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轮回
轮回的轨迹2017-04-07 06:077,285

  联邦历1311年夏地球中州京华市中心有一处占地极广的园林,不同于周围的高楼林立的,没有身处闹市区的喧哗,这里有广阔的草地,一片片幽静的树林和一栋栋散发着古老而祥和气息的别墅。可想而知这里居住的人非富既贵,但是今夜这里安静祥和的气息被一阵阵喧闹声和磁悬浮飞车飞驰所发出的嗡嗡声所打破。

  园林正中一栋别墅前的空地上,一个看似30多岁的男子沉稳中略显焦急的声音响起。

  “林老,你说会不会有危险?”

  借着夜色大致可以看清楚男子的容貌,皮肤略带点苍白白,国字脸,两条眉毛向上微微扬起,眼睛略显狭长,嘴唇略厚,嘴角仿佛永远带着一抹微笑。一身青色长衫再加上男子身上与年龄不符的成熟气质,整个人显得那样得不凡。

  “小风啊,别担心,宋老不是说过了么?这次给你请来的是林教授,是地球最权威的妇科医生啊,还是林老面子大啊!你看我都不着急你急什么啊?”男子旁边的一个看起来慈眉善目的老者语气略带调侃的说道。

  “尊者大人,您请放心,这只是一个正常的生产手术,不会有任何危险的!”两人旁边一个头发和胡子都花白但人却显得很精神的老者应道。

  “真的没事么?这都进去那么长时间了,还没好啊?听声音好像玉儿很痛苦的样子啊?自然生育那么痛苦的么?早知道就坚持让玉儿在体外受精培育了啊!还有岳父大人您就一点都不担心么?”男子听着产房里传来的阵阵痛苦的呻吟声,语气带着一丝心痛和无奈。

  “哈哈,小风啊,现在你的表情可不多见啊!自从我认识你到现在一直见你对于任何事情都一副胸有成竹,万事有我的表情。怎么?现在急了?还有你们竟然现在才让我抱到我的外孙!简直不可饶恕,哼!”慈眉善目的老者恼怒道。

  “啊。。”一声痛苦中带着一丝解脱的声音打断了三个男子的交谈,然后一阵产房里一阵嘈杂声又传了出来,虽然传到外面的声音已经非常的轻微,但是却一点也影响不到这三个男人。男子的注意力马上放到了别墅里的产房里。

  这时里面冲出来一个大约8,9岁大小的小女孩!穿着一身白色的公主裙,白色的到膝短袜,白色的大头皮鞋,白色的发带把头发扎成两只小辫子在脑袋后面随着跑动一摆一摆,弯弯的眉毛,微微嘟起来的嘴唇,大大的眼睛忽闪忽闪的好似散发着莫名的光彩,长长的睫毛微微颤动着好似要表达着什么一样。活脱脱一个童话故事里跑出来的一个小公主。

  小女孩微喘着跑到男子面前停住脚步,微微颠起脚尖左脚后撤半步放到右脚后,微微屈膝,双手一拉裙摆向男子行了一个淑女礼,开口发出清脆非常略带童音的天籁之音!可想而知长大后又一个祸国殃民级的美女。

  “恭喜尊者大人,母子平安!快给我红包噢!嘻嘻,人家当小姨了!呵呵,好开心哇!”小女孩嘻嘻哈哈的对着男子道。

  “母子平安?哈哈,太好了。若雨,医生说我可以进去了么?”男子略显激动的问小女孩。

  “可以呀!要不然让我跑来通知你呀!”女孩还没有说完面前的男人人影一闪就消失不见了,而周围的人仿佛也见怪不怪的摸样。两个老者也跟着向别墅方向走着。理都没理这个粉雕玉啄的女孩。

  “讨厌哎!还没给人家红包呢!跑那么快!还有干爹也不帮人家,讨厌!讨厌!”女孩撅着嘴巴不满的嘟囔着。跟着两个老者后面向里面跑去。一边走还一边甩着两个可爱的小辫子,仿佛要把不满给甩出去一般。

  产房前,在外面消失不见的男子突然出现在这里。没有带出一丝的波澜,仿佛一直在这里一般!

