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不能说的秘密
北国孤狼2017-04-04 19:433,307

  想起制服白毛的那一幕,他仍然心有余悸:这是一条什么样的狗啊?

  当时他还以为那是一头野狼,现在回想起来,他都觉得可笑。

  为了制服白毛,他真的是费了九牛二虎之力,差一点被白毛咬死的那一幕,让他这一辈子都无法忘记。

  所幸的是他不仅完成了他的差事,而且还得到了一条罕见的好狗,也算了却了自己的一桩心愿。

  此刻他志得意满地骑着那匹刚刚买来的黑色的高头大马,走在集镇的大街上,一身光鲜的衣饰,引来了一双双眼热的目光,有惊讶,有羡慕,有嫉妒,更多的却是勾魂摄魄的眼神。

  那是一些窑姐的眼神,他知道象他这样又壮又有钱的主,正是那些*皮肉生涯的窑姐们青睐的对象。

  想起自己当初刚来到这里时,衣衫褴褛,一副穷困潦倒的样子,谁会正眼看自己呢?

  摇了摇头,张铁头不再理会那些火辣辣的眼神,旁若无人地向前走去。

  此时已是黄昏时分,张铁头也感到了肚中饥饿难当,再者说,他还有好些天的路程,今晚就得住在这个集镇上了。

  想到这儿,他一抬头,发现自己站在了一家客栈的门口。

  他仔细打量了一下,见这家客栈收拾得还比较干净,而且院子还宽敞,他一眼就相中了,决定在这里住下。

  张铁头甩镫离鞍下了马,早有店伙计迎了上来:“客官,您住店吗?小店正好还有一间上房,又干净又肃静……”

  见张铁头点了点头,伙计乐颠颠地接过马缰绳,刚要往里走,一眼看见了跟在张铁头身后的白毛,那伙计吓得“啊”的一声惊叫,一撒手,扔了手里的马缰绳,转头往里面就跑。

  伙计的惊叫声引来了其他人的注意,有店里的伙计,还有住店的一些客人。

  他们也被张铁头身边的那个似狗又似狼的大家伙吓着了,一个个目瞪口呆。

  张铁头也吓了一跳,不过吓着他的却是那个伙计的惊叫。

  等他回过神来一看那些人惊异的表情,再低头看了看白毛的神态,他就明白了。

  这时,有人低声议论道:“这人是谁啊?怎么带着一头狼来住店啊?”

  另一个道:“你什么眼神啊?那是狼吗?不就是一条大狗吗?有什么大惊小怪的?”

  又一个人道:“我看你们的眼睛都有问题,那不是一头白老虎吗?”

  听着那些人七嘴八舌地议论,张铁头哭笑不得,他刚要说话,却看见刚才那个伙计领着一帮人从店里面冲了出来。

  这些人手里有拿着铁锨的,有拿着擀面杖的,有拿着菜刀的,更可笑的是一个厨子手里拿着炒菜的勺子。

  他们来到了外面,一个伙计一边东张西望,一边说道:“哪儿呢?哪儿呢?田老三!你说的那头狼在哪儿呢?”

  张铁头明白了,这些人是冲他的白毛狗来的,他们准是把白毛狗当成狼了。

  笑了笑,张铁头一抱拳,道:“各位,请不要慌张,也不要怕,这里根本就没有狼,它只不过是一条大狗而已,只要你们不去惹它,它绝不会伤害任何人的。”

  说着,张铁头拍了拍白毛狗的额头,白毛狗那一身因为紧张而绷得紧紧的肌肉放松,一根根倒竖的白毛也耷拉下来,松散地披在身上,双眼中的凶光也慢慢消失了。

  那个伙计战战兢兢地说道:“客官,您说的可是真的?它真的只是一条大狗?”

  张铁头拍了拍胸脯,道:“你们放心,如果他是一头狼的话,它第一个吃的是我,现在我还活着,这不就是最好的证明吗?”说着向白毛一指:“它的确是一条大狗,不过却是一条很凶的大狗。”

  他停顿了一下,道:“我还是那句话,只要你们不去招惹它,它绝不会攻击你们的。好了,没事了,大家都散了吧!”

  转头对那个伙计道:“来!把我的马牵到后院去吧,多给它喂点好料,明天我还要赶路。”

  那伙计哆哆嗦嗦地接过马缰绳,一步三回头地向后院走去。

  那些围观的人见状,也都慢慢散了。

  张铁头拍了拍白毛狗那硕大的头颅,道:“咱们也进去吧!”

