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初识白毛(2)
北国孤狼2017-04-04 19:433,247

  张铁头笑了笑,道:“我是外乡人,我也不知道,如果不是遇到了几个采金人,我不但不会知道这山里有金矿,更别说我的这个破褡裢里能装上金子了。唉!说起来呢,人啊,到什么时候也别太贪了,否则连自己是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见众人一副懵懂的样子,张铁头接着说道:“我和我的那些兄弟跟着那些跑山人进了这野狼山,原本是想跟着他们放棒槌的,哪知道那些人根本不想带着我们,他们只不过是想利用我们而已。你们也知道,去年我们进山的时候,还不到放棒槌的时候,只因为他们得到了我们的好处,不带我们进去,脸面上过不去,可进了山以后,他们就甩了我们。在茫茫无际的大森林里,我们迷了路,在森林里,最多的就野兽,还有那叫不上名字的蚊虫、小咬,我们的人一个个地死了,剩下的人个个都提心吊胆的,那个时候,我们就是想出来也不可能了,咬着牙,我们就在山里转啊转,还好,遇到了几个采金子的人,他们收留了我们,条件是帮他们干活,那时候,我们只剩下了四个人,现在想一想都后怕。”说到这儿,张铁头低下头去沉默不语了,似乎沉浸在那悲伤的回忆中。

  那些猎人也都大眼瞪小眼,谁也没有说话。

  好半晌,张铁头抬起头来,说道:“如果不是那几个采金人收留了我们,我们可能就真的出不来了。可那几个采金人也不是什么好东西,他们想对我们下黑手。因为天气渐渐冷了,我们就得停工,等到来年天气暖和了再进山,他们害怕我们过了年自己单干,再一个,这几个月我们给他们干活,他们不是还得给我们工钱吗?所以,他们就动了邪念,可笑的是我们还浑然不觉,吃了他们下了药的饭菜,在我们昏睡的时候,那几个狠心的采金人就把我们扔到了悬崖下面。”

  听到这里,那些猎人几乎同时惊叫起来。

  张铁头却笑了笑,道:“亏得我命大,被挂在半山腰的一棵树上,可怜我那另外三个弟兄,却掉下悬崖连尸骨都找不到了。”说着,张铁头抬起手来擦了一把眼泪,接着道:“我也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才醒过来,挣扎着爬了上来,后来就遇到了它。”

  说着,张铁头伸手摸了摸白毛的大脑袋,接着道:“起初我也以为它是一匹狼,心里面寻思,这下完了,没死在那几个黑心人的手里,却要喂了狼了。没想到的是,它并没有吃我,只是盯着我看。你们可不知道,当时的我浑身没劲,连站起来的劲都没有,它要是想吃我,我连还手的劲都没有啊。可它还不走,就蹲坐在那看着我。可把我吓坏了。就这样,过了整整一个晚上,第二天早上,这个家伙才离开。到现在为止,我都不明白它为什么要在那里坐了一宿。这是我们第一次见面。”

  也许是张铁头讲的故事太离奇了,众猎人互相看了看却都没有说话,他们在等着张铁头接着讲下去。

  张铁头道:“我勉强站起来,四下看了看,当时已经是深秋了,树林里的蚊子小咬已经不多了否则的话,光是蚊叮虫咬就能要了我的命。我忍着腹中的饥饿,爬到树上摘了一些野果子,算是暂时填饱了肚子。那段时间,我就是靠吃这些东西挺过来的。”

  “那几个黑了心的采金人,我决不能放过他们。我张铁头就是这个脾气,对我有恩的人,我不会忘了他,可是想害我的人,我也不会就这么拉倒了,再说了,我那三个兄弟的命不能就这么白白地葬送在他们手上,他们得付出代价!于是,我就开始在林子里转悠,因为我已经转向了,哪里是哪里,我根本不知道。这天晚上,正在树上睡觉的我被一阵吵闹声惊醒了,睁开眼睛往下一看,我地天哪,真是天意啊!在树下争吵的正是那几个采金人,我听了一会儿,原来他们是因为分那些采来的金子发生了口角,最后你们猜怎么着了?他们竟然大打出手,甚至还动了刀子!就为了那么点金子,值吗?”

  那个李二狗摇了摇头,道:“后来呢?”

  张铁头叹了口气,道:“后来能怎么样?还不是自相残杀吗?他们你杀我我杀你的,最后谁也没活成!都死了!我在树上把这一切看得真真的,说实话,当时我真想下去劝劝他们,可一想到连我都差点死在他们手上,这笔帐我还没找他们算呢,他们这样,倒省了我的事了!等他们都死了以后,我从树上下去,把他们散落在地上的金子都捡了起来,装进了我的褡裢,喏,这不都在这儿呢吗?”

