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 周思思
轮回的轨迹2017-04-07 06:074,382

  “小舞,慢点吃,看看你的样子一点都不淑女!”张玲对着沈轻舞蹎道。

  “知道了妈妈,人家会注意的啦!”沈轻舞说完后又对着聂天说道:“哥哥你吃慢点,不准吃那么快,都快吧东西吃光了。”

  聂天有些无语的看了看沈轻舞后说道:“那你吧你爱吃的都拿到自己的盘子里去吧,剩下的是我的”

  “好哇!”说完不待聂天回答就高兴的开始向自己的盘子里转移起东西来。

  “呵呵,这两个孩子!吃个东西还要用抢的。”箫若玉看着两个孩子的作为对着张玲笑着摇了摇头。

  张玲对箫若玉笑了笑后转头对着周思思道:“周小姐现在在哪里高就呢?”张玲随意的问道。

  “呵呵,没什么,自己经营着一间小公司,这次过来也是让一个朋友带进来见识见识,顺便看看是否能拉到一些订单。”闻言,周思思眼中落寞一闪而过,旋即如实的回答着。

  “周小姐可以说具体一些吗?说不定我们可以帮上忙呢?”箫若玉跟着说道。

  “是吗?那先谢谢你们了,我们公司主要经营方面是战铠,比市面上经常出现的战铠增幅能力高出50%左右!”周思思看向母亲的眼神略显感激,然后用一种自豪的语气说道。

  “真的高出50%?那周小姐的公司应该很大吧?是什么名字呢?”张玲语气略有惊叹。

  “呵呵,我的公司不大,不但不大而且可以说面临破产的边缘了,如果再拉不到订单的话。”周思思那漂亮的大眼睛里满是失落,语气低沉的说道。

  “为什么呢?这样的战甲销路应该很好才对啊!难道战甲质量有什么问题?”箫若玉有些奇怪的问道。

  “这种战甲是我父亲穷尽一生的心血才研究出来的,战铠怎么可能有缺点?父亲临终前最后的愿望就是希望这件战铠能得到社会的认同!”周思思对着母亲语气略有激动:“要说战甲唯一的缺点就是价格问题了”

  “实在抱歉,我不知道这件战甲是……”箫若玉看向周思思的表情带着一丝歉意和尴尬。

  “没什么,该说对不起的是我,我刚才太激动了。”周思思微微平静了下略显激动的心情。

  “价格的问题?是价格太高了吗?”张玲看着气氛有些压抑,轻巧的吧话题引回道正题。

  “是啊,这样的战甲成本太高,所以价格是市价的10倍左右”张玲低声的回答道。

  “可是就算是这样战甲也不应该收不到订单的啊?”箫若玉微微疑惑的问道。

  “确实有订单,但是……哎,不说也罢”周思思脸色复杂,坎坷的说道。“而面对普通人的购买力的话价格就偏高了,而且战甲因为是新产品,目前还没有打开市场,所以……”周思思感直觉告诉自己这是一个机会,所以如实的把情况说了出来后略微期待的看着箫若玉。

  “这样吗?张小姐你明天可以送派人送一件战甲道幽园去吗?我们需要看看样甲进行测试一下之后来决定是否批量定购。”箫若玉微笑着对周思思说道。

  “真的吗?您确认没有开玩笑?真的要定购战甲?”周思思语气中充满着一种劫后余生的惊喜:“等等,您刚才说送道哪里?”周思思反映过来地点后略带不可思议的问。

  “你没听错,明天你送一件战甲到幽园找于管家,这事情都是他来处理的,至于是否定购就要看你战甲质量问题了,我只是给你提供一个机会。”箫若玉缓缓的说道。

  “萧小姐,真的是太感谢你了,谢谢您给我的机会,战甲是绝对不会让你失望的。可是,可是我真的可以见得到于大人吗?”幽园的于管家周思思是知道的,尊者大人的心腹,幽园中除了尊者大人的家人就数他地位最高了,这个是共识。但就是知道的清楚所以才疑惑,这个女人真的可以让自己见到于管家吗?

