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章 立足
羽殇寰2017-04-06 14:094,349

  “我想到一个办法可以决绝我们人才短缺的问题。”我信心十足的对众人説着。

  “主公!计将安出?”徐庶问道。

  “比武!”我説了出来,众人沉思了一阵。

  “恩这到是一个好办法,不过要等一切都安顿好了才能进行。”徐庶补充道。

  果然是超级谋士啊!就是牛!一眼便看出了最重要的时机问题。

  “恩!好我们现在就来安排一下建城的计划,和具体的事宜。”我最后説道。

  秋风瑟瑟,落叶纷飞,正是收获的好时节;也是黄巾们抢劫的好时机,正是这秋风,给了很多人机会;不仅是黄巾就是各地的官府也紧张的准备着;然而螳螂捕蚕,黄雀在后,谁抢谁又有谁知道呢?

  秋收的喜悦映在每个人的脸上,金灿灿的粮食在太阳下显得格外美丽;这时在人们的眼里可能这才是世界上最好的颜色吧。我和莲儿骑在小黑身上,漫步在田野间。粮食的金光映在莲儿那细白而又柔嫩的脸蛋上,泛起阵阵红晕,眼如水波真是我见优伶啊!要不是周围人正多我真想现在就吃了她。莲儿的看着我痴痴的看着她,俏皮的一笑,于是女人的绝招使了出来。我……忍!!

  这时一个声音为我解围。“报!主公!比武的各项事宜已准备就绪,请主公训话!”

  “这么快!好!走了莲儿让你看看我陈天昊的兵经过三个月的历练与原来的黄巾比有什么不同。驾!”小黑闪四蹄翻飞,欢快的跑了起来。

  不到一刻钟便奔到了城内,军营练武场;只见人头浮动,个个精神饱满,面色红润,热闹非凡,每个人都投入了万分的激情来参加这次比武。看着眼前的人们我不禁想起了这三个月来的辛酸,与大家一起战斗的血与火。

  太平城(我和收降的黄巾管亥部,在经过一个半月的修建终于竣工),位于北海城西五十里处,是一处天然的堡垒修建地。背靠念河,据説是为了纪念古时一位伟大的母亲而得名;(各位看官对不起哈!为了剧情需要都是我杜撰的哈,在这里先向大家道歉哈!)正面是一个坡度不大却很宽敞的斜地,有利于防守;坡下为平原,也有利于弓箭手和弩手射击;之所以命名为“太平城”意为天下太平。城内一条主干道采用的是树枝修建法,生出多根枝干,贯穿全城;城正北为行政区,太平城所有的政令,军令都由这里发出。城左是商业和工业区,城右是住宅区太平城所有居民都在这里居住,不过还是有区别的比如官员就住在靠近行政区,方便召集等。城中央为中心广场,用于集会,阅兵,休闲等事宜。

  在建城期间军队的训练可是一点也没有放松;我不仅引进了现代的军训方法,还加大了训练量;更是亲自带头参加训练,与士兵们同吃同住;就为这遭了莲儿不少白眼。因为我每次都是做双份的训练,什么蛙跳,长跑,别人做一百我就做二百;这时候我的五百亲卫们不干了,一个个跟着我屁股后面哭爹喊娘的,其他将领也不干了,看到主公都这样了,干吧还能説什么。所以那都是拼命的训练;最后我给这帮小子整了一个训练达标要求,将他们分队,每队一名队长;训练结束有不达标或者是最后一名的那他的晚饭就……(不是没有,而是减半如果有那队不幸的连中大奖那么就只有减半再减半,那如果……你笨啊依次类推啊!)就这样不到两个月一个个身上的肥肉少了,肌肉多了。

  在武器方面,也有较大的发展,那五百工匠不是盖的;我只是将杂志上的连弩凭记忆画给了他们,可是没有想到在重金的利诱下,和我亲自去提点他们;终于经过几个长者努力给拿下了,为此我专门让莲儿负责的歌舞团为他们表演了一翻。当然那张图也只有那几位知道。这时代虽然没有什么专利权,但一泄密那后果就……

  隆兴负责的商业更是在我的大力支持下发展迅速,短缺的铁,马都源源不断的从各地运来。哎!现在才知道知识的重要为什么没有多学点呢?还好有本行——工商管理。钱是大大的进,也是大大的出。(由于小伙子们训练刻苦,生活费是一涨再涨,一个个是人,吃的却是一头牛的饭量。)弄得隆兴天天抱着粮仓钥匙哭。

  光训练不行啊!不打仗怎么进步啊!于是我和几位主要将领带着人轮流的去山里的黄巾和盗贼家“做客”;后来人家不干了啊,于是都联合在了一起説是什么“联合抗陈”“打倒陈贼”我郁闷了我是官啊!什么时候成贼了,不就是抢了你的人和钱嘛,至于吗?

