕阳若隐若现,藏匿在云里,缓慢地下坠。

  A城一到夏天就烟雨连绵,雨水淅淅沥沥落下,砸在地上,瞬间四分五裂。飞鸟在屋顶上一个踉跄,不慎打湿了翅膀。那时正是黄昏。

  雨季带来了阵阵闷热,高中生模样的少年在车站收了伞,他抖了抖手中的雨伞,又拨了相同的号码。

  手机中传来了机械的女声,对方依然没有开机,阮渝只好放下手机揣在口袋里,开始专心等车。

  没有等太久,公共汽车缓缓驶来,阮渝上车抓着扶手,手机震的人心烦。阮渝抓起来一看,是阮行。

  “喂,哥。”电话那头很安静,“什么事儿?”

  “你在干什么?”

  “刚才没听见。”阮行说,“哥,今天我可能得晚点回去。”

  “为什么?”阮渝问,“你不在学校。”

  “我可能有点儿事儿。”阮行回答。

  “你在哪儿?”阮渝皱了皱眉。

  “同学家呢。”阮行似乎很愉快。

  “你那边太安静了。”阮渝拆穿了他。

  “哎……”阮行自知圆不了谎,不再隐瞒,“警‖局呢。”

  阮渝手一抖,差点摔了手机,“你去警和谐局干什么?”

  阮行泄了气,“聚‖众‖斗‖殴,一个不落全进来了,让写两千字检‖讨呢。”

  “两千字?那你晚上自己回去吧,我回宿舍了。”阮渝不想面对刑薇和刑宸,自从莫夏和父亲离婚后,这对母子顺理成章的进了阮家的门,“你自己去跟姐解释为什么打架。”

  阮行当然不同意:“哎别别别,哥!来云行路那边的警和谐局捞我一下呗。”

  阮渝失笑:“你能不能少惹点事儿?我不行吧,得让爸过去。”

  阮行说:“你来接我一下吧哥,爸今天出差。姐也快生了。”

  阮渝祈祷着可以蒙混过关:“行行行,等会儿,我过去。”

  阮行说:“在二楼,最里面。今天一起回去吧。”

  阮渝收敛了笑意,说:“不了,我送你回去吧,我就不进去了。”

  “好。”阮行放低了声音,“哥,你不进去看看姐吗?”

  阮渝没有回答他的问题,挂了电话,呼出一口气。他旁边的大爷手里提着装着菜的袋子,路不是很平,一颠一颠的,袋子一下一下撞着他的腿。

  从下午开始的不安好像是得到了应验,右眼皮不再一下一下没有规律地跳着,他拽了拽自己的衣角,听见公共汽车报了站。

  “下一站,云行路。”

  雨又下的大了一点,又一点。

  半小时前。

  “喂?”宋记的声音从电话另一头传过来,“阮行。”

  “宋哥?”阮行刚放学,正向车站的方向走,“怎么了?”

  宋记是阮渝的发小,小时候穿过同一条裤子,阮渝帮宋记扛过揍,宋记替阮渝背过锅,好的跟一个人似的。小学初中都在一个学校,后来宋记的父母工作调动,在高二上半学期转走了。

  “堵你哥的人找到了。”宋记压低了声音,“在云行路,24号旁边的小胡同,来不来?”

  “……”阮行在回家和干‖架中果断选择了干架,“来。”

  于是,宋记,宋记的几个朋友,阮行,对面的几个中二混混被在附近巡逻的警‖察叔叔抓了个现行。

  阮行正蹲在云行警和谐局的地上写检讨,不过愣是没编出来几行。停不下来的雨落在警和谐局二楼的玻璃窗上,一刻不停地敲打着窗框。这警和谐局也有了些年头,听说刚刚修路的时候便在了。

  蹲在他对面的兄弟简直文思泉涌,才十五分钟就快写完了一面纸,一面四百字的纸,目测已经写了三百多,手速挺快,就是他写了什么阮行一个字也没看懂。

  他们的钟队长端着保温杯慢悠悠地上了楼,刚推开门就看见十五六个大约十六七岁的青年蹲在他办公室的地上。

  他开门的时候刚好有个兄弟蹲在门边,因为门是向里开的,所以刚好怼在那位兄台的屁股上。兄台重心不稳直接重重跪在地上。钟队的保温杯差点掉在地上。

  “哎呦,你们这一个个蹲这儿擦地呢?说说吧,怎么回事儿?”钟队真名叫钟启,也就二十六七岁的年纪,但是也不知道为什么喜欢端着保温杯到处走。

  “钟队,我真的只是路过。”文思泉涌的兄弟也就十七岁的模样,他脚边还放着自己的书包,看样子应该是刚放学。

  阮行看着这位大哥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心中不禁翻了个白眼:我信你个鬼哦,大哥明明刚才就你打的最狠,现在说自己是路过,鬼信啊!

  “嘿!你小子,简盛,又是你啊。”钟启果然没相信,他似乎认识这位名叫简盛的少年,“惯犯啊。”

  简盛跟钟启早就熟了,以前叛逆期的时候特别拽,一天两头跑的勤,学校警和谐局两点一线。他也不常回家,家里人甚至不知道他一周可以连进五天警和谐局的事。

  “钟队,我已经改过自新了,今天真的是路过。”简盛还保持着蹲着的姿势。

  “那你说说你为什么会出现在现场。”钟启端起保温杯喝了一口。

  “路过,您怎么不相信我呢?”简盛辩解道。

  “我可去你的吧。”钟启放下了保温杯,“每次认错认得快,下次还敢。”

  “……”简盛觉得自己还是不解释的好。

  “这样吧。”钟启叹了口气,“你家里情况我也了解,让他们来接你的几率不大,你写完检讨搁桌上就走吧。剩下的,检讨写完了也搁桌上,但是得给家里打电话,让家里人过来接。”

  ……

  赶到警和谐局的阮渝心中已经骂了阮行一万遍,阮渝拽了拽衣角,这还是他第一次来警和谐局收拾烂摊子。

  “二楼最里面……”阮渝上了楼,径直向里走,“就是这儿吧。”

  他推开门,看见一群少年蹲在地上,写着2000字的检‖讨,场面一度十分壮观。

  “……哥。”阮行撇了宋记一眼,宋记埋下头,祈祷阮渝不要看见他。

  “宋记,”阮渝还是看见他了,“是你带的头啊。”

  “……啊,”宋记憋红了脸,还是选择了实话实说,“阿渝,你别生气,我不该拉上阮行的。”

  “没生气,你也走?”阮渝平淡的说。

  “走。”

  “你们两个,检‖讨都交了?”

  “嗯。”阮行和宋记老老实实低着头准备挨骂,不过阮渝丝毫没有要骂他们的意思。

  “为什么打架我就不问了,反正你们也不打算说,你们自己回去解释,我绝对不会帮你们任何一个人打掩护。”阮渝说。

  三个人一起向门口走,简盛拎着书包出现在楼梯口,应该是在躲雨。

  阮渝看见简盛时明显一愣,说:“是你?”

  简盛也没想到会在这里遇见阮渝,距离他们上次见面才过了不到一天,而且是在警和谐局相遇。

  宋记看了看阮渝,又看了看简盛:“你们认识?”

  阮渝没有理会,他看见简盛笑了一下,开了口。

  “又见面了,阮渝。”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此生不渝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此生不渝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