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朋友
寻欢2020-01-01 13:022,883

  “三公子。”

  早上,水无忧是被三公子的爪子给抓醒的,确切的说,是三公子在用它的爪子勾着她颈上那个新戴上的项链,而水无忧动弹的时候,却恰好碰上了三公子的爪间,瞬间就划了一道口子。

  三公子只顾勾着她的那条龙鳞,看也没看她一眼,在龙鳞到手后就腾空飞起,窜出了窗外。

  “三公子,你~”

  水无忧生气的伸出手,去抓三公子的尾巴,还没来得及勾在手里,三公子就消失在了她的眼前。

  暗自生了闷气,虽说那块玉块很好看,可是水无忧也并未在意,起床以后,简单的梳洗了一下,便下楼去找师傅。

  当她找到庚桑子的时候,他正负手而立,站在昨天他们放生了鱼的那个桥边。他身边还站着一个中年人,看起来面目狰狞。

  “师傅,三公子把我抓伤了。”

  水无忧刚才虽然是冲洗过了,那个小伤口还是浸了血珠,水无忧抬起粉嫩的脸,露出细白无瑕的脖颈,仰着头,给庚桑子看。

  “是吗?”

  庚桑子略拧了拧眉,他心知三公子不会伤及无忧,只看一眼便已经发现她颈间的那根红绳已经没有了。这时候,背对着水无忧的方向,他恰巧看见一身白毛的三公子在枯黄的草地上,向这边奔来的身影。

  片刻间,便疾速的停在了水无忧的脚下。

  庚桑子伸手在袖笼里掏出了绢帕,捏在食指和中指间按压上水无忧的伤口,对她说道。

  “以后,不妨离它远点。”

  他其实的意思是在警告三公子,并无它意。庚桑子心知这也只是三公子的无心之失,所以也没有做什么计较。

  “自己按稳了。”

  划痕并不重,所以他也就没有再费心的拿药,只是让她按住了伤口。

  水无忧仍然是孩子的心性,并未在意,师傅的手刚一放开,她便拿帕子抹了抹,就交还给了师傅。

  “其实,不疼。”

  记得刚到孟峰的时候,师傅曾经把她和三公子分开过一段时间,她哭得很凶,师傅才准许她带着三公子。这都是大师兄告诉她的,其实她自己对刚到孟峰的事情记得已经不太清楚了,只是感觉她像是已经在师傅的身边很长很长的时候了。

  “仙师,逆龙就在山脊后的一个山洞里,离此处并不远。”

  “好,有劳带路了。”

  想是昨天十殿阎君已经是把方圆几里以内的地方都搜过了,所以才能今天一早就派鬼吏来给他带路。

  “哪里,这是小吏的本份。”

  水无忧跟在师傅的后面,她不由得又在猜想这个睚眦长的是什么模样。

  没下孟峰的时候,她曾经问过大师兄。大师兄只告诉她这逆龙在人间想必不会显露真身,至于化成什么样子,他也不清楚。

  水无忧想着这样一个让天上水下,神仙鬼怪都不得安宁的怪物,该是何等的凶悍吓人,可是当她走进山洞的时候,透过外面照进来的太阳光,她看到的却是一个身高像是不足她的小腿来得高的一个身上长着乳黄色的短毛的三分像是未过三月的小狮子,二分的身形有些像是猪的一只小小的兽。此兽此刻半蜷着身子,尾巴压在它的后腿,四只爪子有点像是虎爪的样子,爪间的齿露在毛里,象牙白的颜色,此刻它正爬在一堆枯草之上,头部下面抵着的枯草是烧焦了的颜色,还在冒着灰白色的热气,微微的像是还有一两点的火星,它半睨着眼睛,正看向自己。

  水无忧又向前走了两步,这时候,她没有发现师傅和鬼吏已经停住了脚步,她的身后半步跟着的是三公子,三公子闲亭信步的走着,一双眼睨着看着自己不远处的那团乳黄色的东西,眼神甚为不屑。而此时,水无忧的眼睛里却是十足的好奇。

  在孟峰只有一对青鸾还有的就是云煞,她除了三公子以外就再也没接触过什么兽类,所以当她伸手像是扯三公子一样,扯着已经是在她手下的小兽的脖间的毛,勾到手里,抬在眼前的时候。她听见身后,庚桑子喝止的声音。

  “无忧,别动。”

  听见师傅的断喝,水无忧吓了一跳,赶紧的松开了手里的东西,向后跳了一步,却正巧踩到刚刚还跟在她身后的三公子的尾巴。

  只听见一声叹息的声音,悠长而且飘渺的滑过了她的耳朵。

  “嘶,”

  “谁?”

