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
木木夕Sharon2016-03-08 18:283,083

  林苏放寒假了,刚刚进入大学的一群孩子,就像是刚刚从羊圈放出来的一群羊崽一样,撒丫子乱跑,到处吃草。林苏还没回去,就已经安排好了回去之后一个星期的计划。小小学同学,初中同学,高中同学,三次聚餐,三天就已经没有了。还有大小姨妈,舅舅,姑姑,伯伯,每家吃一顿,她的一个星期就没了。

  林苏拖着行李箱,插着耳机,嘴里还不着调地跟耳机里的声音哼着小曲儿。肖莫谦的车子停在校门口,看着不远处的出租车停靠处,林苏得瑟的样子。虽然听不到林苏在哼什么,但他觉得林苏在哼的,一定是“咱个老百姓,今儿个真高兴!”林苏现在不该围白围巾,应该弄根红丝带,给她扭秧歌。

  等了半个小时,林苏都没有拦到车,耐心被消磨光了。前面的路口开出来一辆空的出租车,林苏正要提着行李跑过去呢,前面的男生就拦走了,回来帮女朋友搬了行李,两人一起上车。林苏恨得牙痒痒,有男朋友了不起啊!欺负我孤家寡人,要是默默在这里,一定能抢得过你的!

  肖莫谦看看手表,七点多了。他上网查过,去苏州的火车,最早的那班是八点四十五出发的。林苏这么早就起来了,应该是八点四十五的那班车,再不去,就要遇上上班堵车,赶不上火车了。摇摇头,算了,他就是心软。

  “同学,需要帮助吗?”肖莫谦摇下车窗,歪头问林苏。林苏本来可高兴了,虽然黑车不靠谱,可是火车快晚点了,她也管不上了。结果看到肖莫谦那张妖孽的脸,林苏猛地把脸撇开了。她虽然没骨气,但也不会通敌卖国的,要是这次坐了肖莫谦的车,以后在他面前就抬不起头了。

  肖莫谦看看手表,“哎呀”了一声,貌似很焦急地说:“七点半了,我朋友的火车八点半到啊,不知道现在去火车站来不来得及。”林苏悄悄瞄了眼自己的手表,啊,真的七点半了,再不出发,就真的要赶不上了!大丈夫能屈能伸,一咬牙,一跺脚,提着行李绕到车尾。肖莫谦下车帮她把行李放到后车厢,林苏瞧都不瞧他一眼,打开后座车门,一屁股坐了进去。

  “林苏同学,你知不知道,为了表示对司机的尊重,应该坐在副驾驶的呢?”肖莫谦上车后,回头问她。林苏一扬头,说:“不知道,我只知道副驾驶很危险,你的驾驶技术也不知道行不行,万一出车祸怎么办?我的命很珍贵的!”肖莫谦沉默,这只林苏,说话还一套一套的。

  林苏偷偷瞥了肖莫谦一眼,其实这人不说话的时候,还是蛮帅的。这副妖孽的长相,要是心肠不那么坏,她就心水了!啧啧,皮肤真好,都看不到毛孔,不知道摸上去是什么感觉,会不会滑溜溜的?眼睫毛好弄好长哦,还那么翘,能放几根铅笔芯上去呢?还有那嘴巴,红艳艳的,唇形真好看,像是化了唇线一样,亲上去会不会很香很甜啊?

  肖莫谦从后视镜里看林苏,从一开始的满脸不屑,到现在,竟然盯着自己咽口水!看不出来,这只林苏还是个小色女。对着自己这样也就罢了,要是对着别人也这样,那他可不答应!

  “林苏同学,知不知道一直盯着人看,是不礼貌的行为?”肖莫谦突然开口,把林苏吓了一跳,惊慌地抬头。对上肖莫谦似笑非笑的脸的时候,林苏的脸刷地红了起来,心跳也越来越快。肖莫谦这厮,真是个祸害,顶着张妖孽的脸,到处勾引人!

  肖莫谦回过头,假装认真地开车,在林苏看不到的地方,勾起嘴角,满意地笑了。这只林苏也不是真的没心没肺的,还会脸红。回头,林苏脸上的红晕还未褪去,眼睛睁得大大的,显得特别无辜。

  林苏最会的就是装无辜,总是仗着自己眼睛大,底子好,就眨巴眼睛,倒也蛮有用的。比如说期末的时候,考体育,林苏打太极的时候,动作方向和人家都是相反的,本来是肯定不合格的。结果,林苏睁着她的大眼睛,很无辜地对老师说:“老师,我太紧张,忘记了,你就让我过吧!”然后,那个体育老师给她打了75分。赵斯默当时就气愤地喊:“苏州女生占便宜啊,发嗲发得人骨头啊酥掉了。”

  “吃早饭没?”肖莫谦貌似无意地问道,路边却正好有家永和。林苏摸摸肚子,还真是有些饿了,摇头,还是那副无辜的表情,说:“没呢!”肖莫谦把车停在路边,转身嘱咐道:“在车里等着,我去买。”林苏点点头,她真的饿了,饿的时候,有人要给你买吃的,可不就得乖乖的嘛!

