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少帅的嗜好
北国孤狼2017-04-04 19:433,418

  张铁头带着白毛,骑着马直奔元帅府。

  对奉天城里的路,张铁头简直太熟了,甚至闭着眼睛都能找到元帅府。

  由于天色已晚,城里的街道上看不到多少行人,张铁头带着白毛很快就找到了元帅府。

  府门外面,荷枪实弹地站着八个哨兵,见到张铁头,那几个人根本不认识张铁头,见他横冲直撞地要往府里进,那几个哨兵不约而同地端起了手里的步枪。

  “站住!你是什么人?”一个哨兵问道。

  张铁头手上暗暗用劲,拉住了要冲上去的白毛狗,对那个哨兵道:“去把当官的叫出来,他来了就知道我是谁了!”

  那个哨兵上下看了看张铁头,笑了,道:“哟嗬!你的架子不小嘛!让我们长官出来迎接你吗?”

  张铁头也笑了,道:“怎么?不相信?要不我喊两嗓子你听听?”

  那哨兵不耐烦地说道:“去去去!谁有功夫和你闲扯淡?快点走吧!要不过一会儿我们长官出来看见,我又得挨他的鞭子了!”

  张铁头正色道:“我不是跟你开玩笑,我真的有事,你快去通报,否则的话,你可要挨我的鞭子了!”说着,张铁头扬起了手里的马鞭。

  另外几个哨兵一看,这张铁头也太霸道了,帅府门前敢打哨兵,这还了得,几乎同时把枪对准了张铁头。

  先前那个哨兵再一次打量了一下张铁头,怎么看他也不像帅府里的人,最后他一拉枪栓,“哗啦”一声,将子弹推上膛,举枪对着张铁头大声喝道:“我再说一遍,快点离开!”

  张铁头满不在乎地说道:“如果我说‘不’呢?你还真敢开枪吗?元帅府的哨兵就能乱杀无辜吗?”

  这时,帅府院内传出一阵脚步声,不一会儿,一个身材魁梧的军官出现在门口。

  “怎么回事?谁在帅府门前大声吵闹?不想活了吗?”那军官高声叫道。

  一听声音,张铁头乐了,他也高声叫道:“谭海!你小子也升官了?”

  那军官闻声一愣,仔细一看,不由得高声叫道:“啊?队长!怎么是你?”

  张铁头甩镫下马,那个军官快步上前,举手敬礼道:“报告队长,帅府侍卫队第一队谭海向您敬礼!”

  张铁头笑了笑,道:“行了行了,我现在已经不是你们的队长了,呀,几个月不见,你也干上长官了!不错不错!”转过头来看着那几个哨兵,张铁头道:“这是你带出来的兵吗?很好,都很尽职!”

  谭海挠了挠后脑勺,道:“这不都是您教的吗!”说着,谭海向那几个哨兵一招手,“哎!你们几个过来!”

  那几个哨兵听见他们两个的对话,一个个面面相觑,大眼瞪小眼,都傻了。

  听见谭海叫他们,这几个哨兵的心里忐忑不安地互相看了一眼,心里都在想:“这下完了,这顿鞭子是躲不过去了!”

  无奈地硬着头皮走了过去,一个个地耷拉着脑袋,大气也不敢出了。

  谭海怒道:“你们这几个不长眼睛的东西,知道他是谁吗?他曾经是我的队长!你们居然敢挡他的道,让你们去通报,你们竟然敢拿枪对着长官?你们长了几个脑袋!?”

  一个哨兵小声嘟囔道:“谁知道他是长官啊?他的打扮让我们认为他不象个好人,所以我们才要赶他走的。要知道他是长官,我们也不敢啊!”

  “你小子还敢嘴硬!看我不收拾你!”说着,谭海举起手里的马鞭就要抽他。

  张铁头连忙道:“慢着!谭海!算了吧,这也不怪他们,你看我这身打扮,让谁见了也会误会的。再说是我要先动手的,这是元帅府,哪能让陌生人随便撒野呢?”

  谭海放下了手里的鞭子,道:“还不快点谢谢长官高抬贵手放过了你们?!”

  几个哨兵连忙敬礼道:“多谢长官原谅小的们冒犯之罪!”

  张铁头一摆手:“好了好了,你们接着去站岗吧!”转头对谭海道:“大帅什么时候才能回来?”

  谭海道:“大帅半个月前去了长春,和小日本谈事去了,这些东洋人惦记咱们可不是一天两天了,今天要开矿,明天要办厂,这不得寸进尺了,竟然想要在中东铁路插一杠子,大帅亲自去和他们谈了,也不知道能谈到什么程度。长官,您大老远回来,也累了吧,先进去再说吧!”

  说着从张铁头的手里接过马缰,牵着马和张铁头肩并肩地走进了大元帅府。

  见到张铁头的手里牵着白毛,其中一个哨兵吐了一下舌头,低声对另外几个说道:“啧啧,你们看见没有,那么大个的家伙在长官的手里就象绵羊一样!”

  其余的哨兵也都感叹不已,各自站到了自己的位置上去了。

  谭海和张铁头两个人一边走,张铁头一边问道:“现在府里谁主事?”

