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0章:帝城雪
煎饼果儿2017-04-03 03:311,194

  我很能吃,但宫人都很反对我的暴行。唯有嘉嘉惯着我一天四餐的不良饮食习惯,招牌动作是一边托着腮一边鄙视的看着我狼吞虎咽,骂几句:“就算你在旁人眼里是个男人,也得维持身材不是?”翻了个白眼,“还有,我最讨厌你这种怎么吃都不会胖的人了。”

  我弱弱地告诉她我恐怕喜欢上李约了,她便登时爆发出一串极为豪爽的笑声:“我的妈呀,司徒雪你这个情商为零的家伙也终于明白世间情为何物了!”好在除了爱损我之外,很多时候还是跟我站在统一战线的:“洛轻雪那个小贱人整天妆化这么浓恶心谁呢?我看她巴不得把天下所有男人的脖子上都戴个狗链子,拴在她的那水桶腰上!”

  “然,李约那厮,也不是那么好摆平的主。”她拍拍我的肩,力道之大使我险些骨折,“不过没关系,我会永远站在你这一边的。”

  最后她说司徒雪我只能陪你到这了。一句简简单单的告别,却是一语成谶。

  心都要碎成渣了。

  ……

  “陛下,请节哀。”

  江阮这样和我说。

  我却听不进只字片语,心在狠狠地颤抖着。却只能死死的咬着唇,忍住口齿中的腥味。大概是我的脸色过于难看,江阮终于还是担忧的来扶我,我却一把将他推开,哑着喉咙道:“让李约来见我,让他现在就过来见我。”

  那匹马,一定是那匹马有问题。是它害死了嘉嘉,是李约害死了嘉嘉!

  江阮面色苍白的匆匆出去,又面色更为苍白的匆匆进来。声称朝廷和府邸都翻遍了,却找不到李约人。

  我冷笑一声,挥手拂下了矮几上所有器具泄愤。闯进黑夜我才发现天上又下起了雪,三四月份的雪还是冰冷透骨。我知道李约这时会在哪,也只有我知道。

  凤披宫内华灯摇曳,温暖如白昼之巅。把门的宫女怯怯地看着我,就仿佛看着魔鬼。我似笑非笑督过去一眼,告诫她们在三秒钟之内赶紧滚。

  那道门是虚掩着的。女子的哭诉幽幽咽咽,听得人肝肠寸断,爱恨皆得不到,生死殊途。可这等悲哀,我又何尝不知?

  鎏金香炉袅绕着若有似无的檀香,仕女屏风隐隐约约映出那个男子挺拔的身影。月华满身,是一张我难以忘记的容颜。我看见一双玉臂绕上他的脖子,轻雪踮起脚忘情的和他亲吻,烛火映照下的眉头微微轻颤着。谁也不知他们就此缠绵了多久,似乎仅仅是上一秒发生的事,却将要海枯石烂沧海桑田。

  我死死的看着那两人越发忘情,竟是猝然冷笑起来。拢住一把珠帘,松手,哗啦一片,玉珠碰撞的声响极是清脆。这份动静激起了涟漪,屏风后两人身形一晃,这才回过神来。

  我踢翻了屏风,几乎想也没想,直接给了轻雪一巴掌。

  紧接着李约同样给了我一巴掌,更狠更快,仿佛就心想着要我死。

  他将受惊了的轻雪护在身后,这才凉凉的抬了眼看我:“这么晚了,陛下还在?”

  我忽然想起许多年前他也是这样问我,我捧了一卷书册兴冲冲去问他大道理,到了后来终究是扯淡了一番。可那个时候他还很爱护我,从来不凶我,不动手打我。

  我听见自己惨笑了一声,只说了四个字:“嘉嘉死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三生三世痴情司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三生三世痴情司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