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遗忘
寻欢2019-12-30 10:362,902

  孟峰之底的寒潭是无尽的深渊。

  当平静的湖面在她的师傅和阎君合力的打开之后,水无忧第一次见识到了它真正的样子。往下看去,她只看见一个黑色的洞口,没有底,只感觉到一阵阵的冷风吹动着,向上涌了上来。

  “无忧,这一趟师傅陪你下去。”

  说着的时候,庚桑子已经抱起了水无忧坐在了睚眦的身上。

  水无忧莫名的感觉紧张,这时候,她看见洞口出现了一个人的身影,像是极为熟悉,只是又是那样的陌生,这个人不再飘渺,这个人也不再是平时她见到的那样飘渺。

  这时候的云煞,她恍然间明白,这才是真的那个人。

  “是你吗?”

  坐在睚眦身上,她俯身向下,顾不得害怕,她挥着手,对目无表情的看着她的云煞说道。

  “云煞。”

  “是我。”

  云煞腾空而起,化成了原形,这是她第一次看到他的真身,一条纯白色的龙,龙鳞在阳光的照耀下,散着银光。

  “你可以做到我身上来。”

  云煞抬着龙头,看着水无忧,对她说道。

  “要不要试试。”

  水无忧伸手正好触到了他的龙须,掐在手里,她发现这龙须竟然是冰一样的凉。

  “不了,师傅说要坐在睚眦的身上。”

  “也好。”

  云煞折身向下,只是眨眼的功夫,就消失在了她的面前,不见了踪影。

  “无忧,这是收魂袋,这是摄魂帖。每一个在这里的鬼魂灾消难满以后,就会有一帖摄魂,摄它出去,你只要叫出摄魂帖上的名字,它便会自动进入收魂袋中,你只要把它带上来,就可以了。师傅,会做给你看一次。”

  “噢 。”

  水无忧头顶着师傅的额,她转动身体的时候,时常会擦过师傅的胸膛,背对着师傅,让她感觉极不舒服,索性把两条腿并到了一起,侧着身,坐在睚眦的身上,然后双手环上了师傅的腰,就像小的时候一般。直到她坐稳了,才抬起头,看师傅手里散着金色的光芒的摄魂帖。

  “师傅,让我也看看。”

  “好。”

  水无忧把师傅手里的摄魂帖拿到了手里,竟然只是一块柏木的牌子,上面凹刻着恒山无名洞鼠精玄古几个篆体的大字。

  “师傅,好要是有鬼魂自己往收魂袋里钻怎么办?”

  “不会。”

  庚桑怕她坐不稳定,左手环过了她系着丝带的腰,低声的对她说道。

  “他们都怕睚眦,是不敢进深的。”

  “噢。”

  这时候,睚眦已经驮着师徒二人进入了湖底。

  水无忧只是感觉一阵阵的下垂,眼前像是不大的空间,在墙壁的角落有几缕幽光射到了她的身上。

  “师傅,那就是鬼魂吗?”

  “是。”

  “它们便是师傅说的要等灾消难满才能转世投胎是吗?”

  “是。”

  “那这里这么冷,他们吃什么?”

  “傻孩子。”

  她的心和她的眼睛都是一派的纯静,在她的眼里根本看不见那些人眼中的贪婪和欲望。只要是还有欲望,那么这个寒潭便如同时时的刑场,在这些鬼魂的面前,是它们求之不得的幻象,到了晚上更是会有地火由下而生,焚烧这里的每一个魂魄,即便是在角落中的也脱逃不得。

  至到了凌晨,又会是重新的一场幻象。

  “师傅,不许说我傻!”

  “好,我不说。”

  今天,阎君在上面守护阵法,只有他们师徒二人下来了。

  水无忧不需要任何的防护,庚桑子却是必须要用法力罩住自己,否则这寒潭之内的寒气也会浸染他的心脉。

  在这个寒潭里,只要不是神身,无论是仙,是人,还是妖,或者只是一缕鬼魂都是会受到这万年聚集成的寒气腐蚀身体和魂魄。

  “到了。”

  刚停下的时候,庚桑便看到了一个只是残存着一魂五魄的鬼魂拖着已经是破败不堪的身体,竟然是不顾危险,向睚眦的脚下爬了过来,只是它刚爬了不足寸余,便被睚眦抬足给掀回到了原位。

