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追随,踏入红尘
素晚2018-02-06 09:323,360

  蓬莱山,薄命岩,红颜洞。

  青玉哼着小调拿着花洒照看着洞内的奇花异草,花香满洞,甚是沁人心脾。

  “小玉,仙子姐姐呢?”尚未化为人形的雏菊张望了眼洞穴内的情况,不见最熟人。

  青玉侧首笑嘻嘻的对着雏菊道:“百花仙子下凡了。”

  雏菊甚是好奇,满眼皆是疑惑:“娘娘怎允许仙子下凡呢?”

  青玉耸耸肩,将手中的雨露撒给眼前的奇花异草:“不晓得。”

  其实,她怎会不晓得。

  仙子早已算到武媚娘会废唐改周。

  故而在天降大雪之日,武则天醉酒诏百花盛开时,她假装出游,众花神无从请示,但又不得不遵旨,盛花齐放。

  从而被劾为“逞艳于非时之候,献媚于世主之前,致令时序颠倒”。

  于是玉帝就把她贬到了人间,受轮回之苦。

  青玉还记得,仙子离开时说:小玉,守着这洞,养着这花,终是腻了,累了。还不如,不如红尘走一遭。

  雏菊轻轻应了声:“哦。”便不再开口,垂首而眠。属于她的季节还没有到来。

  没了人与青玉说话,她又独自哼起了歌调,不知名的小调,却一直刻印在脑海之中。

  忽而,青玉看到她的影子边又多了一修长的影子,甚是惊讶。

  她转头望去,见着一白衣素装,挽着木簪容貌却丑陋的男子手持一坛酒,立在一边,静默的望着她,不言不语。

  青玉认得他,他是酒神迦离,住在瀛洲,与师傅梦神温郁毗邻。是师傅硬要与他住在一起,道是酒醉了,自是做梦的好时候。

  她笑着向他打招呼:“迦大人,早上好。”

  迦离轻颔首,视线却不曾从青玉身上离开,深邃的眸子里含着让人无法猜测的目光。

  青玉也不觉得奇怪,以前在瀛洲的时候,他也是寡言少语,只会静默的看着她,即便是她在他那儿胡闹,贪了他的酒,他都不会多说什么。

  所以从一开始,青玉就明白他是个好人。是除却师傅之外对她最好的一个人。但凡她惹恼了师傅,往他身后一躲,便是安然无事。

  她笑着蹦达到他的身边,闻了闻他手中的酒,清脆如风铃般的声音溢出:“迦大人,这酒是给小玉的吗?好香啊。”

  迦离摇摇头,提着酒坛向着镜花台而去,目光幽幽的望着人世间的是是非非。

  青玉轻愣,莫不是迦大人也贪恋凡尘?

  那时,她初来红颜洞时,时常瞧得仙子坐在这儿,看着里边别样的人生。

  仙子说:小玉,如此丰富多彩的人生,你可以要与我一同而去?

  青玉当时摇首:“不要,师傅还在。”

  师傅在哪儿,她就在哪儿,即便如今她在蓬莱,师傅在瀛洲。

  但既然是师傅让她来这儿与仙子作伴,帮仙子照看这花花草草,她也非常乐意。

  虽然,日子真得很枯燥。偶有醒来的花儿与她聊几句,却也只有那么几句,接下来的就是无比的漫长。

  等着,盼着,师傅说来接她的那一天。

  可是,她盼了有多久,春去,秋来,春又去……

  仙子在凡尘怕是早已经历了好多个轮回,可为何不归来?

  那么短暂的人生,才不过几十天而已,仙子为何贪恋?

  其实,青玉好多次想要走到镜花台前,凝望一眼。可她怕一不小心,恋了凡尘,堕了尘世间,遇上一场劫难,她便是灰飞烟灭。

  青玉她很不想离开师傅,因为师傅会为她窃来酒神酿的美酒,而她贪酒。也正因此,才使得她那么早的化为人形,若是靠着自己修身,怕是还要千百年。殊不知,殊不知……她不知道的事情有很多。

  花花草草中不时传来窃窃私语,无外乎关于酒神迦大人的传说。

  青玉也依稀知道一些,他原本是比师傅温郁还要俊美的男子,只可惜……她凝视着酒神迦离的背影,嘴角微微勾起,其实迦大人是很温柔的男子,她听过他的声音。

  那一次,她躲进酒香郁郁,浓重引得人昏昏欲睡的酒窖里,因贪恋酒的香味沉浸到一坛酒水中,他找寻不到她,便是开口唤道:“小玉,阿玉,可是在哪儿,莫要贪酒。”

  许久,青玉终是忍不住开口,好奇的询问道:“迦大人,你在看什么?”