  “尊者大人!”两个站在门前的女护士见了男子急忙行礼。

  “我可以进去了么?里面没事情吧?若雨还好么?怎么里面那么安静啊?”男子略带兴奋的连声说道。

  “尊者大人,母子都很平安,但是……”右边的护士看着尊者语气有些为难。

  “但是?怎么了?玉儿出了什么状况了?”男子急声问道。

  “大人您还是亲自去看看吧!”站在左边的护士说着帮男子打开了门。屋内的景象应入男子眼前,只是屋子里面的气氛在男子看来多少有些诡异!太安静了一些,不过男子现在也管不了那么多了,大步的走到产床前,看着床上美丽异常的少妇,少妇现在一脸的雍懒神色,额头上还停留着一丝丝的汗水,美丽的眼睛里有生产后的疲惫和初为人母的特有的光辉。

  男子眼中泛出柔情似水的光芒!轻声道“玉儿,辛苦你了!”

  “老公,天儿呢?抱来给我看看好么?”女子娇柔的嗓音中带了一丝沙哑。

  “噢,好的,我这就去看看我们的儿子!”说完男子在女子略带苍白的唇上轻轻的一吻后转身向后走去。

  “林教授,天儿还好么?你们怎么了?”男子向怀中抱着一个胖嘟嘟男婴身穿白色大褂的中年妇女低声问道。

  “尊者大人,您看这孩子,他……”中年妇女说完眼神有些为难的落在怀里的孩子身上。

  “呵呵,这就是我的孩子么?真象我啊!长大后一定是一个大帅哥!呵呵呵呵,孩子健康么?”男子打断了林教授的话语,并没有看到林教授眼神中那一闪而过的为难和坎坷。

  “尊者大人,孩子很健康。但是……”林教授略有为难的话语终于引起了男子的注意。

  “又是但是?到底怎么了?我进来前门口的护士的语气也是躲躲闪闪的,说!到底怎么了?”男子接过孩子,剑眉微微皱起,语气带了一丝怒气!顿时产房里的气氛充满了压抑。

  “怎么了?今天大喜的日子这样是干什么?”慈眉善目老者一道声音打破了房间里压抑的气氛。

  “老公,天儿怎么了?出了什么事情么?”产床上的少妇好像也发现了气氛不对,发出略带惊慌的声音。

  “岳父大人,您来了?玉儿,没事的,你好好休息,我来处理好么?”男子低沉平和的声音好似述说真理一样使得人不由自主的去相信,去遵从。更何况深爱着他的女子?女子的神态稍稍的平静下来,等待心爱的男人去处理孩子的问题,但是眉宇间的那丝担忧却越来越浓。

  “好了,林教授,说说吧,事情到底是怎么回事?”男子用不急不缓的语气对中年女子道。好像男子的语气也影响到了林教授一般,使得她不再象刚才一样惊慌失措。

  “尊者大人,是这样的,孩子是健康的。但是这孩子从出生到现在为止一声都没有哭过,也没有发出任何的声音!可能……可能……”林教授一阵为难。毕竟这种场合如果说错话了结果可非常严重,但是作为一个合格的医生不说又对不起自己的医德。

  “好像什么?说吧!”男子平缓的声音中带了一抹焦急。

  “这孩子可能不可以开口说话!也就是说可能是个哑巴。”林教授咬咬牙,艰难的把话说完后大大松了一口气。

  “什么?”房间里的人把目光都集中到婴儿身上。

  “唔。”聂天发出一声只有自己听到的低喃后意识幽幽的醒来。“我这是在哪里?我没死?感觉自己的身体好虚弱!恩?我没死?小怜呢?还好么?后来发生什么事情了?为什么我还活着?”聂天感觉自己脑袋里面一阵混乱。

  聂天幽幽的睁开了眼睛,“恩?这里是哪里?为什么我什么都看不见?失明了么?聂天下意识的想用手来探知周围的一切。不对!这不是我的手,我的手怎么会那么小?恩?身体也变小了?这到底是哪里?我到底是怎么了?”聂天终于惊慌了起来,手开始乱动!忽然双手抓住了一跟管子一般的东西,这是什么?顺着管子摸到了自己的肚子上,额。自己的肚子上?聂天大脑短路了几秒中!然后涌起一股深深的恐惧!我不会被人改造成了怪物了吧?听说美国那边已经有试验成功了的原形!聂天内心泛起深深的恐惧和无奈!老天不公啊!为什么要这样对我?”就这样过了几分钟后聂天内心感觉到了一点不妥的地方。

