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孟峰之底
寻欢2020-01-01 13:022,979

  抱着师傅给她的一本厚厚的《法华经》,水无忧皱着眉头,走过了大殿她住的小房间,想要找个安静的地方坐下来。

  师傅说,她要在两天之内背下来这段经文。师傅说,如果背不下来,就要到清思堂里跪上一天一夜。

  她也记得前两天大师兄才告诉过她,静思堂是孟峰最可怕的一个地方,她不要去那里。

  绕过了竹林,她沿着曲折蜿蜒的石块小路向前走着,直到走到了一个虚掩着的月亮门前。

  推门而过,在她的面前竟然是一潭湖泊,一道彩虹横贯于湖上。而湖面上是云雾缭绕般的浅浅的雾气在盘旋着,升腾着,飞舞着,像是仙女的在展着白衣般的美丽。湖水粼粼银白色的泛着光芒,只在湖中间的一处,水面是碧绿如染的,但及至脚下湖边的时候,水则变得清澈透亮,不见小鱼,只有几粒圆润的石子泛着光芒。水面映着她小小的身子的倒影,还有群山隐约的影子,犹如一幅水色天成的画卷。

  找了块稍是凸起的地方,水无尘坐了下来,一字一字的读着经文,及用心的记了起来,也不知这样过了几个时辰,她感觉自己能背下了些许,便把经文放在了手边,站起了身来,双手后背,绿纱的小身子挺得直直的,扎着朝天鬏的小脑袋,努力的学着大师兄教她时的样子,把每一个字都咬得极是清楚的围着湖面,转起圈来。

  想是背得差不多了吧,她竟没有想到,自己能背下来了,欢快的跳了好高后,双轻快的落在了地上,然后随意的跳着,舞着,就像是她曾经见过的美丽的小蝴蝶般的无忧。

  就在她舞了许久的时候,她看到不远处竟有一株红梅被人丢在了离她不远处,树林和这一潭溪水之间。

  “你从哪儿里来的呢?”

  拾起了那一枝梅花,小嘴里喃喃的念道。

  “师父说过,万物皆有灵性,当无喜,无忧,无争,无仇,无碍……”一边念叨着师父唯一教过她的一段话,她一边把那株寒梅栽到了刚刚她坐过的地方。

  “是不是要给你浇点水啊?”

  她爬在地上,双手托着脑袋看了许久以后,才想起来无尘师傅曾经给寺里的树浇过水。

  起身走到了池边,她竟没有发现在池中的雾霭间有一个白色的人影在半空中飘着。只是用她的小手想要掬起一汪水,去浇她的梅花,可是无论她怎么想要触碰到水面,就在她以为已经把手探进了水间的时候,竟发现自己竟然连一丝的水滴也没有沾上。

  “这是怎么回事?”

  看着湖面上自己小小的影子,无尘不是很明白,却也只得放弃了努力,起了身,她看见三公子已经跑到了她的近前,转着身子,围在她的身边,吱吱的叫了两声。

  “三公子,我们去找水吧。”

  欢快的跳着,无忧向大殿的方向走去。

  “别来无恙。”

  水面间的那个白色的身影,显了身形,对也和他一样飘在了半空中的庚桑子说了一句。

  “想不到你竟收了这么一个小的徒弟。”

  当稚嫩的女孩的声音惊起了湖底的他的时候,他一开始有些心烦,后来听到她稚声嫩气的读着《法华经》的时候,竟闪过了好奇,在这孟峰之上,怎么会有这么小的孩子,难道这里的人没告诉过她,湖底锁了他这样的一个妖物吗?

  “云煞,等你灾消难满,自可冲破符咒,化龙而去。

  俯下了身,云煞伸出了一指,以指腹摩挲着小丫头刚刚种下的那株梅花。

  “这是我八百年来,第一次触碰到这个世界。”

  庚桑没有说话,踏足于这片幻象之上,只见不远处一绿一白的两个小身子正匆匆的向这个方向而来。

  没有离去,只是隐去了自己的身形,虽然眼前的云煞不过是以念为形的幻象,根本没有任何的法力和力气去伤害任何人,他还是有些不放心。

  “你是谁?”

  无忧看着那个蹲下身正在她的那株梅花边的白衣人。

  “你又是谁?”

  “我叫水无忧,对了,我也是灵洮。”

  “噢,我叫云煞。”

  “你也喜欢它吗?”

