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 兄弟重逢
依然安静2017-04-02 20:162,878

  随着与七楼之间距离的缩短,我的心中却渐渐地萌生出了一股恐惧。

  这倒不是我担心待会儿会碰到丧尸,而是我害怕回到家中,所看到的,会是我最不想看到的场景!

  因此,当站在七楼的防火门前时,我有些犹豫不决。

  过了许久,我才长长地呼出了一口浊气,心道:“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不管如何,能够得知结果,也总好过我天天内心受着折磨。”

  坚定了信念后,我将耳朵贴在了门上倾听,并未听到有太多的动静。

  随后伸手,按下门把手,想要打开防火门。

  只是这一拉,并没能把防火门给拉动,我用力扭了扭把手,来回晃荡,这才发现门是被人从外面用铁链给锁上了。

  这一发现让我瞳孔不由得一缩,随即心头就是一喜。

  会懂得把门上锁,这就代表着七楼肯定还有活人,而七楼住的人并不多,这是否也代表了我父母也有一丝存活下来的可能?

  人往往都是这样,遇到担心害怕的事情时,但凡有一点扯得上关系的东西,你就会将其当成救命稻草,满怀希望,给予自己一些安慰。

  而我也不例外,总觉得我父母极有可能会在里面,便也不敢贸然破坏这防火门,免得让他们保命的防线也都就此失去。

  想了想后,我转身爬上了八楼。

  小心翼翼地打开八楼的防火门,探出脑袋快速地看了几眼,发现八楼走廊上一共是有四只具备战斗力的丧尸,外加一只只剩下上半身,而且连上半身也都缺了一条胳膊的重度残废尸兄。

  退回了楼道里,根据五只丧尸不同的分布位置,我稍作思索,制定出了一个具体的作战方案。

  依旧是那招用声音吸引丧尸注意力的手段。

  我取出汉剑,在铁质的楼梯扶手上轻轻地敲击了两下,铿锵的金属撞击声传出,而后,赶紧往后躲远了一些,弯弓搭箭,瞄准了防火门的方向。

  事实上,此刻我心里也很没底,有些害怕,不知道几只丧尸是否会同时到来,若真如此,双拳难敌四手,我命危矣!

  幸亏,我所担心的事情并未发生。

  眼看一只丧尸,呆头呆脑地从门框出露出了脑袋,我果断扣下了撒放器的扳机,箭矢激射而出,当场洞穿了他的头颅。

  赶紧重新搭上一支箭,拉开弓弦,两只丧尸一起从门框处冒了出来。

  瞄准了其中一只身材比较壮硕的丧尸,我同样一箭射爆了他的脑袋!

  再想弯弓已经来不及了,我只能丢下复合弓,抓起身旁的汉剑,迎面朝着另外一只冲过来的丧尸就砍了过去,将其脖颈都给劈开了大半,补上一剑,终于是让他身首分离!

