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章 离家
依然安静2017-04-02 20:163,054

  随着阿钰的这番讲述,我只觉得我的整片天空都彻底崩塌了!

  之前的我,还以为自己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可当我真正得知了这一消息的时候,我才知晓我依旧是难以接受。

  有心想要跟阿钰一样,大哭一场,可我的眼泪虽能流出,心绪却极其的平静。

  悲哀莫过心死,大概也就是这番模样吧。

  让你连哭都哭不出来,喉咙里如同梗了块骨头,吐不出来又咽不下去,刺痛无比,异常的难受!

  本能地想要拿根烟抽,我摸遍了口袋,却突然想起我的烟被小咪给没收了。

  目光习惯性地落在了身边不远处的茶几上。

  如同以往我回家没烟抽一样,茶几上有着一包打开过的红七匹狼。

  那是我爸的习惯,每当他要出去上班,烟盒里所剩的香烟不多时,他就会将烟留下,出去买包新的。

  如同木偶般走了过去,我在沙发上坐下,打开烟盒,里面只有三根。

  默默地点燃了一根,烟雾缭绕中,透过泪光,我仿佛再次看到了我爸妈的身影。

  我爸就坐在我身旁,满脸欣慰地看着我,说:“以前你爸我最羡慕别人家的孩子长大了,能给他老爹发烟,现在这愿望终于实现了。”

  我妈则是没好气地白了我爸一眼,苦口婆心地劝我:“年纪轻轻的,少抽点烟,烟又不是什么好东西,别跟你爸学。”

  每当这时候,我爸就会反驳,说:“你们女人懂什么,抽烟喝酒是男人交际的手段,孩子干这行的,就得跟别人打交道,不会抽烟哪行啊?不过的确是要少抽点。”

  而后,两人总是会拌几句嘴,各有各的理,谁也不肯让谁。

  夹着烟,我不禁露出了一丝微笑,可泪眼婆娑中的笑容,让我的鼻子更酸了。

  从今往后,我再也看不到他们了!

  听不见他们对我的唠叨,吃不到他们给我做的饭菜,感受不到他们对我的关心,更加看不到他们俩那闹了大半辈子,也都没能分出胜负,无休无止地争吵。

  现在想想,人当真是犯贱,拥有的时候,不知道去珍惜,等到失去了,才后悔莫及,哪怕是你平时最讨厌或最不会注意到的细节,也能令你百感交集,极端的怀念。

  一支烟抽完,我将只剩下两根的烟盒小心地收起,用茶巾包好,放进了背包里。

  抬起头,阿钰已经止住了哭,不过还仍旧坐在那里,双目无神的看着前方。

  我能理解他的心情,亲眼看着父母在眼前遭难,鲜血溅了自己一身,而自己却不敢去救,只能快速地逃离,事后的那种自责,当真是世界上最可怕的折磨!

  我也并没有责怪阿钰的意思,毕竟易地而处,我觉得如果换成是我,或许我也会跟他的表现一样。

  这无关孝顺不孝顺,怕死是每个人的本能,突如其来的恐惧,会让你的身体根本就不受自己的控制。

  电视上演的,和现实里终归是有差距,不是每个人都能在危险关头在第一时间做出选择,舍己为人、为亲、为友的。

  而且,就算当时阿钰回身去救,先不谈救得了救不了,或者救了有用还是没用,单单就我父母他们自己也不会同意。

  他们两口子,宁可自己去死,也希望孩子能够安安全全,健健康康地活下去,这就是父母对孩子无私的爱与关心。

  看了一眼摆放在电视柜上的一个相框,那是我们全家一起合照的全家福。

  我走上前去,轻轻地摸擦着相框,随即将它也收起。

  树欲静而风不止,子欲养而亲不待,我发现人世间最悲哀的事情,果然是莫过于此!

  抬头望着天花板,我在心中自语,长兄为父,我爸妈现在都不在了,保护阿钰,是我的责任。从今往后,我要接起我爸妈的担子,不管如何艰苦,也要为阿钰撑起一片天空!如此,方能让我爸妈在天有灵,得以安息。

  尽量地调整好自己的情绪,我走到阿钰的身旁,将他从地上拉起,替他拍了拍脏了的衣服,裂开嘴挤出一丝微笑,用干涩的声音说道:“跟哥走吧,哥带你去东广,你还从没去过呢,那里应该还是安全的,再不济,咱哥两在一起,也能互相有个照应。”

