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 山林护卫队(2)
北国孤狼2017-04-04 19:433,350

  张作霖见差不多了,向身后的张景惠递了一个眼色,张景惠高声叫道:“下面开始授旗!请‘山林护卫队’的张铁鸥张队长上来接旗!”

  张铁鸥听到检阅台上叫他,他一催马,“得得得得”马蹄声响起,那匹黑色的高头大马来到了检阅台前。

  张铁鸥到了检阅台前,翻身下马,走上了检阅台。

  张作霖看着一身戎装的张铁鸥,心里面说不出来的喜爱,在他的心目中,张铁鸥是最让他信得过的爱将,那是因为,张铁鸥不仅一身绝世武功,枪法如神,更重要的是,张铁鸥遇事冷静,机智超群。

  把如此重要的事情交给张铁鸥去办,张作霖百分之二百的放心。

  现在,张铁鸥站在张作霖的面前,敬了一个军礼,双手接过张作霖手里的五色大旗,心里面非常沉重,他知道,从此以后,他的肩膀将担负起张作霖交给他的重任,今后的路将是数不尽的艰辛与坎坷,但是他绝不会后悔,为的只是张作霖对他的知遇之恩和对他的信任。

  敬了一个军礼,张铁鸥转身走下了检阅台,纵马飞驰,肩上的五色大旗迎风招展,旗上面绣着五个金色的大字:“山林护卫队”,在午后的阳光下,那五个大字闪耀着夺目的光芒。

  张铁鸥来到队列前面,将手中的大旗交到旗手的手里,转身向检阅台敬了一个军礼,高声叫道:“大帅!山林护卫队已经集结完毕,请大帅下令!”

  张作霖满意地点了点头,发出了对“山林护卫队”的第一个也是最后一个号令:“‘山林护卫队’,出发!”

  一声令下,几百名士兵几乎同时喊了出来:“出发!”

  张铁鸥坐在马上,再一次看了看检阅台上的张作霖,他永远也想不到,他这会是与张作霖的最后一面。

  张作霖望着渐渐走远的“山林护卫队”,他的心里好象打翻了五味瓶,说不出来是什么滋味。

  这时,一名传令兵急匆匆地跑了过来,把一封电报交到了检阅台下的少帅张学良的手里。

  张学良打开电报看了一眼,脸色顿时一变,连忙快步跑上了检阅台,把电报递到了张作霖的手中。

  张作霖看了看,不由得脸色大变,气急败坏地道:“快!快!回大元帅府!”说着快步走下检阅台,也没理会台下站着的日本领事和他的助手,钻进了汽车,扬长而去。

  这封电报是从北平发来的,原来蒋介石会同冯玉祥、阎锡山等军阀组成了新的北伐军,发动了对奉军的攻势,形势严峻,张作霖回到府里之后,简单收拾了一下,就带着他的那个警卫营踏上了进京的列车。

  张铁鸥带着他的“山林护卫队”出了奉天城北门,一路向东北方向行进。

  坐在黑色的高头大马上,张铁鸥的左右两边分别是朱文胜和何元彪,这两个人曾经都在他的手下当过兵,后来被张作霖看中了,提拔他们当了军官,这一次张铁鸥身负重任,他便想到了他们两个。

  此刻他们走在队伍的前面,谁也没有说话。

  路上已经走了好几天了,前面不远就是哈达岭了。

  这是个阳光明媚的好天气,五月刚过,青草已经冒出了头,树梢也染上了淡淡的绿色,微风中,一阵阵浓重的泥土的芳香扑面而来,沁人心脾。

  在午后的暖洋洋的阳光照耀下,沐浴着和煦的春风,让人如醉如痴昏昏欲睡。

  队伍无声地向前走着,烈风紧跟在张铁鸥的身后,迈着轻缓的步子。在这暖洋洋的午后,它也感到了非常的惬意。

  张铁鸥走着走着,忽然勒住了马缰。

  朱文胜和何元彪两个人也停了下来,看着张铁鸥。

  朱文胜道:“队长怎么了?”

  张铁鸥摸了摸怀里的那封信,道:“两位兄弟,天色不早了,今天晚上咱们找个好一点的地方休息,明天早上,我就要和你们分手,我要去找吉林督军张作相,大帅有一封信要我交给他,再一个,我们这次到吉林来剿匪,有些事情还需要这位督军大人的支持。所以,必须先和他打个招呼。”

  二人点头道:“是啊,咱们的山林护卫队刚刚成立,今后还要在人家的地面上混,少不了和他们打交道,再说这位督军大人和大帅还是把兄弟,这个礼数咱不能缺了,要不大帅知道了,还得怪咱们不会办事。”

  张铁鸥道:“你们两个是跟着我一起出生入死的好兄弟,这次让你们跟着我出来,不仅仅是剿匪那么简单,咱们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办,不过,这都是剿匪结束之后的事了,现在我只是给你们提个醒,跟着我好好干,以后会有享不尽的荣华富贵。”

  朱文胜笑了笑,道:“队长,你这话就说远了,我和元彪跟着你,不图什么荣华富贵,只要能跟着你干点有意义的事,我们哥俩就知足了!”

