暂居与发现
北懒懒2017-04-06 04:042,823

  金族人族长很是热情的欢迎他们就住于他们的村庄,耳佳看向洛尔,洛尔也看着耳佳,眼中询问着。耳佳大汗,洛尔,你的小受是小毛球,不要用忠犬的眼光看着她啊,做选择这种事她不擅长啊,要不要住你说句话啊喂。

  可惜洛尔没有读心术,一直看着耳佳,耳佳久久不答,眼中也没有半点不耐,耳佳挫败,硬着头皮点点头。在这里他们还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离开,有人总比荒无人烟的好,况且这里会有什么未知的危险隐藏着他们也一无所知,金族人若是有什么歹意,直接就可以打到他们了,这么热情应该是有求于人了了,若是能帮助,他们出手相助之后还能向他们提要求,相互帮助嘛。

  “好。”洛尔朝金族人族长点点头,脸上波澜不惊,完全没有刚才询问耳佳的无害忠犬样。

  耳佳摸摸鼻子跟着他们进了村子,村子的路很大,估计是他们人太大个了,这里的人,特别是男人,最矮也有两米了,个个虎背熊腰,强悍非常。

  街道很宽敞,比得上大城市里的车道,主要是因为这里地广人稀啊,人长得再彪悍,房子起得再大都没有关系,不像地球人天天房奴,代代房奴,欲罢不能啊。耳佳感慨着,回去她也要置一处房产,只属于她的屋子,屋里放着她的小生菜,还有她的小番茄,以后还会有更多的植物,她的屋子只会越来越热闹。想着想着耳佳柔柔的笑了,日光照射在她身上,笼着一层温柔的光晕,那一刻,哪怕她全身淤泥,也灼灼耀眼。

  他们住进族长的屋子,一路上看见很多人好奇的看着他们,也有人眼中满是愤恨,突然一个晃影闪过,耳佳便听见兵兵当当的打斗声,不过片刻一个头青脸肿的男人倒爬在地上,

  洛尔手上的剑都没有拔出,侧身站着,身长玉立,风吹着他破碎的衣服呼呼作响。

  耳佳:……

  这是什么情况?金族人族长先是一脸铁青,接着又是轰然大笑,拍着洛尔的肩膀,直叫道:“真是后生可畏,我族敬重有能力的人。”

  耳佳:……难道要把她赶出去吗?

  金族人族长完全无视耳佳的怨念,继续热情的跟着洛尔说着各种豪气话,洛尔回过头看了看耳佳,发现她无聊的在戳戳手指,东瞧西望的,眼中笑意一闪而过,继续回头面无表情的听着金族人族长的碎碎念。

  那个男人为什么要打洛尔?耳佳停住脚步,疑惑看着金族人族长,要他给给合理的解释。

  族长脸上神色不定,挣扎良久才说道:“你们人族,抢占了金属星大片土地,我们被驱逐到这里。”

  耳佳:……

  还能说什么,难不成要人家赶出去吗?

  金族人族长的家很大,一共两间屋子,分前屋和后屋,前屋主要是厨房,后屋有大厅和几间主人房以及客房,前后屋间有着一块很大的场坪,场坪上装有一个水井,还有很多瓶瓶罐罐,像是洗漱的地方。整个屋子给耳佳的感觉就是大!屋顶至少有三米高,光一个场坪就比得上她原本居住的房子。简朴中处处透漏着温馨,耳佳深深的羡慕着。

  之前那个长得很熊的妇女叫马美亚,是金族人族长的老婆,耳佳很好奇她怎么把她家布置得这么这么的女人味,她宿舍她住了那么久,唯一觉得有人气的地方就是多了她的小生菜和小番茄,其余都是金属冷冰冰的一片,她看到这个家她立即就喜欢上了。一个家的布置的这么温情,不会是坏人的。耳佳心中平静了,回头看了洛尔,发现他脸上的线条也柔和了很多,似是感觉耳佳望着他,他低下头直直看着耳佳,他的视线似是有穿透力,直直的看进了她心里最脆弱柔软的地方,耳佳急忙移开眼睛,有些东西她不会任人觊觎,不会任人踩踏,她再也经不起一脚的重量了,向别人敞开心胸最柔软的地方,换来的只有残忍的踩踏,她不会在重蹈覆辙,任人欺辱。

