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分歧
依然安静2018-03-22 10:422,935

  根据邢齐武的所言,在此之前,他是当兵的,在西藏那边服役。

  去年刚退伍的时候,因为一时找不到工作,而且他本人也热爱射击类的东西,所以就先在一家弓箭馆当保安。

  正好,杨教练当时也是那家弓箭馆的主教练,两人因此结识,并成为了师徒关系。

  今年年初的时候,杨教练打算自己单干,就找上了邢齐武与曾凯,曾凯是个富二代,立刻就答应了,而邢齐武当保安本就只是一个过渡,于是也欣然应允,二话不说便拿出了退伍发的十万块钱,拿了百分之二十的股份。

  听完这些,我心中顿时有些了然了。

  难怪我说邢齐武这家伙看起来有些憨厚得过分,感情就是因为他刚刚退伍没多久,没经历过太多社会的磨难与考验,依旧是有些单纯的缘故。

  诚然,部队里也是一个小社会,尔虞我诈并不罕见,但一个大头兵,总归是接触不到太多东西,能够谨记的,也只有战友情与任务的执行力了。

  轻轻地拍了拍邢齐武的肩膀,我考虑了一会儿后,才跟他说:“我是看你小子心地善良,容易被人坑了,才想跟你掏心掏肺地说几句,如果你不想听,我可以不说。”

  邢齐武立刻就摇了摇头,道:“有什么你尽管说,我听着就是了。”

  我点了点头,说:“其实,我之所以生气,并不是因为他们两个把我丢下,害我深陷危机。毕竟,我这条命都是你们救的,就算是死,大不了也就等于是把命还给你们罢了,没什么好气愤的。”

  “那你……”

  我眼瞅邢齐武一脸奇怪的模样,便苦笑了几声:“真正让我生气的,说来还是我自己,我这是在怪自己找错了合作伙伴。人,自私没关系,但至少要不损人而利己,或者干脆就损人利己也行,如果损人损己的话,那就不仅仅只是自私,而是白痴了。”

  “你看。”坐直了身体,我指着前方的四具尸体道:

  “刚才我们杀这四只丧尸,你应该也不觉得困难吧?如果有他们两人在的话,我们将会更加轻松,因为我们占据了地利!可如果我们刚才没能应付过来,死掉了,那么他们两人被困在里面,没食物,最终也得出来,到时候,凭他们两人,也不见得能够轻松搞死这四只丧尸。”

  “所以说,他们两个,不仅仅是自私,而且还是傻逼,这才是真正让我感到生气的事儿!”

  “诚然,他们也有可能是觉得我们两个能够搞定,所以不想以身犯险,准备坐收渔翁之利,但这样一来的话,那就更加可怕了,证明这两人不仅自私,还阴险!”

  “不管是以上两者间的任何一点,都证明了这两人不是什么好鸟,跟他们在一起,迟早要被活活害死!”

  “言尽于此,你自己好好考虑考虑吧。另外,你要记住,现在是末日,不是平常时期,一时的心软,就有可能让你送了命!”

  顿时,邢齐武就沉默了,我见状也没再趁热打铁,有时候提醒点到即止便可,人家只是单纯,不是白痴,完全能够想明白其中的关键。

  而后,我们两人回到了那个大房间,远远地,我就喊说:“没事了,丧尸全被我们干掉了,赶紧走,不然等下又有丧尸被吸引过来。”

  紧闭的房门这才开启,提着铁锹与木棍的杨教练与曾凯探出脑袋,仔仔细细地看了我和邢齐武好几眼,直到确认我们身上没有伤口之后,才笑着说:“啊!你们自己就搞定了啊?我们还打算拿了家伙就过去帮忙呢。”

  我心里嗤笑了一声,但也没表露出来,点了点头,就转身下楼,在前方开路。

  到了楼下的时候,杨教练让我把风,他们三人则是快步跑到那些被射杀的丧尸身边,一支接一支的拔出了箭矢。

  可是没过一会儿,他们就带着一副难看的表情走到了我的身边。

  “怎么了?”我问道。

  邢齐武摊开手,我看到他手里只捏着四支箭,而且其中两支箭的箭杆都有些裂痕,当下我就不由得皱了皱眉。

  “你也看到了,这些箭几乎都不能用了,这次出来我们是没料到会发生这种情况,所以带的是碳素箭。平时用来射靶子倒还好,可刚才用来射丧尸,坚硬的颅骨很是损伤箭杆,除了这些,其余的都完全爆开了,就连现在你看到的几支箭,内部也有损伤,一旦我们拿来使用,极有可能就会在手上爆开,刺穿手掌,后果不堪设想!”

