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 山林护卫队(1)
北国孤狼2017-04-04 19:433,315

  对于让张铁鸥带兵去剿匪,这几个人分别提出了不同的意见,但是总的意思就是不同意由张铁鸥带兵,理由很简单,张铁鸥虽然是帅府侍卫队队长,可他从来没有带过兵打过仗,而那些胡子都是杀人不眨眼的穷凶极恶之徒,怕张铁鸥万一失手,岂不堕了东北军的威风?再一个,吉林督军的部队距离那伙胡子最近,应该由吉林出兵剿匪才是最好的选择,这还在其次,如果日本人以此为借口,再提出由日本人自己的部队来剿匪,也就是说日本人要往长白山地区派部队的话,那不是引狼入室吗?

  张作霖静静地听着这些人七嘴八舌地说着,他的心里已经拿定了主意,因为他自己非常明白,他让张铁鸥去剿匪,其实是醉翁之意不在酒,可这些话不能跟他们明说,所以,在众人的议论声中,张作霖一拍桌子,道:“好了,你们说了半天了,也该听听我的意见了。你们说得也对,但是你们想过没有,在我们身边,驻扎着小鼻子最精良的部队——日本关东军。我们的兵马虽多,但是却无法和小鼻子的关东军相比,如果在这个时候,日本关东军趁我们分兵剿匪之际突然动手,我们是否能够抵挡得住他们的进攻?如果那样,咱们不是丢了西瓜捡了个芝麻?再一个,我要问一问你们各位,你们哪一个从娘肚子里出来就会带兵打仗?”

  见张作霖这么说,这几个人似乎明白了,张作霖早已经下定了决心,之所以叫他们来,肯定是有目的的,既然如此,也就不敢再说什么,只是大眼瞪小眼地听着张作霖的安排。

  张作霖的目光从每个人的脸上扫过,看那些人的神情,张作霖就已经明白,这些人虽然嘴上不说,心里还是不服,可老张不管他们有什么意见,他这么做也是为了更重要的事,所以,张作霖咳了一声,道:“就这么定了,下面我宣布,从奉天警备部队抽调十门火炮,三十挺机枪,从宪兵队抽调一个骑兵连,帅府卫队旅抽出两个连,组成剿匪的‘山林护卫队’,队长就是张铁鸥,因为这事也很紧急,小鼻子那边催得紧,所以今天就要出发,你们明白我的意思了吧?”

  听到张作霖如此安排,这几个人都感到费解:不就是几个胡子吗?对付他们还用这么大的动静吗?好家伙,又是火炮,又是机枪的,甚至还有骑兵,那可是山区,骑兵根本无法发挥作用。

  可他们知道张作霖的脾气,谁也不敢多说话。

  张作霖又道:“时候也不早了,你们马上回去安排,今天过晌他们就要出发,谁要是误了事,小心他的脑袋!”

  这几个人暗暗叫苦,现在已经快到中午了,还有不到两个时辰,在这么短的时间内,要想把张作霖交代的事办好,那可不是那么容易的事啊。

  奉天警备司令站起来,道:“大帅,既然如此,属下这就去准备了!”

  张作霖挥了挥手,道:“好,去准备吧!记住!中午十二点,把我要的东西送到西校军场,所有的剿匪部队都要从那里出发。”

  警备司令应了一声,举手敬了一个军礼,转身走了出去。

  帅府卫队旅长和宪兵司令也都敬了一个礼,下去准备了。

  张作霖又对张景惠道:“张总长,你拿着人的名帖,去一趟日本驻奉天领事馆,告诉吉田茂这个小鼻子,今天下午我的剿匪部队就要出发,请他放心。”

  张景惠答应一声也下去了。

  客厅里只剩下了张作霖、张学良、还有刚刚升任了剿匪大队长的张铁鸥。

  张作霖看着张学良,道:“小六子,你的伤已经好了吧?”

  张学良低着头,道:“回父帅,孩儿的伤已经全好了。”

  张作霖点了点头,看了一眼站在旁边的张铁鸥,张铁鸥马上明白了,道:“大帅,下午就要出发了,我也去准备一下。”

  见张作霖点头,张铁鸥和少帅张学良打了一声招呼,敬了一个礼,转身走了出去。

  张作霖见客厅里只剩下了他们父子二人,猛地把脸一沉。道:“小六子!我问你,现在还抽大烟吗?”

  张学良的心往下一沉,忙道:“不抽了!孩儿早就戒了。”

  张作霖一拍桌子,骂道:“放你娘的屁!你以为我不知道是吧?你他娘的,你知不知道,那个大烟不是什么好玩艺儿?再抽下去,你就得抽死!还记得那个被我毙了的军医官吗?我为什么要毙了他,你知道吗?”

  张作霖叹口气,道:“虽然他救了你的命,却叫你染上了烟瘾!要是早知道这样,还不如让你重伤而死了!知道为什么吗?”

