测试
北懒懒2017-04-06 04:043,025

  第二天,耳佳还在梦中时门铃大响,谁这么没有素质,门铃哪有这么按的?科技高超素质低下吗?果然没有完美世界啊!她睁开朦胧的眼睛嘟囔着。挣扎着爬起来,慢吞吞的去洗漱,迪尔会在她醒之前把洗漱用具都准备好,万能的管家啊,让她想起了黑执事,耳佳扬起嘴角,再以蜗牛速度穿戴好。

  “迪尔,去开门”很诡异,迪尔不是管家吗?它怎么不会去开门?门外的应该就是接她的人吧,会用什么眼光看着她呢?耳佳乐观的想着,敌不动我不动,任尔东西南北风,我自岿然不动,哈!

  “死女人,那么久才开门,真是卑贱的胚子!”一个尖锐高亢的女音划天响。

  果然,怎么样的人说什么样的话,耳佳对这个家族的评价低至谷底。

  今天还要跟他们一起去测试,真是是可忍,依旧挨忍!!算了,没水平的话不接,降低了自己的品味。耳佳穿着她在依铺购买的黑白配装,踱着步子向外走。一出去就看见一个双眼满是火星,头发都能看见电流的女人。

  “哦,走吧”无视她的愤怒,继续往外走,看吧,第一战耳佳VS恶俗女,完胜!她不过是起晚了,就能让敌方情绪失控,方寸大乱,这叫无招胜有招!!

  “你!你!你!不愧是贱女人生的贱种!你以为你会成为植物师吗?植物师岂是你这种贱种能觊觎的,还想妄想麻雀变凤凰哈,你现在嚣张,等测试之后看你怎么哭!!”

  这个段数高了点,确实有影响到她的情绪了,看来能在一个大家族里混的人,没有简单的,真是一针见血。耳佳却没有特别担心这次测试,即使她也渴望着马到成功,16到25岁都有可能测出光质,所以即使今天没有测出光质,以耳家连她这个被厌恶的私生女都不放弃那万分之一的机会的作风来看,25岁以前不会对自己采用什么策略的,25岁之后估计就被随手送人或者直接拿去配种了。耳佳想到这里,心脏紧紧一缩。16到25,还有9年时间,9年,可以让自己做很多事了。

  耳佳定了定神,忽略耳边尖酸刻薄的话,嘲讽着,她一样是女人,下场也不见得比自己好多少。连自己的处境价值都没有搞清楚的人,才真是可悲。现在她的待遇不管有多好,以后的事谁能说得定。

  一架很威武的光甲站在门外,阳光从光甲背后照射着,闪闪发光,无与伦比的耀眼,刺痛了耳佳的眼睛,接着就在她面前表演了现实版的变形金刚,从机甲变成一辆小轿车。她呆呆看着,电影版的变形金刚啊,她神经在粗壮,看见大黄蜂的同类人在眼前,也真是被刺激到了!

  “咳咳!耳佳,上车吧,晚了北植物院会有很多人。”一个温润的声音响起,听着就让人如遇春风。耳佳定了定神,开车门,这个车就如同21世纪的样子,除了没有轮子。坐上车后,看了看驾驶座上的人,只觉他眉宇间一片温和,让人宁静。

  “走吧。”耳佳垂下眼帘,温润吗?温文儒雅,温文如玉!她恍惚的想着,耳家怎么还会有这样的人,真是讽刺。或者知人知面不知心?耳佳心里一悸。

  车开的时候看见后面跟着一辆火红色的跑车,真骚包,那个女人真让人无语,从见到这个温润男子之后,那个女人一直没有说话,果然大家都不简单吗?还是小心为上!

  耳佳在心里思索着,耳雅也很讶异,变化真大,虽然还是和以前一样沉默,却没有了胆怯和故作冷漠的无措做作,麦凯的作为他知道,却没想过要阻止,做错事总要付出代价的,他以为能把她完全推向绝望的深渊,可是今天看来却是截然不同,难道是她确定自己能通过测试?他勾勾嘴角,意味深长的看了她一眼。

  “到了,下车吧。”

  一下车,人山人海,每个人都行色匆匆,脸上尽显焦虑与兴奋。还有形色各异的机甲满天飞,电影里的梦幻场景此时真实的存在,让耳佳微微恍惚。耳佳在车上时思绪纷乱,还没来得及观察周边事物,现在看见闻所未闻的美景让她的心情微微愉快起来了。