  她似乎是在梦里听过这个声音,一时愣了环顾四周,她识得这个声音不是师傅的,只是那么的让她熟识,甚至是才一听见,心头不泛起了一阵不一样的感觉,有些紧张,有点慌乱。

  “无忧。”

  庚桑子扫了一眼被水无忧踩到尾巴的三公子,向前走了两步,才对水无忧说。

  “怎么还是这般莽撞,忘了为师嘱咐过什么?”

  刚刚被水无忧丢在地下的小兽样的东西,此刻已经站立了起来,一双眼睁开,看着此刻抱着尾巴的三公子,向后退了几步,直到它的身子已经抵到了洞穴的石墙才停住了脚步。

  “师傅,我错了。”

  水无忧低了低头,眼里忽然间泛起了一阵光泽,好久不流泪了,不知道为什么像是被师傅斥责了一句,就显得有一些的委屈。

  “师傅并非是对你不满意,”

  庚桑见她眼里转了泪珠,余下的话,竟一时也不知如何的开口了,微愣了一下,才复又拍了拍她的肩头,对水无忧颇感无奈的说了句。

  “你身后的小兽就是睚眦。”

  刚刚一进洞的时候,看到它鼻孔呼出的气息已经燎燃了身下的稻草,他便已经确定了,而且这兽周糟的火气充盈浑厚,三味真火的气息与修炼得来的火气,他又怎么能够分辨不出呢。

  “真可爱。”

  水无忧转回头,看着仍是抵着墙的那只小兽,甚是觉得喜欢,见它也没有什么敌意,只是愣着神的看她,便复又上前走,蹲下身,拨弄着那兽淡黄的额毛,说道。

  “师傅想带你去孟峰,你愿意吗?”

  这时三公子复又走到了她的面前,挡在她和小兽之间,前爪伸出来了一只,搭在她的手指上,像是对她勾弄那兽的毛发有一些不满意。

  “三公子,你又干吗?”

  水无忧伸手抓着三公子颈间的毛,把它提了起来。

  “你让我好好看看,行吗?”

  三公子被她提到了眼前,没有看她的眼睛,只是歪着头像是对她的颈子略略的发了一下愣,就拱着身子向前,伸出粉红色的小舌头,舌尖勾着唾液,一下子就舔到了她刚刚的伤口上。只一下,它的舌头离开后,她颈间的伤口便不见了踪迹,颈间一片的粉嫩无瑕。

  “你干吗?”

  水无忧恣怒的把它扯离了自己的身前,放在了地上,拿袖子去擦刚刚被它舔过的地方。

  “你,三公子!”

  水无忧再无心看这新鲜的小兽,只顾着去擦自己的颈子。

  这时候,庚桑子抬步向前,在睚眦的颈间挂上了他施了法术的颈圈,用于约束它。

  睚眦并未反抗,也并未亲近,只是看着水无忧,任由庚桑的动作。

  回到了孟峰以后,水无忧才见到了睚眦的真身。

  在大殿前,睚眦自己便显出了原形。

  此刻,即便是她仰着头还是看不见它的头顶。

  睚眦此时一身暗红色,豺首龙~身,眼睛的形状有些像是青鸾,她的身高也只到了它小的位置,爪尖如鹰勾一样的锋利,正当水无忧伸手摸到它小腿上的暗红如血一样的 鳞片的时候 ,睚眦的嘴间发出了一阵的低沉的吼声,她只感觉身后一阵热浪滚过。

  水无忧向后退了几步,看着睚眦,只感觉它没有恶意,便更是高兴从怀里掏出了师傅给她的六花果,递到了睚眦的嘴边。

  “给你两颗。”

  睚眦的獠牙很大,足有她一只手掌的大小,水无忧却并不害怕,只是感觉这睚眦对她没有恶意,便勾着笑容,伸着手,递到了它的嘴边。

  “我们算是朋友喽,我是水无忧。”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恋恋仙尊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恋恋仙尊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