矛盾
北懒懒2017-04-06 04:043,051

  耳佳终于确信小生菜会说话了,玄幻的世界啊!耳佳连续一个星期运空冥道决与小生菜修炼都能听到小生菜说话,小生菜就如同稚儿,会浅浅的撒娇,会骄傲的等夸奖邀功,会抱怨耳佳对它的不良待遇……

  耳佳从第一次的惊悚到现在的淡定如常了。

  而塔丽自从上次吃饭后便于耳佳渐渐疏远了,不在与耳佳一起去上课,课间不会找耳佳,渐渐的跟耳伊亲近起来,耳佳除了沉默还是沉默。

  塔丽的疏远,最难受的是耳佳她去上课找不到路了,不过人的潜力真是不可藐视的,耳佳能听懂小生菜说话之后,她上课就抱着小生菜去上课,多有用的植物啊,指路明灯啊!耳佳对小生菜温柔和蔼了,小生菜由刚开始的惊悚到后来的得瑟非常,指路菜叶都发着飘。

  今天耳佳又抱着小生菜优哉游哉的走在石板路上,咦?怎么有人提到她的名字?耳佳顺着声音走过去。

  “大哥,你什么意思?我是没有发言权,但你现在是什么意思?耳佳那个卑贱的胚子,她凭什么,父亲把她捧在手上怕摔了,含嘴里怕化了,不敢让她出那铁门一次,就怕她遇见我们伤了她一根汗毛,现在她成了植物师学徒,明明有那么多的事要她出面为家族出力,父亲却下令不让家族找她,而你居然也护着她!她不过是个贱人生的贱种,大哥你忘记你说过的话了?居然要护着她!!”

  耳伊神情激动的向耳雅咆哮,耳雅僵着身体一动不动,眼睛微微迷着,浓密的睫毛扑扑闪动,深沉而忧郁。耳伊恨恨的瞪了耳雅一眼,“我不会放弃,我不信你们能一直捂着她护着她,等着看好了。”转身大步往外走。

  耳佳身体一缩,躲在帆树后面,等他们陆续走了,才慢慢踱向教室。

  什么意思?耳佳只觉思绪纷乱,她的父亲对她如珍如宝?费尽心思保护她?原来她一直以来的猜测都是错的?想到‘耳佳’拥有迪尔那个高级机器管家,耳佳隐隐明白。

  耳家没有人找她,只因她父亲的下令,而不是在酝酿着更大的阴谋来谋取利益?原来有人在背后默默的保护着她,耳佳心里荡起一股热流,久违的温暖让她热泪盈眶。

  耳伊最后一句话什么意思?想起塔丽最近跟她愈走愈近。不会的,塔丽不会的。耳佳心中满是忐忑不安。

  上完课回到宿舍,难得看见塔丽坐在沙发上,她哀伤的看着她眼前那盆阳子花,喃喃道“你为什么还没有结子?”眼角还闪着点点泪光,愈发的显得无助,隐隐还透着绝望。

  “塔丽,怎么了?”

  “啊,你回来了,我没事。”塔丽用手擦擦泪水,扭头转向一边。

  “耳佳小姐,有通讯请求,是否接通?”呃?耳佳才注意到宿舍不知道何时出现了一台新的机器,怎么那么像迪尔?耳佳疑惑看着塔丽。

  “是麦凯送的,说是照顾我们的生活。还是高级管家呢!”塔丽甜蜜的笑起来,刚才的忧愁一扫而空。

  耳佳接通通讯视频,看见光屏中显示出麦凯高贵优雅的笑容时,耳佳隐隐似是察觉到什么,耳佳还来不及扑捉便一闪而逝。麦凯邀请她和塔丽去参加一个聚会,都是名流巨贾的交流场所,耳佳刚想拒绝,塔丽便一口应承下来,保证一定漂漂亮亮的到场。

  塔丽兴奋不已的去准备服装,耳佳也换了一件墨绿色紧身的连衣裙,有专属植物师学徒的神秘高雅。耳佳点点头,她不太会打扮,她一般都是挑连衣裙来穿,简单并且不用担心搭配不当。

  聚会很无聊,聚会的地方环境很类似斯米克餐厅,聚会都是一堆一堆的人聚在一起天南地北的海聊,耳佳漫不经心的听着,只是勤奋的吃着餐桌上的肉。然而最诡异的是麦凯对着她大献殷勤,凡是她瞄过的东西,立刻出现在面前,接着滔滔不绝的向耳佳介绍着这些吃食的种种不俗事迹。

  对于塔丽嫉妒不已,又强忍着也站在麦凯身边听着他侃侃而谈,是不是微笑应和的行为,耳佳头痛不已。她对麦凯克没有半点非分之想,他们根本就不是一个世界的人,而麦凯看着她虽然一直微笑有理,保持着完美的绅士礼仪,耳佳还是能感觉到麦凯隐隐有着鄙视。

  带着鄙视献殷勤,除了阴谋诡计,她找不到别的可能性,可是看着塔丽对他一脸痴迷,渐渐的走向他的陷阱,耳佳恐慌着却满是无力。塔丽对她越来越疏远冷漠,现在还嫉妒她得到了麦凯的虚情假意,不论对她说什么都没有用,耳佳不想莫名其妙就被人算计了,决定远远躲着,惹不起还躲不起吗?

