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求生神器
依然安静2017-04-02 20:163,255

  我们所在的这栋大楼,是类似于写字楼的商业楼型,整体并不高,只有七层,不过占地面积却是不小。

  一路从三楼往上爬,我发现这里的每一间几乎都在装修,虽说每一间装修的完成度都不一样,也正是因为如此,才让我收刮到了不少好东西。

  把搜刮到的六袋水泥、一把锄头、一把铁锹、一堆电线,外加锤子、老虎钳、活动扳手、螺丝刀等统统搬回了三楼,望着眼前这一大堆的东西,我心里大大地松了口气。

  在这末日里,工具的重要性不言而喻,有了这些老虎钳、螺丝刀等玩意儿,我相信接下来我生存的机会,也会大上许多。

  小心将老虎钳、螺丝刀等小玩意儿塞进了包里,随后,我拿起锤子把锄头的柄给敲了下来。

  在农村长大的人都知道,锄头柄用来打架,完全不比棒球棍逊色,虽说套上了铁件,杀伤力更大,但一是不好操作,二是每次挥舞也不见得都能用末端命中丧尸,与其浪费力气,还不如只取其柄,用来砸人开路,或者是打断丧尸的四肢,使其丧失行动能力,来得要更加实惠。

  至于铁锹,我只是用磨刀石把边缘磨得锋利了些许,不管是用来拍击还是用来铲击,都是一件很棒的武器。

  把两件武器做了一下分配,正如我预料的那般,锄头柄是落在了杨教练的手里,而铁锹则是被曾凯给抢去,根本没有半件能够落到我的手里。

  我也没有计较,拿起电线在手上缠绕了几圈,之前裹的胶带早已被咬烂,此刻用这电线来做进一步的防护,倒也更加的适合。

  “你们也可以用这电线做暂时的护臂,如果被丧尸近身了,多多少少能够顶一下,救你们一条命。”如法炮制的,我帮邢齐武的双臂也不松不紧地捆绑了几层电线,同时头也不回地冲杨教练和曾凯说道。

  趁着两人手忙脚乱地给自己捆绑电线的空隙,我给邢齐武使了个眼色,带着他一起出了门。

  身后,曾凯的声音立刻传来:“你们去哪儿?”

  我边走边说道:“两件趁手的武器被你们拿走了,我得带他一起再去找找有没有适合的东西。”

  说完,我就带着一脸迷糊地邢齐武走到了每层楼的消防箱前,逐一打开了箱子,想要找寻我心里想要的那件东西。

  然而,连续打开了七八个的消防箱,里面除了消防水带以及枪头以外,最多也就只有一个灭火器而已。

  我不死心,继续搜寻,总觉得这么大的楼,肯定会配备那东西才对。

  皇天不负有心人,最后,我总算是在一个靠近电梯的消防箱里找到了一柄消防斧。

  只是这柄消防斧比较短,大概也就只有三十公分左右,用来砸东西是没什么问题,可如果拿来对付丧尸,就显得有些鸡肋了。

  见到我手中的消防斧,邢齐武眼睛都快直了,我随手就把斧子递给了他,道:“应该还有,我们去其他楼层继续找。”

  直到我们把整栋楼都给找遍了之后,我才心满意足地跟邢齐武各自拎着一长两短,合共六把消防斧回到了三楼。

  正所谓不怕人比人,就怕货比货,原本杨教练和曾凯霸占了锄头和铁锹,他俩就已经很满足了。

  可是如今,见到我们居然又找到了更加好用的消防斧,他们的四只眼睛是一瞬不瞬地盯着我跟邢齐武,目中的贪婪怎么也掩饰不住。

  我不等他们开口,就把多出来的两把短柄消防斧递给了他们,又从邢齐武的手里接过了一把短柄消防斧,随手从地上扯过一截电线,七扭八扭的缠在了裤腰带上,做成了一个挂套,将短柄消防斧插了进去。

  虽然我没明言,可这番举动也传达了一句潜台词,那就是:“这两把消防斧我自己要用,能给你们多带来两把短柄的,已经很仁至义尽了,你们别得寸进尺。”

  杨教练和曾凯显然也读懂了我这番举动的含义,杨教练倒还好一些,可是曾凯却皱了皱眉,欲言又止,最后问我:“你那长柄的消防斧哪里找到的?”

