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章 被感染了!
依然安静2017-04-02 20:163,568

  望着肩膀上溢出的黑褐色粘稠血液,我的脑袋有些发懵。

  与丧尸打了这么多次的交道,让我深深地明白,一旦伤口流出这种血液,究竟是代表了什么。

  “我……我被感染了?”脑袋一片空白,我实在想不起来,我究竟是什么时候受的伤。

  满车的人,都在凝视我的肩膀,眼里那一丝不忍与隐藏不住的恐惧,被我看在眼里,乱在心中。

  一种被人遗弃的感觉,涌上心头,我终于有些理解当时邓芸的感受了。

  “不,应该不是,我这是杀丧尸溅上的,一定是这样!”惊恐地安慰着自己,我一把扯开衣领。

  可是,一处不断淌血的伤口映入眼帘,令我满心绝望!

  王忠辉犹豫了一下,对我道:“那个,其实人在激动、愤怒的时候,对疼痛的感应是很不灵敏的。像我每次生气打架的时候,也都没感觉,非得事后才会发现自己受了一身的伤。”

  我沉默,无言以对,王忠辉的言外之意,我听得懂,而他所说的,我又何尝不知道?

  只是,这种伤就代表了死亡,我哪里能够那么坦然地去面对?

  郭志强叹了口气,递了一根烟过来。

  我犹豫几秒,接过后点燃,深深地吸了几口,方才稍微平复了一下心绪。

  几个小伙伴欲言又止,小咪泪眼婆娑地看着我,几个人眼里的那抹关心,总算是让我的内心,感觉到了几分温暖。

  不想让大家再沉浸于这种气氛当中,我深吸口气,故作潇洒地摆手道:“没事,人死鸟朝天,不死万万年!能多活了这么多天,我也该知足了。”

  可是颤抖的声音,却出卖了我的内心,我是真的不想死!更不想在死后,变成那种吃人的怪物啊!

  杨涵韵咬了咬牙,而后靠了过来,指着我的肩膀道:“那个,要不然我先替你抱扎一下吧,不然任由血液这样子流,也不是个办法。”

  我颓然地摇了摇头,说:“不用了,伤口都被感染,包扎与不包扎又有什么区别?”

  只是郭志强让我停车,由他来开,并对我道:“不管怎样,你先把伤口包扎一下再说吧。只要你还没尸变,我们就不会抛弃你。”

  我有些意外与惊喜,毕竟之前邓芸的下场摆在那里,我还真以为大家会在半路,就把我给丢下。

  许是看穿了我的心思,郭志强摇头:“之前抛下邓芸,是逼不得已,现在我们暂时还算安全,就算你真的尸变,我们也有精力与机会去做出反应。”

  我点头表示明白,停了车后,换到后座上,脱下上衣,请杨涵韵为我处理伤口。

  杨涵韵从随身的一个双肩小背包里取出了一些纱布、镊子、小瓶等物。

  我很诧异,问说:“涵韵,你包里怎么会有这些东西?”

  小咪笑了笑,自豪地告诉我:“我妹妹可是学医的哦,省医科大学的高材生呢,今年大三,从小她就梦想着当医生,所以包里总是会带着一些基础的医疗用品。”

  我点头,心中却在苦笑,队里有个勉强算是医生的人存在,可对于尸毒,她肯定也是无能为力吧。

  熟练地扭开一个蓝色小瓶子,杨涵韵用镊子从里面夹取了一颗酒精棉球,放在我伤口上擦了几下,一阵剧痛让我额头的冷汗都冒了出来!

  “咦?”可是杨涵韵突然发出了惊异的声音。

  “怎么了?”我心里一个咯噔,以为发生了什么不好的事儿。

  “你这不是咬伤或者是抓伤的痕迹啊!”指着我被清理干净的伤口,杨涵韵说道。

  我一愣,不是抓伤和咬伤?那不然是什么?

  低头一瞥之下,我立刻就一拍自己的脑门,嘴里喊道:“我想起来了,你们还记不记得?之前咱们从强哥他们公司逃出来的时候,有一颗子弹击穿了挡风玻璃,在我肩膀上擦了一下,这就是那个伤口啊!可是那都是昨天的事儿了,就算今天我用力过度,撕裂了伤口,可也不至于出现了感染的迹象啊。”

  杨涵韵也皱着眉,我很期待她能说出我这不是被感染的话语。

  可最终,她对我道:“我想可能是那颗子弹曾击穿了哪只丧尸的身体,穿透了之后,自然而然地附带上了尸毒。哦,我也不知道那究竟是病毒、细菌还是寄生原虫,总之咱们就先称它为尸毒吧。而在把你给伤了之后,尸毒就传到了你身上,并且这种尸毒是有潜伏期的,经过一夜的潜伏之后,才在今天突然爆发。”

  小咪在旁边点头,拍着手掌,说:“哇,果然还是我妹妹最棒了,这都能被你给猜出来!快过来,姐姐我赏你一个吻!”