  塔丽……耳佳在心里叹了口气,她们的友情要结束了吗?塔丽是她来到这个世上第一个对她放出善意的人,是她收到的第一份温暖,她想一直珍藏,而如今……或许是她的懦弱,她的自私。

  耳佳还是决定躲着。

  接下来半个月,耳佳无论如何都没有再和麦凯和塔丽出去吃饭参加聚会了。麦凯每天都会送东西给耳佳,衣服手饰或是珍贵的动物皮毛,烹饪的美食应有尽有,除了没有鲜花了。塔丽脸色愈加衰败,如凋谢的花朵,渐渐枯萎,悲伤绝望的氛围愈见浓重,耳佳觉得不仅仅是因为麦凯送礼的事,麦凯也会送一些可爱温馨的小礼物给塔丽,约不到耳佳的时候也会跟塔丽出去参加各种高级聚会。

  塔丽一时悲伤一时高兴,又哭又笑的,怎么看怎么诡异。而塔丽的阳子花病态愈见严重了,耳佳每每听到阳子花的唉声叹气每次都想提醒塔丽要照顾好她的阳子花,可是塔丽对她愈发的不待见了,一见耳佳掉头就走。

  耳佳深深的沉默了,她不知道怎么办,她想竭尽全力去挽救她的第一份友谊,可是她却眼睁睁的看着塔丽愈走愈远。

  不在沉默中爆发就在沉默中死亡。

  塔丽走进宿舍,那身哀伤绝望的气息浓重得令人窒息,甚至隐隐透漏着淡淡的死气。耳佳大惊,“塔丽,发生什么事了?”

  塔丽目光呆泄的看着耳佳,耳佳走过去扶住她摇摇欲坠的身体,“怎么了?”

  耳佳刚碰到塔丽便被狠狠的甩开,耳佳诧异莫名。塔丽泪流满面,呆呆的坐在沙发上。耳佳觉得塔丽快崩溃了,“塔丽……”耳佳轻轻叫了她一声,手扶着她肩膀。

  “滚开,你别碰我。”塔丽尖叫起来。

  “为什么?”

  “为什么?我才想知道为什么?为什么我的阳子花不结阳子,为什么我千辛万苦的养殖它,殚精竭虑,小心翼翼的养着,它为什么一直不结子?我明明养着阳子花,看着我父亲高烧不治,我求着阳子花结子,为什么它死活不结籽,让我眼睁睁的看着我父亲死去。”

  “你说为什么?为什么你没有任何亲人需要救治,你根本就没有认真的养殖你的生菜,却养得那么好!你说为什么?为什么我要看着我父亲死在我面前,还要看着麦凯对你大献殷勤?为什么?你说为什么?”塔丽眼中满是血丝,歇斯底里的冲耳佳叫喊。

  耳佳手足无措,她父亲……“你为什么不找米番老师借要阳子?”傻傻的问出口,才惊觉问错了话。

  “问他?让他告诉我我养不出阳子,我父亲死有余辜吗?”塔丽凄惨的笑着。

  “你……”耳佳说不出口了,阳子花是塔丽的,她不可能帮着养殖,这是对植物师的侮辱,哪怕她们现在只是学徒。而种植阳子花的植物师是不可能开口向别的植物师借要阳子的。而她与塔丽住一个宿舍,她如果向别人借阳子,只会让别人歧视塔丽。她上次在交易会借了卡恩斯的阳子,是用于交易别的植物,塔丽没有能力借她那么多,而且塔丽也不在她身边,她借卡恩斯的阳子无可厚非,而在学校在去卡恩斯那里借阳子,卡恩斯也根本不会再借,她还欠着卡恩斯十颗阳子呢,那是巨债!

  塔丽转身回到她房间。

  耳佳呆坐在沙发上,看着病气越来越浓重的阳子花,再不救就真的枯萎了,塔丽就真是万劫不复了。耳佳抱起阳子花,默默运起空冥道决,将光质传送到阳子花身上。

  耳佳觉得胸闷,头晕,眼花。她知道不是她的不适,而是阳子花的感受。淡淡的绿光笼罩在阳子花身上,久久才消散,阳子花精神了不少,还有些许病气,还需要调养一段时间。

  耳佳看着阳子花,它为什么染上病气?为什么不结阳子?塔丽,你说呢?

继续阅读:精神力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未来之植物师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