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銮战北海
羽殇寰2017-04-06 13:153,188

  北海城,如今已不复平时的繁荣,小孩的哭喊,无数的士兵在城头涌动。长官的呵斥声,兵器的碰撞声交杂在一起。城墙下护城河已经染成了红色,残尸断臂随处可见,高大的城墙已经出现了残缺。

  守城主将武安国,站在城头上看着远方渐渐*近的黄巾贼。心里泛出一股无力感,这已经是第四次攻城了。可是援军还没有到,只靠城里剩余的守军看来城是守不住了。转过身看着自己的属下,大家已经很疲劳了……

  北海城下,黄巾主将营帐内。主帅位子上座着一位三十岁左右,短短的黑胡须,双眼充满了血丝,右手拖着下巴;在沉思,又看着下首的各营将领。

  “各位到北海已经五天了,我们总攻了三次了但都只是登上了城头就再无寸进。不知各位还有什么破敌妙记拿下北海以抱天公将军的恩德。”

  各营将领都陷入了沉思。营帐内一时其静无比,连众人的呼吸声都可以听到。

  “怎么不説话拉,平时的威风到那里去了。”其实也是难为管亥了,他的部队都是些农民,装备又差。让人怎么打,以前都是打一些小城现在面对的是北海。又没有攻城器械,只有简易的梯子。

  “报……敌袭!”一个黄巾士兵慌张的跪在帐中。

  “什么!不是説没有官兵了吗?怎么还有敌袭。”

  “情况怎样?来人有多少是那路人马?”不管是不是先问清楚再説。

  “报!将军,只有两人,而且是两名少年,马很快已经直接向中军杀来,距此不过几里。”

  “什么!”这时大营炸开了锅了,堂堂几万人马就这样让两个人给闯了进来。单不説两人武功怎样光这份胆气就让人佩服。

  “众将士随我出营迎敌。”管亥率先走出中军大帐。

  “主公前面就是管亥的部队,看来正在休息,和准备下一次的攻城。”子义指着不远处的大营对我説道。

  营内,三三两两的士兵聚在一起休息着,有些正在发泄着兽欲。叫哮声和女子的尖叫声交杂在一起。看着这一切我心里抹名的怒火燃烧着。

  “子义,可愿与我一同去闯营?”

  “好!!”

  “好子义,我们先比以下弓箭如何?”

  “主公有此雅兴,小弟怎可不陪。”

  説完我从箭壶内拿出了一支箭,搭弓,拉弓,瞄准一气呵成。“搜……”我的第一只愤怒之箭射出,代着风声飞向了正爬在一名妇女身上发泄兽欲的士兵。从他的太阳穴对穿而过,刺进了另一名正在排队的士兵胸口。

  “好!主公该小弟了。”太史慈还是惊讶了一阵,目测一下相距八百步,这么远的距离……

  他也抽出了一支箭,突然将弓抬起仰向天空。他要做什么,抛射吗?不会吧。因为这时大营内人流并不集中。命中不高。

  “搜……”羽箭射向了空中。划着美丽的弧线扎向黄巾大营。

  正中了一名在箭塔上小便的士兵,末胸而过扎在了下边一名黄巾的眉心。

  “好!子义的神箭果然名不虚传。”

  説完我抽出了两只箭,弓横放。“搜……”这次到下了一名黄巾小头目,和两名士兵。

  子义没有説话抽出两只箭,依然是抛射“搜……”这次倒下的是两名弓箭手和两个伙夫。

  接着我抽出了三只箭……四只……五只……

  取出了玄铁黑枪,“走子义!”

  北海城,城头。“将军黄巾大营象是很乱的样子,您看是不是援军来了,还是出了什么情况。”説话的是武安国的副将。

  “恩知道了,派探子走西门去探一探,看黄巾贼们在做什么。”该不会是有诈吧。想起武安国一阵后怕,他的同僚宗宝就是中了管亥的计被诱出城最后战死。

  “是。”副将领命下去。

  天啊!难道你真的要亡我北海吗?