  说着,张铁头打开褡裢,露出了里面的金子。

  看着褡裢里那些黄灿灿的金子,这些猎人的眼睛都直了。

  一个猎户却似乎并不关心那褡裢里的金子,他看了一眼趴在一旁的白毛,说道:“你又是怎样驯报它的呢?”

  张铁头把褡裢收好,接着道:“我收起那些金子,刚要离开,这个家伙,”向白毛一指,“突然出现在我身后,一声不吭地扑了过来,我猝不及防,被它扑倒在地上,那张血盆大口已经咬向了我的脖子,我情急之下,把手里的褡裢塞进了它的嘴里,我这才奋力把它从我身上摔下去。哪知道,这个家伙的速度比我想象的要快得多,还没等我站稳,它就又扑了上来,这一次它咬的还是我的脖子。我飞起一脚,虽然踢中了它,可它却象没事一样,在地上翻了一个跟头,继续往上扑!最后我和它一起摔倒在地上,我的手掰开它的大嘴,让它没法咬到我,可我的身上也被它的爪子抓得全是伤口,你们看,”说着,张铁头解开衣服,只见张铁头的前胸、肩膀上横七竖八的累累伤痕,从这些伤痕上就可以想象得到,当时的搏斗有多么的激烈!

  见到那些猎人们惊异的神情,张铁头淡淡一笑,道:“可以说为了驯服它,我费了九牛二虎之力,差点把命搭上。不过,庆幸的是,我终于制服了它,要不然,我就得成了它的点心!”

  猎户们纷纷咂舌,这样离奇的故事,他们还头一回听见。

  张铁头又道:“整整一个冬天我们都在一起,我在山里搭了一个窝棚,就这样住了下来。为了找吃的,它就带着我在山里打猎,说出来你们都不能信,有一次,这个家伙居然自己捕杀了一头四百来斤的黑瞎子!那些黑瞎子肉我们吃了半个多月。这山里最厉害的应该数那些野狼了吧?特别是狼群,连黑瞎子和老虎见了群狼都得躲得远远的,可那些群狼就怕这个白毛,只要见到白毛的影子,不管多少狼,都象躲瘟神一样远远躲开。也正是因为有了这个家伙,我才能活到现在,不然的话,就算冻不死我,也得让那些野兽把我吃了。”

  张铁头的一番话说得众猎户频频点头,毕竟刚才他们都亲眼看见了白毛的表现,连他们那些自认为最好的猎狗,见到了白毛都是一副俯首称臣的样子,这就是最好的证明。

  证明张铁头所言非虚。

  张铁头拿出一些金,分别送到那些猎户的手上。

  李二狗和其他的猎户看着手上这些东西,一个个目瞪口呆。

  他们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多的金子,甚至几辈子也不曾见过,一时间他们都傻了。

  张铁头拍了拍手,笑着道:“怎么样?大家都满意了吧?我也是看在当初我们刚到这里来的时候,你们对我和我的那些兄弟们象亲兄弟一样,所以你们手上才会有这些东西。好了,时间也不早了,我也该走了!各位多保重!”说完一抱拳,在众猎户的依依不舍的目光中,张铁头带着他的白毛大狗,头也不回地扬长而去。

  山东汉子张铁头领着他的白毛大狗走出野狼山,又走了百十里地,终于来到了一个热闹的集镇,用他褡裢里的金子换了一些现大洋,给自己换了一身行头,又买了一匹黑色的高头大马。

  这几个月来在野狼山里的遭遇,恐怕他这一辈子都忘不了。

  爬冰卧雪,听着那山里的野狼彻夜长嚎;翻山越岭,为了完成差使不停地跋涉,还得小心提防那随时可能出现在面前的那些凶残的野狼。

  他太知道那些狼的厉害了,他曾经亲眼看见一个跑山人被几头野狼围住,不过一眨眼的功夫,那个可怜的跑山人就被活活撕成了碎片,成了狼嘴里的点心。

  当时的情况,凭他的本事也不是救不了他,可他却不能出手,如果那样的话,那另外几个跑山人就不会带着他和他手下的那些弟兄了,而他真正的目的是跟着那几个跑山人,暗中寻找他要找的东西。

  没有那几个跑山人带路,他有再大的本事,也会迷失在这茫茫的野狼山里,甚至连命都有可能扔在山里。

  如果不是遇到了身边的这个白毛大狗,他现在可能还在那山里转悠,更让他想不到的是:白毛守护的居然正是他要找的东西。

  至于对那些猎人说的话,也并不全是真的,毕竟在他的心里,还装着不能让外人知道的秘密。

继续阅读:第3章 不能说的秘密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犬魂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