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太史子义
羽殇寰2020-02-06 09:062,097

  “敢问阁下是否就是东莱太史慈——太史子义。”

  “贱名不足挂齿,不知阁下是如何知道在下的。”太史慈惊讶的问道。

  真的是太史慈啊,哎!这回嗅大了居然在他面前出了这么大的一个丑,郁闷啊!

  “在下姓陈名杉,字天昊,天云山人氏。早闻东莱太史慈侠肝义胆,对其母亲是孝心可嘉,武艺超群,优其是神射更胜百步穿杨;今日一见果然是名不虚传。”我由终的赞叹。

  “兄弟真是高抬在下了。”这一翻马屁拍得连我自己都佩服起自己来。

  “不知子义欲往何处?”我看他风乘仆仆的样子。

  “在下经常出外游学,家中老母又有尘年旧疾,幸亏有北海相孔融资助。今孔相国有难被黄巾贼管亥所围,为抱救母之恩特去助他。不知兄弟欲往何处?”

  “哎!别兄弟来兄弟去的叫着别扭,这样如蒙不弃叫我天昊便是,今年十八。”哎没有办法啊看我这样谁也不会认为我有二十三啊。

  “这位是我的……我的内子莲儿,全名苏卿莲。来莲儿这位便我经常跟你説起的大英雄——太史慈。”

  “卿莲见过太史公子。”莲儿微做了一礼,便又目不转睛的叮着我,双眼充满了柔情。

  “小弟今年十七,如蒙不弃,小弟便叫你一声大哥如何。”太好了我还不知道怎么跟他套交情呢,他到主动的送上门来了哈哈哈!

  “好兄弟我便拖大叫你子义吧。”

  “卿莲见过叔叔。”莲儿俏皮的给子义施了一礼。

  “嫂嫂,您真是折杀小弟了,这如何使得。”

  “哈!哈!哈!哈!哈!听闻孔相国勤征爱民,素有贤名。好今天我们便去助他。”我笑着説到。

  “太好了大哥,如此我们便出发吧。”太史慈高兴的説着。

  “不急,不急。我看天色以晚不如先休息一晚明早出发如何。我看北海虽比不上洛阳那样城墙高厚,防御完善。但也是坚城一座亮那些缺少攻城器械的黄巾在短时间内难以攻破。我们这样赶去反而于是无补。”太史慈一听在理也就没有再争论。

  安慰好莲儿(别误会不是那种安慰哈!)睡下。我心情陈重的座在树下,看着天上的繁星。爸爸,妈妈你们怎么样了过得还好吗?儿子好想你们……你们听到我的呼唤了吗?想着我不禁流下了泪。

  “大哥好象有心事?”不知道什么时候太史慈来到了我的身边。对我笑了笑就地座下。

  “子义,你的理想是什么。”

  “我……”

  “现今天下大乱,黄巾四起,宦官专权,朝廷贪污腐败,欺压百姓,民不疗生,而各路诸侯却是拥兵自重,帝星微弱,诸星睁耀,乱世以现可苦的依然是老百姓。正所谓:”兴,百姓苦;亡,百姓苦。“更何况还有外族侵略。哎!”我不等他回答抢先説道。

  “大哥,弟愿追随大哥为天下百姓,为天下苍生开创一翻事业。”子义突然跪下对我説道。

  “子义……好我们便为天下百姓共同开创一翻事业!”我激动的握着他的手説道。

  “好……好……好……”随着掌声和叫好声,不远处的树后走出一个瘦弱的身影。

  他急步走到了我们的面前,我下意识的向莲儿靠了几步以应不测。“这位贤弟,説的好,好一句”兴,百姓苦;亡,百姓苦。“那你认为如何才能不出现”兴,百姓苦;亡,百姓苦。“的局面呢?”他用渴望的眼神看着我。

  哦!这是在考我呢!好我就要让你知道我的厉害。

  “古语云:天下大势,分久必合,和久必分;我看未必,这只不过是乱天下者利用天命而找的借口罢了,真正乱世的制造者不是天命而是人是我们整天下跪的皇家;皇者,天下之主也;然,皇者国之害也;”此话一出,来人嘴张成了0型,吃惊之余又带一点愤怒;也对在这个皇权致上的时代,没有人会説出这样大逆不道的话来。

  “其害一,皇者以天下为家,是为家天下;历代之乱都和这个”家天下“关系莫大,就是因为皇者致高无上的权力导致了有心者在特定的时间,特定的地点取而代之。周而复始就这样朝代换了一代又一代;而对百姓来説却是换了一个人来统治他们,试问每经过一个朝代的更替最苦的永远是百姓;他们利用百姓得到了高位,得到过后呢他们有对百姓説了谢谢吗?他们丰赏有功的大臣们时可想起了支持他们,为他们当今的高位付出鲜血和生命的百姓。所以兴,百姓苦;亡,百姓苦。

  “其害二,”取之于民,用之于己;“没有人会想到要”取之于民,用之于民;“当掌位者吃着山珍海味时可曾想起过百姓吃的是什么。他算过没有他们的一顿饭所用的银子足够普通百姓一年或几年的收入。

  “其害三,皇家的政策,是国家遭受外族侵略的跟本;皇家通过控制人的思想,愚蠢的认为这样就不会有人推翻自己的江山了。然而事实是怎样,依然有人会造反。当人没有了自我意识时,就失去了做人的跟本;就会被人利用,就像黄巾一样。

  “……”

  来人沉默了很久,像是在找到反驳的理由,又象是在证明我的话是错的;不过好象并没有找到。当他看向我时,眼前一亮。

  “那依你之见又该怎样才能拯救天下百姓?”意思是説:你説不出个所以然来我要你好看。

  我并没有正面回答他的问题,墩了下来理了理莲儿身上盖的披风;却不料弄醒了她,她俏皮的向我吐了一吐小香舌;惹得我眼睛都看直了,恨不得一口吃下去。

  “嘶……”痛啊!怎么女孩子掐人是无师自通的吗?

  我买力的表演也让现场的气氛轻松了不少。我小心的扶起了莲儿;又惹来了一翻白眼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三国狂想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三国狂想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