  张学良摇头道:“孩儿不知,请父帅明示。”对那个救了自己军医官,张学良一直感到很内疚,正是为了救自己的命,他让自己用大烟来止疼,却把命搭了进去。

  张作霖叹口气,道:“如果当时你因为伤重而死,你可以博个好名声,因为你是为国尽忠!可是你现在要是抽大烟抽死,外面的人会怎么说?那样的话,咱们老张家的脸就让你丢尽了。你好好想想吧。”

  张学良依旧低着头,道:“父帅教训得对,孩儿一定把大烟戒了,您放心就是。”话是这么说,其实张学良却知道,想戒掉烟瘾,哪是那么容易的?

  张学良也想戒掉烟瘾,但是烟瘾发作时的那个难受劲不是一般的人能忍受得了的。

  也正是因为张作霖训了张学良,张学良的心里便记恨上了张铁鸥。

  下午一点多钟,奉天城的西校军场上,穿戴整齐的东北军士兵们一个个精神抖擞地站在那里,等待着出发的命令。

  张铁鸥站在队列前面,他的旁边,一条浑身毛色灰白的大狗威风凛凛地蹲坐在那里,正是张铁鸥的爱犬——白毛烈风。

  张铁鸥的身后,站着两个年轻的军人,这两个人,身材高矮胖瘦都差不多,左边站的是原侍卫队队长朱文胜,右边的是卫队旅工兵营副营长何元彪。

  这两个人,原来都是张铁鸥的手下,现在也都成了军官了。

  今天上午,张铁鸥找到了他们两个,跟他们打了招呼,这俩人早就不想在卫队旅当差了,他们也一直想调出卫队旅,但是没有合适的机会,张铁鸥把情况一说,这两个人乐坏了,想都没想,就答应了。

  张铁鸥让他们当了一个副大队长,一个当了参谋长。

  吃过午饭,他们就来到西校军场候命了。

  这时,从校军场外面驶来了一辆汽车,汽车一直开到了检阅台前停下。

  车门打开,一身戎装的安国军大元帅张作霖从车里钻了出来。

  紧跟在他身后是实业总长张景惠。

  站在检阅台旁边等候的奉天警备司令、宪兵司令、卫队旅旅长以及一些官员们纷纷举手敬礼。

  张作霖微笑着挥了挥手,向检阅台走去。

  担任警戒的警卫营长紧跟在张作霖的身后走上了检阅台。

  站检阅台上,张作霖举目四望,见校军场外面已经围了一些看热闹的老百姓,有一些鬼头鬼脑的人混在看热闹的人群里,探头探脑地向校军场里张望。

  这时,远外又驶来了一辆小汽车,张作的嘴角浮起了一丝淡淡的笑意,因为他认得那辆车,那是日本驻奉天领事吉田茂专用的小汽车。

  汽车停下,留着小胡子的日本驻奉天领事吉田茂和他的随从河田从车里钻了出来,向站在检阅台上的张作霖挥挥手,便站在了下面。

  毕竟检阅台不是他们呆的地方,虽然他们平时的气焰挺嚣张,但这里是中国的校军场,他们可不敢犯了众怒。

  张作霖看了一眼这两个小鬼子,鼻子里轻轻地哼了一声,抬头看着台下的几百名士兵,道:“今天,本帅要在这里送走一批忠肝义胆的壮士!那位说了,你张作霖这是又要干什么啊?你们先别急,听我慢慢道来。各位父老乡亲也都知道,这两位是来自日本国的朋友,”说到这儿,张作霖把手向日本领事吉田茂和他的代表河田一指,接着说道:“就在今天早上,这位河田先生来到了大帅府,他们知道我张作霖昨天晚上刚刚回到奉天,这么大早起的,是来看望我的。我说得没错吧?河田先生?”说着,张作霖向河田点了点头。

  河田心里有气,脸上却不动声色,弯腰鞠了一个躬,嘴里还叽哩呱啦,不知道说些什么。

  张作霖道:“河田先生跟我还说起另外一件事,因为我的这里的最高长官,所以他要我给他做主。什么事呢?是这样的,有几个日本的商人,在咱们长白山地区被那里的胡子杀死了,连货物都给抢走了。我现在是这里最高的军事长官,所以他们找到了我。现在咱们这里胡子横行,杀人越货,坏事做绝。奉天是我张作霖的家乡,妈拉个巴子!在我张作霖的地盘上,谁有这么大的胆子胡作非为?只有胡子!要说这胡子,就象春天的韭菜一样,一茬接一茬,怎么办呢?这回我老张下定了决心,派出我的亲兵卫队去剿匪,这支部队跟了我多年,匪患一日不除,我一日不收兵。领事先生,你看怎么样啊?”

  日本驻奉天领事吉田茂眨巴眨巴镜片后面的小眼睛,脸上露出了诡秘的笑容。

继续阅读:第18章 山林护卫队(2)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犬魂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