  笑眯眯地对肖莫谦说:“肖老师,我要吃小笼包,还有烧饼,不喝豆浆。”肖莫谦抿着的嘴,微微上扬,说:“好。不给你买豆浆,酸奶怎么样?”林苏点头,可乖巧地说:“谢谢肖老师。”肖莫谦想,果然吃的东西最能俘虏一个女孩子,这会儿一口一个“肖老师”的,叫得多乖巧啊!

  把早餐递给林苏,还不忘叮嘱她:“先吃点固体,再喝酸奶。”林苏乖乖点头,看了看手里的袋子,抬头看肖莫谦,问:“老师,你呢?吃咩?”林苏手里正夹着个小笼包,胖乎乎的小包子,在白白嫩嫩的小手下,显得特别可爱。

  肖莫谦张开嘴,林苏身体向前倾,把包子塞到肖莫谦嘴巴里,两人都是一愣,肖莫谦自己也不知道,自己怎么就莫名其妙地张了嘴的?林苏平时和赵斯默她们,习惯了你喂我,我喂你的,肖莫谦张开嘴,她就很自然地把小笼包塞进去了。这会儿,两人都尴尬了,林苏默默垂下脑袋,闷声不响地吃小笼包,恨不能整张脸都塞到装小笼包的纸盒里。

  肖莫谦转过身去,嘴角上扬的幅度,比刚才更大了。林苏嘴里塞着个小笼包,偷偷抬眼,瞥肖莫谦。发现肖莫谦也正在后视镜里看自己,忙又垂头,装模作样地戳小笼包,盒子里一下子就多了许多肉汁。

  “再戳就要破了!”肖莫谦的声音里,有明显的笑意。林苏撇撇嘴,怎么就忘了肖莫谦那厮是个妖孽呢?真是被美色迷昏了头脑。吧唧吧唧,把嘴里的小笼包咽下去,用手背蹭蹭嘴角的油渍,说:“这纸可厚了,不会破的!”肖莫谦垂头,笑得很是欢乐,肩膀一个劲儿地抖。

  趁着红灯,抽了张纸巾,递给林苏,“擦手。”林苏接过,撇撇嘴,心想:哼,还怕我蹭到你车上呀!不过,现在她坐在人家车里,吃着人家给买的早饭,没那胆子反叛。万一肖莫谦一个不高兴,把她赶下车了,还让她把早饭吐出来,她怎么办?

  林苏总算在8点10分的时候,赶到了火车站。肖莫谦帮林苏把行李提出来,林苏接过行李,还是很有礼貌地说:“谢谢肖老师。”末了还想起什么来了,说:“肖老师,您快点进去吧,您朋友应该已经到了,别让人家等急了。”

  肖莫谦站在车前,含笑看着她,说:“嗯,你自己先去检票吧,路上小心点。”林苏点头,乖巧地说:“嗯,老师再见。”肖莫谦还是含笑看着她。林苏右手拖着行李,左手提着笔记本,还有一袋吃的,应该是带给家人的土特产。小小的身躯,一步一步地挪着,慢慢地走出了他的视线。

  摇摇头,肖莫谦垂头笑了,没想到他这辈子还能体会到离别的伤感。看着林苏走开,他竟然隐隐觉得不舍。他还真是有些不放心林苏,这孩子傻兮兮的,会不会在火车上睡过头了,下错站?又担心林苏会上错火车,被带到什么偏僻的地方,回不来了?林苏这么贪吃,会不会给人家诱拐了,被卖到山区,给人家当童养媳?好吧,肖老师是真的被林苏把智商带低了。

  林苏坐在候车室里,心里感觉怪怪的。刚才肖莫谦的行为,让她觉得很奇怪。她平时跟肖莫谦不对付,上课的时候,都是能不看他就不看他,能装死就装死,很少有接触。两个人单独相处的时候,似乎没有过。哦,有一次,就是他有女朋友的事情被传出来,然后肖莫谦找她谈话,那也是为了压榨她。

  今天的肖莫谦,和她平时认识的不大一样。她在肖莫谦的身上感觉到了温暖,自己也觉得莫名其妙的。平时看到肖莫谦的时候,她都是恨得牙痒痒,觉得这人可坏了,是大坏蛋。可是今天,她觉得其实肖莫谦人还不错。

  只不过,林苏和肖老师怎么也算是宿敌,要林苏一下子就从厌恶转为喜爱,那是不可能的。林苏把今天的异常归结为,她吃人家的嘴短,她是被肖莫谦的小小恩惠给贿赂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傲娇先生,请温柔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傲娇先生,请温柔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