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章 烈风
北国孤狼2018-03-22 10:453,255

  张作霖摸着小胡子,压低了声音说道:“我想到了一件事儿,当年咸丰皇帝的那些藏獒在山里和狼不可能没有接触,据我所知,藏獒和狼是天生的对头,可是在特定的环境下,它们又是互通的。”

  张铁鸥不明所以地看着张作霖,道:“大帅,您说的是……”

  张作霖哈哈一笑,道:“我在皇宫里看过一个外国人写的奏折,当然了,这个奏折是写给皇上的,好象是……哦,是写给乾隆皇帝的,奏折上说,当年蒙古的成吉思汗曾经拥有一支战无不胜攻无不克的藏獒军团。”

  张铁鸥讶然道:“大帅,您没看错吧,狗还能打仗?”

  张作霖叹口气,道:“小子,咱们就是吃了没文化的亏了。你接着听我往下说,这支藏獒大军随着成吉思汗西征,所向披靡,一直打到西边那叫什么地方了,嗨,本帅没上过几年学堂,认得字不多,也只能说个大概的意思吧。反正那支藏獒大军给成吉思汗立下了汗马功劳,可是后来却不知所终了。那个洋大臣在奏折里说,他建议乾隆皇帝也组建一支藏獒大军,用来加强国防。可是,乾隆那个时候是太平年间,他根本没把那个洋大臣的话当成一回事,但是奏折里所说的藏獒却引起了乾隆的兴趣,于是,这位乾隆皇帝下旨令西藏进贡良种藏獒,为的却是在宫里玩赏,就是从那时起,皇宫里就有了藏獒,到了咸丰皇帝这一朝,咸丰皇帝派人对藏獒进行了训练,其目的却是为了让藏獒给他看护山里的那批东西。这个白毛,我猜它肯定是山里的野狼和咸丰皇帝的那些藏獒串了种,你看,这白毛的身上有几分象狼,却又有几分象藏獒,山里的狼见到这么大的豹子,早就吓得屁滚尿流了,更别说敢和豹子面对面地掐架了,正如那个洋人说的,敢和豹子一对一相斗的只有藏獒。因为它的血管里流的正是斗士的血。”

  张铁鸥点头道:“大帅所言极是,这个白毛也许真的是野狼和藏獒的混种。”

  说到这儿,张铁鸥看了看白毛,此时的白毛已经站在了豹子的面前,那只豹子已经气息奄奄,瞪着那双已经失去光泽的眼睛望着白毛,眼神里满是不甘,却已是无可奈何了。

  白毛不再理会这只将死的豹子,抖了抖身上的毛,转身一腐一拐地向张铁鸥走了过来。

  张铁鸥连忙蹲下身来,仔细查看白毛的身上,特别是被那豹子拍中的地方。

  扒开白毛屁股上那厚厚的长毛,张铁鸥不由得倒吸了一口凉气,只见白毛的屁股上,被豹子那尖利的爪子抓出一条半尺来长的口子,伤处的皮肉处翻,流出来很多鲜血,把白毛屁股上的长毛都染红了,随着张铁鸥的触摸,白毛的身体还在一阵阵的发抖。

  张作霖看了看,点头道:“这条狗真的不赖,用这么小的代价,愣是掏死了一只豹子!真是罕见啊!”看着张铁鸥,道:“快把伤口给它包扎一下,来人!把白毛给我抬到医务室去!”

  随着话音,几名卫兵走了过来,张铁鸥摆了摆手,道:“不用了,大帅。这点小伤算是了什么!我给它上点药就好了。”

  张作霖瞪着眼珠子道:“真的行吗?我看它的伤口可不小啊!”

  张铁头从怀里掏出一包药,把白毛屁股上的伤口处理了一下,打开药包,把药末洒到伤口上,从身旁的卫兵手里接过一卷绷带,在白毛的屁股上缠了几圈,然后打了一个结,站起身来,张铁鸥拍了拍手,道:“好了,我这个药,是从山里采的草药,自己配制的。特别好使,过几个时辰就没事儿了。”

  张作霖见白毛依旧神采奕奕,根本不象受了伤的样子,不由得暗暗称奇。

  转过身来,张作霖对谭海说道:“好了,让你们的人把这里收拾一下,那头豹子,嗯,你们把它抬到后厨去吧,我还从来没吃过豹子肉,这回咱也尝尝鲜。哦,那张豹子皮给我留着,等我见到吴大舌头,把这张豹子皮送给他。哈哈,这吴大舌头打死也不会相信,他这只豹子是被一条狗咬死的!哈哈哈!”

  说着,张作霖向张铁鸥一挥手,道:“走吧,咱们进屋接着说正事。”

  这时,天已经放亮了。

  张铁鸥跟在张作霖的身后进了老虎厅,张作霖坐了下来,对张铁鸥说道:“铁鸥,你小子这回可走了运了!整来这么一条好狗!居然掏死了一只比它大了好几号的豹子,要不是亲眼看见,打死我也不信!”