  当然人家都这么説了,我也不可能没有什么表示不是;要打那就打吧!我还怕你吗?留下管亥和徐庶守城,我和子义风风火火的带着人去了在经过北海时孔融听説我要去打黄巾的联合部队,心里乐了;这两个月他是过得风风光光的,北海周围大大小小的黄巾被我打得没剩多少了,我打胜一次他就向皇帝报告一次;这回皇帝高兴了,朝廷高兴了;封了他一个青洲刺史,他也不笨知道没有我就没有他的今天,于是我就成了青洲别驾,不过我最高兴的不是这,而是我的人从二万多增加到了十万;好在我有先见城建得很大,三十万都没问题。这次要是把这股黄巾平了,那……孔融心里是越来越开心,最后把武安国叫来跟着我。説是帮我,还不是怕我一个人把功劳抢了。

  本来这次我是不想去的,但是听了他们所谓的盟主是谁时我不得不亲自去了。

  经过几天的行军,我们终于接近了“联盟”的聚集地。这时的我是小心又谨慎,他可是三国的名将,我可不能掉以轻心;稍有一点疏忽那就是致命的打击。

  牛头山“联盟”大营,人声鼎沸,热闹异常,什么粗话脏话满天飞;臧霸(泰山人,字宣高)郁闷的坐在盟主位子上,看着下面所谓的英雄有点欲哭无泪的感觉。让这些人去和陈天昊的正规军打,噻牙逢都不够,还有什么指望。哎!

  “盟主!来干一杯!”一个满脸胡子,双眼睁伶的大汉端着酒杯走到臧霸面前。

  臧霸厌恶的看了他一眼,自顾自的喝了一杯;那大汉自讨了个没趣,悻悻的走回自己的座位,双眼寒光一闪。这些在郁闷中的戚霸并没有看到。

  一个精瘦的小兵冲进来跪道“报!!陈贼大军已经到了山下五十里处安营。”

  众人为之一惊,大家都知道要来,但一听到来了还是吓了一跳。怎么办?

  一个长相彪汉,身材魁梧的大汉站了起来摔掉酒杯:“怕什么,老子这么多人还怕他姓陈的一个小娃娃。”“对!有什么好怕的。”説完众人都看着坐在主位上的臧霸,希望他能説两句。那大汉见没动静,就接着道“老子现在就带人下山杀他娘的,让他有来无回;”其余人等都跟着附和着。大汉再回头看一眼臧霸还没反应,*起身边的大刀大吼一声“走!”抬着虎步往外走。

  “诸位!”声音不大但每一个都听得清楚,显然是用了内家真力。“你们拿什么和陈天昊的正规军打?人,装备,牙齿,血肉之躯?”

  “臧当家的不是怕了吧!”説话的是那大汉,也就是刚敬酒的那位。意思是説你要是怕的话,盟主我来做,小弟你来当。

  臧霸看了他一眼“陈天昊大老远的赶来不攻我们而是先安营扎寨,诸位想到什么没有?”

  一个看起来很精明的头目好象想到了什么:“盟主是让我们今晚去袭营?”

  臧霸赞赏的看了他一眼答道:“是,也不是。”众人茫然中。

  夜晚,陈军大营灯已熄灭;将士们进入了梦乡。营外,黑暗中一队黑影悄悄的摸到了营门外;众人将手摸向怀里,自腰间取出了一件件反光的物品;但不是兵器,“当……咣……”声骤然响起,“打到陈贼,活捉陈贼”的叫喊声响起;顿时营内,鸡飞狗跳,乱成一团;好不热闹。营外喊声持续了一会儿,领头的见任务完成,右手举起“……”

  “放!!”那头领最终“撤”字没有説出胸口已插了一只箭,当场死去,顿时满天的箭雨铺面而来……“快打扫战场,迎接下一批客人”刚才的声音再次响起,他声后的众人迅速的冲了出去。一点火光照了过来,一张年青的脸出现他——是小李,我的亲卫队小队长今晚奉命摔亲卫队在营外埋伏前来“偷营”的人。

  营外远处小树林里,一个小头目问着臧霸“盟主,怎么一队还没有回来啊?”臧霸也正在疑惑间,但时间不等人:“不管了二队上!”