  迦离修长的身姿微微一怔,背脊僵直,手中的酒坛也跟着轻晃了下,酒香四溢,与这洞中花香融合在一起。

  好些花花草草闻得这真酒香,便是朦朦胧胧,痴迷的望着迦离的背影,暗下叹道:为何酒神那么傻。

  青玉完全可以上前去看一眼,可她还是惶恐。

  他沉默不语,青玉也乖巧的不再多问,只双眼贪婪的望着那一坛美酒。

  好多天,好多天,她都不曾喝过迦大人酿的酒,师傅这个坏人曾说过会托人送来,可那么久了,连个人鸟影都没有,反倒是迦大人拎着酒来了,可惜不是给她的。

  青玉长叹一声,她再也不要相信师傅的话了。

  她拎起地上的花洒,轻轻的哼着那一首不知名的小调。

  青玉没有看见,此刻迦离丑陋的面容上漾着淡淡的笑容,含着一丝满足。

  也不知是过了多久,青玉只觉得自己还睡了一宿,醒来时,迦大人还站在镜花台前,她不得不感叹,怎还有比仙子更为痴迷凡尘的神呢?

  忽而,一道温和的声音在青玉耳畔响起:“阿玉,可是想你师傅?”

  青玉惊讶的望着侧身向着她望来的迦离,他竟是主动与她说话了,说不上来的激动。只是,他问她可是想师傅?能不想吗?

  她重重的点头,清凌凌如泉水滴石般的声音响起:“想。”

  迦离双唇微动,又转身望向了镜花台,温柔道:“想得话,便来看一眼。”

  青玉愣住,难以相信的望着迦离的背影,师傅不是在瀛洲吗?怎会在凡尘里!她毫不犹豫的来到镜花台前,向下望去。

  是一间布满喜庆之色的洞房。女子头戴红纱,瞧不见容颜,男子抬首之时,青玉看清了他的容颜,是他,师傅。

  师傅骗了她,他不是要闭关修炼,而是下了凡尘。

  喜帕轻挑,飘然落地,仙子绝美绝伦的容颜出现在青玉的面前。

  青玉轻笑了下,却是流下了泪,滴在镜花台上,滚落凡尘。

  不是腻了,累了,而是爱了,仙子与师傅红鸾星动,才跌入红尘。

  师傅醉醺醺地躺在了床上,呢喃着话语,仙子绯红的容颜转变成了愤怒,她在质问,可换来的是师傅他傻傻地笑,他死了,他早就死了。

  所有美好的念想都幻化成泡影,以为可以不相思,以为可以共度余生,却奈何他已不在人世。

  徒留,有何意义?

  青玉眼睁睁地望着仙子跑出洞房,跃入屋外的莲池,即便是水淹没了头顶,她都不曾挣扎。

  青玉不明白,师傅明明就在她眼前,为何,仙子还要离去。师傅说,他死了,莫不是仙子她贪恋的是另一个人的怀抱。可为何喜帕落地时,她瞧得师傅时,是那么的幸福。

  仙子走了,师傅该怎么办?

  又一滴泪垂落,落入凡尘。

  师傅醒来之时,痛苦万分,悲戚的声音不绝如缕的缠绕在青玉的耳畔,为什么,为什么总是追随不到你,总是相隔两端。

  夜夜醉酒,酒入愁肠,相思更浓。

  青玉不禁抬手想要去碰触师傅那张憔悴的容颜。

  仙子,你这般聪明,怎会忘了,天上一天,人间一年,师傅与你早已轮回几生几世了,容颜未换,记忆或许不换,但师傅该是已然习惯了这一世的名字,他当然说,他,死了。

  爱着,相错。痛得不只是他们。还有青玉。

  双眸泪水泛滥成灾,青玉痴痴的望着癫狂的师傅……

  一滴温热的泪水落在迦离修长的手指上,双唇嚅动:“阿玉。”

  青玉抬首,泪水氤氲的双眸凝视着迦离,拉着他的手恳求道:“迦大人,求你帮帮师傅,帮帮阿玉,阿玉想要去找师傅……”

  迦离垂眸望着往为青玉拉着的手,幽深的眸子微闪,终是道:“你真得想要去找温郁?”

  青玉连连点头,她不想看到这样的师傅,日夜消愁,不吃颗粒,他已不是仙,他会饿死,更重的是,她想要跟师傅在一起。

  迦离暗叹一声:“阿玉,凡尘很烦,凡尘很难,你也要去吗?”

  青玉毫不犹豫:“只要师傅在,阿玉就要去。”

  迦离又是一叹:“也罢,你也无心留于此地。”

  青玉含着泪水轻轻一笑,她就知道迦大人是最温柔的人。

  迦离抽回手,轻轻揉了揉青玉柔软的发丝,温柔的开口:“下一世,只能等下一世,月老那边会出错,需有人下凡顶替,你且下去,就当是在人世间历劫。”

  青玉甚是感激,欢悦的蹦跳至迦离的面前,踮起脚尖,在他的面颊上轻了一口:“谢谢迦大人。”

  迦离薄唇勾起,眸底深处亦隐藏着满满的笑意。这丫头……

  他从怀中摸出一枚绿莹莹通透的手镯,看了几眼,拉起青玉的手,替她带上,温和道:“你还没有法力,待得危险时,可以使用它。”

  青玉抬手晃了晃,这手镯甚是美丽:“迦大人,真好。”

  而她又不曾听到花草不知是谁幽叹了声:“酒神真得傻。”

继续阅读:第2章 世间,对门对户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养仙为患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