  “不对啊,美国那边的改造人听说都是没有意识的啊?为什么我思想那么清晰?虽然分析起问题来有些费力,但是自己确实是有自己的意识的啊,难道是新一代的产品?那如果改造人有意识的话他们怎么控制?莫非难道我是其中的特例?那他们是怎么找到我的?为什么会选择我?还有这里怎么那么黑?什么都看不到……”

  想到这里心底略微放松了些,有思想就好,我再也不会让任何人控制我的,我就是我,我要为自己而活着!还是先搞清楚这是在哪里吧!想到这里就用手代替眼睛去触摸周围的一切。

  “恩,滑滑的,怎么感觉自己在水里泡着一样?怎么感觉在一个生物体内一样?还有这个管子,连到我的肚脐上?怎么有点熟悉的感觉?好像在哪里见过的样子……”

  啊!一个画面在脑子里划过,象是一个惊雷把我脑袋匝的嗡嗡响!

  “老公,你快起来啊,宝宝好像在动哎!他在摸我的肚子,呵呵,痒痒的感觉。”这时一阵非常好听的女子声音若隐若现的传来。把我从无思想状态拉了回来。

  “呵呵,是么?玉儿,看来我们的儿子非常好动呢,以后一定是一个武学天才,哈哈,看来我是后继有人了!”女子说完又传来一阵男人略显低沉的声音,给人的感觉就象大山一样平稳和厚重!后来才知道是一个火山,怨念……

  “好了玉儿,现在很晚了,你要好好的休息,我们继续睡吧!来,慢慢躺好!”

  “恩,好吧!宝宝别乱动噢!让妈妈好好的睡觉,等你出来后妈妈天天陪你噢!乖乖的。”女子说完这句后又哼了一会我听不懂,但是很好听的音节后声音慢慢又沉寂下来。

  聂天现在已经傻了!想到的画面得到了证实,但是不代表聂天可以坦然接受!还是接受这样匪夷所思的情况!

  “宝宝?我?重生?穿越?武功?”聂天的思绪又一阵素乱。

  “贼老天,你玩我啊!!”过了好一会聂天回过神来,发出无声且悲愤的呐喊,回想起以前,不,是前世所发生的一切是那么的真实,又那么的遥远!

  ………………分割线………………

  洪荒世界东胜神州某处一座庞大的浮山,上面有着一座座精美的楼阁,浮山正中央有一片由仙气凝聚而形成的湖泊散发着极为浓郁的仙灵之气。

  湖泊正中的一座小岛上有一片空地,上有一个身似虚似实的老者正在打坐,老者面色红润,皮肤细腻光滑,散发着阵阵祥和的气息,仿佛和天地融为一体不分彼此,旁边一个穿着道服的中年男子恭敬的站在老者旁边。

  忽然老者身体微微一震,双手掐决快速的推算起来,双手带起层层的幻影。大约一炷香后,老者略有疲惫的睁开双目。

  “终于出现了。那个东西果然还是在地球啊,天意么?”老者叹了口气,自言自语的说道。

  “师尊,发生了什么事情了么?”中年男子疑惑的看着老者。

  “重阳子,还记得末法时代的由来么?”老者看着前方,目光深邃,仿佛自言自语的说道。

  “自从500万年前洪荒大世界和另一个大千世界,奈尔法大世界的世界晶壁碰撞,世界晶壁产生裂痕,奈尔法宇宙的大能入侵洪荒世界,陨落了太多大能,所以没能及时的处理,天地灵气大量流失,虽然经过这500万年灵气已经慢慢的恢复,但是现在洪荒世界的灵气只有鼎盛时期的6层左右,再加上洪荒和奈尔法的碰撞主要原因在我们自己,所以因果临身,使得这500万年来不管是凡人还是仙人,修为突破变的更加困难,突破到大罗的人寥寥无几……这,就是末法时代的由来了。”中年男子虽然不知道老者的用意,但是还是马上把自己的理解说了出来。