  “禀,盟主一队还没有回来”一刻钟后。“什么还没有回来!”臧霸越发的感到不妙。“糟了中计了撤,叫二队撤;快!”臧霸大声的吼着,显得很焦急。没想到我还是小看了这个陈天昊啊。

  突然,四周火光冲天;一队队弓箭兵拉满了弓蓄势待发,身后是弩兵上好了弩箭:“臧盟主,陈天昊恭候多时了。”我对臧霸拱手道。

  臧霸转过脸来,看着我“你就是陈天昊?”

  “正是在下,不知臧盟主有什么指教啊!”我向他拱手道。

  臧霸有些诧异的看了看我没想到我对他这么礼貌“指教不敢,我只是想知道我是怎样败的。”

  “臧”盟主“可记得盟里的王虎——就是今天给他敬酒讨了个没趣的那位;现在可能他已经是抗陈联盟的盟主了吧!”我看着他。

  “王虎!你个畜生!你不是人!”臧霸愤怒的骂着。手下的众人也跟着骂,一时……

  “好!陈将军我臧霸今日败于你也无话可説,但请将军放过我的手下众将士;定感激不尽。”“好!没问题!”

  “将军!我们誓死追随将军!誓死追随将军!”一众手下高喊着以示忠心。“你们!”臧霸不禁留下了两行热泪。

  多忠心的将士啊!多感人的场面啊!“你们没有人会死!包括臧将军,臧霸!我知你今日败得冤枉;可否与我一战!”説完我拿起手中的玄铁枪指向他;一股武将的热血迅速流淌到全身。

  “久闻将军武艺超群,有”天云战神“之称(因为我是天云山人)今日臧谋领教了!请!”説完抬起了他的三尖刀,只见刀尖寒光闪闪,真是利器一件。小黑欢快的“龙呤”一声冲出,枪刀相交,声如炸雷;玄天枪法全力使出,只见漫天枪影盖向臧霸;臧霸此时顿觉气闷举刀相迎。十招过后,刀枪分,胜负亦分;场上格外安静,只见臧霸端坐在马上,目光呆滞,他已输了。

  片刻后,“陈将军刚才的话可还算数?”也不等我回答又接着道“请将军待我照顾这些将士们!”説完抽出配刀抹向脖子,他是要自杀啊!

  “当……”电光火石间刀飞落在地上。是子义,真神箭也。原来子义一直关注着场上,弓箭更不离手本是想助我却救了臧霸一命。

  “宣高,好生糊涂,我们学武之人为的是什么?是保家卫国,助强扶弱,荡平天下不平事;而如今宣高只因一时大意便要寻短见,启不是枉费了一身武艺。”説完我看向我的士兵们:“你们是为谁而战。”“为百姓!为国家!为家人!而战!原为此战奋斗终生!那怕是牺牲也在所不惜!”

  “好!好一句”为百姓!为国家!为家人!而战!原为此战奋斗终生!那怕是牺牲也在所不惜!“”臧霸激动的重复道。又看了看我,突然眼前一亮:“主公在上,请受臧霸一拜!”我顿时吓了一跳,我本想安慰他,可怎么变成这样我不明白。臧霸见我不答话以为我不收他干忙又叫了一声“主公”还在梦里的我也被叫醒了。

  “哈!哈!有宣高相助何愁大事不成,快!快!请起!”我拉着他的手扶起他。

  最后这个所谓的联盟在臧霸被浮后瓦解,后进攻残余势力时宣高劝降一不份,我们有消灭一部分;主要是王虎为首的山贼顽固派,因为黄巾我收,像那些无恶不做的山贼就只有杀!这一战可是收获颇丰人,财,物三得高兴啊!

继续阅读:第13章 比武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三国狂想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