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章 决斗
北国孤狼2017-04-04 19:433,200

  也许是豹子那傲慢的神情刺激了白毛,白毛的喉咙里发出一阵低沉的咆哮,象一阵风似地冲向了那只目空一切的豹子。

  已经做出判断的豹子虽然知道有动物扑来,在不明敌情的情况下,它也不敢硬拼,只是向旁边轻轻一跳,躲过了白毛的一扑。

  这只豹子长这么大,还从来没有遇到过敢向它挑战的动物,向来都是它为了寻觅食物去扑杀它的猎物。

  借着火把的光亮,当豹子看清了扑向它的只是一条身躯比自己小得多的大狗时,豹子气得七窍生烟,心想:“小样儿!就你那小体格还想跟我斗!?我一巴掌就能把你拍扁了!”豹子的脸上现出了一丝狰狞,喉咙间发出了一阵低沉的呼噜声,豹子发怒了!

  白毛如同闪电般的扑击,却连豹子的一根毛都没碰着,它也感到了不可思议,在它的印象里,连号称“百兽之王”的东北虎它也没有放在眼里,今天区区一头豹子却轻描淡写地躲过了它的一击,白毛这次真的发怒了,只见它“汪”地一声狂吠,再次扑向了近在咫尺的豹子。

  那只豹子根本没把这个比它小了好几圈的家伙放在眼里,见白毛又一次扑了上来,豹子也发出一声低沉的咆哮,抬起右掌向着白毛扇了过去。

  在火把的映照下,甚至可以看见豹子的前爪上五个尖尖的利爪。

  这五根利爪如果抓到白毛的身上,非得皮开肉绽,那可是豹子的武器,其锋利程度,绝不次于五把钢刀。

  白毛也不傻,它的经验都是在山林里跟那些大大小小的动物们搏斗中积累出来的,也是用血换来的,凭它的眼神不会看不到豹子前掌上那尖利的利爪。

  在它前扑的时候,它已经想到了对付豹子的招数。

  此刻见豹子果然如它所料的那样,挥掌打来,白毛把脑袋往旁边稍稍偏了一点,把那长着厚厚长毛的屁股迎向了豹子的前掌,借着前扑之力,白毛钻到了豹子的腋下,豹子的前掌“啪”地一声落在白毛的屁股上,豹子的力气也真够大的,疼得白毛“嗷”地一声叫,随后,白毛的身体就象一个皮球一样滚了出去。

  张铁鸥听见白毛的叫声,他心里不由得一哆嗦,心想:“坏了!这回白毛可真遇到对手了!”

  这时再看白毛,竟然若无其事爬了起来,抖了抖身上的长毛,“汪汪”地叫了两声,然后,白毛伸出它那猩红色的舌头舔了舔嘴边的血迹,扭头看了看被豹子打了一掌的屁股,再一次抖了抖浑身的长毛,双眼死死盯住了不远处的豹子。

  那只豹子此时已经转过身来,瞪着那双寒光闪闪的眼睛,张开大嘴用力地呼吸。

  这时,张铁鸥听见张作霖哈哈大笑,道:“铁鸥啊!我说你这是带回来个什么东西啊!太他妈拉巴子诡道了!”出口成“脏”这可是张作霖与生俱来的“本事”。

  张铁鸥不解地看着张作霖,张作霖一指那只豹子,道:“看来,有时候长得太高太壮也不是什么好事儿啊!哎呀!这家伙也太熊了!连条狗也掐不过!”

  张铁鸥顺着张作霖的手看去,却什么也没看着,纳闷地问道:“大帅,您看见什么了?”

  张作霖的大手在张铁鸥的肩膀上一拍,道:“傻小子,你看看那地上是什么?”

  张铁鸥仔细一看,不由得倒吸了一口气,那地上流淌的,分明是一滩红红的鲜血!

  他吓了一跳,连忙向白毛望去,只见白毛气定神闲地站在那里,双目炯炯有神,根本不像受伤的样子。

  张作霖见张铁鸥关切地看着白毛,哈哈笑道:“妈拉个巴子!别看了,你看看那只豹子!白毛没事!”

  张铁鸥看了看那只豹子,不由得呆住了。

  只见那只豹子的神情有些倦怠,完全没有了刚才那目空一切的气势。

  一双圆圆的眼睛也失去了原有光泽,无力地支撑着庞大的身躯,刚才拍在白毛身上的那只巨大的前掌无力地下垂着,顺着它那粗壮的前腿,缓缓地向下流着鲜红的鲜血。

  张铁鸥明白了,豹子受伤了。

  白毛刚才那一扑,就是想让这只豹子抬起前掌来打它,如果豹子躲开白毛这一扑,然后再反击,白毛的状况就得和现在这只豹子一样,甚至比豹子还得严重。

  张铁鸥在心里不由得暗暗叫绝。

  以前张铁鸥曾经看见过白毛和山里的那些野狼撕咬,凭的都是实力,那才叫硬碰硬,从来没见过白毛还有这一手,太不可思议了。

  不用说,白毛宁可让屁股挨上豹子那一掌,为的就是去掏豹子最脆弱的部位,虽然豹子的那一掌力量巨大,但是,白毛的屁股上长着厚厚的长毛,再说那儿也不是要害,即便被豹子抓得皮开肉绽,也没有生命危险,想到这儿,张铁鸥不由得暗暗叫绝。

