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阴谋诡计
独孤月狼2017-04-04 13:333,275

  听那尖锐之声在营中响起,众人都是吃惊不已。出言之人明显语带讽刺,甚是伤人,如果激怒了这头“血狼”,恐怕就要粉身碎骨,死无全尸了。

  “是谁如此大胆,敢搅我等兴致。”刘白未曾开口,袁绍已是大发雷霆,四处搜寻发言之人,心中好像很是不满。

  “在下王霸,字玉成。”一个面貌甚是平常,放到人堆里,绝对是一抓一大把的那种人,听闻袁绍问起,倒是挺有骨气,毫不躲避地闪身而出,目光中尽是鄙视地看着刘白。

  “主公,嘉曾在那日军饷风波中在诸侯身后见过此人,但却不知此人是哪路诸侯麾下谋士。”郭嘉一见那人走出人群,立刻小声在刘白耳边说道。

  “据我猜测,该是那袁术手下。袁术虽然未来,但其手下谋士却是咽不下这口气,这估计早就预谋好的。此人虽是平常,但面色坦然,似乎已成竹在胸,主公,我等千万不可小觑此人。”程昱也小声嘀咕道,“不过此人倒甚是眼熟,只是一时想不起其姓名。”

  刘白扫了那人一眼,开口问道:“不知阁下是何人,我等兄弟如有得罪之处,还望明示,也免我兄弟内心忧虑,得罪贵人。”

  “岂敢,岂敢,我乃是一个无名小卒,又怎会冒犯将军神威。只不过有忠言在心,不得不讲。”

  刘白心中回忆着这个叫王霸的人名,此人名字极其搞笑,王霸,王八,既然在此地出现,必然在三国史上有其一笔,可搜肠刮肚,就是想不起此人的名字。

  “你为何在众诸侯面前大放厥词,辱我将军威名。来人,推出去斩首示众。”袁绍一声怒喝,营外守卫立即步入大帐,将那人双臂押于身后。

  “哈哈,霸死不足惜,但众位大人可就是命在旦夕,离死不远尔。”王霸毫无惧色,一脸大义凛然,忠心报国的模样。

  “慢,此话怎讲?”袁绍听那人如此一说,便喝阻卫士,出言问道。倒是和那个自称王霸的人一唱一和,刘白等人顿时心中有数,这是一场早就排演好的戏,一是为替袁术出气,二是打击狼军刚在诸侯心目中立下的地位。

  看着袁绍和那王霸一问一答,刘白心中暗自好笑,自己这个配角可要当好。

  听袁绍询问,那王霸顿时一脸悲切地说道:“诸位将军,自黄巾逆贼造反以来,天下大乱,民不聊生,朝廷为了铲除余逆,近年来更是耗尽资财,国库空虚,诸位将军为讨伐忤逆之臣董卓,征召义军,所征召士卒无不是百姓出身,兵器战甲也是良莠不全。可是诸位再看看这汉中的狼军,盔甲鲜明,兵势强盛,且还有高额军饷,诸侯之中谁能做到?狼军,怕是我等驱赶了董卓那虎,又迎来了这汉中群狼啊!”

  王霸一番话果然是语重心长,言词恳切,说得众诸侯个个头如啄米鸡似的直点,就差鼓掌叫好了。

  听完此人一番极具鼓动性的长篇大论,众诸侯心中暗自揣度起来,细细想来,确是有所顾虑。不禁个个目露怀疑地看着刘白一行。

  王霸见效果已然达到,不由自主地看向刘白等人,却发现刘白正一脸平静地看着他,瞧那样子,还听得津津有味,心中郁结顿生。立即又接着说道:“诸位将军再想想那日在狼军营内,那等气势,那等杀气,这又岂能是一支默默无名的军队?又怎会是一小小郡守所能拥有的?狼者,凶残逆猾,据霸猜测,想那汉中之主,甚至那益州天下都已改姓他人了!”

  此人侃侃而谈,却也是切中狼军要害,专攻击刘白等人的软肋。刘白等人已是惊出一身冷汗,心中暗自思量,此人绝对留不得。

  众诸侯也是愈听愈惊,心中也暗暗把自己的军队和狼军比较起来,个个立即眉头一蹙,面露惊慌之色,自己军队和那狼军一比较,果然是一群羊和一群狼的交锋,羊群再多,又怎会是这群狼的对手?但在诸侯之中那公孙瓒倒是一脸平静,可见其颇有自信,也正说明了其部下骑兵队伍的强悍足以和狼军一拼。

  袁绍猛得咳嗽了一声,见众人都抬头望着自己,忙开口说道:“此人言之有理,不知诸位做何想法?也道来与本盟主听听。”

  各路诸侯一听袁绍此言,抬起的头立刻又低了下去,一副沉思状。开玩笑,这个烫手山芋,谁敢接口,得罪你这个盟主还又办法可想,要是得罪那个“血狼”鲁梗,其杀性大发,咱可就小命不保了。还是缄口不言的好。

  袁绍见自己一言问出,居然无人回应,不觉甚是气恼,声音阴冷地问道:“刘郡守,难道你就没什么要辩解的吗?”

