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特别的快递
叶凌2020-07-31 23:111,711

  祝子苗死了,最后一盏烛火被掐灭了,经过了几天几夜不定时的抢救,医护人员输在了与死神的拔河比赛中,他们,松了口气,而他们,叹了口气。

  又是那样的一个夜晚,两个人影:“老板,苗子,死了,一切都在掌握中,我们下一步该怎么做?”

  “上次和凤姐的交易,少了一车货,想必,那边的关系,不太容易维护了,你让刚叔去趟渝州,亲自给凤姐赔礼,近期,把上次折了的那车货补齐,利润嘛,她六我们四,这样,长期维持下去还有希望。告诉刚叔,让他带话给凤姐,如果能长期合作,一定不让她失望。”

  窗帘动了一下,一只白毛的肥猫窜了出来,跳上男人的膝盖,黑色大皮转椅后面,挂着一副巨大的青松水墨画,整幅画卷青黑青黑的,全是松林,外人看到,不觉有些毛骨悚然,对他而言,安静慈祥。

  男人伸手触摸了一下画框左下角的一个小按钮,水墨画打开了,后面藏着一间小屋。男人走进去,跪在一个蒲团上,点了几柱香,对着一张遗像拜了拜,香燃尽了,男人才走出暗室。

  一切都恢复了原来的样子。铁鹰死了,矮个进去了,银虹还是歌舞升平,两颗小星,不足挂齿。

  银虹有个钻石级的包间,是刘子银的私人场所,没人进去过,门口俩大个,只要有人靠近,看到他们一脸横肉,都会吓得赶紧走开。

  这天,两个戴鸭舌帽的送货小哥,推了一个大纸箱,看见门口俩大汉,笑了笑,“刘老板要的货,这装的什么什么沉。”

  人被放了进去,搜了身,只有一包便宜的香烟,一沓子卫生纸,一个破钱包,大纸箱被运进第一道门,小哥放下箱子,擦了一把汗,“可以结账了吗?”他搓着双手问其中一名大汉。

  他马上掏出手机:“老板,您的货到了,送货的要求结账。”

  几分钟以后,刘子银出现在包间里,一身香烟混杂着香水味道,“我给你们几倍还多的钱,你们就在大门口的保安亭子等我。半小时以后这个这个箱子在发回原地址。”

  他掏出钱结了账,两个小伙子有点激动,这可是他们几天的薪水呢,接了单大生意,两人眉开眼笑的走了……

  箱子打开了,刘子银亲手搀出了一个老头,老头满头银丝,戴着个金丝边眼镜。

  “老大大,委屈您了,还好吧?”刘子银谦逊有礼,搀扶着老头坐到对面的软沙发上,他亲自端上一杯刚泡好的茶。

  “您最爱的,碧螺春。”

  老头端起茶杯,在鼻下闻了闻:“不错,让你破费了。”

  “跟我这您还客气?我得像伺候亲爹那样伺候您,有怠慢的地方,您尽管骂我,我下次改。”

  他一笑,眼睛眯起了一条缝。

  “子银啊,当初让你帮助我,你后悔过吗?”老头把茶杯放在面前的木桩造型的茶几上,他把紧裹着的外套敞开了些。

  “我没后悔,我心甘情愿的。”

  刘子银站在那里,没有靠近,也没坐下来。

  “可我后悔了,以前你就是个小厂长,事业顺风顺水,是我,我这个老不死的,把你拉下了水,你的妻子误会于你,孩子不认你,你也从老实本分的普通人变成八面玲珑的商人。这一切,我是罪魁祸首。我这个人死后下地狱我也不觉得可惜,可是,哎,你的人生也被我毁了。”老头灰白的眼珠泛起泪。

  “老大大,您这样说,我无地自容,我的厂子出了那个事故,若不是您出手相助,我早就万劫不复,况且,后来的选择都是我自己做的,我不怪任何人。”

  刘子银云淡风轻的说。

  “子银啊……”他还没说完,刘子银双眼一闭,五指分开停在半空:“好了,您别再说了,都过去了……给您说说正事吧,铁鹰是他们的人弄死的,吕明明家那沓子照片,也是他们放进去的,这么滴水不漏的做事,只有他了……对了,上次那单生意,黄了一半,他们往渝州送了两车货,折了一车,送货的俩人身亡,货被烧了,警察还在追查这个案子。”

  “赵则刚那边呢?”

  “我安排了人在奶粉厂,他们有个仓库,专门放货的,数目不小,但是仓库位置隐秘,把手森严,不好找到,我的人只知道个皮毛。”

  “赶紧找到藏货的具体位置,这很关键。”

  “我明白,那,我这边还要继续拿货吗?”

  “当然,你得迷惑敌人,才能歼灭敌人,知己知彼,百战不殆。”老头眯起眼,雾一般苍茫的眼神里,全是看不到的未来。

  “您真的视他为敌人了?打断骨头连着筋,多疼!”

  这话音一落,只听见啪一声,老头枯柴般的手拍在木桌上,眼镜半悬在鼻梁上,“现在是,我要亲手剪断这根连着的坏死的筋。”好像他受了巨大的疼痛,掏心挖肚一般,浑身发抖。

  半小时以后,送货的又把箱子在指定的时间,送回了指定的地点,高兴的数着钱回家睡觉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殊途人生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殊途人生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