  邢齐武立刻接过话头,道:“没了,就只有这么两把,一把在顶楼找到的,一把是在一楼,其他楼层的都是短柄的,多拿了也没用。”

  曾凯虽然有些不甘心,不过最终还是没再开口,只是那种阴沉地脸色,让我心中很是不爽。

  既然家伙事齐了,我们也没再多耽搁时间。

  指着地上的六袋水泥,我跟其他三人说道:“你们先用弓箭射杀那些丧尸,等箭用完了,我过去楼下,隔着玻璃大门吸引那些丧尸,你们则在大门正对的楼上窗口,把这水泥丢下去。三层楼的高度,丧尸不容易闪避,而且力量也够大,足够让他们骨断筋折,难以保持行动能力了。”

  其他三人都点了点头,我复又看了一眼杨教练和曾凯,略作沉吟,不得不委婉地提醒一句:“我知道每层楼都有按钮可以遥控打开楼下的大门,不过我作为唯一一个知道那进口食品公司在哪里的向导,希望你们不要手滑,别不小心给碰到了那按钮。若不然的话,我死了,你们固然可以得到我的武器,但外面那么乱,想找食物怕也没那么容易。”

  杨教练和邢齐武都肃然地点了点头,曾凯则是冷笑了一声,道:“你放心,我们还没那么自私。”

  我心说你要真没那么自私自然是最好,不过嘴上我却是笑了笑,道:“咱这不也是出于谨慎嘛,毕竟下面丧尸那么多,谁不害怕?提个醒,嘿嘿,提个醒而已。”

  说干就干,我提着消防斧就下了楼,躲在大门后的一张桌子底下,探出半个脑袋,看着不远处的一只只丧尸不断地被射杀。

  直到十四只丧尸倒下了之后,我才深吸一口气,拎着消防斧从桌底下钻了出来,走到玻璃大门边上,轻轻地拍了拍玻璃门,发出的响声瞬间就引起了剩余七只丧尸的注意。

  顿时,这七只丧尸就一边嘶吼着一边飞快朝我扑来,我的一颗心悬到了嗓子眼里,生怕这钢化玻璃不够厚实,挡不住这七只丧尸。

  事实证明,这栋楼的开发商还算有良心,玻璃颇为坚固,纵然被丧尸一撞之下就给撞出了密密麻麻的裂纹,可一时半会儿他们想要冲进来,也没那么容易。

  几乎在同时,外面响起了沉闷的声响。

  砰砰的重物落地声,伴随着骨骼破碎的响音,让我牙齿都有些发酸!

  我后退了几步,心里默默地数着,一二三四……

  不过没等我数到六,破碎的玻璃就被彻底撞开,四只丧尸咆哮着冲了进来,吓得我转身就跑!

  “四只!一共进来四只,准备好,咱一人一个!”边往楼上跑,我边大声喊着。

  可等到我跑到三楼的时候,却发现楼道口上连半个人影都没有!

  “妈的!人呢?”一颗心顿时就凉了半截,随之而来的,是一种被出卖了的愤怒!

  就在此刻,我冷不防感觉到头顶上有什么东西掉了下来,本能地朝前迈了几步,一阵粉尘扬起,让我咳嗽了好几下。

  一回头,我看到是一包水泥砸在了我的身后,正好把两只丧尸给砸了个正着!

  而跟在这两只丧尸身后的另外两只尸兄,也被摔倒的这两只倒霉鬼给连累了,四只丧尸四仰八叉地摔成一片,人仰马翻的场景颇为壮观!

  手起斧落,我趁此良机,一斧头劈开了一头丧尸的脑袋,左手拔出短柄消防斧,也不用斧刃,而是用背面的尖锥,狠狠钉进了另外一只丧尸的脑门。

  邢齐武也不知道何时从上方跳了下来,抡动消防斧,与我合力,总算是把四只丧尸都给干趴下了。

  “谢了。”坐在地上,我气喘吁吁,目光一扫四周,问说:“他们人呢?”

  邢齐武的脸色显得有些尴尬,轻咳了一声,说:“哦,他们啊……那个,忘了带武器了,所以回去拿,等会儿他们就过来了。”

  我一听这话,眼睛不由得就是一眯。

  冷笑了几声,这回我没给面子,直接就道:“没带武器?我看是他们害怕,所以不管我的死活,直接就躲回去了吧?”

  被我一语道破,邢齐武也不好意思再多做狡辩,尴尬了好几秒,才说:“田哲,你也别怪他们,其实刚才我也很害怕,那个……”

  我不耐烦地挥了挥手,打断了他的话语。

  不过紧接着,我就叹了口气:“你说的,我又何尝不懂?可是不管怎样,你没跑,这一点,我是记住了?”

  邢齐武听完笑了笑,我从兜里掏出一包烟,递给了他一根,自己点燃了一根,深吸了一口,继续道:“人心,多多少少都会有自私的。特别是在这末日里,人的面具被撕开,为了生存,自私是必要与必然的,就算换成是我,我也自私!只不过……”

  “只不过什么?”等了半天,也没听见我继续说话,邢齐武不禁憨憨的追问了一句。

  我瞥了他一眼,并未立刻回答,而是先问他之前是做什么的,怎么会跟曾凯他们混在一起?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亡者归来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亡者归来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