  何元彪也道:“队长,文胜说的对,从今以后,我们哥俩就跟着你干了,你让我们进,我们绝不会退!”

  张铁鸥的心里一阵感动,伸出两只手,分别抓住了他们两个人的手,道:“两位好兄弟,我张铁鸥没有看错人!”

  何元彪想了想,道:“队长,大帅说我们这次要去长白山地区剿匪,听说那山里的雪常年不化,是这样的吗?”

  张铁鸥挥起马鞭,轻轻地抽了一下马的屁股,一边向前走一边说道:“没错,是这样的,不过也不全是,等到了那里你一看就知道了。”

  正说着,从前面不远处的草丛中蹿出一只野兔,那野兔见到大路上这么多的人马,吓得它“噌”地一下又钻进了草丛中。

  张铁鸥一见,叫了一声“烈风!”,他话音还没落,一道灰白色的光闪过,烈风已经蹿了出去。

  望着烈风的身影消失在草丛中,朱文胜看了看何元彪,两个人不由得吐了吐舌头,朱文胜道:“队长,这到底是个什么家伙啊?怎么跑得这么快?怪不得城门口的那个哨兵会被它咬死,这么快的速度我从来没有见过,都快赶上闪电了!”

  张铁鸥笑了笑,道:“它是我从山里得的宝贝!要不是它,我可能早就喂了山里的狼了!要说烈风,抓住这只野兔,还是小把戏,在山里的时候,我亲眼看见它咬死过一头四百多斤的大黑瞎子!就是咱们的张大帅,听我说起这个事,他也不信,非要亲眼见识见识,结果你们猜怎么着了?”

  朱文胜和何元彪都摇了摇头。

  张铁鸥微微一笑,道:“说起来你们也不一定相信,这次大帅从长春回来,黑龙江的吴督军送了一只豹子给大帅,那只豹子怕是有四、五百斤,大帅的意思是让烈风和那只豹子比划比划,你们知道吧?豹子可比黑瞎子难对付多了,这家伙身体灵便,不象黑瞎子那么笨,而且据大帅所说,为了捉住这只豹子,吴督军动用了一个连的兵力,外加十几条猎狗,付出了死伤十几个人的代价才捉住它。而那十几条猎狗,也都被这只豹子咬死了!”

  朱文胜与何元彪听了,不由得睁大了眼睛,乖乖,这只豹子也太厉害了吧?

  尤其是朱文胜,他当兵之前就跟着他的爷爷在山里打猎,也见过身躯庞大的豹子,他知道豹子的厉害,他的爷爷就是被豹子咬死的,他也差点成了豹子的点心,最后他还是让那只豹子死在了他的枪下。

  而那只豹子也不过三百来斤,此刻听张铁鸥说起吴俊升为了对付一只豹子,居然弄出那么大的动静,他感到了无法理解。

  转念一想,他就明白怎么回事了,吴俊升是张作霖手下有名的猛将,他手下的兵也不会差到哪去,他之所以这么做,是为了捉活的,否则他一声令下,别说一个连,就是一个排的士兵一齐开枪,再有几只豹子也得变成筛子。

  何元彪没有在意吴俊升是怎样捉住这只豹子的,他想知道大帅张作霖让烈风与豹子“比划比划”的结果。

  张铁鸥看出了他的心思,道:“你们没有看见当时的那个场面,如果不是我亲眼看见,我也不相信,那只豹子居然死了在烈风的嘴里,当然了,烈风也受了伤,但是和那只豹子相比,受点伤也不算什么,毕竟还活着吗!”

  何元彪听了,张大了嘴巴,半天也合不上了,他都听傻了。

  一条狗居然咬死了一只豹子,任谁也不会相信,即使一群狼也不一定干得过一只豹子,何况只是一条狗了!

  朱文胜道:“队长,我知道昨天在城门口烈风咬死了一个哨兵,那又是怎么回事儿?”

  张铁鸥叹口气,道:“这纯属是个意外,也是误会。当时那个哨兵以为烈风是一头狼,他不由分说就举起了枪,连我也不知道这个烈风是怎么回事,它对枪特别敏感,一见那哨兵对它举枪,它一下就扑了上去,等我发现,已经晚了。十几天以前,有一个猎人也以为它是一头狼,对它举起了枪,可还没等他搂火,烈风的大嘴已经咬住了他的喉咙,要不是我及时喝住了它,那个猎人的小命就算交代了!”

  何元彪惊讶地说道:“队长,你说这个烈风到底是什么啊?狼?还是狗?”

  张铁鸥摇了摇头,道:“我也不知道。听大帅说,烈风好象是一条藏獒与狼的混血,既有狼的狡猾,又有藏獒的凶猛。对了,你们听说过藏獒吗?”

继续阅读:第19章 蛛丝马迹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犬魂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