  张铁鸥摸着白毛的大脑袋,说道:“这都是托大帅的洪福,铁鸥不仅完成了您交给的差事,还得了这么一条好狗!”

  张作霖闻言,笑骂道:“妈拉个巴子的!少给本帅戴高帽,都是自己人,少扯这棉袄领子!”说着,张作霖摸了摸嘴上边的小胡子,道:“铁鸥啊,我真是没有想到,白毛充其量也只不过是一条狗,愣是把一头豹子掏死了,可是,你不知道,吴大舌头为了抓住这只豹子,动用了一个连的兵力,还加上十来条猎狗,费了好大的劲才把它逮住的。要是吴大舌头知道这只豹子是一条狗,他不气疯了才怪。他那一个连的兵力,再加上十几条狗,都不如你这个白毛,啊?哈哈哈哈!”

  张铁鸥说道:“大帅,吴将军是一员虎将,能征善战,他手下的兵不可能那么熊包。否则的话,大帅您也不会让他当黑龙江督军啊!依铁鸥看来,他只不过是想活捉这只豹子关给大帅而已。”吴俊升的威名,东北三省有谁不知道?别说区区一只豹子,就是面对千军万马,只要张作霖一声令下,吴俊升也会拼出命去,他手下的兵那就更不用说了。

  张作霖眼睛一眯缝,呵呵笑道:“你说得太对,这个吴大舌头跟了我多少年了,我当然知道他的实力,他也是听说我要去长春和小鼻子谈判,才特意去捉的这只豹子。”说到这儿,张作霖好象想起了什么,正色道:“对了,铁鸥,这么一条好狗,得给他起个好名字,不能总是白毛白毛那么叫,这岂不是辱没了它吗?”

  张铁鸥想了想,道:“不瞒大帅,铁鸥大字也识不了几个,还是大帅给起个名字吧。”起名猜字这类事情,张铁鸥想一想都头大。

  可咱这位张大帅也没太高的学问,不过好歹也念过几天私塾,总比张铁鸥有点文化。

  张作霖想了想,道:“有了,刚才我看它跟那个豹子掐架的时候,行动如风,这个家伙脾气还挺暴烈,象一团熊熊烈火,嗯,我看叫它‘烈风’,你看怎么样?”

  张铁鸥一听到这个名字,不由得心头一震,说老实话,他真没想到,象张作霖这样一个大老粗,居然能想出如此有意义的名字,不由得击掌叫绝:“好,太好了!大帅,您起的这个名字简直太棒了!白毛,以后你也有名字了!烈风!烈风!”

  白毛似乎听懂了张铁鸥的话,“汪汪”叫了两声,逗得张作霖和张铁鸥同时放声大笑。

  这时,侍卫官谭海走了进来,对张作霖道:“大帅,日本驻奉天领事吉田茂的代表河田求见大帅。”

  张作霖一皱眉,道:“妈拉个巴子!老子走到哪儿,这小鼻子跟到哪儿!哼!这说不上又冒什么坏水了。铁鸥,你先去休息吧!过一会我再找你。我来看看这小鼻子到底要干什么!让他到一号厅等着!”

  谭海应了一声,转身下去了。

  张铁鸥担忧地看着张作霖,道:“大帅,这小鼻子想要干什么?怎么这么早就来了?”

  张作霖冷笑一声,道:“夜猫子进宅---无事不来啊!妈拉个巴子!说不上冒什么坏水呢!你先下去吧!”说着冲张铁鸥一挥手。

  张铁鸥敬了一个礼,带着烈风走了出去。

  回到了他的屋子里,张铁鸥思来想去,总觉得应该去看一看这个日本人到这儿来是想干什么。

  思忖片刻,张铁鸥拍了拍烈风的大脑袋,让它在屋里面老实地呆着,他刚拉开门走了出去。

  一号厅的位置张铁鸥知道在哪,那是帅府用来接待宾客的。

  拐了几个弯,远远地,张铁鸥就听见了张作霖的叫骂声:“妈拉巴子!你们的人随便跑到我的地盘上,又和打过招呼了?!现在人死了,你他娘的才看见本帅,你以为本帅是干什么的?是给你们洋人当保镖的?”

  张铁鸥悄悄地向一个站在附近警戒的卫兵招了招手,那个卫兵走了过来,张铁鸥低声道:“这是咋回事?谁又惹大帅发火了?”

  那个卫兵刚要说话,身后传来一阵脚步声,回头一看,是侍卫队长谭海。

  张铁鸥对小声谭海道:“这是咋回事儿?”

  谭海看了一眼那个卫兵,后者知趣地回到了自己的位置上,谭海小声说道:“是这样,三天前,有一伙日本商人跑到了长白山一带,被那里的胡子给杀了,他们的货物也被抢了,你知道他们带的货物是什么的吗?”见张铁鸥摇头,谭海小声说道:“是军火!你说这不是找死吗?在中国的境内干这种事,这意味着什么?”

继续阅读:第16章 师出有名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犬魂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