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7章:帝城雪
煎饼果儿2017-04-03 03:311,349

  血,满世界的都是血。

  我摸了摸脸,热的。手心,手背,指缝,猩红猩红。

  我听到李约对我冷笑:“你我扯平了。”

  我的心一下子空了,什么叫做扯平?我指使粗蛮的士兵羞辱他最爱的姑娘,他便杀了我如今唯一可依靠的人泄愤。从前我以为我可笑,没想到他和我一样的可笑!

  “什么时候才能还清呢?”

  李约将剑锋上的残血甩干净后抬眼看我:“什么?”

  我目光惨切,向他嘶吼:“一怨还一怨,何时才能还清呢?”

  李约亦是将我看了很久很久,眼底划过一道意味不明的悲哀痛楚,背过身去,只留我一个冰冷挺拔的背影:“自作多情。”

  屋外长夜漆黑如墨,他只身没入混沌。他在害怕,他在仓皇,可是,他在害怕仓皇些什么呢?怕轻雪真如我所说被士兵羞辱了,还是怕与我的这笔债,再也还不清了?

  怀中江阮的身体一点一点冰冷,我就低着头,看见自己的眼泪滴在血衣上,化开一层又一层的浑浊。野花芬芳的南山,你已经到了吧?那里的风景好看吗?闲云野鹤苍梧相陪,比起这光秃秃的琉璃瓦血色墙,应该会令人舒心很多吧?

  新皇登基,此夜江山举世狂欢。而我困在这紫极殿哭了很久很久,嘉嘉走了,江阮也走了,我也该走了。

  描黛眉点梅妆,着华裳裙裾曳长,点着的红色宫纱灯笼忽明忽暗,掩住了早已满是似水冰凉的泪水。我忽然疯狂的回忆起往昔,那一年盛夏凤凰花开满城,艳红璀璨如烈火灼灼,那人一袭紫衣负手站在其间恍若九重天仙般遥不可及。他转过身来,是一泓清冽的瞳眸,只叫了一声阿雪,却铭刻于了心。

  可我何尝不知,那一声声阿雪,唤的从不是我。

  凡界的江山已经是李约的江山了,无可避免地我沦为阶下囚。他亲口和我说这紫极殿便是我的坟墓,坚信我会带着仇恨步入死亡。他说要杀光我所有的亲戚朋友,仅仅用了一天便将我所剩无几的族人如猪狗般屠了个干净。他强迫我换上乞丐的衣服,去中宫亲眼看他再册封洛轻雪为皇后。凤冠压在她的头上,连我都觉得沉,可她却不觉得难受,笑容比任何一天都甜美。帝王垂眸望她的目光温柔至极,如望着绝世的珍宝。轻雪伸出手去,是纤长纤长的五指,鲜红的蔻丹将肤色衬得白且嫩,看得人恨不得将之一吻芳泽。我看了一眼自己的手,是粗糙的,黑的,便努力将露在外头的手缩进袖子里,悻悻而又讪讪。

  我吸了吸鼻子,告诉自己不要再难过了。凰毒已在轻雪体内消之不去,过不了多少时日,她便要死了。如今有多幸福,离别后便有多痛苦。

  我头一次觉得,这样也挺好。

  至少我得不到的,他也得不到。

  当天晚上李约便冲进来了,他居高临下的看着我,只与我说了两个字:“解药。”

  我恶毒的嘴快道:“治神经病的解药吗?对不起,我没有。这世上也没有。”

  李约脸色不变,轻描淡写的同我商议:“我想过了,其实你并没有什么值得我去对付的。要不这样吧,你把凰毒的解药给我,我便放你出去,给你一笔钱。此后,天涯海角随你。”

  好一个天涯海角随你!

  我当即给了他一巴掌:“你做梦。”

  眼睁睁的看着他和轻雪锦瑟和鸣、白头到老……我做不到。反正已经折腾了大半辈子了,下半辈子继续折腾,也不是什么坏事。

  李约紧盯着我,默了良久才将怒意熄灭。我知道他在勉强:“那你要怎样才肯放过轻雪?”声音冰冰冷冷落在心上,竟如针扎一般。他面容痛苦:“你要怎样……才肯放过我?”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三生三世痴情司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三生三世痴情司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