  水无忧低头看了一眼躲在她脚边的三公子,她知道只有三公子意识到危险的时候才会紧贴在她的脚尖处。

  “三公子,不怕,大师兄说,坏人和妖怪上不来孟峰,所以大哥哥是好人噢。”

  一边说着,水无忧一边把竹桶里的水倒入到了梅花枝的根部。

  “三公子?!”

  云煞忽然间的大笑了起来,看着小丫头脚边怯懦的白狐,想着那曾经一瞥过的妖艳到了极至的九尾狐狸,他却没有想到,一只小小的尚未除去野性的小狐狸竟敢叫三公子,这是谁人起的这么个名字,不得不说,太有创意了。

  “三公子是吗?”

  伸手拎起了白狐,竟只是一只一岁有余的狐狸,身上仅有些佛气,其余的什么都没有,连个尾巴也较其它的狐儿小了些尺寸,竟也敢叫三公子。

  “放下,放下,”

  女孩放下了手里的竹桶,唯恐怕狐儿受了伤,几乎含着哭意了。

  把已经在他的手上抖成了一团的小狐狸丢在了一旁,(可怜的云煞啊,那是被气的!)挥了挥手,云煞向后退了一步,不再逗弄她。

  把三公子抱在了怀里,仔细的检查了一翻,无忧才放下了心,再次提起竹桶,站在了梅枝的旁边。

  “它是活不了的。”

  云煞早就在她要种下梅枝的时候,就看到这枝梅花是断了根也断了气的,断难再活。

  “是吗?”

  小心的从桶里捧起了水,唯恐冲掉了那枝上那几枝梅花,轻轻的把水洒在了梅枝的根部,一次又一次的,把每个方向都浇到了。

  她并没有发现,竹桶的锐利的尖角划破了她的手腹,浸出的一小滴鲜血顺沿着伤口融入到了水中,也随着清水浸润到了梅花的枝干。

  难得这里能来个喘气的,云煞坐了下来,看着女孩摆弄着那株梅花。他开口问道。

  “庚桑子是你的师父?”

  “是啊,师傅很厉害的,可以驾云,大师兄说师傅还能给无忧治病了。可是,你知道无忧得了什么病吗?”

  “是吗?”

  云煞看了眼低头正摆弄着泥土的女孩,她那半张可见的小脸蛋可是红润如桃,竟也不是凡尘之属,像是有几分脱俗的模样,看来这个女孩也不简单。

  “无忧不知道,问师傅,师傅也不告诉无忧。”

  翻身坐了下来,把小狐狸抱在了怀里,她复又拿起《清静经》。

  “你也住在山上吗?”

  “是啊,也~~~住!”

  “那你会背《清静经》吗?”

  “不会,背它何用。”

  “师傅说要背的,我教你吧,一句一句的噢,好吗?”

  她想像大师兄那般的厉害,竟然让她发现一个这样的人,无忧高兴而且是含着期盼的对云煞说道。

  “好吗?”

  云煞看着她的那双纯静的眼,竟说不出不好,别扭的点了点头。

  “那你可要听好了噢。”

  水无忧抱着《清静经》,一字一顿的朗读了起来。

  云煞的眼角飘过了云雾,那里已经不见了刚刚的身形,只有一层层的雾霭升腾,还有的就是只有他才看得见的八卦大阵,锁着他的元神以及身躯在湖底。

  还记得那是很久很久以前的事情,八百多年的时光就在这弹指一挥间,像是被忘却了般。

  那时,庚桑随他的师父一起在海外云游之时,他一时起了贪想,化成一道人模样,与他们师徒二人同行。

  原想乘其不备之际,将二人吞噬入腹,夺了二人的天灵。

  却不想路上他却偶然间得知大禹劈山的神器---战斧竟然在庚桑的师父的手中。,他从庚桑师父的乾坤袋中偷得了战斧,又为一己之欲,劈开了华山,造成生灵涂炭,也使得华山之下镇着的妖孽逃出生天。

  那一场涛天的祸事之后,他被庚桑及师父囚于幻池之内,他只能偶尔以魂魄化为人形,却也只允许离湖寸余之地。而那神器战斧一同华山之妖均被镇于这毗陵孟峰的之下的寒潭之内。

  那是一处集十殿阎罗之法力结成的结界,每一日极寒之阴气与极热之地狱鬼火交替幻化。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恋恋仙尊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恋恋仙尊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