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鬼才奉孝
独孤月狼2017-04-04 13:333,295

  天是清澈透明的,风是凉爽舒心的。太阳正从地平线冉冉升起,金色的阳光把一切都染红了。树木摇曳着身上的露珠,好像刚洗过一个惬意的澡,精神抖擞地站在路边。

  刘白、程影随程昱前去寻访奇才郭嘉,经乡人指点,终于来到一处竹林之中。此处优雅安逸,入目尽是一片苍绿,竹茎修长挺拔,竹叶青翠似剑。偶尔还能发现几根竹笋破土而出。

  三人沿着一条弯弯曲曲、凹凸不平的小路向竹林深处走去。忽然一声长叹自前方传来,三人循声望去,只见一人身穿青衫,长发用一丝紫色细绸束于脑后,背影潇洒秀颀。正自抚mo着一竿青竹,仰天长叹。

  “奉孝贤弟,何事如此忧虑啊?”程昱爽朗一笑,高声问道。

  那青衣文士听见程昱的声音,立即转过身来,凝神注视后说道:“原来是仲德兄,嘉有失远迎,失礼之处还望海涵啊。”

  “哈哈哈,我等突兀来访,才是失礼啊。”程昱接口说道。

  众人下马走至郭嘉面前,刘白心中已是颇为激动,这就是三国第一谋士,有“鬼才”之称的郭奉孝吗?仔细看去,只见此人身形略显瘦削,面色苍白却俊俏的有些邪异,跟岳亮倒是有些相象。

  郭嘉此刻心中也正为刘白和程影二人感到吃惊,这两人气质非凡,俊秀无比。那青年面容坚毅,目如朗星,一身亮银盔甲,正炯炯有神地注视着自己,其后一人,一袭紫色战衣,身材娇小,竟是一绝色女子,不禁大感诧异。

  “仲德兄,可否给嘉介绍一下这两位是哪方俊彦?”郭嘉开口问道。

  “素闻奉孝贤弟好谋善断,不妨猜上一猜。”原想来个自我介绍的刘白听程昱如此说,只好微笑注视着郭嘉闭口不语,心中倒也想看看这三国众谋士中真正是算无遗策的鬼才是否能猜出自己的身份。

  “看这两位一身戎装,该是前去讨伐董卓那老贼的义军,胸前一狼头,可否正是最近闻名乡里的益州狼军。”郭嘉再次看了两人一眼,说道。

  “哈哈哈……”程昱与刘白相视而笑,心中暗自赞叹,此人果然是观察细微,心思缜密。

  “奉孝一猜即中,果然是神机妙算啊。”

  “不敢,仲德兄谬赞了。”

  “先生天下奇才,我等仰慕已久,经人指点,方才寻访到此。”刘白拱手说道。

  “将军可不要再夸赞嘉了,嘉已是飘飘然矣。”郭嘉连忙还礼,“还请诸位到寒舍小息片刻,以便嘉尽地主之谊。”说完,领头先行。

  刘白三人也尾随而去,行至不远,一个格外雅致的小竹楼显现眼前,在这竹林的映衬下,别具风格,令人赏心悦目。

  众人盘膝落座后,郭嘉开口道:“嘉虽能猜出两位来自狼军,但却无法猜测两位是何身份,还请将军相告,以免嘉有失礼之处。”

  程昱看了看刘白,见刘白点头示意,说道:“我家主公姓刘名白,乃是狼军统帅;这位乃是主公义妹,姓程名影,可也是老夫刚收的义女哦。”

  程昱一开口,刘白和郭嘉同时一愣,刘白是听到程昱突然改口称自己是主公而吃惊,而郭嘉心中更是波澜顿起,这程昱何等人,竟认此人为主公,可见此人定有不凡之处。

  刘白见郭嘉一脸惊讶地看着自己,便开口问道:“先生,不知你对士族和布衣有何看法?”

  程昱先是一愣,随即也就明白了刘白的用意,荀彧叔侄的态度已经让刘白心中产生了一个疙瘩,如果郭嘉也是如此,那么此次招揽大计又要空手而归了。

  郭嘉心中也是颇为疑惑,既然是程昱引来,必然知晓自己心中所愿,不问天下大事,却讨论起这尊贵之分,是何用意,当下心中虽是疑惑,口中却已说出了自己的想法:“嘉素来浪荡不羁,最忌讳为世俗凡礼所束缚。在嘉心中,上苍视万物为刍狗,如今大乱在即,臣已不臣,君已不君,天下众生都已深陷水火之中,贵贱也好,尊卑也罢,不过都是一虚名!”

  “哈哈,先生果然是非凡之人,心中所想倒是与在下颇相吻合。”刘白开怀大笑起来。

  程昱也是一脸轻松,笑着说道:“奉孝啊,你可知我刚才是何等的担心啊。”

  “两位为何发笑,嘉所言有何不妥之处吗?”郭嘉一头雾水地看着两人。为免郭嘉误会,程昱连忙将荀彧叔侄的事情说了一遍。

  郭嘉听后长叹一声:“人各有志,何必强求。嘉虽有报国之志,却是报国无门,嘉之狂放不羁为世人所不容,谁又知嘉心中之苦闷。”

  “贤弟不必苦恼,我家主公正是来请你出山相助的。”程昱连忙接到。

  郭嘉看了看程昱,转向刘白问道:“敢问将军如何看待当今朝廷?”