  我满脑门的黑线,本来满心的痛苦跟绝望,也都被小咪这没心没肺的一句话给弄得哭笑不得。

  杨涵韵很无奈地推开小咪,默默地取出止血纱布,想要给我包扎止血。

  只是到了现在,貌似真没有包扎的必要了。

  黑褐色的粘稠血液比之前流的更加缓慢,化为一块如同结痂一般的血块,彻底封死了伤口。

  “你血液凝固得好快啊,这可不是什么好现象。”杨涵韵眉头紧锁,对我道:“那些丧尸你也看到了,全身的血液都跟你一个样,呈半凝固状态。如果我没猜错,等到你全身血液也都变得粘稠之时,也就是你彻底尸变的时候。”

  我没有接话,杨涵韵倒是先拿出一个胸卡,也不征求我的同意,就用胸卡上的针,在我身上几个部位分别刺了一下。

  绝大部分的针孔处流出的血液都还是鲜红的,不过以肩膀的伤口处为中心,附近十来公分范围内的血液,也都一样发生了改变,就是颜色有深有浅而已。

  “我有个想法,或许能够有用。就算救不了你,我想也有可能让你推迟尸变的时间。”

  “什么想法,你尽管说!”到了眼下,我也只好死马当作活马医了。

  “就是它。”

  “大蒜水?”看着杨涵韵手中举起的那个水壶,我诧异道。

  “嗯,之前我们用它来逼退丧尸你也是看到过的,我当时就在猜测,可能大蒜或多或少能够抑制一下丧尸体内的尸毒。虽然具体如何,我也不知道,但现在你也没有别的选择,至少比什么都不做要来得好吧?况且,大蒜能杀菌、杀病毒、杀寄生虫,还能抗凝血,每一样对你来说都是很适用的,我想它应该会有那么一点作用才对。”

  听完了杨涵韵的话,我也觉得有那么几分道理,最起码在我这门外汉看来,还是比较靠谱的。

  二话不说,我当即接过水壶,打开壶口,咕嘟咕嘟地把大半瓶都给灌了下去,同时还顺带把杨涵韵递过来的一些诸如阿莫西林、头孢拉定、环丙沙星等的消炎药也一股脑地吃了下去!

  满口的辛辣,让我不断地哈气,杨涵韵不等我喝完大蒜水,就兴奋无比地拿起另外一壶大蒜水,往我伤口上喷洒。

  剧烈的刺痛让我瞪大了眼睛,冷汗流得满身都是,但伤口处流出的血液,也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错觉,总觉得好像稍微恢复了一些正常。

  将一块纱布用大蒜水浸湿,杨涵韵又往我伤口附近割开了几个小口子,把纱布贴上去,用其他的纱布缠好,一切搞定了之后,我已经疼得快要虚脱了。

  “你现在感觉怎么样?”杨涵韵眨巴着一双大眼睛,急切地问道。

  我喘息了几口,仔细地感应了一下,对她道:“脑袋没那么晕了,感觉好多了,就是手臂麻麻地,现在已经感觉不到疼痛了。”

  杨涵韵脸上的激动立刻消失,托着下巴沉思了一下,说:“其实清除尸毒最好的办法,就是把你的胳膊砍掉,可是现在拖了这么久,尸毒肯定早已扩散,别说我们现在没有合适的工具,就算是有,也来不及了。不过这也不一定,毕竟这尸毒以前好像从来没出现过,要不然,我现在把你手臂砍下来试试看?”

  我立刻满心的恶寒,望着杨涵韵那放光的双眼,和盯着我以及我腰间斧头那副跃跃欲试的神情,这才觉得好像从一开始,她就把我给当成了小白鼠,在做试验。

  前面的方法还算靠谱,我能够无条件的服从,可砍我手臂这事儿,我就实在是无法配合了。

  怕再待下去,杨涵韵还会有其他的可怕想法,我也顾不得尸毒不尸毒了,总不能临死前还被人折腾一遍吧?

  “不然我还是先去货柜里待着,要尸变的话,也不会伤害到你们,如果不会尸变,我自然会通知你们放我出来。”

  赶紧提出了这样一个建议。

  郭志强等人面面相觑,而后点头表示同意。

  下了车,我打开了车的货柜,里面是一大堆的纺织成品,并没有什么危险存在。

  钻了进去,我舒服的躺在了一大堆纺织物上,只可惜现在是夏天,比较热,若不然这货柜里倒也是一个好去处。

  约定好了我通知他们我要出来时候的讯号,郭志强与王忠辉便在杨涵韵那有些不死心的眼神注视下,关上了货柜的门。

  四周的光明消失,无尽的黑暗袭来,让我脸上强挤出的几分笑容也尽数退去。

  没有了其他人在,我毫无保留地让自己内心的恐惧展露出来。

  缩在角落,虽然四周的温度很高,可我的内心却是一片冰凉!

  对我未来命运的无法把握,对即将尸变的恐惧,如同一座大山,压得我几乎踹不过气来。

  虽然心里对大蒜抱有着一丝期望,可身体各个部位那不断传来的热感,令我知晓,好像大蒜也并非那么靠得住。

  不知道过了多久,当我整个人都觉得好像被丢进了火炉里,全身烫得不行的时候,一股股想要杀人、吃东西的欲望如同潮水般将我淹没!

  除此之外,就是一种极端的渴望,渴望行男女之事!

  小丁丁硬得不行,就算当年第一次看岛国爱情动作片时,也都根本比不上如今所渴望的千分之一!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亡者归来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亡者归来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