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忠心
羽殇寰2017-04-06 13:152,914

  北海城外,原黄巾大营不过现在营棋已经换成了陈字。主帅营上挂的帅棋显得格外的醒目,迎风飘展。徐庶这军师干的不错嘛,这么快帅棋就做出来了。

  营外我带着从孔融那里讨来的粮食,排着长长的车队等着进入。营内将士们看着这些粮食,一个个心花怒放,喜笑颜开,就跟过节似的。

  也难怪他们已经几天没有吃上什么象样的饭菜了;怎么会让人不激动。

  “管亥,你现在就暂时做一回军需官。专门负责这些粮食的发放与管理。记住粮食是我们目前的根本,不能让心怀不轨的人乘机破坏,责任多重我不説你也明白。”説完我用锐利的眼神看着这位我刚收降的将军。

  “主公,粮在人在;粮无人亡;”管亥激动的説道。此时他的心里很感动,自己不过是一个刚降没有多久的降将;想不到自己刚认的主公这么的信任自己,将这么重要的任务交给我,能不感动吗?

  “管将军説的是什么话,怎么可以轻言生死,我还要和你打天下呢,你要是死了我到那里去找这么好的手下啊!”此话一出现场的气氛活跃了不少。其实我也是有私心的,现在管亥在这里的地位是不可动摇的;而且都是他的部下,他知道该怎么样处理,由他去比我和元直都去还要好。而且还可以提高他的忠诚度。

  管亥领命而去,众将也跟着去领军粮。“主公,这……”太史慈用疑惑的眼神看着我,担心的问道。其实他的担心是不无道理的。

  “哈!哈!哈!恭喜主公!得到一位忠心的大将。”元直大笑着向我施了一礼,这回太史慈和莲儿都疑惑了。

  “哈哈!知我者元直也!”这回更加疑惑了。

  “昊哥哥,可以告诉我是怎么回事吗?”连儿又使出了她的必杀。每次她用这招我就只有投降的份。

  “好!好!我説!我説!管亥是刚降我们的人,并不是我们的心腹,子义也不是怀疑他吗?这样很好,就是要保持高度的警惕性,才不会给敌人可趁之机;但是我这里説的是权术,有时候收降或者降伏一个人不一定要金银珠宝,美女等身外之物;要知道这个世上不是所有的人都爱钱,这些人是最难收降的人,也是最容易收的人;这些人中大多有一个共同点那就是理想,他们可以为了他们的理想奋斗终身,甚至抛弃自己的最爱,就是为了达到理想的信念在支持他们。子义和元直不也是一样吗?因为你们认为我可以和你们一起实现自己心中的理想;子义我在这里要告诉你们以后如发现我与当初走的路有所倒背你们可以杀了我,或离我而去;我决不阻拦。”我説到这里用手指天以示诚意。

  “好,好兄弟,我陈天昊因为有你们这样的兄弟而感到自豪!”

  “不过,为了我们的理想我们谁也不能死,我们要好好的去完成他;有没有信心?”

  “有!”连莲儿也被带动了。

  “臭哥哥!坏哥哥!就知道欺负莲儿,晚上不让你睡床上,你爱睡那里睡那里。”説完还用揉仪在我胸口锤打着。

  当他听到我们三个的笑声时才反应过来刚才的话不对,但已经不能挽回了,只有拿我出气脸红得深深的埋在了我的怀里。

  此时子义和元直的心情不能平静,跟着这样的主公是我一身最好的选择。两人眼神中留住了异样的神采。

  收拾好心情,该正事了。我轻轻的拍了拍莲儿的后背,莲儿乖巧的坐到了一边。

  “元直,汇报一下吧!”我看着元直。历史上徐庶收集,处理情报可是好手。所以走时我特地交代了他,收集大营的情报。也不是我不相信管亥,只是:知己知彼;如果我连自己的兵是什么情况都不知道,叫我怎么统领他们。

  “是,主公!整座大营内有青壮18到50之间的一万五千人,老弱妇孺加上掳来的约一万一千人。共有人口二万六千人左右。其中农民出身的有两万外加妇孺,其余的:工匠五百人(大多是铁匠被黄巾抓来的),山里的猎户加妇孺三千五百人;还有两千人都是一些做奸犯科之徒,加入黄巾也是混水摸鱼,捞点油水。对了我还发先几名商人,都是被黄巾所抢还没有被处决的;那些被黄巾掳来的女子都已经安置在了一处,如何处理还请主公示下。”

