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城门惊魂
北国孤狼2017-04-04 19:433,291

  张铁头牵出自己的黑马,白毛紧跟在他的身后,刚要出店门,忽听背后有人叫道:“四爷!请等一下!”

  回头一看,是那个叫大黑的胡子,张铁头停下脚步,回过身来道:“是你?有什么事吗?”

  大黑气喘吁吁地来到张铁头跟前,道:“四爷,二姑奶奶让我给您带个话儿,你的狗咬了她,这笔帐还没算呢!她说,她还会找你的。”

  张铁头闻言一皱眉,道:“就这话儿?她没说别的?”

  大黑点了点头,道:“是啊,她就是这么说的!哦,她还说,她知道在哪儿能找到你,到时候你别不认帐就行!”

  张铁头一愣,转瞬笑道:“好!既然她这么说,我就等着她好了!你转告二姑奶奶,让她安心养伤,等伤好了再来找我!青山不改绿水常流,咱们后会有期!”

  说完,张铁头翻身跃上马背,打马扬长而去。

  张铁头骑着那匹黑色的高头大马,身后跟着身高体壮的白毛大狗,一路上晓行夜宿,又在路上走了半个多月。

  这一天,终于来到了他的目的地----奉天城。

  这奉天府东北王张作霖的老巢。

  几个月前,张铁头就是从这里出发,带着张作霖交给他的密令,前往那茫茫无际的原始森林的。

  今天,他历尽了千辛万苦,终于回来了!

  站在城门外,张铁头仰面看着城头上飘动着的红黄蓝白黑五色旗,心里不由得百感交集。

  作为称霸一方的东北王,张作霖完全可以拥兵关外,做一个无忧无虑的土皇上。

  可是他东北王也有他的难处,东北三省的环境也很复杂,北有老毛子,东有小日本,这两个强国一直在觊觎着东北那广阔富饶的土地和丰富的资源。

  张作霖和这两个虎视东北的强国打了多少年的交道了,可以说是在他们的夹缝中成长起来的,对他们的野心早就昭然若揭,如果不是自己的力量太薄弱了,依张作霖的脾气,他早就和老毛子、小日本开战了,先灭小日本,再打老毛子,要让他们知道中国东北有个东北王,中国的土地上还轮不到你们横行霸道。

  可是现在还不行,力量还不足以跟他们翻脸,特别是驻扎在东北的日本关东军,无论从兵员的素质上,还是从武器装备上,中国的军队都和他们差得太多,所以只能忍气吞声地等待时机。

  直到一次偶然的机会,张作霖的部下得到了一张满清咸丰年间的一张藏宝图,那是当年为了逃避英法联军的劫掠,咸丰皇帝秘密派人送到关外的一批金银珠宝,古玩玉器。

  这件事做得非常机密,除了咸丰皇帝本人,再就是他最亲信的侍卫总管和几名侍卫。甚至连当时的皇后都不知道。

  这可是价值连城的巨大财富,有了这批珠宝,张作霖就可以扩充军备,强大自己的力量,也就是通过这张藏宝图,才让张作霖看到了希望。

  张作霖经过和几个心腹的秘密商谈,最终决定让张铁头带人去找这批宝藏,确定了具体位置之后再派大部队去开掘。

  就这样,张铁头带着十余个人扮成跑山人进了那片原始森林。

  这也是为了保密起见,要知道,当时的东三省,俄国和日本的间谍密探遍地都是,一旦他们得到这个消息,后果是不难想象的。

  幸好张铁头没有辜负老张的期望,圆满地完成了差事,而张铁头带去的那十几个人却永远留在了那片茫茫的原始森林里。

  此刻,张铁头在城外的高岗上伫立良久,想起回来的一路上所见的那些穷凶极恶的日本人在中国的土地上所犯的恶行,张铁头的心里就象着了火一样。

  想起当初张作霖派他们出发寻找那批宝藏之前所说的话,张铁头不由自主地把手伸进怀里,抽出了那把德国毛瑟,这把枪是他三天前从他藏枪的地点取回来的。

  好几个月没用了,这把枪的枪身上还象当初那样闪动着油亮亮的光芒。

  张铁头看了看这把跟随了他多年的老伙计,眼见日头就要落山了,他把枪放进了怀里,催马向城门走去。

  城门口站着四个手执步枪的哨兵,见到张铁头过来,其中一个哨兵叫道:“喂!骑马的!你过来!”

