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七色狼军
独孤月狼2017-04-04 13:333,616

  苍茫的暮色中,阳平关四周绵延的山峦上,那郁郁葱葱的山林被晚霞映照着,泛出金黄的、酱紫的光彩,五彩斑斓,煞是好看。

  站在阳平关上,向北眺望,山峦之中,条条烟柱直冲云霄,侧耳倾听,晚风中依稀传来“叮咚”的斧凿相击之声。那就是刘白等人设立在略阳的秘密基地,或者叫军事仓库。

  此时已是八月,自从张鲁将大权交付刘白等人后,刘白立即在汉中城发布三条命令:一、所有汉中之民,包括现已加入天师道的徒众,统一编籍造册。按各家成员人数,分田到户,由天师道提供粮种,免一年赋税。

  二、征召青壮年加入军队,凡家中有入伍者,免五年赋税,且入伍士卒每月饷银三两。

  三、设立人才府,凡是民众之中有才能者,可毛遂自荐,一经征用,待遇从优。

  整个汉中立即呈现出一派热火朝天的景象,老百姓自发排队等候,加入汉中民籍;各家各户有青壮年的更是踊跃参军。这年头,有吃有穿就心满意足了,还有银子可赚,于是老头冒充小伙的,大姑娘女扮男装的,层出不穷,最后在百姓的严重抗议声中,刘白只好放宽年限,不分性别,单看身体素质,这回老弱病残的也不闹了,没那本钱。

  经过统计,汉中人数达四十多万之巨,但是由于战乱频繁,青壮年不足总人数的五分之一,能工巧匠倒是选拔出近两千人,至于军事管理人才,到也发现毛虫四五条,一人名叫杨昂,另一人名叫张任,此二人武艺尚可;另两人一人叫许靖,一人叫董和,两人擅长交际和处理民事政务。

  刘白从踊跃参军的百姓和天师道徒众中选拔出七万人,每一万人为一军,设立七色战狼旗,狼队每人自领一军,刘白自号“白狼”,任白狼旗统领;岳亮号“月狼”,为黄狼旗统领;纪严是“铁狼”,黑狼旗统领;程影是“影狼”,紫狼旗统领;鲁梗,“血狼”,赤狼旗统领;史龙、史虎一是“疯狼”一是“狂狼”,担任青狼旗和蓝狼旗统领。

  而华佗也是*迫接受一职,“天使救护队队长”,管理着整个汉中的郎中,并且还要传授紫狼旗属下成员医术,原因很简单,程影属下竟是一万年青女子。

  当日招兵时,原本刘白等人只是招集男子,可一看那三两白银的军饷,汉中无数女子天天围在刘白等人身边。哥几个虽然自称是狼,可毕竟年纪尚轻,雏鸟一只,有那色心也暂时没那色胆,最后实在是*迫无奈,只好将汉中年青女子择优录取,统归程影管辖。

  至于朝廷官职,众人倒是不放在心上,甚至有些厌恶,原因就是张鲁见刘白、岳亮二人智慧超群,妙计百出,于是封其两人为别驾司马,而鲁梗那个大舌头却是喊成“蹩脚死马”,史龙、史虎两兄弟笑得差点憋过气去,刘白和岳亮两人着实被众兄弟精神虐待了一把。从此以后,狼军之中已对汉朝廷的这些稀奇古怪的官职是避之不及,惟恐引火烧身。

  已是深夜,三更的梆子声已然响过,但汉中城内的一所高墙深院中,刘白七人却是难以入睡。

  “老大,我们的计划已经实施了一半,现在就是要想办法如何让这七万狼军和两千工匠在张鲁等人未知的情况下带进略阳。”岳亮首先打破沉静。

  刘白看着众人,缓缓开口:“张鲁现在迷恋于得道成仙,根本不管汉中事务,我们只要想办法堵上其他祭酒的口就行。”

  “杨松和杨柏二兄弟嫉妒贤才,贪婪成性,只要塞点钱财,很好打发,只是阎圃此人精明果敢,不好对付。而且武乡是进出汉中的门户,他是武乡祭酒,我们如此大的动作,他不可能无所察觉。要不……”程影芊芊细手却做了个抹脖子的动作。

  “不行,如果当初不是他引荐,我们没有这么轻易接见张鲁,而且此人能力很强,如能得到他的支持,我们在汉中的步伐必然加快很多。”

  “从与他的多次交往中,我发觉阎圃不是目光短浅之人,此人胸有大志,恐怕其对张鲁也是早有不满。”一向沉默寡言的纪严也开口赞叹起来。

  “将军,武乡祭酒阎圃大人求见。”屋外忽然传来兵卒的禀报。

  众人一愣,暗自好笑,说曹*,曹*就到。忽然又想起这句话在这个时代,可是有点荒谬,不觉放声大笑起来。

  “阎圃深夜拜访,不知可否打搅诸位雅兴。”阎圃走进门来,见众人笑声爽朗,虽然不知道刘白几人因何事发笑,但也面带微笑打趣起来。

  刘白连忙率众人站起:“阎兄来访,我们众兄弟可是欢迎之至,快请坐。不知阎兄有何要事?”