  几乎同时,最后一只完整的丧尸也到了。

  那肥硕的身材和熟悉的面孔,让我黯然,因为他赫然便是我的二舅。

  只是他毕竟已经死了,化为了丧尸,我就算心中不忍,也不敢手下留情。

  一剑刺出,刚好从他的眼眶里捅了进去,洞穿脑袋,绞碎脑子,拔出了汉剑后,我默默地走上去,一抹他的眼皮,望他安息。

  从两只丧尸的头上拔出了箭矢,并且在他们身上擦干净,放回箭壶里。

  走出防火门,那重度残废的丧尸还在挣扎着往我这里爬,离我仅有不到两米。

  我犹豫了一下,赐予了他永恒的解脱,相信他在天有灵,也会感谢我才对。

  走廊两旁的房门,大都紧锁,我不知道里面是否也会有丧尸存在,便也不敢大意。

  举着剑行走于走廊之间,我心里的确是有些发憷,特别是经过一道道房门的时候,总担心会有丧尸突然从里面冲出来,打我一个措手不及。

  在经过最后一户房门没关的人家时,我偷偷地往里瞅了一眼,里面除了一具白骨以外,并没有丧尸的踪迹。

  小心地走了进去,我做了一下观察,发现这里确实没有危险,也就放心的拿了一条床单,撕成布条,接成了一条绳子。

  拿着布绳出了门,我来到走廊尽头的窗前,将布条系在旁边的一根消防水管上,随即我就拉着绳子,从窗口爬了出去,下到了七楼。

  透过七楼的窗户,我看到里面空无一物,每家每户都是紧锁房门,而地面上,有着一些干涸的血迹,一路拖到我所在的这个窗户边上。

  我猜想,应该是七楼的丧尸被杀死之后,被人拉到这里,从窗口丢下去,抛尸,以免尸体腐烂,产生恶臭,并且还会滋生病菌等等。

  心中暗自点头,我进了七楼的走廊,解开了绑在自己身上的绳索,尽管归心似箭,但也仍不敢大意,提着汉剑,蹑手蹑脚地往我家所在的位置挪去。

  在我家门口停住脚步,我将耳朵贴在门上倾听,隐约间听见里面有人在哼歌,那声音我异常的熟悉,正是我弟弟田钰!

  顿时我就满心的欢喜,顾不得其他,抬手就敲响了房门。

  咚咚咚的声音,在这寂静的走廊里显得尤为刺耳,房间里隐约传出的歌声戛然而止,紧接着就是一阵脚步声快速临近。

  我特意站远了一点,让我弟弟他能够通过门上的猫眼看清我的样子。

  下一秒,房门被打开,我弟那俊朗的面孔和略显消瘦的身影,立刻就出现在了我的眼前。

  瞪大了眼睛,他满脸不敢相信地看着我,好半天,才突然激动地大叫:“老哥!”

  “阿钰,我回来了。”我笑了,感觉鼻子都在发酸,丢开汉剑,上去就是一个狠狠地熊抱!

  阿钰这小子趴在我的肩头,用力地捶打着我的后背,激动得浑身都在颤抖。

  我轻轻地拍了拍他的背,随即推开他,问说:“老爸老妈呢?在里面?”

  阿钰的表情立刻就微微一变,我本能地察觉到不对劲,满心的欢喜,也如同被泼了一盆冰水似的,瞬间就被浇熄!

  “怎么了?”我沉声问道。

  阿钰抬头看了我一眼,不敢回答,眼神不断地游离,那副心虚的模样,让我心中不祥的预感越发强烈了。

  一把推开他,我径直走进了家里,先是客厅,再是我父母的卧室,还有书房,厨房、阳台,全都找了个遍,却始终都不见我父母的身影。

  阿钰亦步亦趋地跟在我身后,看我的脸色越来越难看,还在发疯似地搜寻,他终于忍不住喊道:“哥,你别找了,爸妈他们不在了。”

  顿时,我就觉得脑袋里有一道惊雷炸开,使我整个人都呆滞了,脑海里一片空白,眼前一黑,差点站立不稳!

  阿钰赶紧伸手扶住了我,我用力地闭上眼睛,重新睁开,一把推开他,怒声问道:“不在了?什么不在了?你给我说清楚!”

  可是看着他那瞬间就变得通红的眼眶与惨白的脸色之后,我的心也忽然有点疼,深吸一口气后,尽可能地用平静地口吻对他道:“没事,你说吧,不管是什么结果,你哥我能接受得了。其实,这趟回来,我就已经做好了最坏的心理准备。”

  阿钰仍旧是没有开口,只是嘴唇一个劲儿的哆嗦。

  正当我克制不住,即将再次发怒的时候,他才哇地一声嚎啕大哭。

  一屁股坐在地上,二十来岁的人了,哭得跟个小孩子似的,捶胸顿足,嘴里大喊道:“死了,爸妈他们都死了!当着我的面,被那些怪物给咬死的!”

  “哥,你知道吗?血溅了我一身,好烫,真的好烫,我从来没到到过人血会那么的烫!”

  “我没命的跑,根本不敢回去救他们!他们只顾着大喊,叫我快点跑,躲到安全的地方,好好地活下去!”

  “我好没用,真的好没用,整夜整夜的做噩梦,梦见爸妈他们满身是血,问我为什么不救他们?我是真的害怕啊!”

  “好恨!我好恨啊!我真想把那些怪物通通杀光!可我只敢躲在家里,杀一只就吓得满身大汗!”

  “哥,你打我吧,是我没有照顾好爸妈,我没用,我不是人,我不配当他们的儿子!”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亡者归来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亡者归来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