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1章:帝城雪
煎饼果儿2016-04-07 09:301,438

  人生在世颠沛流离,偶尔也要回头瞻望一下往事。

  而等我领悟到这个道理为时已晚,身遭火光冲天,黑烟浓雾铺天卷地将人吞噬。在窒息的前一秒前尘往事却尽数涌上心头,细数一番,却是哭也不得、笑也不得。

  与其说是往事,我却觉得用故事这个词比较恰当一些。我的一生,可以用一句话总结:一个身残志坚的老男人的故事。

  我有个特别倒霉的爹,六十来岁了膝下却无一个可以继承大统的皇子,倒是娇香女儿成群。千盼万盼,好不容易后宫传来好消息,李淑妃怀孕了。

  这可把我爹高兴的,心想这么多回了这次总该是个皇子了吧?不但亲手挑了织锦为即将出世的儿子缝制肚兜,还命人将东宫修建的金碧辉煌,是能将人眼睛亮瞎的那种。——呃,以至于太子妃,都给选好了。

  很多年后嘉嘉通过宫中老宫人的八卦消息、伏在我耳边幸灾乐祸地告诉我这些时,我一边忍住将她灭口的冲动,一边为我父皇的办事效率抚掌惊叹。

  顺带一提,这个舒嘉嘉是自打我一出生便跟在我身边伺候的乳母的女儿,年纪与我一般大,从小便被抱在宫里放养着。许氏乳母因生病回乡后,嘉嘉便继承其母业,整天整日的跟在我身后装孙子。她时常感叹的一句话便是:你看那谁谁谁都快要成亲了,怎么就连一个如意郎君的影子都没来找我呢?

  我默默看了眼她身上挂满着的红色、绿色服饰和首饰,皮笑肉不笑的做出定论:“呵,像你这种极品——可不好找。”

  那个时候她便会抡起她的肉拳来捶我,还不忘带一句娇羞无比的“讨厌”,且每次都能将我成功捶趴下。

  回归正题,之前说道我爹特别特别的倒霉。年纪大了卧病在床,撑着最后一口气就为了等待消息。月落乌啼,一声啼哭划破天际,是淑妃终于生下了孩子。

  嘉嘉声形并茂手舞足蹈,我仿佛能从她浮夸的演技中看见多年前我爹闭着眼、颤颤巍巍从奶娘手里接过那一团小小的襁褓、鼓足了勇气睁眼一看,却登时傻了的场景。

  因为,那是一个细眉杏眼的女孩子。

  嗯,那就是我。

  我爹面色一白。

  我爹泪如雨下。

  身为爹亲闺女的我来说,即使在很久以后才得知我一出生时亲爹竟是这种反应,还是忍不住西湖的水我的泪般心碎憔悴起来。

  玄帝驾崩在即,又无兄弟子嗣继承,天下危在旦夕。心一狠,竟愣是命人敲钟昭告天下,紫极殿已得龙子,立为东宫继承大业。

  我爹了不得,他瞒着朝廷众臣,瞒着天下苍生,将最后一个明明是女儿身的子嗣立为了东宫太子,待自己驾崩之后,登基为皇。

  于是顺理成章的,我在天下人眼里是个顶天立地的男子汉,是将来要继承大统的男子汉。

  至此,我是时候该解释一下为何才一开始事先说明这是一个“身残志坚的老男人”的故事。

  我作为一个皇帝,一出生那起跑线就几乎高到天上去了,底下同龄辈仰望得脖子酸痛。可他们不知道,我的左眼生来有疾,是看不见的,唯一的那只右眼视力也极差,把遥遥走来的內监认作姿态妩媚的美女这是常有的事,似乎在随时随地准备着失明。

  简而言之,我就是个瞎子。

  此为身残。

  我虽脑子不大灵光,却依旧揣着一颗治国安邦的宏伟目标,并为之艰苦奋斗着。此为志坚。

  呃,至于后头老男人那三个字,可以主动加个引号。

  有个倒霉的爹,自然有个倒霉的我。我爹这一生,活得实在不大光景,生死之交仅有一位从小相识的老宰相。他便将我托付给了宰相一家照顾,临死前再三嘱咐一定要将这个‘男娃娃’扶上王位,一统天下。宰相老泪纵横的答应下来,说是一切交与他便好,如此,我爹这才安心去了。

  抱着尚在襁褓中的我登基的是宰相家的嫡子,名为李约。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三生三世痴情司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三生三世痴情司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