  “咯咯,周小姐,你还不知道她的身份吧?他可是幽园的女主人哦!”张玲看着周思思一会低落,一会惊喜,一会又疑惑的神情终于忍不住笑了起来,说出了母亲的身份。

  “啊……”张玲听到母亲的身份后失声惊呼了一声后,用有些不可思议的神色看向母亲,随即又释然了,是啊,那么美丽的人儿也只有尊者大人配的上了,而又显得有些激动又有些拘束的对母亲说道:“原来是聂夫人,您,您好,刚才多有失礼处,请,请您别见怪!”

  母亲微微有些不满的剜了张玲一眼后对周思思说道:“周小姐不必如此,你现在相信可以见到于管家了吧?”说完轻轻的笑着。

  周思思则有些尴尬的说道:“夫人您说笑了,呵呵,实在是不好意思!”

  “冒昧的问一下,周小姐多大了?看起来好像还非常年轻的样子!”张玲的问话解除了周思思的尴尬处境。

  “我今年19岁了。”周思思微微有些不好意思的回答道。

  “啊……那么小,你才刚刚成年?”张玲语气惊讶的说道,虽然知道女子岁数应该不大,但是不知道竟然那么小。

  “呵呵,是啊。那么小就成立了公司,很了不起哦,对了,我可以叫你思思吗?”箫若玉语气柔和的向周思思问道。

  “当然可以了夫人,这是我的荣幸!”周思思有些受宠若惊的回答着,周思思有些难以置信传说中的人物竟然如此的好相处。

  “思思,我可以问下你还再上学吗?”母亲继续的问道。

  “我。没有了,去年我从上京中级科武学院毕业后接到了天元学院的入学通知书,但还没有来得及告诉父亲就接到了父亲病重的消息,由于照顾父亲所以错过了入学时间。所以…”周思思语气中带着悲伤和落寞,缓缓的说道。

  “思思,那你父亲?”母亲看向周思思的眼神越发的柔和了,没向道这个丫头那么优秀!天元学院可不是谁都可以进的,其中不是豪门子弟就是真正的天才!看周思思的样子也不象前者,那么就是后者了。

  “父亲?在没多久后也去世了,他最后的心愿就是让这件战甲得到应有的地位和认可!”周思思语气中悲伤更浓“父亲趋势后我变卖了所有的家产组建了现在的公司,谁知道……谁知道会变成这个样子。”周思思语气哽咽,微微扬起头阻止快要流出的泪水。歉声道:“抱歉,夫人,我失态了!”

  “思思,我怎么会怪你呢?你还是个孩子啊!唉!想哭就哭出来吧,没有人会笑话你的。”母亲抬手轻轻的抚mo着周思思光洁的额头看着周思思强行压制着的泪水柔声的说道。

  “哇……”周思思扑到母亲的怀中流出了压抑了一年的泪水,哭的稀里哗啦。

  母亲抱着周思思,一手抚mo着她长长的头发,一手轻轻的拍打着她的背部。良久后周思思的神色平静下来后离开了母亲的怀抱有些不知所措的看着母亲声音有微微有些沙哑:“夫人……”

  “别叫我夫人了,叫我萧阿姨吧!”母亲打断了周思思的话。

  “萧,萧阿姨,刚才对不起,把您的衣服都给弄湿了……”周思思对着母亲歉声道。

  “妈妈,你们怎么了?还有姐姐你怎么哭了?妈妈欺负你了吗?那我帮你打她!”聂天着时候插过话道。

  其实聂天早已经注意到母亲这边的情况了,对于这个便宜姐姐聂天还是比较有好感的,通过他们的谈话聂天也了解到了这个叫周思思的女孩的坚持和执着,错学后紧接这又失去了父亲,这样的打击并没有击倒她,变卖了全部家产组建了公司并撑到现在,可想而知一个女人,不,是女孩,做这样的决定需要多大的决心,聂天微微有些佩服她!所以只是插句话调节下气氛而已。

