汨罗花的祝福
北懒懒2018-03-29 14:293,821

  耳佳最近走路都是轻飘飘的,神采飞扬,只要考核后她就可以申请菜地啦,另外申请住宅,独自居住。可以不用遭受麦凯连带的骚扰,也可以躲避一下塔丽,她不想这么下去了,同个屋檐下,抬头不见低头见,矛盾偏偏越见越剧烈,洗漱的争锋相对,配营养剂使争先抢后,连出门都要挤着……她想避开,塔丽似是故意和她过不去,处处与她针尖对麦芒。

  耳佳把小番茄放在桌子上,看着红艳艳的圣女果,眼冒绿光。余光瞥见耳伊跟着塔丽叽叽喳喳的不知道说着什么,两人便笑得花枝乱颤。

  确实,她跟塔丽一起聊天说话时塔丽很少有开怀的时候,总是愤世嫉俗的说着社会的种种不平,眼睛渐渐蒙了一层纱,让人看不真切,猜不透。她若不是第一次见到塔丽时,看到过那双清澈干净的蓝眸,她几乎不敢相信那个爱上流社会的奢华,附庸风雅,低微的爱着一个只算是半个贵族却心机深沉的男人的塔丽曾经是个无忧无虑的女孩子,纯洁美好如梦一般,醒来便烟消云散。

  也是,她真不知道说什么可以让塔丽言笑开怀,难道让她跟塔丽说冷笑话?说有‘一颗软糖,走在路上,走着走着,突然说:啊,我好软啊。’?

  耳伊跟着塔丽走到她桌子前,耳伊先是看了看桌子上的小番茄,眼珠咕噜噜直转,便神秘兮兮的对着耳佳耳语“耳佳,不知道你听说了没有,米番老师要嫁给洛家那位尊贵的五级植物师洛明哦。”看着耳佳面无表情,再接再厉“米番可是我们的老师,洛明植物师可是我们的激发者,应该感激尊敬呢,你会去参加婚礼吗?”

  耳佳瑞面无表情,心中却掀起轩然大波,男男结婚没什么,现在很正常,她也不歧视同性恋,但是耳伊那一抹杀意,是她的幻觉?耳伊想杀她?她看着塔丽,塔丽埋在阴影里,看不清神色。若是耳伊想杀她,应该不会特地邀请她去参加什么婚礼,难道她想光明正大的要她去参加婚礼,在让她发生什么意外不成?

  那么塔丽呢?她会不会知道?有么有参与?耳佳自认没有对她做过什么伤天害理的事让她对她狠下杀手。毕竟也曾经是朋友不是吗?她们现在还住一个宿舍,塔丽也会对她有点感情吧。应该不会的,塔丽不会的,估计她自己看错罢了。

  在说杀人,还杀一个植物师学徒?到底是什么惊天动地的事才能让耳伊狠下杀手?就只为了她这么一个手无缚鸡之力也毫无威胁力的私生女而背上杀人的罪名?耳佳想不通,就算她羡慕嫉妒恨耳佳得到她父亲的保护,也不至于到这个程度。

  耳佳慢条斯理的分析着,觉得都不太可能,渐渐放下心,估计真是最近她太得意忘形了,给自己敲了一记响钟。果然危险无处不在,不可掉以轻心。

  耳伊说了半天,耳佳依旧毫无反映,刚想破口大骂,“耳伊小姐,老师和激发者自然是要感激尊重的,只不过我只是一个小小的学徒,怎么够资格去参加三级植物师和五级植物师联姻的婚礼?多谢抬爱,我便不去了。”

  耳伊顿了顿,便拍手大笑。“好!真不该说你聪明还是说你愚蠢呢!”

