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木木夕Sharon2016-03-08 18:283,513

  林苏的大学英语分听力与口语,和阅读与写作,听力与口语的时候要做video show,很不巧的就是,很快就轮到她和赵斯默这组了。她抱着打印的video show资料,躺在宿舍的床上“嗷嗷”叫唤,赵斯默一个抱枕飞过去。

  “林苏苏!你赶紧背啊!明天早上要搞了啊,表让我在肖老师面前丢人啊!”赵斯默恨不能扯着林苏的耳朵叫。林苏趴在床上,恶狠狠地盯着赵斯默,咬牙切齿地说:“你现在是胳膊肘往外扭啊!那厮是你谁啊?我是你谁啊?你竟然帮着他欺负我!我误交损友啊我!”

  张曼曼和秦筱夜拿下耳机,吧唧着薯片,对赵斯默说:“知道小怪兽跟肖老师不对付嘛,还在她面前提。”赵斯默抓过张曼曼手里的薯片,指着床上的林苏,嚷嚷起来:“你说这只小怪兽,如此帅气的肖老师,她还跟人家势不两立!丫自己不稀罕就算了,我是肖老师的粉丝啊,明天是给肖老师留下好印象的关键啊!她扯我后腿啊后腿!”

  这下林苏不干了,从床上弹起来,嚷嚷着:“我受伤了!我的心拔凉拔凉的,碎成一片一片的了!”惨兮兮地抱住枕头,脸还在枕头上蹭。秦筱夜抓起桌上的糖往床上扔,林苏接住,撕开就往嘴里塞。好嘛,弱点被抓住了,什么事情都可以用糖搞定。

  第二天一大早,林苏就被赵斯默挖起来了,走在路上眼睛都睁不开,还要背什么“I work every day。”“Noway,Im here every day。I get here at six in the morning。”……看着前面正埋头苦背的赵斯默,林苏很想一脚踹上,丫个有异性没人性的!

  赵斯默回头,对着呲牙咧嘴的林苏招手,笑眯眯地说:“呵呵,苏苏,来,咱们再对一遍。”林苏推开她,大喊:“肖莫谦你这祸害,你个妖孽,我跟你有仇啊!啊啊啊!冤魂不散啊!”

  事实证明,冤魂不只是不散,还有冤家路窄呢!肖莫谦开着车去教学楼,就看到小狼崽跟那个好像是叫赵斯默的女孩子,一起在路上打打闹闹的。再靠近一点,就听见小狼崽仰天长啸,就像是狼在晚上对着月亮嚎一样。

  肖莫谦摸摸鼻子,我是祸害?还是个妖孽?这只小狼崽,真是吃了熊心豹子胆了!真是要好好教育教育了,一点都不知道尊师重道。在准备今天的video show是吧?呵,小狼崽,今天就上一堂尊师重道的课。

  林苏看到肖莫谦意气风发的样子就火大,凭什么她就要睡不好,背那些英语什么的。老师了不起啊!老师就可以这么风骚啊!切,穿这么骚包,你是老师,不是牛郎!说你跟苍老师一样,你还真当自己是跟苍老师一样的啊!有种你穿得跟苍老师一样少啊!穿衬衫干嘛呀,直接赤膊上阵啊!

  肖莫谦瞥了林苏一眼,小狼崽那眼神,不屑啊?愤怒啊?嫉妒啊?这只小狼崽,胆子肥了啊,不屑都摆在脸上了,当他瞎的啊!收起脸上有些玩味的笑,放下书,一本正经地说:“Okay,lets welcome the next group to make the video show。”

  林苏撇撇嘴,真是讨人厌!做什么video show啊?看看视频就罢了嘛!对着肖莫谦小小地撅了个嘴,翻了个白眼。肖莫谦眼底的笑意更深了,小狼崽,真当自己是狼啊!还是只“白眼狼”。

  林苏走上讲台,一手拿着个玻璃杯,一手拿了块白布,做出擦杯子的样子。赵斯默两个手肘支撑着桌面,一只手臂放在桌面上,一只手弯曲,撑着下巴,眉眼上挑。突然一个眉眼抛向靠墙站着的肖莫谦,林苏差点吐出来,好恶心啊!

  “Dave,youre so busy all the time。Do you have any free time?”那声音,娇滴滴的,林苏一抖,鸡皮疙瘩掉了一地。肖莫谦抬眼,道:“Hey,Lin Sue,its your turn。”林苏看向肖莫谦,衣冠败类!瞪了赵斯默一眼,说:“Oh !I work ever day。”“Every day?No days off。”那夸张的声音,连林苏这种说惯了吴侬软语的苏州人都受不了了。可是看看肖莫谦,居然还是一副气定神闲的模样,弄得林苏以为是自己幻听了呢!

  林苏磨牙,一个白眼飞向肖莫谦,咬牙切齿地说:“No way。Im here every day。I get here at six in the morning。”这牙咬得咯咯直响。秦筱夜和张曼曼埋下头,小声说:“苏苏现在是超进化了。”“嗯啊,小怪兽变成打怪兽了!”