  阿钰没有拒绝,反而是出乎我预料的,请我立刻就带他走。

  我一愣,细细想后才明白过来,他这是对这个家有了依赖与恐惧,一方面想待在这里,一方面又怕待着会不断地想起我父母,内心不断地受着煎熬,还不如一咬牙,直接离去。

  想明白这一点后,我点头表示同意,虽然有些不舍得,但也让阿钰赶紧去收拾收拾东西。

  不一会儿,阿钰就背了个登山包出来,手里拿了把锤子,上面沾了不少血迹,他应该就是这把锤子来对付丧尸的。

  恋恋不舍地一步一回头,我和阿钰都一样满心的挣扎。

  今日一旦离开,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够再回来,都想再最后看一眼这个家。

  随着门的关上,熟悉的一切被遮挡,阿钰耐心地把门上了锁,并且把钥匙收好,转头对我道:“以后我还会回来的,钥匙不能丢,不管什么时候,这都是咱们的家。”

  我鼻头又有些发酸了,用力地点了点头,将汉剑交给他,让他跟在我身旁。

  紧接着,我们打开了防火门的锁,进入楼道,我将箭搭在弓弦上,扣好撒放器,时刻准备发射。

  一路从七楼下到一楼,中途并没有任何的危险存在。

  不过在一楼的大厅,我被吓了一跳,赶紧往后一缩,将阿钰拉到了身旁。

  “怎么了?”阿钰紧张地问道。

  我小声告诉他:“大厅里有几条丧尸犬,虽然都是土狗变的,可几只加在一起,危险性也是特别的巨大!”

  阿钰应该也曾碰见过丧尸犬,听完了我的话后,脸色吓得煞白,握着汉剑的手都在发抖,眼里满是掩饰不住的恐惧。

  “那我们该怎么办?”

  我瞥了阿钰一眼,让他深呼吸,不要太过紧张,皱着眉想了想后,说:“其实,我们没必要跟丧尸犬硬碰硬,先去二楼,咱们找一户人家,弄条绳子,从二楼滑下去就行。”

  说完,我就带着阿钰重新往二楼爬去。

  推开二楼的防火门,我探头看了一眼,二楼走廊上一共有六只丧尸,虽然不少,可我们兄弟两,略施手段,不难解决。

  可正当我打算转头跟阿钰商讨一下对策的时候,站在楼梯拐角处的阿钰却突然叫道:“哥!丧尸犬上来了!”

  我吓了一大跳,想也不想地就叫道:“快走!”

  阿钰二话不说,往我这个方向冲了过来,我被他一撞,弓都差点掉了!

  四只丧尸犬紧接着从楼梯里冒出了头,我顾不得其他,往后一退,用力地关上了防火门!

  防火门被关上,砰的一声巨响,我脱下上衣,死死地将门两边的扶手给绑在一起。

  阿钰却又在旁边喊:“哥!丧尸过来了!”

  我抽空看了一眼,果然,六只丧尸正集体往我们这边冲来,那气势汹汹的模样,让人心中发寒!

  “愣着干什么!把锤子给我!”我赶紧大喊。

  阿钰反应过来,将锤子丢给了我,自己则是紧张无比的举着剑,面向那冲来的六只丧尸。

  我弯弓,一箭射出,一只丧尸被我爆头。

  来不及射出第二箭,我抓着锤子,往前一步,狠狠地挥动手臂,一榔头敲在了另外一只丧尸的头上。

  这只丧尸的脑壳立刻被我敲碎了,脑浆子如同豆腐脑一样流了出来,我一脚踹开他,往前冲去的同时,飞起一脚,把另外一只丧尸给踹倒在地!

  “阿钰!搞定他!”来不及解决这只被我踹倒的丧尸,我手臂往前一撑,将绑了护臂的手塞进了另外一只丧尸的嘴里。

  一榔头再次敲下,这只丧尸身体一僵,直接倒下。

  身后的阿钰算是挺给力,在我解决了第三只丧尸的同时,他也将那只被我踹倒的丧尸给搞定了!

  最后两只丧尸一同扑来,我大吼一声,大发神威,从原地跳起,两条腿一起踹出,将他们全都踹倒。

  可我自己也被摔得七荤八素,赶紧摸爬着蹲起来,一脚踏在了一只丧尸的胸口,榔头砸下,又搞定了一只。

  只是最后一只,翻身将我扑倒,尖利的指甲抓伤了我的手臂,火辣辣的疼痛!

  我想要阻止他咬向我脖子的嘴巴,奈何双手都被按住,力气不够,根本就挣扎不开!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亡者归来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亡者归来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