  刘白心如电转,郭嘉此问非是问朝廷,实在想知道自己内心是否有争夺天下的大志。略微沉思后说道:“帝王之兴,必承乱世。如今天下大乱,朝廷王权旁落,汉室天下已是摇摇欲坠,日薄西山,不久以后这天下必将为他人所主宰了。”

  刘白话音一落,程昱和郭嘉二人已是目瞪口呆,这等大逆不道的话都讲的出来,此人果然是雄心勃勃,志向宏远。两人立即起身跪下说道:“愿追随主公,安定天下,以救苍生。”

  “两位快快请起,能得两位相助,如虎添翼,如鱼得水,白心中甚是高兴。”

  刘白终于将郭嘉招于麾下,众人闲聊之后便一齐返回军营。进入大帐后,刘白立即任命郭嘉为军事祭酒,七色狼军总参谋;程昱为随军司马,七色狼军副总参谋。

  郭嘉和程昱对刘白的统领一职已是不解,现又听见自己的官职好像不伦不类,连忙向刘白请教。

  刘白便向两人解释了一下狼军内的官职都是两种,一种是朝廷的官职,一种却是狼军内部的官职。说到底,刘白就是想推翻现有政权,一统天下,朝廷官职不过是掩人耳目而已。

  程昱、郭嘉倒是颇为吃惊,这赤狼军已是精锐之师,天下少有,却不知这样的军队居然还有六支,这等军势简直骇人听闻啊,但心目中对刘白却更是信心倍增。

  看着正在埋头苦练的赤狼军士卒,郭嘉心中一动,开口说道:“主公,如今我等已是誓死效忠,还望主公不要欺瞒嘉与仲德兄。”

  “奉孝有事尽管问,白必坦诚相告。”

  “将军真是益州牧属下吗?”程昱不解地看着郭嘉,心中却也是有同样的疑惑。

  刘白没有直接回答郭嘉,反而问道:“奉孝,你看我们这支军队如何。”

  “装备精良,气势雄壮,战阵进退有序,守备森严无隙,真是一支虎狼之师。但据我所知,刘焉、刘璋庸碌无能之辈,这百炼之师又怎么会是他们的属下。”

  “那在你心中,汉中张鲁如何?”

  “主公是说那天师道第三代传人。”郭嘉不知刘白为何提起此人。

  “正是。”

  “嘉虽未得见,但听闻此人继承祖业,妖言惑众,欺诈百姓,且收留黄巾余逆,虽是声势浩大,但其与黄巾无异,将来必然为朝廷所围剿。”

  刘白一听,心中大为佩服,这郭嘉果然目光深远,谋略超人。坦然一笑说道:“倘若我告诉两位,我等就是汉中张鲁手下,天师徒众,不知两位作何感想?”

  “将军戏耍嘉,虽然天师道人多势众,但汉中有如此雄师,怎会不为天下所知。”郭嘉微笑着摇摇头,以示不信,程昱心目中也是认为刘白此言不过玩笑而已。

  “义父,你有所不知,我大哥现在就是天师道的师君,那汉中也早已是在我们掌控之中了。汉中的郡守也是我大哥哦。”程影突然插口说道。

  “什么?”程昱双目圆睁,一脸怀疑地看着刘白,“主公,影儿所言可否当真?”

  刘白微笑着点了点头。

  “天师师君,汉中郡守,主公果非常人,昱佩服之至,请收昱一拜。”刘白连忙阻拦:“先生不必多礼。”

  郭嘉心中也是大吃一惊,自家主公居然拥有双重身份,这也太匪夷所思了:“嘉还有一事不明,还望主公指教。”

  “奉孝请讲。”

  “嘉曾听闻汉中被天师道张鲁占据,不知主公和那张鲁是何关系,张鲁居然肯将基业相让。”

  刘白听后面露悲愤之色,低声说道:“此事说来话长,那刘焉父子欺人太甚。我天师道在汉中赈灾救民于水火,其父子却诬陷我等意图谋反,先将我张师君全家老小杀戮殆尽,尔后又派人刺杀张师君于汉中,派兵围剿我天师徒众,我等为保性命,只好占据汉中,奋起抗争。”

  “不知现在汉中情况如何?”郭嘉问道。

  “我等在汉中时已经击退益州大军,如今我三弟坐镇汉中,想那刘璋已是胆战心惊,我等不去攻打他,他已是谢天谢地了,哪里还敢再来讨伐我们。”刘白傲然回答。

  “主公兄弟几人果然都是盖世豪杰,令人佩服。”

  “老大,老大,我回来啦!”众人正在唏嘘不已,突然帐外传来声声呼喊,程昱和郭嘉面露诧异,这是何人,竟敢在军营内如此放声喧哗?

继续阅读:第6章 黄巾余逆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汉末枭狼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