  “是啊,那次大战双方都陨落太多太多了大能了……”老者眼中露出悲哀。

  “包括号称与天地同寿的圣人和奈尔法号称法则化身不死不灭的古神也都陨落了”老者眼中露出自嘲。

  “师尊,那次只是个意外,师尊一定会与天地同寿,不死不灭万古永昌的……”重阳子略有担忧的看着老者。

  “呵呵,意外么?”老者笑着摇了摇头继续说道:“刚才我感应到世界晶壁裂缝处的封印地,也就是地球的空间出现了一股微弱的波动,经过推算后得知是那次大战奈尔法宇宙陨落在这里的一个古神神格带着一个地球凡人的灵魂突破了世界壁障到了另一边奈尔法宇宙地球的投影之上。”

  “古神神格?”重阳子面色大变,他太明白一个古神的神格有多么珍贵了。如果落到奈尔法宇宙的神明手中,那么,他们将有很大的可能多出一尊新古神。

  “那,师尊,我们现在怎么办?”重阳子面色露焦急之色。

  老者目光中带着责怪的看了一眼重阳子:“你啊,5000年了,你还是这个毛躁的性子,忘记当初为什么让你跟着我身边清修么?嗯?”

  “是,师尊,弟子知错了。”

  “我们现在要做的就是等……还有,你现在马上去一趟地球,做好挑选好一些人等我的通知随时准备前往奈尔法地球投影。”老者微微一笑轻声说道。

  “是,师尊,重阳子告退。”重阳子说完向老者恭敬的鞠了一躬后缓缓后退中身形缓缓消失。

  “呵呵,塔罗,你现在也应该知道这件事情了吧?你,会怎么做呢?”老者自言自语的说完后嘴角带着自信的微笑闭上了眼睛。

  ………………分割线………………

  奈尔法宇宙壁障边缘的一某处次元空间中,有一个庞大的神国,好似代表这宇宙法则一般散发出令人心悸的威严气息,使之兴不起丝毫敌意和抗拒之心。

  神国正中的一处神殿大厅中坐着一个身形在10米以上,类似人类但有细微区别的俊美男子。

  “罗维尼斯的神格终于回来了么?呵呵,你终于找到传承者了么?老友啊……希望你的选择是对的。”塔罗微微一叹,眼中有着深深的疲惫之色。

  “尼米。”罗塔微运神力,把声音传递到神国某处。

  刹那间,一个穿着酷似戴骑士铠甲的年轻人瞬间出现在大殿下方。单膝跪地,看向塔罗的目光露出狂热,恭敬的说道:“伟大的主,您有什么需要我去做的吗?”

  一个常人大拇指大小的珠子从塔罗手中射出带着流光停留在尼米的身前。

  “尼米,把这颗念珠送去地球交给你的信徒,用这个珠子找到罗威尼斯的神格选定的继承人,密切的关注,随时向我汇报情况。”塔罗淡然的说道,声音在大殿内回荡出阵阵的回声,显得威严不可侵犯。

  “这是尼米的荣幸,那么,尼米告退……”尼米说完后起身低头退出退出大殿后化作流消失在天际。

  ………………分割线………………

  奈尔法宇宙空间另一处神国,比之塔罗的神国大小差别不大,但是气息却差之甚远。

  中央神殿大门紧闭。大殿内一个身高6米左右,身材苗条,面容绝美的女子端坐在大殿正中由神玉打造的巨大椅子上。

  女子柳眉微皱,面色略显苍白,嘴唇轻抿,金黄色的头发被额头溢出的汗水打湿黏在女子光滑细腻的脸庞上,周身散发出剧烈的能量波动,双手急速结印好似在进行某种非常吃力的事情一般。

  忽然女子双手骤然一停,樱桃小嘴微张,喷出一口淡黄色的污血。女子腾然张开双眼,露出无法掩盖的炽热光芒。

  “呵呵呵呵,古神神格,哈哈,如果我得到了那个神格,那么我妮娜就有可能,不,是一定能成为古神大人了吧?”妮娜双目看着强烈的占有欲看着地球的方向发出阵阵压抑不住的笑声。