  不多话,跟着他走着,一路上耳佳就像刘姥姥进大观园四处张望,所有的房子都闪金属光芒,有低调的华丽,有张扬的艳丽或平凡无奇的庸容,与地球高楼大厦的繁华不同,没有高耸入云,尽显浮华,反而有种隐忍的古朴与壮阔。耳佳用心感受着这一片银白色宽广无边的海洋,似是看到了浪花的翻滚,白鸥自由的翱翔,让人不禁想长歌一曲。

  “我们就在这里排队吧,给这排测试的是洛家的五级植物师洛明。”耳雅淡淡的说着,但眼睛里浅浅藏着羡慕的光芒微微闪过,他今年21岁了,还有4年,他还没能测出光质的话,他就只能去星际战场立战功来在家族中立足了,战功哪有那么容易的,耳雅眼中光芒闪烁不定。耳伊看见大哥的神情,没说话,在大哥面前她也是没有说话资格的,她斜着眼睛看向耳佳,她连在大哥面前露脸的机会都少之又少,想到这里,向耳佳抬抬下巴,不屑的看着她,傲然抿着嘴角。

  耳佳无所谓,如果真有光质,在哪里测都一样,没有的话去哪里都没有。

  所谓无知者无罪,原谅她吧,神!

  光质的测试需要植物师用精神力在旁边辅助激活,植物师不尽心或者精神力不足,光质不能激活,或者激活光质甚少。光质满分是100点,10点以下的终身都只会是一级的植物师学徒,最高也就是二级学徒,到达30点才有可能成为植物师,但是级别却很低,史上只30点光质的最高才达到三级植物师,大多数都只能是一级植物师。50点是一个重要的分界线,是四级和五级植物师的分叉,四级以下都是低级植物师,五级以上才是中级植物师,光质到达50点,才有可能进入到五级。16到25岁需要植物师来帮忙激活光质,是否能激活就看你体内的光质质量,能不能激活,能激活多少,与你体质相关,也跟帮你激活的植物师的精神力和态度息息相关,不可谓不影响深远啊!

  耳佳看着他们这排的人数越来越多,看来这个植物师很得人心啊。耳佳看着整个小小的院子排满了一条条长龙,觉得自己又回到了21世纪,在排队抽血或打预防针,黑线= =!

  “这次洛明植物师也来帮忙测试啊,还好我抢到他的队伍来排啊,真险,还晚一步人就满了。”

  “洛明植物师是测试中级别最高的,谁不想排他啊,要不是他有限定人数,估计所有人都跑来这里排了,还好我来得对时候,不早不晚,刚排得上。”

  “我一直在卡时间,等规定时间到马上就冲,才来得及,还好那些贵族的有特别时间安排了,不然跟我们抢,随便激活可是很糟糕呢。”

  周围一片赞同声。

  耳佳“·····”

  一个小时之后,终于轮到她了,耳家的那两个人都测完了,不知道去哪里了,也不知道前面有多少人测试过了,耳佳心里很是紧张。

  测试是在一个房间里,耳佳拘谨的走进去,看见一个30岁左右的男人,面无表情,没有不耐烦或者厌恶,耳佳的心稍稍放松。

  “过来把手放在帆板上,然后闭上眼睛。”耳佳走过去把手放在洛明身前的那块实木非木的板块上,闭上眼睛。

  手上一暖,他把手放在她手背上,耳佳还没来得及害羞,就感觉身体如烙铁般滚烫,她好像在接受苏妲己想出来的炮烙之刑,熊熊烈火像是把灵魂都点燃了,痛,无边无际的痛,简直是十八层地狱的最残酷刑罚。耳佳满脸通红,她想大声尖叫,喉咙却发不出声音,想挣扎逃出令人窒息的炼狱,然而全身僵硬不能动弹,耳佳觉得自己的灵魂即将和身体分裂,抽丝拨茧般一丝一丝的抽出她所有的生气,她觉得自己快死了,像是过了万万年,火烧的灼热感降下后,还没来得及松口气,便又受到万蚁啃噬的痛苦,骨头似是被啃噬咀嚼,骨头渣子撒满了一地,皮肉像是爬满了食人蚁,满是痒和痛交织的折磨,耳佳头上不停的冒冷汗,身体瑟瑟发抖,就在她快要崩溃的时候一切都戛然而止,耳佳恐惧着,腿一软就直接坐到了地上。

  耳佳头晕耳鸣,汗水仿佛渗透了房间里用金属制成的地板。

继续阅读:植物师学徒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未来之植物师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