  最后一句意味深长的话让耳佳心惊胆颤了好几天,却没发现她们再有什么异常举动。耳佳准备了给米番和洛明的婚礼礼物,算好了到婚礼那天再寄送过去。

  耳佳心心念念防着耳伊跟塔丽,却没想到麦凯会再次出现在她面前。他穿着一身墨绿色的军装,更显得身长玉立,见到耳佳,他优雅的脱下他手上的白色手套,对着耳佳轻轻一笑,眉目间媚态横生。

  诱受妖孽受啊有木有!!耳佳心里咆哮,穿身军装没有军人的气势也就罢了,偏偏还如此如此的妖孽,完全颠覆了他以往的贵公子优雅高贵形象,这是什么人啊!!穿个军装就能让人神魂颠倒,无人能及啊,她是男的话绝对忍不住美男计直接扑倒扑倒再扑倒!!可惜了她。

  “肯斯家族举办一个拍卖会,会出现很多珍贵的品种,美丽的耳佳小姐,你愿意跟我一起珍惜这个千载难逢的机会吗?”温柔磁性的声音可以迷倒长城了,可惜耳佳却看向站在不远处静静看着她的塔丽,完全忽视他的话里中含有的特殊意会。

  塔丽安静的站在那里,秀发遮住了脸颊,裙摆随着风轻轻飘扬着,娴静雅致。耳佳却觉得像是白天鹅长出了黑色的翅膀……

  耳佳坚决的拒绝了所有的邀请,继续回到了三点一线的日子,教室,卡恩斯菜地,宿舍。因为她已经有了精神力,卡恩斯坚决以不浪费资源的姿态让她照顾一个小小角落的菜地,连续半个月耳佳都勤勤恳恳的打理那块菜地,看着绿油油的一片,什么忧愁,什么烦恼都是浮云,耳佳发现她渐渐开始喜欢她的职业,喜欢种菜,过着‘采菊东篱下’的悠闲日子,其中乐趣无法向外人道也。

  她最喜欢的是汨罗花,呃,理由嘛,就是以貌取植物啦。汨罗花简直就是陆地荷花,除了没有绿叶配村。耳佳可是很喜欢荷花的,还记得刘禹锡爱莲说中的‘出淤泥而不染’吗?她喜欢这样的品性,她向往着,即使她做不到。

  每天她都会趁着卡恩斯不注意的时候偷偷的摸着汨罗花的花瓣,不蹂躏一番她心里就不踏实。今天她照常用手指描摹着汨罗花的花瓣,喃喃道“这么漂亮,真想偷走偷走偷走……”哎,只可远观不可亵玩焉,纠结。

  突然汨罗花花瓣慢慢变红,先是粉红,再是大红,最后艳红,像火焰燃烧一样,红得触目惊心,耳佳大惊,发生什么事了?汨罗花要是出事卡恩斯要把她碎尸万段的,玩笑不得啊,泪奔……

  耳佳刚要起身去找卡恩斯,却发现她的手指紧紧黏在汨罗花的花瓣上,然后她体内的光质如瀑布从千米高崖之上宣泄而下,气势汹汹,她顿时全身虚软,大汗淋漓。她不会走火入魔吧?她急忙定下心来运行空冥道决,将光质运输速度降下来,不然她可要被吸成干尸了。

  呼,终于没事了,肿么回事?

  “谢谢你的夸奖与赠与,我祝福你平安康健!”耳佳听到一个扭扭捏捏的声音,声音刚落,她感觉全身便暖洋洋的在流淌,如同待在母亲的子 宫里温暖而安全。

  不会是她手下这朵汨罗花吧?她诧异低头,看见汨罗花从血色的艳红渐渐褪色,最终变成了粉色的汨罗花。这个是害羞?耳佳对比了一下旁边的汨罗花,皆是雪白晶莹剔透,洁白神圣。而这朵是因为跟她说话害羞而染上颜色?

  真是不可思议,居然有那么羞涩的花,啊,真是太卡哇伊了,耳佳星星眼。

  “汨罗花升级了?”万分诧异的声音传来,耳佳僵硬,这是进化升级?她还以为是……囧死啊!