  马美亚很是热情把耳佳带到大厅坐着,男人们坐在另一边继续说着他们族中怎么怎么样,耳佳听着很是纠结,他们不会想让他们加入他们的族群吧?说了半天,那个族长终于切入正题了,“一年一度的兽潮即将来临,我们迫切的需要你们的帮助。”说完热切的看着洛尔,耳佳沉默了,他口中说着‘我们’其实只有洛尔一个人,是吧是吧是吧……

  ‘兽潮’?那是……?耳佳想起那场浩浩荡荡的逃难,难不成还祸害到了这边?耳佳打了个寒颤。

  族长一脸愁苦:“不瞒你们,每十年就有一次兽潮,今年刚好是第十年,我们族的长老观察了许久,今年与往常很不一样,似是比往年更为凶险,每次兽潮之后我们村子里剩下的壮年都寥寥无几……”

  耳佳看着族长说完头发都要多白了几根,很是不解,“为什么不搬走?”话一停,那个被打得依旧鼻青脸肿的男人便对她怒目而视,似是再来打她一场。洛尔一瞥他,他便恹了。耳佳虽表面无视他,心里可是洋洋得意的,看吧,比人家洛尔高又怎么样,打架还不是歇菜,人家洛尔可是她心中的西门吹雪,哼哼。

  族长长叹一口气:“我们何尝不想迁徙,我们都是从别的地方迁徙而来,迁徙争夺居住的地盘而损失的人力也不亚于兽潮的袭击,况且现在我们居住的地方是兽潮攻击最弱的地方了,要不是别的部落有特殊保护工具,兽潮损失程度降低很多才不与我们争夺,不然我们村仅仅一千多的人根本就不可能居住在这里。”

  “没有地方躲避吗?”凶兽可是很恐怖的,耳佳估摸着以洛尔非人一般的战斗力以一敌四会受伤,一对五可能重伤,群兽围攻的话就要仰天长啸吾命休矣啦。耳佳想到那些场景便不寒而栗。能躲就躲吧,总比没命的强。

  耳佳说完金族人的人全部用看白痴的神色看着她,只有洛尔不动如山。耳佳干干的摸着鼻子,躲避有什么错啊……

  族长痛心疾首“我们这里是平原,只有阿萨斯森林可以躲避,进去了也不用出来了。”

  耳佳:……这里相当于阿萨斯森林的西边,帝都在阿萨斯森林的北边。

  之后马美亚带着耳佳去了客房,估计是怕她打扰了男人们商量大计,她也帮不上忙,也就乖乖的跟着去了,对于洛尔她还是相信的。

  接下来几天他们便居住在这里了,洛尔天天早出晚归,不知道忙着什么,但看见金族人族长笑得花都开了,估计他们的大计很受欢迎,连带着她的待遇也好了很多,得到马美亚亲手做的衣服,粉红的长裤短袖,穿在身上显得她粉嫩嫩的,更是年轻活波。洛尔见到她时眼光沉沉的,看不出在想什么,耳佳直接无视,男人心,海底针。

  耳佳天天抱着小毛球在村子里闲逛,小毛球兼职就是一个万能指南针,无论她怎么乱逛,最后还是能回到族长家,耳佳放心了,走得更勤了,她隐隐觉得有什么等着她去发掘。

  走到一片很奇怪的土地前面,她全身光质都活跃沸腾起来,像是欢欣鼓舞着有同伴相聚。耳佳忍受着全身细胞都欣喜若狂的感觉,慢慢的观察着着块土地,看看有什么让她的身体这么的诡异……

  耳佳蹲下身,用手捏着泥土,泥土不是纯奶白色的,隐隐有点点黄,她一碰到这个与众不同的泥土,光质更是闹腾了,渐渐不受束缚相互交流起来,耳佳闭上眼睛还能看见她体内的光质按照它们常走的路线默默运行起来,循环几次后,耳佳发现细细如丝的光质居然还壮大了,虽然小得微不可查,但是她体内的光质她几乎天天观察着,熟悉到不能再熟悉了,出现异状自然马上感觉到了。

  耳佳可以说是欣喜若狂,这样可以让她的光质增长?这意味着什么不用言语,众人皆知!

继续阅读:兽潮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未来之植物师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