  继而通体能量一阵,通体恢复干净整洁,深吸口气,收敛因过度兴奋而略微有些扭曲的面容,恢复一贯的圣洁。

  “剑十三。”妮娜双手一挥,神殿大门缓缓打开,从外走进一个面无表情的中年男子,腰间挂着一柄古朴的宝剑,浑身散发出极为浓烈剑意,仿佛天地之大也容不下他一般,男子走到大殿中央站定后,双目古井无波的直视女子,只是瞳孔深处隐藏着一丝深深的无奈和恨意。

  “咯咯,剑十三,别用那种眼神看我喔,要知道当初如果不是我救了你,你早就已经死了。”妮娜语气略带调侃。

  “…………”剑十三沉默不语,只是握剑的右手因为过度用力而发出咔咔的响声。仿佛在宣泄着男子的无奈和愤怒。

  妮娜看着这个被自己隐藏多年的男子,无视男子对自己的愤怒之色,因为妮娜心中断定只要有男子的妻女在手上,男子就只能认自己摆布。

  “剑十三,别说我不给你机会,你去帮我做最后一件事,成功了后我会放了你的妻女,给你自由。”妮娜收敛笑容严肃的说道。

  男子双目一凝,看着妮娜,半响后沉声说道:“神誓。”

  “呵,你就那么不信任我么?”妮娜轻笑着对剑十三说道。

  “……”剑十三盯着妮娜默然无语,显然是默认妮娜的话语。

  “好吧。”妮娜故作无奈的叹了口气,美眸中露出一抹幽怨,自然的白了剑十三一眼,那一瞬间的风情足以让世间男子为之疯狂。

  “伟大的创世神在上,我,妮娜-奥古斯通在此向您发下最郑重的誓言,如果剑十三可以完成这次的任务,我则无条件释放其家人,归还剑十三的自由。若有违背,则自己神职被削,神格溃散,入地狱永生不得重临神坛。”妮娜当着剑十三的面郑重无比的发下了神之誓言。

  誓言完毕后之间妮娜和剑十三眉心同时出现一个诡异复杂的符文一闪而逝。

  剑十三看到神誓成功完成后双眼神光大放的看着妮娜,声音略有颤抖:“任务是什么?”

  “别急,你是否也应该发一个誓言呢?内容就是不管在任何时候都不可以暴露出我的身份。”妮娜微笑的看着剑十三。

  剑十三漠然的看了看妮娜后果断的右手食指发出一丝细微的剑气割破左手的食指。在血流出来的瞬间快速在虚空中画出某种复杂的图案。

  食指流出的血液诡异的停留在剑十三手指划过的虚空散发出阵阵惊人的剑意。

  “我剑十三对天发誓,不管在任何情况下透露出妮娜-奥古斯通的身份,如有违背,永堕地狱受万世轮回之苦。”剑十三说完后身前复杂难明的符号发出冲天的光芒消失在眼前。

  妮娜对着剑十三露出满意的笑容后说道:“这次的任务就是去地球,找到古神神格的传承者,不管你用什么方法,把他给我带回来。”妮娜郑重其事的说道。

  “有什么线索么?”剑十三听到任务后微微皱眉。

  “没有,我只知道那个人现在在奈尔法地球投影上,具体一概不知。有问题么?”妮娜有些不悦的说道。

  “没有,最后一个问题。地球是一个非常敏感且脆弱的地方,我现在的修为去恐怕……”剑十三眉头更紧了。

  “这个你不用担心,带上这个手镯,你的修为会被压制到圣域巅峰,不会破坏地球的平衡,也不会引起其他神明的注意,还有拿着这一颗念珠,这是当年罗威尼斯留下的,神格出现在附近它会有反映的。”妮娜说完后仍给剑十三一个外形精美的银白色手镯,还有一颗银白色略有透明的珠子。隐藏了其他神明也有可能得知神格的消息。

  剑十三接过手镯,深深看了妮娜一眼,一语不发身形化作一柄利剑刺透神国的空间后钻入其中消失不见。

  妮娜看到剑十三异常嚣张的举动内心更为不悦,但是转而又想到,剑十三越厉害,那么自己得到神格的机会就越大。而且就算剑十三暴露了也不会暴露出自己的身份。

  妮娜露出一丝自得的神色后继而看着地球的方向陷入深沉的幻想之中……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邪武傲世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邪武傲世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