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百日宴会 上
轮回的轨迹2017-04-07 06:074,643

  联邦历1311年10月5日

  地球,梵蒂冈。

  现任教皇戴尔夫浑身颤抖的匍匐在某处地下室内的祭坛旁。激动而又有些恐慌的等待着自己心目中伟大的上帝降临,准备聆听圣谕,丝毫没有作为地球巅峰强者之一的平静,淡然的气质。

  祭坛中央的一座雕像赫然就是古神塔罗的属神尼米。

  突然雕像光芒大作,散发出不属于尘世间的威压,地下室四周墙壁上浮现出一个个发亮的禁止把威压限制在了地下室内才没有引起太大的骚乱。

  雕像光芒大作的时候从内部传来威严且不可亵渎的声音。

  “你,就是地球现任教皇戴尔夫?”

  “是,是的,伟大的主。您最忠诚的仆人戴尔夫向您致敬。”戴尔夫在尼米的威压下,浑身颤抖的更加厉害了,丝毫不敢抵抗,也不愿意抵抗。

  “嗯,除了修为弱了点外还不错。”尼米瞥了一眼匍匐在地的戴尔夫一眼淡淡的说道。

  “这次降临地球要叫给你一个重要的任务,拿着这颗珠子,寻找能使珠子发生反映之人,当目标出现在这颗珠子附近的时候你自然会知道的,找到后不要轻举妄动,通过祭坛通知我。能完成么?”尼米语气平和的象戴尔夫说道。

  “是的,伟大的主。您的仆人向您保证,一定会在最快的时间内找到那个人,并第一时间联系您。”戴尔夫对于能帮助伟大的主做事情感到无上荣幸,声音颤抖的连声保证。

  “嗯,非常好,主与你同在。”尼米说完后收回了自己的投影分身,雕像上的光芒慢慢熄灭,地下室恢复平静。

  又过了十分钟左右,戴尔夫才敢略微抬起头,看着恢复平静的地下室和遗留在神像脚边的神秘珠子,知道神已经离开了,继而面色红润的走出了地下室,准备召集所有的红衣大主教到总部集合开会,自信满满的准备用最快的速度找到神所需要的那个人。

  ………………分割线………………

  联邦历1311年10月5日晚。

  今晚的幽园显得格外热闹,张灯结彩上下一片喜气洋洋的气氛,因为今天是尊者大人公子诞生的100天的大日子,这次的聚会惊动了地球上绝大多数势力的关注,世家也好,门派也好,只要是有点身份的人都蜂拥而至。所以今天也算的上是地球上权贵的一次聚会,只要是能来的人代表的就是一种身份的认可。至于那种小势力或者世家们则望而兴叹,或许会在家中冒出几句酸溜溜的话语。但不代表他们就不渴望能够有参加这样的一次聚会的机会!

  幽园主别墅三楼更衣室内,聂天独自的坐在床上背靠着母亲放好的大玩具熊,看着母亲换下了第29套晚礼服……抬头看了看时间,聂天无意识的呻吟了一声,貌似记得自己跟母亲是下午4点钟到的更衣室,现在都已经6点了。老妈还不满意么?我的衣服还没有换呐!我可不想包着包裹去参加晚宴!自己可是主角呢。可恶,老妈都不管我的!听管家于爷爷说今天是一地球上今年来规模最大的一次晚宴,当时听了后我自己也吓了一大跳,老爸有那么大的号召力?其实等到聂天接触武学后就会慢慢了解父亲的号召力和尊者这个称呼到底有多么强大了。

  “妈妈!时间!”看着母亲准备退下第29套晚礼服去挑选第30套的时候聂天忍无可忍了!弱弱的提醒母亲时间快到了,别挑了……可恶的老爸,难怪下午母亲让他陪着换衣服的时候脸色一变,突然说有重要的客人来了后忽然从眼前消失不见。原来是这个原因,聂天现在对父亲来无影去无踪也越来越习惯了。当然对武学的兴趣也在一点点增强!知道的越多就越感兴趣。

  “哎呀,宝宝,你别闹啊。真不乖,再等妈妈一小会了。”母亲对着聂天小声的抱怨了一声之后又全神贯注的挑选衣服去了。家人对这个神奇的宝宝说出这样的话语已经见怪不怪了,都不吧他当成一个刚刚100天的婴儿来看待,有句话怎么说来着?习惯成自然。