  “哈哈,阁下果然是字字珠玑,句句妙语,可在嘉心目中,却只是危言耸听。”郭嘉见众诸侯都已经慢慢倾斜向袁绍,再不还击,形式定然对狼军不利,朗笑一声,开口说道。

  “你是何人,胆敢在此大营内为狼军辨白?”王霸见众人都不作声,正暗自得意,听郭嘉如此一问,不禁反过身来,怒视着郭嘉。

  鲁梗早已按捺不住,心中充塞着一股怨气,现又听闻此人责问郭嘉,立即大步冲了过去,一把将王霸提了起来:“你小子,果然是个王八,打个哈欠,口气不小。我们狼军的总军师也是你随便训斥的。吃了熊心豹子胆了,走,咱出去单挑。”

  见鲁梗一脸的杀气,那王霸已是小脸发白,连忙求救地看着袁绍,口中疾呼道:“盟主救我!盟主救我!”

  “鲁梗,在众将军面前,不得无礼。公道自在人心,相信盟主定然不会听信小人之言的。”刘白出声唤回了鲁梗,同时不大不小地将了袁绍一军。

  郭嘉见鲁梗放下王霸,面带微笑地看着那王霸悠然说道:“兄台此言差异,你不过一无名之辈,都敢在众位将军面前挑拨我盟军关系,想我郭嘉乃是狼军军事祭酒,为我狼军辩解是我之本分,不知与你相比,即便论罪,不知孰轻孰重啊?”

  不等那王霸开口,刘白也接口道:“你既然只是一无名小卒,为何出现在这大营之内?难道这大营外没有卫士吗?”此话虽是问王霸,矛头却直接指向了袁绍。

  众诸侯也是个个人精,听刘白和郭嘉如此一问,心中已是明白了事情的大概,更是一个个沉默不语,心中被王霸挑起的疙瘩又都平息下去,轻松惬意地看起戏来。

  “哈哈,公则贤弟为何更名换姓,可是做了那见不得人的事,这倒让昱大为疑惑哦?”一直低头沉思的程昱忽然哈哈大笑起来,手指那个自称王霸的人问道,随即在刘白耳边小声说道:“主公无需担忧,此人乃是袁绍帐下谋士,姓郭名图,字公则。”

  刘白恍然大悟地看了袁绍一眼,旁边郭嘉也低语道:“看来此事果然是袁绍指使,其心不是为其弟出气,而是怕主公夺了他的威风。”

  那王霸面色一变,自己在袁绍手下一直低调处事,不为人知,为何此人竟一言道破自己姓名。心中顿时暗暗惊慌,目色忙偷偷看向袁绍。

  袁绍心中也是一愣,原本以为这个计划天衣无缝,谁知竟至于此,如再追究下去,可就要真相大白了,自己还有何脸面再坐这盟主之位。心中一狠,下令道:“此人定是奸细,混进我大营之内,意图离间我等,来人,立刻拖下去,暂且收押,待我严刑拷问。”

  原先的王霸,现在的郭图,还没反应过来,已被两个早已立在身侧的士卒拖了出去。刘白立即恭身说道:“盟主睿智,不受小人奸计所蒙蔽,实乃我义军之福啊。”

  各路诸侯也都跟着恭维了几句,众人也就不欢而散了。谁也没有注意,营中的两位当事人转过身时,眼中都是厉光一闪,随即消失无踪,又是一脸笑意。

  ……

  华雄被鲁梗一抢刺死此后,汜水关十数日闭关不战,关内守将李肃飞马急报董卓。董卓闻华雄战死,连忙招集李儒、吕布商议。

  李儒此人身形瘦削,一脸奸诈,两个三角眼滴溜溜一转说道:“关东诸军来势浩大,以袁绍为盟主,此人四世三公,门生故吏遍及天下。而且此人的叔叔袁隗,现为太傅;倘或里应外合,洛阳危矣。”

  听闻李儒一言,董卓立即派人将袁隗一家,不分老幼,斩尽杀绝,袁绍关外听得这一噩耗后,悲痛万分,立即派人加紧攻打汜水关。

  董卓立即起兵二十万,分为两路而来:一路先令李傕、郭汜引兵五万,把住汜水关,不要厮杀;董卓自己率领十五万大军,同李儒、吕布、樊稠、张济等守虎牢关。这虎牢关离洛阳五十里。董卓大军到达关内后,便令吕布先率三马军马到关前驻扎,以挡盟军攻势。

  探马报至袁绍大营,袁绍立即将诸侯也分为两路,一路令曹*率领继续攻打汜水关,一路自己亲自统率,前往虎牢关迎敌。果然是针锋相对啊!

  ……三国战神,修罗吕布即将登场,是来一场三英战吕布的具体描绘,还是来个别具一格的刘白、鲁梗、典伟、许诸齐上,程影旁边扔飞针呢?简直一团糟,小狼思考中。争取精彩点。

继续阅读:第4章 三国武神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汉末枭狼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