  “昊哥哥帮帮她们吧!他们好可怜的!”莲儿用可怜的眼神看着我,意思是你不答应我哭给你看。

  “莲儿,会跳舞,识字吗?”众人茫然不知道我为什么这样问。

  “会啊,从小爹爹便教我识字,娘教我跳舞。哥哥你还没有看过莲儿跳舞吧;莲儿这就跳给你看。”説完已经来到帐中轻舞起来,看着莲儿轻颖的舞肢,快乐的心情,像蝴蝶一样偏偏起舞,随着风儿摆动。三个大男人不禁痴了,何时见过这样的舞蹈啊!“

  一舞终了,“昊哥哥莲儿舞得好看吗?”

  “好!好!好!莲儿的舞恐怕天上的仙子也逊色几分。”

  “那比起,孔大人家的歌姬呢?”好啊,还记着呢。

  “嘿!嘿!莲儿和孔大人家的歌姬那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上,怎可比呢?”

  “那我以后就只为昊哥哥一个人跳好吗?”説完又是一个眼神过来,我能不同意吗?

  “好!好!我以后就有福啦!”

  “走我们现在就去安置那些女子的大营。”拉着莲儿的小手走出了帐。

  “主公!”门外管亥安排的亲卫朝我行礼。

  “都起来吧!以后看见我就不用跪了,行个礼就可以了,知道吗?我不是已经説过了吗?”

  “是,主公!”声音有点生硬。不过没有关系我可以改变你们。

  看着地上跪着的女子们,她们中大的也不过三十,小的才十三岁。都还是青春豆蔻年华,却生逢乱世,不得不面对这个残酷的世界。看着他们我的心里不禁流下了两行清泪。莲儿哭得已经成了花脸了。

  这些女子用奇怪的眼神打量着我们四人,旁边的文士她们见过就是他将我们安排在一起的;説是奉了主公之命。再看这两男一女个个生得是人中龙凤,模样俊俏,长得比女子还好看;然而当看到我们时,他们却在流泪,是为什么呢?是为我们吗?不可能;我们是什么人,他们一看便知是那家的千金,公子,怎么会为我们这些人流泪呢?

  “姐妹们!”全场鸦雀无声,都被我这一声惊讶了。在这个乱世有谁还会当她们是姐妹呢。

  “本人陈杉,字天昊,天云山人;从今天起这座大营姓陈没有人再戴黄巾,没有再欺负你们,你们从今天起自由了;你们和他们一样拥有权利和义务。拥有吃的,住的宽敞的房间,暖和的香闺。”

  “大人,这是真的吗?”一个胆大点的女子问道。

  “我陈天昊説话算话,决不反悔!”

  “这位便是你们的主母,她将教会你们识字,跳舞;以后她就是你们的保护人。”我拉着莲儿的手説道。

  “莲儿上去説两句,她们以后可就归你管了。”

  “昊哥哥,我怕!”

  “别怕,有哥哥在;你不是説要帮助她们吗?”

  “各位姐妹。”莲儿小声的説着。

  “拜见主母!”众女齐声道。莲儿被这阵势吓了一跳,不过马上恢复了过来。

  “好以后,你们就跟着我没有人会欺负你们,连他也不行。”説完指了指我,我顿时哭笑不得。

  “你们中有识字的吗?有请站这边。”説完指着营地的左边,恩有两下子。有几个长得不错的低着头走了过去。

  “好,有会跳舞的吗?有请站这边。”説完指着右边,这次多了很多。

  “好,有会针织,手工的吗?有请站这边。”説完指中间。我记得没有教过她啊!

  一边的我看着点头称赞,不愧是我的老婆。旁边的徐庶,子义也流出了异样的神色,这还是他们眼中那个只知道撒娇的小女孩吗?好啊这样的主母才是母仪天下的主母。

  忙完这档子事已经到吃完饭的时间。众人漫漫的回到主帐中。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三国狂想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三国狂想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