  聂天被自己母亲一句话说的一脑门黑线,心说妈妈哎,您要是能找一个跟我一样的孩子能在这里干坐着陪你试两个小时的衣服并且不哭不闹,那就算你狠啦!聂天无语的看着母亲换起了第30套晚礼服。这是一套深紫色为底,边镶淡紫色花边的一件半露肩礼服。长长的下摆垂到脚背处,而裙摆两侧则开叉到膝盖上方一寸的地方,相信走起路来那若隐若现的双腿更能增加母亲蒙胧的美感,刚好母亲穿的鞋子也是紫色的也不用换了。母亲为今天晚上出席晚会特地把原本齐腰的长发盘起了一半,而后再从中间盘发中间如瀑布般垂下披散在后背,用一条发呆随意的系了起来,使得母亲整个人好似把娇媚和端庄这两种截然不同得气质完美得融合在一起。相信再配上几件珠宝相应的珠宝就完美了。

  “妈妈,漂漂!”聂天迫不及待的出声道。一个是母亲穿这个真的很漂亮,再则如果母亲还不满意的话天知道还要等到什么时候?

  “宝宝,你?你说妈妈漂亮?穿这件?”妈妈有些迟疑。毕竟才100天大的婴儿,知道什么叫漂亮才怪了,当然这是正常的情况下。

  “漂漂!亲!”聂天拿出了自己的杀手锏。相信妈妈一定会就范的。

  “好吧好吧,我就信我们宝宝了噢!如果反映不好晚上回家打你屁股!”妈妈抱起我在我脸上狠狠的亲了一口恶狠狠的对我说道。

  “妈妈,我,衣衣。”聂天吃力的说着话。再次深深的感到了没有牙齿的困扰。

  “稍微等妈妈一下下噢,妈妈带好首饰就帮你咯……”母亲笑嘻嘻的把我放在刚才的位置在首饰盒里挑了起来。

  聂天无奈的看着母亲又开始跟首饰奋战后,终于不在强求母亲能速度点了。聂天琢磨着我还是睡一觉再说吧。想着意识就缓缓的沉了下去,慢慢的进入了梦想……

  聂风是过来看看妻子和孩子准备的怎么样了,总觉得把天儿完全的交给玉儿是一个错误,聂风上来后才发现玉儿还在一件件选着首饰,而自己的儿子则被妻子仍在床上睡的正香。身上还是包着下午的那个包裹,压跟就没有动过,聂风感觉自己又被妻子打败了。算了,还是自己来给儿子换衣服吧……

  聂天是被父亲叫醒的,母亲则在飞快的收拾被翻出来的首饰,然后急急的塞进柜子里后急急忙忙的象自己跑了过来,聂天低下头看看自己身上的包裹,哎,老妈果然把自己给忘了啊。

  聂天吧自己的身体交给父亲,让父亲帮自己穿着据说很早就被母亲准备好的衣服,幽怨的眼神却牢牢的盯着站在那里有点手足无措母亲,企图达到惩罚她的目的。

  “宝宝,这个,你别用这样的目光看妈妈啦,妈妈知道自己今天很漂亮,但是你这样看妈妈,妈妈会不好意思的啦!”母亲用略带害羞的语气对着聂天说道。

  聂天顿时觉得全身无力,感觉脑袋上几只乌鸦飘过。聂风正在给聂天穿衣服得手微微一顿,转过身背对着母亲借着喝水的空当抬手抹掉额头上的冷汗,额。貌似比我好不到哪里去!算了,还是快点穿好衣服下去好了。好不容易把衣服穿好后聂天自己还没等低头看到到这个世界上穿上的第一套衣服是什么样子,就听到母亲大叫一声“宝宝,好可爱”然后一把推开父亲把聂天搂到怀里用脸在聂天肉肉的脸蛋上蹭来蹭去。

  “玉儿,时间不多了,别让客人久等了!”聂风看着聂天眼神微微有些怪异,说完拉着母亲就向楼下走去,好像在逃避什么似的。路过那面大大的穿衣镜时我终于看到了自己的形象。只见一个异常漂亮的婴儿头上带着一个白色的头巾帽,头巾帽上方微微的立起象孔雀开屏似的扁平而狭长,后面还有两条白色辫子形状的绳子下垂到肩膀处。显得异常可爱,而身上则同样穿着白色好似百褶裙一般的衣服下摆直到自己的小腿处,下面则正常点,白色的裤子和带有两个可爱耳朵的白兔鞋子。配合婴儿圆圆的脸上大大的眼睛里射出的茫然表情,简直就是一个从漫画里面蹦出来的洋娃娃一般。

  聂天看到自己打扮的一瞬间就感觉自己的脑袋被大锤狠狠的砸了一下似的,大脑呈死机状态!直到更衣室的房门父亲把门砰的关上。而关门声把我的大脑从死机状态拉了回来,聂天终于知道自己被母亲耍了,也知道为什么父亲看自己的眼神怪怪的了,开什么玩笑!我是男人啊,这……这打扮……这打扮完全是按照女孩子来的啊!母亲在干什么啊?不带这么玩人的啊。聂天欲哭无泪。伸手就要把头上那个超级可爱的帽子给拽下来。

