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 郭嘉是这样来的
羽殇寰2018-03-22 10:513,129

  我们一行人回青洲已有一段时间,在我北上访贤的期间,青洲黄巾的残部也因为我军的大力围剿和收编得以肃清。(没办法啊,哥几个为了“奖金”是不惜一切代价,把我在军官学校所教的“地道战,游击战”等用得是淋漓尽至,大有轻出于蓝而胜于蓝之势,虽然众人分为几支军队作战,人数上不并占优势,但是战术的成功运用却带来了一系列的胜利。)黄巾的收编和大量流民的进入,充实了青州的人口,也带来了一系列的问题,好在关纯和耿武这两个内政高手的到来解决了不少棘手的事情。

  目前青州的军队也已经在原来的基础之上进行了扩大和整编。首先,骑兵五千人分三营:“破军”重骑兵营由三千人组成,领军校尉赵云,装备有:(这支部队我是按照西方重骑兵的典型装备来打造的)一柄长枪,一面皮盾,一把特制(仿造蒙古铁骑制作的)的马刀,一把小弩,全身铠甲,马挂战甲,统一的黑色装备,可以説是武装到了牙齿。

  “旋风”轻骑兵营由三千人组成,领军校尉太史慈,装备有:一柄长枪,一把一把特制马刀,小弩一把(这种小弩适用于近距离射击威力大,穿透力高,是我和那几个老头琢磨了几天才做出来的,不过也有缺点,就是一次性的三箭连射)为了更大的发挥轻骑的优势,穿的是轻锁连甲,下绑护腿。

  “猎豹”骑射营由二千人组成,领军校尉邓龙,装备有:硬弓装备一套,小弩一把,一把一把特制马刀。骑射的作战优势是,远距离杀伤,全身轻装,行动迅速,与敌接战是一触既走。

  大家一定会问,为什么每种骑兵都有一把特制的马刀呢?马上接战面对步兵近战是居高临下用砍的,蒙古马刀是非常适合劈砍的武器。

  其次,步兵分五营:重步兵营,由重装长枪兵,重装刀盾兵,重装钩镰枪兵组成,领军校尉陈到,管亥为副。

  轻步兵营,由轻装短枪兵,长弓兵,弩兵组成,领军校尉臧霸。

  辎重营,领军校尉陈兴(陈旺的弟弟,字兴武,兄弟两人性格不同一个好商,一个好武,虽然是商人出生但武艺与管亥差不多。)少年营,由十八岁以下十四岁以上的孩子组成,主要负责城防和战时保护老弱。领军队长臧艾(臧霸之子,聪慧过人,小小年纪就在比武大赛上展露头角)预备役营,由四十到五十之间的退伍军人组成,平时训练,战时预备。

  还有就是比较特别的部队:“狼牙”我一手训练的特种部队,用于保护重要官员,暗杀,突袭,破坏,营救等。

  “天眼”情报部门,负责收集情报,收买人心等,由徐庶和陈旺负责。

  近卫营,也是我一手训练出来的,人人善骑射,武艺高强,由领军校尉典韦,邓虎副之。

  “执法营”专管军法,负责对全军将士的监督,惩罚等由莲儿担任队长。(我也想过其他人的,可这得罪人的事谁愿意干啊也不知道小丫头是从那里听来的,“缠”了我几个晚上就……这下众人每天过得是“心惊胆战”,生怕被他们的主母抓住,想想也很可怕,一个大老爷们被一群女子当着众人的面打,你説説看丢脸不。)内政方面不用説了,有我这拥有超越千年的脑袋,和田丰,徐庶,关纯,耿武,隆兴发展也很顺利。

  可我却高兴不起来,青州(今山东省)三面临海,我却没水军。

  天然居,是太平城最大的酒楼,由陈隆兴所开,因为菜色齐全,服务周到;有很多人大老远的就为吃到这里的特色菜,招牌菜。朱红大门上方高挂着“天然居”的牌匾,两侧对联一副“客上天然居,居然天上客”,第一次来的人总要住足观看一翻,因为这是青州刺史,也就是我亲提的。

  现在正是隆冬时节,家家户户都准备着年货过年,天然居并没有因此变得冷清,相反还更加热闹,今天也一样。

  二楼的窗边第二桌,此时正坐着一壮一瘦两人;只见偏瘦的那位,身穿青杉,摸样俊美,脸甲消瘦,浓眉大眼,双眼黑而发亮,透着一股深邃的智慧,二十多岁的青年;对面那位却是截然相反,身强体壮,一脸胡渣,国字脸,透着阳刚之气,双眼有神,虽然是冬天却身着单薄,端酒杯的手,虎口处老茧深厚,一看便知是使刀剑的行家。