  再看那只豹子,它现在的情形可不太妙,从它前腿流着的血来看,那里的皮肉已经被白毛那尖利的牙齿豁开了,所以才会流出那么多的血。

  这时,那只豹子好象体力不支了,缓缓地趴在地上,不时地把嘴伸到腋下,伸出舌头去舔着伤口。

  白毛见到豹子已经没有刚才那样的精神头儿了,它缓缓地向前走了两步,一双褐色的眼睛紧紧地盯着豹子的一举一动。

  那只豹子感觉到了白毛在一步一步地向它走来,豹子警惕地支撑起上身,似乎还想用力一搏。

  白毛汪汪地叫了两声,四足用力蹬地,仿佛要向前扑,那豹子吃力地爬起来,挥动着受伤的前腿,想站起来。

  白毛哪里给它机会站起来,四足发力,向着半趴在地上的豹子冲了过去。

  猛然间,豹子的眼睛里突然闪动着慑人的寒光,再次现出了它狰狞的面目,后腿用力一蹬,迅捷无比地站了起来,刚才的倦怠已经一扫而光,取而代之的是它睥睨一切的王者之气。

  似乎此刻的白毛已经成了它的猎物。

  这一情形,所有的人都看得真真的,张作霖叫了一声:“不好!白毛中计了!”说着,张作霖随手从身边的一个卫兵的手里抢过来一把手枪,对准豹子就要开火。

  张铁鸥连忙摁住了张作霖的手,道:“大帅,别急!好戏才刚刚开始。您看,白毛还不至于败给那只豹子。”

  张作霖仔细一看,不由得哈哈大笑:“哈哈哈!妈拉个巴子!这个白毛还真不含糊!嗯,不赖,真是一条好狗!”

  原来,那只豹子故意装出体力不支的样子来引诱白毛来到它的面前,白毛果然如这只豹子想的那样,狂吠了一声,冲了过来。

  豹子后腿一蹬,便站了起来,那只受了伤的前掌再一次挥向了白毛的脑袋。

  这是刚才张作霖举枪时的情景,可是,那只豹子太低估了白毛,如果换成别的猎狗,这一次非得伤在它的大爪子下,可它面对的是白毛,就在豹子的爪子举起来的一刹那,,白毛的身体一扭,已经钻到了豹子的肚子底下,张开血盆大口,嘴里那尖利的牙齿对准豹子最柔软的肚子就咬了下去。

  豹子的爪子这一次只碰到了白毛那条篷松的大尾巴,仅仅抓下来一撮白毛。

  这回,豹子终于知道自己真正遇到对手了,它万万没有想到,白毛的速度如此之快,竟然钻到了它的肚子下面。

  在它挥出那只巨大的爪子的同时,它似乎已经看见了皮开肉绽的白毛惨叫着满地乱滚,只等着自己上前去结果它的性命了。

  可惜的是,它根本没有看到它想看到的东西,反倒是肚子上传来的一阵剧痛让它顿时清醒过来:“那个家伙在肚子下边!”

  清醒过来的豹子做出了一个错误的选择:两只后腿一蹬,用力向前一蹿,它想甩开白毛,然后回过头来再和它来个最后的决斗,它不甘心就这样败在白毛手里。

  随着这只豹子向前一纵,它顿时感到了腹中一阵空虚,伴随着一阵疼痛,接着,它灵敏的嗅觉闻到了一股浓浓的血腥味,它不禁回头望去,这一看不要紧,它的四条腿再也支撑不住了,“扑嗵”一声,趴在地上,再也动不了了。

  因为这个时候,它肚子里的肠子散了一地,不用说,这又是白毛的“杰作”。

  其实凭白毛的体重和力气,还不足以把豹子的肠子掏出来,它也只能借助它那尖利无比的牙齿把豹子的肚子撕个大口子,真正把豹子的肠子掏出来的,恰恰是豹子自己。

  在白毛钻到它的肚子底下的时候,如果豹子用力往下一坐,白毛除了撒开咬着肚子的嘴,它别无选择,否则,白毛也得受伤。

  看到这里,张作霖不由得感慨道:“铁鸥啊,你说这是狗吗?这不是一头狼吗?你看它那狡猾的劲,跟山里的狼一模一样,就算皇宫里的那些藏獒也不会这一招啊!”说到这儿,张作霖一拍大腿,大声笑了起来,把张铁鸥吓了一跳,连忙道:“大帅!怎么了?”

继续阅读:第15章 烈风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犬魂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