  张铁头对这些当兵的太了解了,知道他们叫自己就没安什么好心,他慢吞吞地下了马,牵着马缰走了过来。

  那个哨兵仔细打量一下张铁头,用手里的枪捅了捅张铁头,道:“哪来的啊?有证件吗?”一扭脸,他看见了张铁头身后的白毛狗,吓得他“嗷”地一声惊叫,手里的枪差点扔地上。

  其余三个大兵听到他的惊叫,也都奔了过来,手里的枪栓哗哗作响,所有的枪口都对准了白毛。

  白毛狗很显然被他们激怒了,在它的印象里,还没人敢这么对它和它的主人。

  它要教训教训这些不长眼睛的人。

  只见它浑身的白毛倒竖,那对如同刀削一般尖耸的耳朵更加高耸,一对褐色的眼睛闪动着慑人的寒光,巨大的嘴唇向上翘起,露出了满嘴尖利的巨齿,喉咙里发出低沉的呼呼声,两只如海碗般大的爪子牢牢地抓地,两条粗壮的前腿下伏,那是它即将发动进攻的前兆……

  张铁头见状,连忙站在白毛的前面,挡住了那四个大兵的枪口,也挡住了白毛的进攻。

  一个哨兵喝道:“你是什么人?为什么要带一条狼进奉天城?快说!要不然我们就开枪了!”

  张铁头根本没理睬他,他转过身来对白毛喝道:“白毛!没事!”

  那个哨兵见张铁头没理他那个茬,心头火起,举枪瞄准了白毛,手指一动,“砰”的一声,枪就响了。

  张铁头心想:“坏了!这小子的命保不住了!”念头刚刚一转,就觉得眼前白光一闪,接着传来了一声惨烈的嚎叫:“啊!”

  转头一看,眼前的情景让张铁头呆住了:那个开枪的哨兵喉管已被白毛咬断,鲜血溅了一地,其余三个哨兵吓得屁滚尿流,堆成了一滩泥。

  白毛的头顶上已经变成了红色,想必是那个哨兵的血染的。

  此时,白毛的嘴还在死死地咬着那个已经死去的哨兵的脖子,时不时地还晃一晃它那硕大的脑袋。

  张铁头气急败坏地喝道:“白毛!快撒开!”

  白毛的嘴里哼哼了两声,不甘心地松开了那个哨兵的脖子。

  张铁头上前看了看那个大兵的伤口,摇了摇头,对另外那三个哨兵说道:“我早说过,你们偏不听,这下好了吧?”

  说话间,从城门里面冲出来一队骑兵,来到张铁头的面前,其中一个军官看了看那三个哨兵,对其中的一个说道:“这是怎么回事?刚才是谁打枪?”

  那个哨兵已经吓得说不出话来,哆哆嗦嗦地抬起手来向张铁头一指。

  那个军官顺着哨兵所指方向一看,不由得一愣:这个人这么眼熟啊?

  他刚要说话,张铁头已经叫出了他的名字:“朱文胜!你小子现在都当上军官了?!”

  那个叫朱文胜的军官仔细一看,不由得惊叫了一声:“啊?!队长?你怎么这身打扮!?这几个月你去哪了?”

  张铁头看了看四周,见周围已经聚了不少看热闹的老百姓,便低声说道:“这不是说话的地方,你先让人把这个兄弟的尸身收殓起来,再另外派几个人在门口站岗,咱们进城再说。白毛,你过来!”说着,向朱文胜一伸手,“给我拿一根绳子来,这家伙得拴上点,要不然又得给我惹祸!”

  朱文胜看着白毛,道:“队长,你怎么带着一头狼进城啊?说实话,看着它我都有一种掏枪的冲动!”

  张铁头仔细检查了一下白毛的身上,见它并没有受伤,心就放下了大半。他一边用绳子拴住白毛的脖子,一边笑道:“你说什么?掏枪?你不是也想象他那样吧?”说着,张铁头向地上那一滩鲜血一指,“刚才我说告诉他们别乱动,可他们却不听,唉,也怪我,要是我告诉他们我的身份,他们也就不会……”

  朱文胜咂了咂舌头,说道:“说了也没用的,你知道吗,你离开之后,咱们又招了好几万人,当初认识你这个侍卫队长的兵本来就不多,今天你这身打扮回来,谁还能认得你这个大名鼎鼎的侍卫队长?”

  张铁头闻言,又惊又喜,道:“什么?部队又扩编了?现在咱们有多少人马了?对了,大帅在城里吗?”

  朱文胜道:“大帅到长春和日本人谈判去了,他娘的小鬼子!总想在咱们中国占好处。大帅亲自去和他们交涉了,这两天就会回来了吧!至于咱们的人马,不多,几十万了吧?你想,我这个当初跟在你屁股后头的小兵都当上侍卫队长了,现在我手下有两个营七八百人呢!”说着,朱文胜手一挥,对那队骑兵喊道:“弟兄们,留下四个人站岗,其余的跟我回城!”

  一声令下,转眼之间,马队整理完毕,朱文胜示意张铁头上马,两个人并辔而行,一路说笑着向城里走去。

  进城之后,因为朱文胜还要去巡视城防,在十字路口与张铁头分手,带着手下的骑兵走了。

继续阅读:第9章 少帅的嗜好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犬魂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