  “郭兄弟,我看着太平城比那建业的繁华有过之而无不及,光是这翻景色现在就很少有了;不过不知道这里的人是不是都这样安于太平。”

  説话的是那壮汉。

  那青年笑着将手中的酒一饮而尽,并没有回答他。

  “这位兄弟想必是刚来我们太平城吧?”这时坐窗边第三桌的一名汉子起身向他们走来。

  来人也是身强体壮,身高八尺,一看便知是练武之人,只见他自顾自的坐下,招来小二将他的食物也搬了过来。

  那壮汉也是爽快人并不介意端起酒杯道:“这位兄弟请了,在下却是刚来这太平城,不知兄弟有什么指教。”那大汉也不説话端起酒杯看了一眼旁边偏瘦的青年。

  “指教不敢,不过兄弟刚才的”安于太平“似乎另有所指。”大汉説道。

  不等他们开口大汉又説道:“兄弟别看这太平城生活安逸,但作为太平城的”主人“只要有威胁到我太平城安全之事……”説完突然站起来严肃的高声道:“抛头颅,撒热血,亦在所不迟。”

  这时厅内所有人都停下了手中的动作纷纷站起高声道:“抛头颅,撒热血,亦在所不迟。”每个人的脸上都充满了真诚,他们的表情告诉两人这是真的。

  片刻过后众人又做着各自之事,好似已经习惯一般(这是那天我和莲儿在广场发誓后带来的结果,每个人都以自己是太平城的“主人”自居)两人被深深的震撼了,呆立当场,看着众人,这些人或许并不是朋友,但他们有一样相同——他们是太平城的主人。两人此时猜测着“我”

  到底是怎样一个人。

  这时人群再次骚动,两人奇怪的看着众人,那大汉也站起身来一探究竟。

  只见这时楼下走来一队女子,个个身背大弓,手持配剑,护着两名绝色少女向“天然居”走来,不用説是莲儿和赵雨两人。

  那大汉一见两人连忙将头缩回,面色难看,两人不禁好笑的看着他。

  “是主母!主母来了!”一个眼尖的高声叫道。

  只见众人纷纷跪下高呼着:“拜见主母!”

  莲儿进得厅来看了一眼众人抬手道:“都起来吧!”説完走上二楼。

  “管亥!你给我出来!”説话的是那名手拿银枪的少女。

  只见刚才那大汉皱了皱眉头,皮笑肉不笑的转过身跪道:“管亥拜见主母!”这时两人一阵愕然“今天太平城的两大巨头都见到了。”

  “管亥你还知道是主母来拉,説!你不在营里*练士兵,在此做甚?”又是赵雨。

  听到这话管亥脸色巨变,这可是违反军规,今日又被主母抓个正着,看来这丑是出大了。双眼哀求的望着莲儿,希望可以网开一面。

  此时莲儿并没有搭理他,而是看向他身后的两人。两人见她看来,不卑不坑的行了一礼,莲儿看着二人双眼露出赞扬之色。

  “管亥!这两位是你朋友?”莲儿转头问道。

  管亥如蒙大赦道:“回主母!两位朋友是属下刚结交的都是第一次来太平城。”

  “好了,起来吧!”説完走向二人。

  微微的向两人行了一礼,这一礼并没什么,关键是行礼的人,此时两人是受宠若惊连忙回礼(笑话太平城的主母向你行礼那是别人盼都盼不来的)。

  莲儿小嘴轻启道:“既然二位是管将军的朋友,便是我太平城的朋友,既是朋友怎可怠慢,还请二位随我到鄙府小啄几杯以尽地主之仪。”説完又是一礼。

  那壮汉看了看青年正想开口,莲儿已经抢先説道:“我观二位,并非常人,我夫君曾説过”天生我才必有用“;他平时也是非常敬重像二位这样的人才,故莲儿斗胆请二位过府一叙。”

  话都説到这份上了,还有谁不愿意呢。

  莲儿当然不会有这么厉害的识人之能,此时她心里正高兴呢:“看这两位一文一武,长相非凡,带回去给我的昊哥哥看看,如果这两位再表现好点的话,説不定昊哥哥一高兴就会亲自下厨为我做”鱼香茄子“给我吃。”这些当然两位是不可能知道的,可他们那里知道他们未来的主母就为了一盘“鱼香茄子”把他们“卖”了。

  而此时正为海军发愁的我却不知道,我的小宝贝将带给我一个大惊喜。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三国狂想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三国狂想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