  “噗哧……呵呵呵,玉儿啊,看来天儿比较喜欢这个刚刚认的姐姐哦!连你这个妈妈都要打了。”张玲看着母亲笑道。

  “好啊宝宝,你了不得了,都想打妈妈了是吗?反了你了!”母亲佯怒的对着聂天道。

  “萧阿姨,他还小,您别怪他好吗?”周思思看着母亲发‘怒’有些担心,但还是出声为这个出声为自己‘撑腰’的可爱的孩子辩解道。

  “呵呵,好了好了,你们两个,我都不知道说什么好了”母亲有些哭笑不得的看着周思思。心里也暗自点头,看来这个女孩子的心性还不错。

  “妈妈,哥哥,你们在说什么?”沈轻舞这时也跑了过来娇声的向聂天问道。

  “天儿,小舞,你们吃饱了么?”张玲这时候问道。

  “吃饱了,那里还有一些都没有吃完呢!”聂天回着张阿姨的话,还伸手拍拉拍自己的肚子。

  “恩,吃饱了就好,小舞呢?”张玲转头向女孩问道。

  “妈妈,我吃饱了。我今天吃了好多好多呢,感觉今天的东西特别好吃!”沈轻舞跑到母亲的身边挥舞着小手兴奋的说道。

  “姐姐,你没事吧?”聂天走到周思思旁边轻声的问道。

  “萧阿姨,这是您的孩子吧?”周思思伸手摸了摸聂天的脑袋转头向母亲问道。

  “呵呵,是啊,这孩子叫聂天,可调皮了,一点都不乖!”母亲的话语中充满了溺爱,显然是口不对心。

  “不会啊,我觉得他很听话啊,也很有礼貌呢!又那么照顾妹妹。我还没有见过那么听话的小孩子呢!”周思思说着捏了捏聂天的脸蛋后对聂天说道:“小弟弟,姐姐没事,你妈妈也没有欺负姐姐,相反还很照顾姐姐呢,姐姐是高兴!”

  “我知道呀,你们刚才说的话我都听到了的。”聂天略有得意的看了看周思思道。

  “好啊,宝宝,你现在胆子是越来越大了,现在连妈妈的玩笑都敢开了?你是不是不想有自己得房间了?恩?”母亲听到聂天说完略有些愤怒的对聂天说道。

  额……聂天后悔了,后悔一时得意把事情说出来了。如果老妈真的生气了就不好办了,晚上回去还得让老妈给我分房间呢,万一老妈反悔可不好了!现在是敏感时期啊。

  “妈妈!宝宝最喜欢你了哦,妈妈不生气了好不好!”聂天快步走道母亲身边扑到母亲得大腿上用小脸轻轻得摩擦着,用一种甜得腻死人得语气对母亲撒娇着。

  “臭宝宝,你又来这套!讨打!”母亲笑骂着,然后伸手把聂天抱到了怀里轻轻得拍了拍聂天得屁股。

  “呵呵”张玲和周思思都被聂天撒娇得样子逗得笑了起来。

  “萧阿姨,我也差不多该走了,公司还有事情处理,明天我会去幽园找于管家得。”周思思笑罢对母亲说道。

  “你现在就要走了吗?这样吧,你明天直接过来找我好了,你吧这个牌子拿好,拿着着个牌子找人带你进来找我吧。”妈妈说着直接从空间戒指中拿出一块火焰状得令牌递周思思道。

  “萧阿姨,这样不好吧?”周思思有些为难得看着母亲递来得令牌不知道该不该接。她非常清楚这块牌子代表的意义。

  “你这孩子,给你你就拿着,哪里那么多话。”母亲直接把令牌塞道了周思思得手中语气略有不满的说道。

  “那就谢谢萧阿姨了!萧阿姨,还有张小姐,我就先告辞了。”周思思说着站起来向母亲两人行了一礼后道。

  “恩,去吧,我们明天再见了。”母亲柔声对周思思道。

  “回去的路上要小心啊,以后有什么困难可以向我说。”张铃说着也从空间戒指中递给周思思一张名片。

  “那么,我就告辞了”

  周思思说完后向大门外走去,心里充满了感慨,谁能想到今天晚上的收获会那么大呢?本来求着朋友带来今天晚上的宴会只是想碰碰运气看是否能拉到一两张订单,结果一跟别人推销起战甲的事情那些人就眼色异样的找各种各样的理由离开,令周思思心里充满着疑惑,经过多次失败后有些心灰意冷的在餐桌前准备吃东西来发泄下不满的心情时就碰到了那两个可爱的孩子,周思思想到这里嘴角慢慢的仰起一丝微笑,那两个孩子真是自己的幸运星啊,也再也不用去应酬那纨绔子弟了,周思思心里想着。心里对明天充满着期待……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邪武傲世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邪武傲世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