  白毛狗晃了晃脑袋,跟在张铁头的身后,向客房走去。

  这时,那个叫田老三的伙计已经掌上了灯,并且把洗脸水端到了房里,张铁头洗了一把脸,叫了十斤酱牛肉,二斤烧酒,然后他把自己和白毛关在屋里,开始吃饭。

  那田老三本来想让张铁头把白毛大狗拴到后院去,可一想起张铁头说过的话,他又不敢说了,万一那大狗真的发起性来伤了人,后悔都来不及,还是由他去吧。大不了明天好好把客房打扫一下也就是了。

  想到这儿,田老三摇了摇头离开了。

  客房里面,张铁头坐在油灯下,桌子上摆着十斤酱牛肉,散发出一阵阵诱人的香味。

  那条白毛大狗蹲坐在张铁头面前的地上,双眼紧盯着张铁头。

  张铁头知道白毛狗也很饿了,他从桌上拿起那十斤牛肉,扔给白毛狗一大半,自己手里抓着一块酱牛肉,另一只手端起酒壶,一仰脖,咕咚咚喝了一大口,那感觉,只能用一个字来形容:爽!

  再看白毛狗,这个家伙见到那香喷喷的酱牛肉,口水早流了下来,见牛肉落下,大嘴张开一口叼住,两只又厚又大的前爪一按,头一甩,撕下一块肉,脖子一扬,咕碌一声,那块牛肉就进了肚子。

  看着白毛狗吃得那么起劲,张铁头的脸上浮起了一丝笑容。

  这可是他最近这几个月来吃得最饱的一顿饭了,想起在野狼山里的日子,简直一个天上一个地下。

  想起从前,他哪里受过这种罪?哪天不是大鱼大肉,花天酒地?吃饱喝足了还可以去找女人,想找什么样的就有什么样的。

  “唉!白毛啊!要不是这趟差事,咱哥俩根本不可能相识啊!我不用遭那么多的罪,你也不用跟着我出来了,在那片山林里,你过的那种日子多么逍遥自在啊!”张铁头仰脖喝了一口酒,对着仍在低头猛啃牛肉的白毛狗自言自语地说道。

  在野狼山里的日子,他经常这么和白毛狗说话,他也知道,白毛狗根本听不懂他说的是什么,更多的时候是他自己说给自己听而已。

  但是,有一点却令张铁头感到很奇怪:虽然白毛不懂他说的是什么,却对他的手势和口令心有灵犀,就是凭着一人一狗的合作,几个月来,他们也捕到了一些野物,否则的话,他能不能出得来这茫无边际的野狼山,那还是个未知数。

  好在这一切都已过去了,用不了几天,他张铁头就会过上更好的日子了。

  一 仰脖,最后一口酒进了肚,再看白毛大狗,早已把那块酱牛肉吃得一干二净,此刻正意犹未尽地舔着两只前爪。

  张铁头笑了笑,摸了摸腰间的甩刀,抽出一把放到枕头下面,“噗”的一声吹熄了油灯,衣服也没脱就躺了下来。

  这是他多年来养成的习惯了。这种刀头舔血的日子让他不敢有丝毫的大意。如果他那把德国造的二十响毛瑟还在他身边的话,他的心里会更有底。可是那把枪却被他藏在了一个隐秘的地方,这也是*不得已的事。

  因为在他的身上有太多的不能让人知道的秘密。

  他不能因为这点小节却坏了大事。

  此刻他躺在炕上,几天来的劳顿加上那老烧酒的酒力,让他的眼皮发沉,不一会儿,一阵呼噜声就从炕上响了起来。

  睡梦中,张铁头忽然感到一阵阵的口渴,他睁开双眼,发现屋子里仍旧一片漆黑,不过从微微开启的门缝中吹进来的冷风却让他激凌凌打了一个冷战。

  “白毛!”张铁头低低的声音叫道。

  侧耳倾听,没有听见白毛狗那熟悉的呼吸声,张铁头不由得一愣。

  门缝里吹进来的阵阵凉风似乎让他明白了:白毛并不在屋里。

  一骨碌爬起身来,张铁头在黑暗中摸索着抓起桌上的水壶,“咕咚咚”喝了个饱。

  然后,他在黑暗中穿上鞋,趿拉着走出门去。

  门外,天边露出了一丝丝光亮,天快亮了。

  此时虽然已经是四月末了,可天气依然很冷,这就是东北特有的气候。

  借着微明的晨曦,张铁头向客栈的后院走去。

  他记得那个伙计田老三说过,茅房在后院,他突然感到内急了,也许是昨天晚上的酒水喝得太多了。

  茅房倒是并不难找,张铁头撒了一泡尿,刚刚系好裤带准备往回走,却听到背后传来一阵沙沙的声音。

  张铁头听到身后的声音,脸上现出了一丝笑容,因为这声音太熟悉了,是白毛。

  回头一看,果然是它。

  只见白毛狗神情疲惫地站在他的身后,但是那双浅褐色的眸子里却闪动着熠熠的光芒,身上的灰白色的长毛乱蓬蓬的,不象平时那么柔顺,反倒象刚刚和它的同类掐过架一样。

  记得有一次白毛狗和几头山里的野狼遭遇了,经过一场殊死的撕咬,那几头野狼最终没有斗过体格健壮的白毛,留下了一具具血肉模糊的狼尸,其余的野狼则带着满身的伤落荒而逃。

继续阅读:序言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犬魂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