  这鬼魂不是什么妖,也非什么精怪。

  只是因为有了不死之身,怨念化成了魔气的凡人的魂魄。这个凡人的魂魄要转世投胎之前,必须炼化掉了魔气,否则必将造成人间的大祸。这里,是它炼化的场所,已经十年,尚需一百九十年,它方可以投胎为人。

  庚桑无尘无垢的眼睛只是慈悲的扫过了这个鬼魂一眼,便不再注视它。

  水无忧这时仍在庚桑子的怀抱,对于这个不熟悉的环境,她只是安静的看着,而云煞这时候就在离她不远的位置。真身已去,他又重新化成了人形,只和睚眦对了一眼以后,便又重新站到了离水无忧不远的位置。

  “好了,无忧,我们要开始了。”

  这里的鬼魂口不能言,面目早已经变形,所以庚桑不必担心,水无忧会认出刚才的那个人,只是怀抱着水无忧的左手,自然而然的环了环她的身子,抱她入怀,贴紧了他胸口的那个位置。

  “玄古。”

  随着他沉如古井的声起,一道由自他手中的摄魂帖的柏树牌子便化成了一道金光,射向他和水无忧不远处的一个角落,只见片刻,金光中包裹着一个白色的如同萤火一样的散着羸弱的光的魂魄钻进了招魂袋。

  “好了,下一个由无忧来。”

  “噢。”

  水无忧从阎君给她的另一个袋子里也拿出了一块木牌。

  看着上面的文字,她如银铃般的朗声念到。

  “昆仑冥鬼”

  ……

  一道道金光散去,包裹回了一个又一个的或大或小的魂魄。

  水无忧并不感觉害怕,只是有时候,她会去看那个安静的站在她的不远处的云煞,看着他那张平静的脸,看他眼睛里没有情感的空洞。

  “师傅,云煞什么时候能出去?”

  把招魂袋交到了阎君的手里以后,水无忧看着师傅和阎君做法,封上了寒潭湖面上被浓重的雾遮盖了法印的大阵。

  当阎君离去以后,水无忧还在想着云煞的那双眼睛。那双比很多次,很多次她看到的云煞的眼睛要空洞,要寂寞得多的眼睛。

  “师傅,你能告诉我吗?”

  水无忧不敢抬头,她知道这个问题她问了许多次,师傅从来不肯回应她。她也问过云煞同样的问题,云煞也都是一脸的沉默,不肯回应她。

  “师傅。”

  “你当真是要知道?”

  这时候,师徒二人已经回到了大殿的门口,三公子已经向她这边跳了过来。

  “是。”

  “尚需百年。”

  “啊?”

  百年什么意思?

  那里真的很冷,很吓人。

  水无忧失神的看着在她的不远处,飘荡在寒潭之上白色的雾气,虽然她感觉不到,虽然此刻的太阳是那般的暖,照在她身上,是那样的温暖,可是她知道,师傅说过,大师兄对她说过,云煞也说过,寒潭里的鬼魂是感觉不到那样的暖的。

  那样的一个地方,他尚需熬上百年。

  她在阵峰之上,有师傅,有青鸾,有三公子,有师兄,有师姐,她尚且还感觉到寂寞,被关在那黑暗的寒潭之下,云煞该是怎么样的寂寞。

  “去哪儿?”

  在水无忧刚起身向寒潭跑过去的时候,庚桑双手负后,站在她的身后,叫住了她的脚步。

  “我要去陪云煞。”

  “今日,你还没练剑。”

  “我去寒潭边上练习,师傅我不会误了的。”

  水无忧已经抓起了一旁的三公子,向寒潭的方向跑了回去。

  她都没有拿剑,要如何练?

  庚桑子双手负在后侧,暗自沉吟。

  未来的命数,他已经无法再算出,像是他已经日渐进入了这场迷局中,于无法置身于外。

  水无忧很快的就消失在了他的眼前,本来是打算回房散掉刚刚在寒潭之内,聚集到了他体内的寒气,但是就在他举步的时候,复又返了脚步,跟着水无忧刚刚去的方向,踱步走了过去。

  只因为,他终是放心不下。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恋恋仙尊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恋恋仙尊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