  “宝宝,你不乖噢!妈妈那么辛苦给你穿上那么漂亮的衣服你怎么能无视妈妈的劳动成果呢?”母亲振振有词的对聂天说道。非常自然的把属于父亲的功劳算在了自己的头上,伸手把聂天的小手给打掉,并把帽子给扶正。

  “妈妈,可是,衣衣,我男,衣衣,女”聂天急的满脸通红,总算找到几个勉强可以说出口的字,把自己想要表达的意思表达出来。

  “哎呀,宝宝能说那么多字了啊。了不起噢!你要继续努力知道吗?这样才能去学爸爸的武道……”母亲说了大半天也没说到点子上去。而父亲在听完我的话后看向聂天的神色就更是怪异,一服想笑又不敢笑的样子,看样子憋的很辛苦!

  “哼,妈妈!坏,爸爸,帮我。”聂天看跟母亲说不通便把希望放到父亲身上。同时把手伸过去要让父亲抱着。

  “臭宝宝,妈妈平时那么疼你,你这次就帮妈妈一次怎么啦?妈妈坏么?恩?”母亲说着用手轻轻捏着聂天肉乎乎的脸蛋,恶狠狠的朝聂天说道。

  聂风看着宝宝被妻子拉着脸颊,用水汪汪的眼睛看着自己的样子也是有点不忍心,但是他也知道妻子正在兴头上,自己也惹不起啊!突然灵机一动想到一个办法。

  “玉儿,你别欺负天儿了,哪有你这样当妈妈的啊?”聂风说了妻子一句后不等其反驳紧接着就继续对聂天说道“天儿,爸爸给你说个方法你看行不行,你今天晚上就这样穿出去的同时还要表现的让我和妈妈都满意!如果我和你妈妈都满意了的情况下我可以提前给你讲解武学噢!可以么?”

  聂风说完略带期待的看着聂天,聂风这样决定其实也不是偶然的决定,看着天儿说话越来越流利,很多词语并不是宝宝说不出来,而是没有长出牙齿不方便说!那这样的话既然天儿那么想学就可以给天儿讲解一些武学方面的基本知识,只要不给天儿修炼方法就没有问题了,这样岂不是一举两得?聂风说看了看貌似在心理挣扎的聂天后略显得意的朝妻子打了一个眼色。

  “哼,有什么了不起啊,就会骗小孩!”萧若玉低声嘟囔着。但心底还是比较认同丈夫的方法的,毕竟堵不如疏。

  而聂天则确实陷入了比较严重的心理挣扎中!一方面是自己梦寐以求的神奇武学,一方面则是身为男人的自尊,不允许自己穿成这样子!虽然现在自己才100天大,还是一个婴儿,但是自己灵魂可是20多岁的男人啊,再说就算是婴儿那也是一个男婴不是?到底如何选择呢?还没等聂天做出选择就被一阵阵啪啪啪的掌声惊醒了。

  聂天回过神来一看……傻眼了。已经到了?那。那还选什么选啊!不对啊,我记得明明应该没有那么快就到的啊。为什么……算了,既然都已经这样了。那……我就为了武学牺牲一次好了,就一次!!!

  聂风和萧若玉看着宝宝陷入沉思后就马上加速朝宴会厅行去,直到掌声把沉思中的宝宝惊醒后看着宝宝一副任命的模样后也微微松了口气。

  聂天做好了决定后从母亲怀里探出了头,父亲和抱着我的母亲站在一个离地面大概有2米高的高台上,前方是通向下方的一个个阶梯,看起来浑若天成,“这个礼台到底是什么时候修好的啊,我都没有见过。”聂天微微嘟囔着。

  聂天看向下面的人群,这些人就是地球势力的代表么?看不清楚有多少男男女女穿着华丽的衣服走来走去。各自都有着自己的目的,正个宴会场大致分为两个层次,分为内层和外层,层次不同所产生的交际圈自然也不同。

  内层应该为真正的大势力吧,人数较为稀少,大概只有20人左右,但是他们占地确实最大的,没有人会不满,这就是势力带来的好处了,而外层则要低一个档次了。人数也颇多,聂天一眼扫过去大约有100到130之间吧!这些人就比较混乱了,但是聂天却不敢小看他们,他们一旦有一半联合起来也许就可以轻易覆灭任何的顶级势力了吧。聂天猜测着。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邪武傲世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邪武傲世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