  黄巾军中军营帐,管亥怒气冲冲的走了出来。看着眼前营内一片混乱,都是一群废物两个人闯营就乱城这样。亲卫将战马给他牵了来,我到要看看是那个不开眼的敢踹老子的大营。待上得马来,好家伙;只见两个年龄不过二十相貌俊美的少年,分座一黑一白两匹俊马,手中的枪也是一黑一白像割草一样收割着士兵的生命。看得顿时火大,打马便冲了过去;这可苦了他的亲兵了屁颠屁颠的跟着。(你説你一军主帅你去做什么啊,居中指挥不就完了吗?用的着亲自去吗?不挂还好,万一挂了我们不也要陪葬???)我和子义一路冲过来竟无一合之将,来时我们听了徐先生的吩咐尽量不要杀太多。因为这以后就是我们发家的资本。不过这资本也太薄了点吧。血已经将我和子义的衣服染成了红色。这样杀不是办法,不行;有道是:“擒贼,先擒王。”想着我便和子义一起奔中军杀去。

  走了不多久我们和管亥相遇了,是那么的突然,又那么的偶然。一个再找,一个在往这边赶。

  不用説这一定就是管亥了,我现在没有时间打量他;一牵僵绳,小黑闪电般的冲出,像一道黑色的电茫直刺管亥。

  管亥也不含糊,毕竟是久经沙场的老将了提着大刀也冲了出去;大刀直取我的喉咙。而我也一枪直取管亥的前胸,突然管亥变招;大到横移改为斜劈向我的左臂。见他变招我猛抖玄铁枪,耍出八朵枪花刺向管亥;这时枪刀相碰,拼出一阵火花。大刀落地,乘现在我一把将管亥擒住扔在地上。(这也不能怪管亥太弱了,实在是因为我用的是“玄天八式”里最强的一招他不败就没有道理了。)手中的玄铁枪直指管亥,“让你的士兵放下武器投降。”説着枪尖已经底住了他的胸口处。

  “你就是一招打败孙观的那原白刨小将?”管亥疑惑的看着我。

  我点了点头,拿枪的手再用力。

  “我不服!你刚才偷袭与我,我要重新来过。”

  我瞪大眼睛看着他,没有想到他会提出这样的要求。我顿时无语中。

  “好!”我一看他既然这样説那他就有降我的意思,量他也翻不出什么浪来。説完我手枪后退了几步。

  “主公不可!”説话的是子义。

  “子义,没什么我看管将军也是一位光明磊落的汉子,定不会做出什么卑鄙行为。”説这话时我有意的看了他一眼。

  “你可以向他们打听打听我管亥为人怎样?不废话,小娃娃,我们再来过。”説完打马便冲了来。

  两马相交,刀光枪影;説实话管亥还是有两把刷子的,我也生出了跟他玩一玩的心理;只见管亥使着二十多斤的扑刀,一刀接一刀的劈来而我就像没事人一样将他的恨招一一化去。五十合后,管亥的刀依然在劈只是力量和速度却慢了很多。我看时候也差不多该结束了,抬枪轻轻避过一刀,斜刺进了管亥的前身枪尖架在了他的脖子上。

  我把枪收了起来,“还要再来吗?”也不怕他偷袭,因为他现在已经没力气了。

  “好我服了。”下马,对我跪下。这时子义却抽出了弓箭以防他有什么不轨行为,我一摆手制止了他。

  “主公在上请受管亥一拜,其他黄巾看到主帅都降了还能説什么两个字——降吧!”

  “好!有管将军助我何仇大事不成;都起来,我这人是最讨厌下跪了,男人大丈夫:跪天,跪地,跪父母。人都是娘生父母养的都一样为什么要向别人下跪呢?”男儿膝下有黄金“怎能説跪就跪,以后大家见面行个礼便是,既简单又方便。”説着我将管亥扶了起来。

  众黄巾除了惊讶还是惊讶,从来没有见过我这样的人。不过我一个现代人到没有什么,子义也没什么因为跟我相处久了。

  我知道他们不是真心的投降于我,只是屈服于我的武力。我要让他们真心的降伏于我,就要让他们得到他们想要的东西。让他们明白是为什么而战,看来只有漫漫来了。

  “好!既然你们听命于我,就要听从我的将令,如有违令者,斩!”

  “属下愿誓死追随主公!属下愿誓死追随主公!”

  “子义,你去将主母和徐先生找来。”

  “是,主公”太史慈令命飞马而去。

  接下来将是我讲演的时候了,我要让他们知道他们是为谁而战,为什么而战。

  “管亥,传令全军将士中军广场集合。”

  半个时辰后,黄巾大营中军帐外。

  “弟兄们,这位是陈杉,陈天昊天云山人;今后便是我们的主公,他的武力和才识想必大家都已经见过了;我们自当遵从主公的号令,如有不从者休怪我管亥不故旧情。听清楚了没有?”

  “誓死追随主公!”説完摔先跪下。

  “誓死追随主公!!”

  “好,今后你们便是我陈天昊的弟兄。你们放心只要我陈天昊一天有肉吃你们便有肉吃。”

继续阅读:第8章 收伏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三国狂想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