  “那怎么办?”对于这东西我是不懂,不过既然他们都这样说了,那问题就肯定是比较严重。

  “为今之计,恐怕也只有回我们三个人的家中,取一些铝箭来用了,虽说铝箭稍重,会影响精确度和射程,可却胜在坚固与不会爆箭,可以反复使用。”

  我眉头顿时就皱得更深了,看了一眼四周,其实这里已经距离那进口食品公司不远,本以为搞定了下面的丧尸就能过去,可谁想却搞出了这档子事儿。

  “那你们家离这里远不远?”无奈之下,我也只好询问道。

  三人对视一眼,各自报出了一个地名。

  我一听,立刻就摇头:“不行,三个地方离得太远,危险性太高,我拒绝前往。”

  但杨教练和曾凯却死活坚持,并说出了一大堆的理由想要来打动我。

  特别是曾凯,更是直言他家中有许许多多的食物储备,并配有独立的发电机,只要去了他家,我们根本不需要前往那进口食品公司。

  可我不管他们说得再好听,也一样不肯松口,最后看他们都急了,我才笑了笑道:“你们也不用再多说了,我明白,你们肯定是记挂家中的亲人,想要回去团聚。不过不能怪小弟我自私自利,实在是你们住的地方太繁华了,仅凭我们几个,去了绝对是有死无生的局面,若不然你们之前也不会自己把自己给困守在三楼,而不敢拼死回家,同样,曾凯你的家人也不会不派出保镖来接你回去了。”

  被我说破了心事,杨教练和曾凯面色都是一变,随后两人开口还想再说些什么,我直接一摆手:“你们不用多说了,现在也就邢齐武的家离得比较近,如果可以的话,我们只去邢齐武家中。若你们执意要各回各家的话,那就请恕小弟我不奉陪了。”

  “你这人怎么这样!我们好歹也救了你一条命,你就是这么报答我们的?”

  “救我一命?”曾凯不说这话还好,一说我立刻就不由得冷笑:“救我是谁的主意,我想你应该比我更清楚。没错,你确实为救我而出了一份力,但我也给了你食物,给你找来了武器,还告诉了你们进口食品公司的事儿,想跟你们组队,就算刚才丧尸冲进来的时候,我被你们给抛弃了,我也没跟你们计较,这已经足够仁至义尽了!难不成,你们还真以为救了我一命,我就要给你们当牛做马一辈子?”

  一番话,我可谓是坦白到了极致,同样也不客气到了极致,因为我知道,像曾凯这种人,你越是跟他低声下气的忍气吞声,他就越会得寸进尺,觉得你为他所做的一切都是应该的。

  当然,我自觉得自己也不是什么忘恩负义的白眼狼,但也绝不是为了偿还恩情就能够不惜一切的情义男儿,力所能及的,我绝对乐意去做,可若明知送死,那就只能说声不好意思了。

  最终,我们双方做出了妥协,由邢齐武开口,希望我能陪他们一起先去邢齐武的家中,取了铝箭,再分道扬镳。

  这番要求若是别人来提,我或许还会拒绝,可既然是邢齐武的要求,我就不得不好好考虑。

  前思后想了一番,我觉得多多少少还是有些可行的,便也一口答应了下来。

  由于邢齐武的家,距离这里比较远,徒步过去的话,怕得走上一个多钟头,所以我们打算借助交通工具的便利,以最快的速度前往。

  汽车在这种时候,自然是不方便使用了。

  一来噪音太大,二来路上拥挤,汽车体积摆在那里,不容易通行,因此,经过重重考虑后,我选择了几辆电摩,用螺丝刀暴力扭开了锁后,一人分配了一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亡者归来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亡者归来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