  “各位已经加入天师道多日,也已得到天师的重用,不知各位对天师道有何看法。”

  刘白和岳亮相视一眼,刘白说道:“鲁梗,史龙、史虎你们出去守着,任何人不准接近。”

  “是,老大。”看着三人走出,刘白说:“阎兄是要听在下肺腑之言,还是虚假捏造之话。”

  “阎某今日来,带的是一颗为千万百姓着想的心而来,当然是听肺腑之言。”

  “既然如此,我就直言相告。”刘白顿了顿,“其实在刘白心目中,张鲁不过是一贪图安逸之辈,其余众人更是啄啄家鸡,猥猥群鼠,能入刘白之眼者,唯阎兄一人尔。”

  阎圃一听刘白所言,连忙起身说道:“阁下太抬举阎圃了。不过我观阁下众兄弟无一不是盖世豪杰,为何甘居张鲁之下。”

  刘白坐直身,语带询问:“阎兄想要我等如何?”

  “大丈夫当建不世功勋。”阎圃忽然面色一整,朗声说道,“如今天下大乱,张鲁无能之辈,汉中诸人中,只有将军你有安邦定国之才。只要将军振臂一呼,必定万民同心,阎圃甘愿鞍前马后,报效将军。”说完,跪伏于地。

  刘白连忙将其扶起:“阎兄一番话,慷慨激昂,令刘白倍感惭愧,既然将军如此诚意,我等也不好隐瞒将军。将军上坐,我等有要事相商。”

  刘白几人重新坐定后,将先前商议的事情告诉了阎圃,阎圃一听,大为钦佩,并建议众人再招集一万士卒,布守武乡,一是防备汉中有变,二是也好掩人耳目。

  十数日后,七万狼军和两千工匠终于秘密开进了略阳。人多力量大,很快,略阳已是焕然一新,处处人声鼎沸,工地上热火朝天。

  狼军每日早晨在刘白七人按照训练特种兵的要求制定的训练计划下,个个累得浑身无力,伤痕累累。俗话说得好,男女搭配,干活不累。每日刘白在众人训练时,都要求程影率领一万紫狼旗女兵与其他各旗士兵混杂一起,那六旗的士兵虽是心里哭爹喊娘的,可嘴上依然是自夸英雄好汉,怎么着那么多姑娘看着,如果软弱无力,别人还以为自己某些方面不行,只好咬着牙根猛*(就是玩命的*练,各位看官别想歪了)。

  刘白等人除了每天对这帮狼崽子进行体能训练外,同时还要求自己七人每日轮流传授武术套路,加强士兵的单兵作战能力,而这帮狼崽子最高兴的就是轮到程影传授武术时,个个跟吃了春药似的,精神抖擞,迅猛无比,惹得刘白牙根直痒痒。

  每天早晨的集体阵形演练和个人武术训练后,下午的体能训练更是悲苦,紫狼旗战士还好,下午由程影讲解一些战场急救措施,而那六旗士卒却要奔走于大山之中,先要帮工匠开山挖矿,然后还要背回略阳,个个叫苦连天,后悔当初眼馋那三两白银。

  这一招当然是岳亮想出来的,一举两得,既练了兵,又加快了打造盔甲兵器,提炼黄金白银、铸造青铜钱币的速度。

  三个月后,略阳仓库中已经囤积了近十万套战狼盔甲,兵器更是数不胜数,大量的黄金白银让刘白七人是眼花缭乱,口水直流。

  战狼盔甲是按照程影的设计打造而成,盔甲包裹全身,成流线型,胸口烙着一个张着血盆大口的狼头,头盔更是奇特,正面居然是一狼头面具,不仅威风凛凛、慑人心魄,而且更显神秘秀致、别具一格。

  刘白七人更是个个为自己量身定做了一套盔甲和兵器,盔甲外表颜色是按照各人率领的狼旗颜色而定,最为败家的就是岳亮,假公济私,竟然为自己打造了一身黄金盔甲,还说这挺符合黄狼旗统领的身份。气的众人大骂他是岳亮看鸡,越看越稀,言下之意,岳亮这头狼已经是头黄鼠狼,鸡自然就是暗喻黄金了。岳亮毫不在乎,依然整日穿着一身黄金盔甲,在军营中耀武扬威。

  七人的兵器倒是相同,都是一杆精钢长枪,刘白七人在特种部队时,最为敬佩的就是一位出自少林的光头教练,此人一身少林功夫出神入化,刘白等人跟其学武达十年之久,十八般武器虽不是样样精通,但这少林的拳法和棍法倒是青出于蓝。所以众人在选择兵器时,都不约而同的选择了长枪,倒不是想戳人,只是这长枪枪柄如铁棍一般,大家握着倒是手感不错。

  狼军在略阳已是逐渐成形,而汉中此时也已是生气勃勃,许靖和董和两人将民事政务处理地井井有条,张任、杨昂在阎圃的率领下,也是每天*练士卒,担任起整个汉中的守备防务。并且在刘白送来第一批提炼的黄金白银以及大量的铜钱后,阎圃立即派心腹之人南下荆州襄阳、益州成都一带大肆购买军马和粮草,然后秘密运回汉中,囤积于阳平关内。

  而此刻的洛阳,却是人心惶惶,百官提心吊胆,百姓四散逃亡。原来董卓得势后,将登上皇位还没有半年的少帝刘辩赶下龙椅,立陈留王刘协为新天子,改元初平。

  刘协是汉灵帝中子,字伯和,今年也就只有九岁,虽然慧智天生,但毕竟年纪幼小,朝中又无人可依,只好被董卓玩弄于鼓掌之间,成为一个傀儡皇帝。董卓自封相国,气焰嚣张,朝中凡是不顺从者,一律诛家灭族,且夜夜进宫,*宫女,夜宿龙床,视献帝为无物。

继续阅读:第8章 争权夺势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汉末枭狼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