  谭海叹了一口气,道:“是少帅学良,可是他……唉!”

  张铁头不解地问道:“哦?少帅?他不是在外面带兵吗?”

  谭海道:“大帅前脚刚走,他后脚就回来了,说是回来养伤,自从那年在平定郭松龄的时候受伤之后,不是一直到现在也没好吗。这不,刚回来没几天,又把烟枪捡起来了!”

  张铁头闻言,不由得一愣,对少帅张学良受伤的事岂能不知。他更知道,少帅自从上了洋学堂回来之后,大帅为了磨练他,也没少费心思。两年郭小鬼(郭松龄)倒戈反奉,兵败被杀之后,张学良在奉系中的威望已经树立起来了,当然,这和张作霖的暗中支持是分不开的。

  也就是那个时候,少帅张学良受了枪伤,虽然不重,那也把老张吓得够呛,他可是把所有的希望都放在学良少帅的身上了,他要是有什么事,张作霖还不得疯了?因此,张作霖严令军医官给张学良不惜一切代价也要把张学良的伤治好。

  当时因为没有麻醉药,军医官就给张学良用大烟(也就是鸦片)止疼,没想到,一来二去,少帅学良就上了瘾。

  张作霖得知此事,不由得大发雷霆,一气之下就把那个军医官给毙了,还把当时的部队长的职给撤了。

  对大烟这东西,张铁鸥并不陌生,这种洋人运进来的玩意儿,不光令人上瘾,而且还能消磨人的意志,慢慢地人就废了。

  最可怕的是,如果当兵的抽大烟上了瘾,连拿枪的劲都没有了,还怎么打仗?

  清朝的当兵的不就是因为抽大烟而被戏称为“双枪兵”吗?

  最后那些“双枪兵”不但丢了性命,连江山都落入了八国联军之手。

  张作霖也想尽了办法让张学良戒烟,在张作霖的虎威之下,张学良倒是很少抽大烟了,后来张作霖派张学良去了邯郸,很长时间没回奉天了。

  想到这儿,张铁头道:“就没有人劝一劝他吗?他这样下去的话,毁掉的不止是他自己,因为他是少帅,这样下去那些跟着大帅打天下的那些元老们会服他吗?他这个样子,和满清的八旗子弟有什么两样?”

  谭海叹口气,摇头苦笑道:“他是什么人你不会不知道吧?劝他?谁敢啊?昨天晚上,他最亲近的随从刘戴光好心地劝了几句,被少帅骂了个狗血喷头,要不是少夫人拦着,刘戴光就得吃枪子!”

  张铁头听了这话,也感到了无奈,看来也只有大帅张作霖才能管得了他了。

  可张作霖什么时候回来还不知道,想到这儿,张铁头拿定了主意,一会见了少帅,再劝一劝他,毕竟他是张学良的堂兄,他的话,学良应该听得进去。照这样下去真的不是个事儿。

  说话间,两个人来到了侍卫队在帅府里的营房,谭海道:“队长,您先歇会,我这就让人给准备点饭菜,吃过饭之后再去见少帅吧!?”

  张铁头点头道:“也好,我这样也没法见少帅啊!你把马牵到马厩里吧。这条狗就得和我住一个屋了。”

  这时谭海才看见张铁头手里牵着一根绳子而绳子的另一端却拴着一条体格如此健壮的大狗。

  这也难怪,天色已经黑下来了,再说谭海只顾着和张铁头说话了,根本没有注意到白毛的存在。

  看着白毛那威武的样子,谭海赞叹道:“好一条大狗啊!长得象头狼一样!”说着,谭海伸出手去,想要摸一摸白毛那硕大的头颅,不料白毛却冲他一龇牙,吓得谭海连忙把手缩了回来。

  谭海惊叹道:“队长,你这是从哪弄回来的狗啊!咋这么凶啊?”

  张铁头笑了笑,道:“要说它啊,那可有故事讲了!它可不是一般的狗啊,凶着呢!等以后有机会我再给你讲吧。走吧,先把马送到马厩去再说。”

  谭海应了一声,一招手,叫过来一名卫兵,把张铁头的大黑马交给了他,谭海一回身,将张铁头让进了他的房间,然后谭海吩咐人给张铁头准备了洗澡水,张铁头洗过澡之后,换了一身干净的军装。

  这时,有卫兵又端上了酒菜。

  这些天以来,因为急着赶路,张铁头根本就没有象样地吃过一顿饱饭,此刻回到了家里,张铁头也不再客气,甩开腮帮子就是一顿猛造。

  酒足饭饱之后,谭海把张铁头领到了少帅张学良的房间外面。

  张学良的门外站着两个全副武装的卫兵,见到谭海领着张铁头走过来,连忙敬礼。

  谭海摆了摆手,道:“少帅歇了吗?”

  卫兵小声答道:“还没有,正在抽烟呢。”

  谭海点了点头,清了清嗓子,道:“少帅,谭海求见!”

继续阅读:第10章 大帅的心病(1)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犬魂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