  肖莫谦微微抬头,看了小怪兽一眼,嘴角微微扬起。超进化?原来不是小狼崽,是只小怪兽啊!手中的笔在纸上刷刷写了几下,不知道写了什么。不过那姿势却是帅爆了,萌得以赵斯默为首的一群花痴变心心眼。

  林苏再次鄙视肖莫谦,长得帅了不起啊? 真当自己是发电站啊,随时随地,不分场合发电。那么风骚,要是在古代,就该拉去浸猪笼!风骚男,妖孽男!林苏开始在脑海里想象肖莫谦被浸猪笼的画面,啧啧,真是过瘾!

  “Lin Sue,please continue。”肖莫谦看着林苏,眼睛里有些许的笑意。小怪兽磨牙,在心里呐喊“我忍!”,继续说:“No,I get here at six,I always get up around five。”林苏还没走出愤怒呢,这边赵斯默还沉浸在刚才肖莫谦的美男诱惑下,一时间接不上话。林苏瞥了肖莫谦一眼,这人怎么还不说“continue”啊?

  肖莫谦抬头,看了赵斯默一眼,说:“Zhao Simo,relax,please continue。”赵斯默再次犯花痴,娇羞一笑,还垂头了。认识赵斯默一个多月,第一次看到她脸红,竟然是因为肖莫谦那厮!林苏恨得牙痒痒,顺手一摸口袋,唔,木有带糖!人倒霉,真是连喝口水都塞牙缝啊!

  赵斯默继续娇滴滴地说:“Oh,wow!Thats early。When do you go home?”说是说跟林苏做partner,不过眼睛却是看着肖莫谦的。肖莫谦还很风骚地对着赵斯默笑,风情万种的。林苏再次在犀利鄙视他,当自己是牛郎啊!卖笑的!恶狠狠地说:“Around nine。”

  好不容易结束了这次充满坎坷的video show,林苏的牙都要给磨平了。肖莫谦看着她一脸肝色,忍不住抿嘴笑了。大清早逗逗这只小怪兽,真是浑身舒畅啊!比浓缩咖啡还提神啊!

  林苏回到座位上,伸手就进包包找糖吃,瞥了身旁的赵斯默一眼,只叹自己交友不慎。一颗糖扔进嘴巴里,嘎嘣嘎嘣地嚼得欢。肖莫谦站在讲台上,对着电脑,余光扫到林苏,微微挑眉,说:“Dont eat snacks at class。”

  林苏抬头,睁大眼睛瞪着肖莫谦,把糖咽下肚子,嘴唇上挑,牙关紧咬,两排牙磨得“咯咯”响。我吃糖你也管!这是大学啊,不是幼稚园!我在别的课堂啃包子,人老师都不管,你连吃糖都管!肖莫谦你这厮,实在是可恶至极啊!

  肖莫谦喜欢看林苏吃瘪,小怪兽两只眼睛跟火山似的,好像随时能喷出火一样。还有那张粉嘟嘟的嘴,撅得老高,好像挂衣钩一样。整张脸上都写满了不爽,偏偏还要憋着,除了吃糖,没别的宣泄方式。这会儿连糖都不让她吃了,不知道她还能怎么做。真是期待这只小怪兽生气的样子啊!

  林苏真的很生气,最讨厌人家不让她吃糖了!上次晚上吃糖牙疼,被赵斯默她们禁糖一个星期了啊!好不容易“刑满释放”,她牙不疼了,获得批准,可以吃糖了!这厮还不让她吃!老师怎么样?老师很了不起啊!

  是啊,在学校,老师可不就是了不起嘛!林苏长这么大,胆子说大不大,说小不小,最怕的就是老师。小时候怕老师叫家长,然后回去被老林教育。长大一点呢,又怕老师把她叫到办公室,语重心长地进行教育。教育,教育!小怪兽就怕人家教育她,偏偏肖莫谦就是光荣的人民教师,专职教育人的,林苏可不就得背他吃得死死的嘛!默默垂下头,嘟起嘴,还是没骨气啊,还是不敢跟肖莫谦那厮横啊!

  肖莫谦看着她这副模样,真的很想拍手大笑。小怪兽还真是小怪兽,像那么多动物。先是小狐狸,再是小狼崽,这会儿像是只斗败的公鸡,感觉浑身的毛都塔拉下来了。想来,自己也很久没养宠物了,这只小怪兽,养起来应该会有很多乐趣吧?

  林苏又扬起了头,切,她小怪兽能屈能伸,不跟肖莫谦那厮一般计较!林苏觉得自己的形象又高大了起来,我是能屈能伸的大女人,我不跟你这个长得比女人还漂亮的妖孽男一般计较!我忍,我忍,我百忍成钢啊!

  看着林苏,肖莫谦露出了意味深长的笑,或者,可以说我老奸巨猾的笑。盯着她的眼神,就像是怡红院的妈妈桑盯着那些长得标致的良家妇女一样。逼良为娼算什么,还有把人逼成兽的呢!

  林苏,忍吧,忍吧,忍久了,也就习惯了。革命尚未成功,前方还有雪山和大草原,林苏,只能自己保重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傲娇先生,请温柔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傲娇先生,请温柔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