  升级?它怎么升级了?难道是刚才……她能让植物进化?她突然想到前几天晚上小生菜突然多长了一圈叶子,而小生菜一副忘乎所以的样子,耳佳看着与众不同的小生菜,忧虑了,木秀于林风必摧之,为了拯救她的小生菜,她立马将多出的那层菜叶给煮吃了,甘甜多汁的菜叶啊,耳佳咂咂嘴,她还记得那无与伦比的美味!她吃完那生菜可是让她精神饱满了一个多星期呢……而小白菜彻底的愤怒了,将无视耳佳进行到底,现在都是小番茄给她指路,耳佳摸摸鼻子干笑。

  还有那句“谢谢你的夸奖与赠与,我祝福你平安康健!”

  就是传说中的汨罗花的祝福?!她怎么莫名其妙的就得到了?神迹啊!!耳佳幸福的冒金星,她深受命运之神的眷顾??耳佳傲娇了——所以后面她悲剧了!

  “我一直给它输送光质,以为它还要三天才能升级呢,居然提前了?”卡恩斯百思不得其解,不过她还是很高兴,“能升级了,效用翻两番呢!今天请你吃饭!”卡恩斯大手一挥,对耳佳大方的道。

  耳佳躲躲闪闪的答应了,她就说她怎么莫名其妙的得到神的眷顾了,原来她把人家的功劳给抢了,要是卡恩斯知道了要让她怎么死啊?耳佳内流满面……

  不过,“卡恩斯,精神力可以让植物升级?”

  “恩,你还没上植物师的课程还不知道,植物师可以让植物升级,植物师依靠植物修炼精神力,互惠互利。机甲战士需要植物师抽取植物能量制成能量水或者高级的能量剂来练出精神力。”

  耳佳看着卡恩斯侃侃而谈,只觉更加悲剧了,她只有心情100分才会如此温柔,粗暴什么的简直就是梦幻。她已经做好洗洗等着刷拷了……

  觉得偷了改属于卡恩斯的汨罗花的祝福,耳佳更是勤奋的帮着打理卡恩斯的菜地,她不知道那么珍贵的东西要那什么来偿还,而她除了那点劳动力便一无所有,只能更加勤奋的帮忙照顾植物,种植更多的植物,只有这样才能减少她心中内疚的万分之一。至少让她觉得稍稍好受一些。

  耳佳体内的光质虽然只有73点,属于中等偏上,但是她与空冥道决的契合度至少达到90,加之她天天勤勤恳恳的打理着大量植物,养殖和种植,算是大量的修炼了,所以她的精神力也是节节高升,耳佳出于内疚,并没有发现。卡恩斯却是发现了,看着耳佳的努力赞赏的点点头,心中很是欣慰。

  时光流逝,又是半个月过去,还有不到一个月就要参加考核了。耳佳想着,走回宿舍。

  塔丽坐在沙发上,桌子上摆着两杯鸡尾酒?耳佳疑惑的看着塔丽,这种东西可是有市无价的。粮食酿成的酒,对于金属星的人来说几乎只在传说中……

  “这是由可加鱼血与卡卡兽血混合制成的营养剂呢,从肯斯家族拍卖会天价拍来的!尝尝吧。”塔丽淡淡的说着,长长的睫毛却多次煽动,显示着她心里的不平静。

  耳佳只是奇怪着这么贵重的东西塔丽怎么就得到两杯?天价与天价的叠加是多少……

  “不喝吗?”塔丽嘲讽着,“算是为我们友谊结束的默哀吧……”后面的声音悲哀深沉,耳佳看着塔丽,“为什么?”

  “为什么?世间没有为什么,喝吧,喝了以后我们进水不犯河水”

  耳佳沉默良久,似是过了千万年,才僵硬的说道:“人敬我一尺,我敬人一丈,既然你执意要把我拉出朋友的圈子,我也不自作多情了。”耳佳举起杯子一饮而尽,接着眼前一黑,理智淹没在黑暗之中。

  塔丽听见嘭的倒地声,久久静坐,而后拿出一张纸,抬起耳佳的手指在上面按了一下,滴的一声响“确认完毕。”

继续阅读:遇见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未来之植物师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