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大抵这便是欢喜
知鸢宿鸢2020-08-21 22:071,125

  看着对面那似乎对自己所作所为一无所知,以一副无辜模样瞧着我的人,我只觉满心无奈:“你是谁你自己不知道么?”

    那人不曾答话,只依旧以一副无辜的神态看着我,直到我终于忍不住开口道:“罢了罢了,我不问你便是。”

    说罢,我转身就要离开——这里的情景已逐渐虚化,很显然,红骨马上就要死了,这一处依托红骨记忆而存在的世界也将面临坍塌。

    赶在这处世界坍塌前,我回到了我的占卜馆,哥哥与廿七那厮正坐在一处桌案前,吃着我的茶,好不快活。

    “小玲珑,回来了?”廿七一手拎着不知从何处打劫来的鸡腿,一手冲我摆了摆。

     瞧着那被他二人糟蹋的上等灵茶,我只觉得我的心在滴血,可还不等我说些什么,满脸泪痕的红骨便也出现在了我的面前。

    重新经历了一遭,她已不复初时那般英气,她双眸通红,显然是哭过的。

    “占卜师大人,您能否告诉我他的来世?”红骨忽而看向我,眼神之中满是希冀。

    我免不得心中再生怜悯,动了动嘴唇,才想说些什么,哥哥却在暗中拽了拽我的袖子。

    这便是我们作神使鬼差的悲哀,纵然心中也有七情六欲,却终是不能表达出来,我们能展现给世人的,总是带着面具的我们。

    我轻轻点了点头:“既然你已经想好了,宁愿形神聚散,也要知晓他的来世,我便满足你。”说罢,我伸手在她面前一挥,她的眼前便自动出现了她想瞧见的画面。

    是的,她想瞧见的画面——画面中的男子面容姣好,身旁的女子小意温柔,绿树成荫的湖畔,郎才女貌,是一副绝美的画卷。

    我瞧着红骨的唇角勾起一抹满足的笑意,她闭上了眼睛,等待着她的魂飞魄散。

    我这心中实在不忍,瞥了哥哥一眼,示意他赶紧将红骨带走,免得我心中那激昂顿挫,无法安置的多余情愫倾斜而出。

    不愧是与我心意相通的同胞哥哥,他指尖微动,一根透明无实质的线便从他的手上缠在了红骨的手上,廿七手中的杯子一顿,一碗泛着热气的汤便顺着那线进入了红骨的身体。

    我狐疑的看了哥哥与廿七一眼,这二人不知何时又背着我学了这一招狼狈为奸,灌人孟婆汤的招式。

    哥哥终是带着红骨离开了,他二人的身影在这漫天的黄沙里若隐若现,终逐渐消失。

    “行了,人都走远了,还不出来?”廿七又给自己倒了一杯茶,仍旧是那副吊儿郎当的模样道。

    随着廿七的话落,占卜馆里便凭空出现了一道男人的身影,他久久的凝视着红骨与哥哥消失的方向。

    瞧着他脸上那道可怖的疤痕,犹豫片刻,我终是忍不住开口问道:“她恶名昭著,为她没了命,还要魂飞魄散,值得么?”

    他仍旧凝视着那个方向,不曾给我一丝半毫的眼神,只唇角勾勒出一抹温柔的弧度:“大抵这便是欢喜,纵然她有千百不是,受尽世人嘲弄,我却仍只为她丢盔弃甲。”

    他的身形随着话音的落下逐渐透明,直至到了最后,化作一点星光,缓缓进入我的七宝葫芦。

    因着他的话,我久久不能回神。

    若他口中的欢喜是真正的欢喜,那我对他的喜欢可也曾是真正的喜欢?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亡灵占卜师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亡灵占卜师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